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崘(?-410年7月8日),又被寫作社崙[1]、社侖[2]郁久闾氏柔然汗国的開國者,柔然部落第一位稱可汗者,在位時間為402年至410年,稱號为丘豆伐可汗[3]父亲為缊纥提

生平编辑

受俘编辑

原本柔然部落一直臣服于北魏前身的代国,但在代國建國三十九年(376年),拓跋什翼犍去世後,[4]社崘的父親縕紇提就率領部眾轉而臣屬於當時與代國為敵的鐵弗部[5]

而後在北魏登国六年十月(391年11月-12月),[6]北魏派軍攻擊縕紇提部。縕紇提部遷移部眾逃走,但在戈壁沙漠中的南牀山下被追上並受到重創,部眾有一大半遭到北魏俘虜。[7]當時社崘也和兄弟诘归之斛律曷多汗等宗黨數百人一同被俘,被發配到北魏的各部落去。[8]不久后缊纥提又重新归降北魏,北魏道武帝拓跋珪把他们父子和被俘虜的部眾都迁到云中郡[9]讓他們用和以往臣服時一樣的方式繼續生活。[10]

崛起编辑

北魏登国九年(394年),社崘和曷多汗率領部眾拋下父親向西逃走。曷多汗被北魏將領长孙肥所杀,部眾也被殺滅殆盡。社崘和其他数百人前往投奔先前也投降北魏的伯父匹候跋。匹候跋讓社崘居住在自己汗庭五百里外的南方邊境,還派四個儿子监视他。[11]而後不久,社崘率部屬將那四個兒子抓住並攻擊匹候跋。匹候跋戰敗被俘,而他的兒子們則帶領餘眾前往投靠高車斛律部。一個多月後,社崘把匹候跋歸還給他的兒子們,希望將他們一網打盡。社崘在這之後又發動奇襲突擊匹侯跋,將他殺死。他的兒子啟拔吳頡等十五人也逃亡到北魏。[12]

殺死匹候拔後,社崘擔心受到北魏的攻擊,遂掠奪五原郡以西的各部落,接著渡過戈壁沙漠向北撤退。[13]

在後來的時間裡,社崘與后秦進行了和亲(詳細時間不明)。[14]

北魏天興五年正月戊子(402年3月8日),因為後秦的從屬部落黜弗素古延等部遭到北魏攻擊。而柔然此時正與後秦交好,[15]因此在北魏天興五年正月辛卯(402年3月11日),社崘派遣騎兵前去救援。但這支軍隊被北魏将领和突擊敗。[16]

建國稱可汗编辑

同年(402年),社崘率部眾渡過戈壁沙漠,攻擊並夺取高车諸部的領土。[17]此時社崘受到斛律部首領斛律倍侯利攻擊,部落遭受劫掠。但斛律軍在取得初捷後便沒了戒備。社崘就登上高處觀看情勢,召集先前逃亡離散的數千人。在早上奇襲斛律軍,擊殺、俘擄他們十分之七、八的人。斛律倍侯利被社崘擊敗後逃奔北魏。[18]西北方實力強大的拔也稽部[19]的首領拔也稽也率軍攻擊社崘。社崘在頞根河反擊,取得大勝,遂逐漸吞併了拔也稽部。[20]

在此一年間社崘四处征战,兼併各部落,兵馬眾多強盛,實力日益增大,成為草原北方的大國。[21]控制區域西至焉耆伊犁河塔里木盆地,东接朝鲜契丹人高句麗的邊界),南及戈壁沙漠,北到貝加爾湖阿姆河上游,周圍的小国都附属於柔然。[22][23][24]

於是社崘與支持者向北到弱洛水河岸旁,訂定軍法。他宣告柔然汗國的建立,自称丘豆伐可汗。[25][24]

北魏天興五年十二月(403年1月-2月),[26]社崘藉著拓跋珪率軍親征後秦的機會領軍進入北魏塞內,經過參合陂,往南到豺山及善無北澤。北魏的拓跋遵以一萬騎兵追擊社崘,但沒有趕上。[27]

內亂與離世编辑

北魏天赐元年四月(404年1月-2月),柔然汗國内乱,社崘的从弟悦代大那等人想谋杀社崘而立大那為可汗,但他們的陰謀被发現,悦代和大那等人逃奔北魏。[28]

北魏永兴二年五月壬申(410年7月8日),北魏明元帝拓跋嗣親征柔然。[29]社崘提前得知消息,率部眾往北逃走。但卻在逃跑途中去世。[30]死後由于儿子度拔尚年幼,沒辦法統御部眾。所以部落改立社崘的弟弟斛律为可汗。[31]

