知识

對事物的了解

知识是对某个主题「認知」與「識別」的行為藉以确信的认识,并且这些认识拥有潜在的能力为特定目的而使用。意指透過經驗或聯想,而能夠熟悉進而了解某件事情;這種事實或狀態就稱為知識,其包括認識或了解某種科學藝術或技巧。此外,亦指透過研究、調查、觀察或經驗而獲得的一整套知識或一系列資訊[1]。认知事物的能力是哲学中充满争议的中心议题之一,并且拥有它自己的分支—知识论。从更加实用的层次来看,知识通常被某些人的群体所共享,在这种情况下,知识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来操作和管理。

知识的拟人化形象(希腊语名称为“Επιστημη”,对应的英文为“Episteme”,中文则有“认识”或“了解”之意),位于土耳其以弗所的塞尔苏斯图书馆

知识的理論编辑

 
罗伯特·里德英语Robert Reid, 知识 (1896).美国华盛顿特区托马斯杰斐逊大厦英语Thomas Jefferson Building

知识是日常生活裡的中心组成部分,也是知识论的主題之一。知识论所研究的,包括有人們知道什麼,怎麼知道的,「知道某一事物」的確切意思[2]。知识的定义是知识论中重要的主題,若單單有信念,還無法構成知識,還需要有充足的理由來支持此一信念,這樣才算是知識。

但知识的确切定义是知识论學者還在爭辯的議題之一,柏拉圖曾提出古典的知识定義(但他最終沒有接受此定義)[3],一個陈述要成為知识,必須符合三个準則:被证实的英语Justification (epistemology)(justified)、真的(true)和被相信的(believed)(JTB理論)。現今的知识论學者都接受上述的三個準則不是知識的充份條件,就像葛梯爾問題所要陳述的一樣:有一些情形,符合上述的三個準則,但仍無法算是知識。有許多學者試著要提出其他的定義,例如羅伯特·諾齊克提出的,知识要「追蹤真理」,西蒙·布萊克本英语Simon Blackburn則認為「透過缺陷、瑕疵或失效」所證實的真實信念不是知識,Richard Kirkham英语Richard Kirkham則認為對知識的定義需要用信念的證據,使其成為真理。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的處理方式和上述的作法不同,根據摩爾悖論英语Moore's paradox,一個人可以說:「他相信某件事,但那件事和他想的不同。」,但不能說「他知道某件事,但那件事和他想的不同。」[4]。他進一步的提到,這不是表示不同的心理狀態,而是用不同的方式來提到一個人的信念。例如,知道「水壺正在燒水」不是表示特別的心理狀態,只是提到「水壺正在燒水」這個陈述。维特根斯坦想要跳過定義「知道」一詞的困難點。他認為知道是家族相似性中的一種。因此,「知道」被重組成許多的概念,可以指出相對性的特徵,但無法正確的加以定義[5]

描述知识的用法是考察知识的一种常见做法。在这种意义上,知识是由不同意向讨论着的信息DIKW体系数据、信息、知识、智慧纳入到一种金字塔形的层次体系中[6],而这个模型与DIKW体系是一致的。

自我知識编辑

自我知識(Self-knowledge)是指一個人對自身感覺、想法、信念或其他心理狀態的知識[7]。在哲學上有許多有關自我知識問題的辯論,包括自我知識和其他種類的知識是否有所不同?和有關其他人心理的知識相比,人在自我知識上是否有特權? 以及人對自我瞭解的本質是什麼?[7]大卫·休谟曾經懷疑,人除了對於「一系列的感知」的直接覺察以外 ,是否可以在此以上有自我知識,他的懷疑論點非常出名,也是他有關人格同一性懷疑論中的一部份[7]

情境知识编辑

情境知识是关于特定情景的知识。想象两种非常相似的蘑菇,它们分别生长于山峰的不同的一侧,一种是有营养的,另一种是有毒的;在山峰这一侧获得的食用蘑菇的知识,并不适用于在山峰另一侧使用。

