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德语Die Entwicklung des Sozialismus von der Utopie zur Wissenschaft),作者为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内容主要为介绍科学社会主义的通俗作品,在1880年3月20日、4月20日、5月5日分为三部分以法文发表在《社会主义评论》中。1883年,发行德文版本,改用现在标题。其最早的中文翻译版本由朱镜我于1925年翻译。

简介编辑

此著作由三部分组成,为恩格斯应保罗·拉法格请求,简化《反杜林论》为三个部分,初名为《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1]

全书分为3章,分别阐述不同内容:

  • 首章概述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通过评述圣西门傅立叶欧文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学说优缺点,阐明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来源。其中,恩格斯认为该三位启蒙家并不是代表无产阶级的立场而进行社会主义改革[2],而是站在理想资产者的立场,从而推论法国革命仍然属于资产阶级的革命[3]。这些早期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对资产阶级的分析有一定的深刻性和反思性[4],但没有真正运用到唯物辩证法[5]
  • 第三章从历史唯物主义角度分析其科学社会主义的社会经济根源理论: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9]。分析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生产资料的占有等问题[10],说明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为社会化大生产同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并主张因为该基本矛盾的无法根本解决,如果市场不加以控制,资本主义社会必然会遭到周期性的“经济危机”[11]。并认为这种矛盾的解决只有通过无产阶级取得公共权力,并利用该权力把社会生产资料变为公共财产[12]

卡尔·马克思把该著作评价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入门”[13]

