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石珤[1](1464年-1528年),邦彦熊峰直隶藁城縣人。明朝政治人物,成化丁未進士,官至吏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

石珤
石珤

石氏家傳之《石珤像》


大明少保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
籍貫 直隶藁城县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邦彦,號熊峰
諡號 文隱,後改文介
出生 天顺八年(1464年)
直隶藁城县
逝世 嘉靖七年(1528年)
直隶藁城县
親屬 石玉(父)
石玠(兄)
出身
  • 成化二十二年丁未科同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順天府鄉試第三名(亞元)。成化二十三年丁未科進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授检讨。数次称病居家,直到孝宗末年才升任修撰正德改元,提拔为南京侍读学士,历任南京国子监、北京国子监祭酒,迁南京吏部右侍郎,改礼部,进左侍郎。上疏力谏武宗前往宣府,不报。改掌翰林院事。正德十六年(1521年)拜礼部尚书,掌管詹事府[2]

世宗即位,石珤取代王琼,任吏部尚书。其为人刚直方正,谢绝请托,引起内阁杨廷和不快。仅仅两个月即卸任,重掌詹事府。嘉靖元年(1522年),奉旨祭祀阙里泰山。事竣还家,多次请求致仕,言官因其德高望重,纷纷上书请留,于是仍然起用。嘉靖三年(1524年)五月,任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入参机务[3]

大礼议”爆发后,廷臣伏阙抗争,石珤和毛纪都参与相助,无济于事,后终因直言敢谏去职。历加太子太保,直至少保嘉靖七年(1528年)冬卒,谥文隐。隆庆初年,改谥文介[4]

註釋编辑

  1. ^ 珤,「寶」的古字,後世為異體
  2.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石珤,字邦彥,藁城人。父玉,山東按察使。珤與兄玠同舉成化末年進士,改庶吉士,授檢討,數謝病居家。孝宗末,始進修撰。正德改元,擢南京侍讀學士。歷兩京祭酒,遷南京吏部右侍郎。召改禮部,進左侍郎。武宗始遊宣府,珤上疏力諫,不報。改掌翰林院事。廷臣諫南巡,禍將不測,珤疏救之。十六年拜禮部尚書,掌詹事府。”
  3.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世宗立,代王瓊為吏部尚書。自羣小竊柄,銓政混濁。珤剛方,謝請託,諸犯清議者多見黜,時望大孚,而內閣楊廷和有所不悅。甫二月,復改掌詹事府,典誥敕。嘉靖元年遣祀闕里及東嶽。事竣還家,屢乞致仕。言官以珤望重,交章請留,乃起赴官。三年五月詔以吏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入參機務。”
  4.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0):“帝欲以奉先殿側別建一室祀獻帝,珤抗疏言其非禮。及廷臣伏闕泣爭,珤與毛紀助之。無何,「大禮」議定,紀去位。珤復諫曰:「大禮一事已奉宸斷,無可言矣。但臣反覆思之,終有不安於心者。心所不安而不以言,言恐觸忤而不敢盡,則陛下將焉用臣,臣亦何以仰報君父哉。夫孝宗皇帝與昭聖皇太后,乃陛下骨肉至親也。今使疏賤讒佞小人輒行離間,但知希合取寵,不復為陛下體察。茲孟冬時享在邇,陛下登獻對越,如親見之,寧不少動於中乎?夫事亡如事存。陛下承列聖之統,以總百神,臨萬方,焉得不加慎重,顧聽細人之說,干不易之典哉。」帝得奏不悅,戒勿復言。明年建世廟於太廟東,帝欲從何淵言,毀神宮監,伐林木,以通輦道。給事中韓楷,御史楊秦、葉忠等交諫,忤旨奪俸。給事中衞道繼言之,貶秩調外。珤復抗章,極言不可,弗聽。及世廟成,帝欲奉章聖皇太后謁見,張璁、桂萼力主之。禮官劉龍等爭不得,諸輔臣以為言,帝不報,趣具儀。珤乃上疏曰:「陛下欲奉皇太后謁見世廟,臣竊以為從令固孝,而孝有大於從令者。臣誠不敢阿諛以誤君上。竊惟祖宗家法,后妃已入宮,未有無故復出者。且太廟尊嚴,非時享祫祭,雖天子亦不輕入,況后妃乎?璁輩所引廟見之禮,今奉先殿是也。聖祖神宗行之百五十年,已為定制,中間納后納妃不知凡幾,未有敢議及者,何至今日忽倡此議?彼容悅佞臣豈有忠愛之實,而陛下乃欲聽之乎?且陰陽有定位,不可侵越。陛下為天地百神之主,致母后無故出入太廟街門,是坤行乾事,陰侵陽位,不可之大者也。臣豈不知君命當承,第恐上累聖德,是以不敢順旨曲從,以成君父之過,負覆載之德也。」奏入,帝大慍。珤為人清介端亮,孜孜奉國。數以力行王道,清心省事,辨忠邪,敦寬大,毋急近效為帝言。帝見為迂濶,弗善也。議「大禮」時,帝欲援以自助,而珤據禮爭,持論堅確,失帝意,璁、萼輩亦不悅。璁、萼朝夕謀輔政,攻擊費宏無虛日,以珤行高,不能有所加。至明年春,奸人王邦奇訐楊廷和,誣珤及宏為奸黨,兩人遂乞歸。帝許宏馳驛,而責珤歸怨朝廷,失大臣誼,一切恩典皆不予。歸裝襆被車一輛而已。都人歎異,謂自來宰臣去國,無若珤者。自珤及楊廷和、蔣冕、毛紀以強諫罷政,迄嘉靖季,密勿大臣無進逆耳之言者矣。珤加官,自太子太保至少保。七年冬卒,諡文隱。隆慶初,改諡文介。”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