通过诸如试错法这样的方法来产生的知识,或者通过经验来学习到的知识,都倾向于是一种情境知识。而通过科学方法产生的知识比其他方法产生的知识更加不情景化,这也是科学方法的优点之一。

情境知识通常嵌入在一种语言、文化或者传统中。有一种观点对文化帝国主义进行批判,认为全球单一文化(monoculture)的上升导致了地方性知识(local knowledge)的消失。

部份知識编辑

 
盲人摸象的比喻說明人常常會將其部份的經驗視為是全部的真理

知识论中有一個分支是在探討部份知識(partial knowledge)。大部份的情形下,人不可能完整的瞭解某一知識領域,因此知識永遠是不完整的部份知識。在學校求解數學問題時,所有的資料都已知,也假定解答者對求解時需要的公式有完整的了解,但真實世界的問題則不然,需要利用對問題上下文以及問題資料的部份知識來求解問題(錯誤共識效應

有限理性概念中也會探討此一概念,有限理性假設在現實世界中的處境:人所有的資訊有限,需要依有限的資訊進行決策。

知识管理编辑

知识管理寻求理解组织内知识被使用和交换(trade)的方式,并且将知识理解为自我引用(self-referential)与递归(recursive)的。这里递归的意思是指知识的定义处在一种不断变动的状态之中。知识管理认为知识是一种浸润着经验的信息;而信息与特定的观察相关,它是导致观察者发现变化的数据;数据可以被观察,但并不需要如此。

知识的社会学编辑

知识的某些方面展现出了它的社会特性。比如,知识是某种形式的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知识的社会学将检验社会和知识如何互动。

通过经验、观察和推理,个体或者文化获得了知识。知识的传播已经被人类学的扩散理论所检验。发明的扩散理论探讨了引导人们获知、尝试以及采纳新观点或者措施的各种因素。这一理论可以帮助我们解释知识的发展。

其他的定义编辑

  • “知识是与经验、上下文(Context)、解释和思考(reflection)结合在一起的信息。它是一种可以随时帮助人们决策与行动的高价值信息”—T. Davenport 等人, 1998[8]
  • “显式的或者已编码的(codified)知识是指一种用正式、系统化的语言传输的知识;另一方面隐性知识拥有个人化的特征,这使得隐性知识很难被正规化和通讯。”—I. Nonaka, 1994
  • 「知识是结构化的经验、价值、相关信息专家洞察力的融合,提供了评价和产生新的经验和信息的框架。」——吴岩,2005[9]

生活知識编辑

在生活中 有不同的知識。例如釣魚,你要買什麼魚竿,什麼魚餌。和技術有所不同。釣魚者不一定是釣魚店家,但店家可能是釣魚者。

各宗教對知識的想法编辑

基督宗教编辑

許多基督宗教,包括天主教會[10]聖公宗[11],都把知識視為是聖靈的七種恩賜英语seven gifts of the Holy Spirit之一。

「不過,從聖靈來的知識,不只是人類的知識而已。這是種特別的禮物,透過創造,讓我們知道神的偉大,祂的愛,以及祂和受造物之間豐富的關係。」(方濟各教宗,2014年5月21的教宗講話[12]

印度教编辑

विद्या दान (Vidya Daan,分享知識英语knowledge sharing)是佈施中主要的一部份,也是所有印度宗教中的持戒(Niyama)[13]。印度教經典有提到兩種知識,二手知識(Paroksh Gyan)和一手知識(Prataksh Gyan),前者是從書本、傳聞得到的經驗,後者是來自直接經驗的知識[14]智瑜伽英语Jnana yoga黑天在《薄伽梵歌》中闡述的三種瑜伽之一(另外兩種是Bhakti Yoga|奉愛瑜伽實踐瑜伽英语Karma yoga)。