參考文獻编辑

  1.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1882年德文第一版序言):“后面这篇论文是由1878年在莱比锡出版的我的著作《欧根·杜林先生在科学中实行的变革》中的三章集合而成的。我为我的朋友保尔·拉法格把这三章汇集在一起交给他译成法文,并增加了若干比较详细的说明。经我校阅过的法译文最初发表在《社会主义评论》上,后来于1880年在巴黎印成单行本出版,书名为《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根据法译文翻译的波兰文本于1882年刚刚在日内瓦由黎明印刷所出版,书名为《空想的和科学的社会主义》。”
  2.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一章):“所有这三个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不是作为当时已经历史地产生的无产阶级的利益的代表出现的。他们和启蒙学者一样,并不是想首先解放某一个阶级,而是想立即解放全人类。他们和启蒙学者一样,想建立理性和永恒正义的王国;但是他们的王国和启蒙学者的王国是有天壤之别的。”
  3.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一章):“我们也已经看到,这个永恒的理性实际上不过是恰好那时正在发展成为资产者的中等市民的理想化的知性而已。因此,当法国革命把这个理性的社会和这个理性的国家实现了的时候,新制度就表明,不论它较之旧制度如何合理,却决不是绝对合乎理性的。理性的国家完全破产了。卢梭的社会契约在恐怖时代获得了实现,对自己的政治能力丧失了信心的资产阶级,为了摆脱这种恐怖,起初求助于腐败的督政府,最后则托庇于拿破仑的专制统治。”
  4.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一章):“后来的社会主义者的几乎所有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经济学思想都以萌芽状态包含在他的思想中……傅立叶抓住了资产阶级所说的话,抓住了他们的革命前的狂热的预言者和革命后的被收买的奉承者所说的话。他无情地揭露资产阶级世界在物质上和道德上的贫困,他不仅拿这种贫困同以往的启蒙学者关于只是由理性统治的社会、关于能给所有的人以幸福的文明、关于人类无限完善化的能力的诱人的诺言作对比,而且也拿这种贫困同当时的资产阶级思想家的华丽的词句作对比;他指出,同最响亮的词句相对应的到处都是最可怜的现实,他辛辣地嘲讽这种词句的无可挽救的破产。”
  5.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一章):“欧文的共产主义就是通过这种纯粹营业的方式,作为所谓商业计算的果实产生出来的。它始终都保持着这种面向实际的性质。……转向共产主义是欧文一生中的转折点。……在他看来,阻碍社会改革的首先有三大障碍:私有制、宗教和现在的婚姻形式。”
  6.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二章):“所有这些过程和思维方法都是形而上学思维的框子所容纳不下的。相反,对辩证法来说,上述过程正好证明它的方法是正确的,因为辩证法在考察事物及其在观念上的反映时,本质上是从它们的联系、它们的联结、它们的运动、它们的产生和消逝方面去考察的。自然界是检验辩证法的试金石,而且我们必须说,现代自然科学为这种检验提供了极其丰富的、与日俱增的材料,并从而证明了,自然界的一切归根到底是辩证地而不是形而上学地运行的;自然界不是循着一个永远一样的不断重复的圆圈运动,而是经历着实在的历史。”
  7.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二章):“黑格尔把历史观从形而上学中解放了出来,使它成为辩证的,可是他的历史观本质上是唯心主义的。”
  8.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二章):“它越是激烈地反对同这种生产方式密不可分的对工人阶级的剥削……问题在于:一方面应当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联系和它在一定历史时期存在的必然性,从而说明它灭亡的必然性,另一方面应当揭露这种生产方式的一直还隐蔽着的内在性质。这已经由于剩余价值的发现而完成了。已经证明,无偿劳动的占有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通过这种生产方式对工人进行的剥削的基本形式;即使资本家按照劳动力作为商品在商品市场上所具有的全部价值来购买他的工人的劳动力,他从这种劳动力榨取的价值仍然比他为这种劳动力付出的多;这种剩余价值归根到底构成了有产阶级手中日益增加的资本量由以积累起来的价值量。这样就说明了资本主义生产和资本生产的过程。”
  9.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三章):“唯物主义历史观从下述原理出发: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所以,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
  10.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三章):“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渗入了商品生产者即通过自己产品的交换来实现社会联系的个体生产者的社会。但是,每个以商品生产为基础的社会都有一个特点:这里的生产者丧失了对他们自己的社会关系的控制。每个人都用自己偶然拥有的生产资料并为自己的个人的交换需要而各自进行生产。”
  11.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三章):“现在在我们面前表现为不顾任何反作用力在质量上和数量上进行扩张的需要。这种反作用力是由大工业产品的消费、销路、市场形成的。但是,市场向广度和深度扩张的能力首先是受完全不同的、力量弱得多的规律支配的。市场的扩张赶不上生产的扩张。冲突成为不可避免的了,而且,因为它在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炸毁以前不能使矛盾得到解决,所以它就成为周期性的了。资本主义生产造成了新的‘恶性循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暴露出自己无能继续驾驭这种生产力。另一方面,这种生产力本身以日益增长的威力要求消除这种矛盾,要求摆脱它作为资本的那种属性,要求在事实上承认它作为社会生产力的那种性质。”“生产资料和产品的社会性反过来反对生产者本身,周期性地突破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并且只是作为盲目起作用的自然规律强制性地和破坏性地为自己开辟道路,而随着社会占有生产力,这种社会性就将为生产者完全自觉地运用,并且从造成混乱和周期性崩溃的原因变为生产本身的最有力的杠杆。”
  12. ^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三章):“生产资料的社会占有,不仅会消除生产的现存的人为障碍,而且还会消除生产力和产品的有形的浪费和破坏,这种浪费和破坏在目前是生产的无法摆脱的伴侣,并且在危机时期达到顶点。此外,这种占有还由于消除了现在的统治阶级及其政治代表的穷奢极欲的挥霍而为全社会节省出大量的生产资料和产品。……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商品生产就将被消除,而产品对生产者的统治也将随之消除。社会生产内部的无政府状态将为有计划的自觉的组织所代替。”
  13. ^ 《马克思写的1880年法文版前言》:“他(恩格斯)为《前进报》撰写并讽刺地题为《欧根·杜林先生在科学中实行的变革》的最近的一组论文,是对欧根·杜林先生关于一般科学、特别是关于社会主义的所谓新理论的回答。这些论文已经集印成书并且在德国社会主义者中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这本小册子中我们摘录了这本书的理论部分中最重要的部分;这一部分可以说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入门。”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