伊斯兰教编辑

伊斯兰教中賦與知識(阿拉伯語:علم, ʿilm)很重大的意義,The Knowing(al-ʿAlīm)是真主的九十九個尊名之一,反映伊斯兰教的神的屬性。古兰经有提到知識來自神(2:239

),聖訓中多處鼓勵獲取知識。穆罕默德據說曾說過「從搖籃到墳墓都要求取知識」,「確實,有知識的人是先知的繼承者。」。伊斯兰教的學者,神學家和法學家常會稱為烏理瑪,意思是「知識淵博的人」[15]

猶太教编辑

犹太人的傳統中,知識(希伯来语: דעת da'ath)是人可以擁有,最有價值的特質。細心的犹太人會每天唸三次Amidah英语Amidah:「用你的知識、理解以及謹慎來待我們。你是崇高者,永存者,知識的仁慈給予者。」旧约圣经也提到:「智慧人大有能力,有知識的人力上加力」[16]「得智慧勝似得金子。」 [17]

在《旧约圣经》中的分別善恶树中,其中有分隔人和神的知識:「耶和華 神說:『那人已經與我們相近,能知道善惡。』[18]。依《旧约圣经》所述,神給亞當和夏娃的命令是不能吃分別善恶树的果子,他們後來因為吃了分別善恶树的果子而犯罪,後來被趕出伊甸園。

参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藝術與建築索引典—知識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11-16.於2011年4月11日查閱
  2. ^ Epistemology.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2020-06-30]. 
  3. ^ 在柏拉圖的《泰阿泰德篇》中,蘇格拉底和泰阿泰德篇討論知識的三個定義:In Plato's Theaetetus, Socrates and Theaetetus discuss three definitions of knowledge: 知識就是知覺,知識是真實的判斷,知識是有根據的真實判斷。這三個定義都有欠缺之處
  4. ^ Ludwig Wittgenstein, On Certainty, remark 42
  5. ^ Gottschalk-Mazouz, N. (2008): "Internet and the flow of knowledge," in: Hrachovec, H.; Pichler, A. (Hg.): Philosophy of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Proceedings of the 30. International Ludwig Wittgenstein Symposium Kirchberg am Wechsel, Austria 2007. Volume 2, Frankfurt, Paris, Lancaster, New Brunswik: Ontos, S. 215–232. Archived copy (PDF). [2015-05-2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5-24). 
  6. ^ Rowley, Jennifer. The wisdom hierarchy: representations of the DIKW hierarchy. Journal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Science. 2007, 33 (2): 163–180. S2CID 17000089. doi:10.1177/0165551506070706. 
  7. ^ 7.0 7.1 7.2 Self-Knowledg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2020-07-16]. 
  8. ^ Thomas H Davenport, David W De Long, Michael C Beers. Successful Knowledge Management Projects.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Winter 1998; 30. 2 page 43
  9. ^ 吴岩. 《教育管理学基础》. 清华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 2005: 306. ISBN 9787302106203. 
  10. ^ Part Three, No. 1831. Catechism of the Catholic Church. [20 April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4 May 2007). 
  11. ^ "Seven Gifts of the Holy Spirit", An Episcopal Dictionary of the Church
  12. ^ "The gifts of the Holy Spirit open us to divine inspirations", Catholic News Service, September 10, 2020
  13. ^ विद्या दान ही सबसे बडा दान : विहिप – Vishva Hindu Parishad – Official Website. vhp.org. (原始内容存档于20 August 2011). 
  14. ^ Swami Krishnananda. Chapter 7. The Philosophy of the Panchadasi. The Divine Life Society. [5 July 2008]. 
  15. ^ Alim. Lexico. Oxford. [13 March 2021]. 
  16. ^ 箴言24章5節
  17. ^ 箴言16章16節
  18. ^ 創世記3章22節

延伸阅读编辑

[]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理學彙編·學行典·學問部》,出自蒋廷锡古今圖書集成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