稱號含義编辑

  • 魏書》記載:「『丘豆伐』就是魏人說的統御和開展的意思。」[32]
  • Nikolay Kradin 認為丘豆伐可汗是「統御和帶來擴張的可汗」之意。[24]
  • 白鳥庫吉認為丘豆伐中的「丘豆」是蒙古語中 Kütele 的音譯,意思為管理、處置、指揮。而「伐」則是蒙古語中 Badara 和滿州語 Bada 的音譯,意思是廣大、開張、張大之意。[33]

評價编辑

  • 《魏書》記載:「社崘兇惡狡詐,能夠隨機應變。」[34]
  • Nikolay Kradin:「社崘顯然是位天賦異稟的政治家。」[35]

引用编辑

  1.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蠕蠕社崙等……」
  2.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二〈晉紀三十四〉:「柔然可汗社侖……」
  3.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於是自號丘豆伐可汗。」
  4. ^ 《魏書》卷一·帝紀第一〈序紀〉:「三十九年……十二月,至雲中,旬有二日,帝崩,時年五十七。」
  5.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及昭成崩,縕紇提附衞辰而貳於我。」
  6. ^ 《魏書》卷二·帝紀第二〈太祖紀〉:「冬十月戊戌,北征蠕蠕……」
  7.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登國中討之,蠕蠕移部遁走,追之,及於大磧南牀山下,大破之,虜其半部。」
  8.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獲縕紇提子曷多汗及曷多汗兄詰歸之、社崘、斛律等并宗黨數百人,分配諸部。」
  9. ^ 《資治通鑑》卷一零七〈晉紀二十九〉:「縕紇提亦降,珪悉徙其部眾於雲中。」
  10.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縕紇提復降,太祖撫慰如舊。」
  11.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九年,曷多汗與社崘率部眾棄其父西走,長孫肥輕騎追之,至上郡跋那山,斬曷多汗,盡殪其眾。社崘與數百人奔匹候跋,匹候跋處之南鄙,去其庭五百里,令其子四人監之。」
  12.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既而社崘率其私屬執匹候跋四子而叛,襲匹候跋。諸子收餘眾,亡依高車斛律部。社崘兇狡有權變,月餘,乃釋匹候跋,歸其諸子,欲聚而殲之。密舉兵襲匹候跋,殺匹候跋。子啟拔、吳頡等十五人歸于太祖。」
  13.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社崘既殺匹候跋,懼王師討之,乃掠五原以西諸部,北度大漠。」
  14.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社崘與姚興和親。」
  15.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二〈晉紀三十四〉:「沒弈干、黜弗、素古延,皆秦之屬國也,而魏攻之……柔然社侖方睦於秦,遣將救黜弗、素古延;辛卯,和突逆擊,大破之。」
  16.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太祖遣材官將軍和突襲黜弗、素古延諸部,社崘遣騎救素古延,突逆擊破之。」
  17.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社崘遠遁漠北,侵高車,深入其地……」
  18.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乃舉眾掩擊,入其國落。高車昧利,不顧後患,分其廬室,妻其婦女,安息寢臥不起。社崘登高望見,乃招集亡散得千人,晨掩殺之,走而脫者十二三。」
  19.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二〈晉紀三十四〉:「社侖於是西北擊匈奴遺種日拔也雞……」
  20.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其西北有匈奴餘種,國尤富強,部帥曰拔也稽,舉兵擊社崘,社崘逆戰於頞根河,大破之,後盡為社崘所并。」
  21.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遂并諸部,凶勢益振。」
  22.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其西則焉耆之地,東則朝鮮之地,北則渡沙漠,窮瀚海,南則臨大磧。」
  23.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二〈晉紀三十四〉:「其地西至焉耆,東接朝鮮,南臨大漠,旁側小國皆羈屬焉。」
  24. ^ 24.0 24.1 24.2 Kardin 2005, p. 154.
  25.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北徙弱洛水,始立軍法……於是自號丘豆伐可汗。」
  26. ^ 《魏書》卷二·帝紀第二〈太祖紀〉:「天興五年……十有二月辛亥,至自西征。」
  27.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天興五年,社崘聞太祖征姚興,遂犯塞,入參合陂,南至豺山及善無北澤。時遣常山王遵以萬騎追之,不及。」
  28. ^ 《魏書》卷二·帝紀第二〈太祖紀〉:「天賜元年……夏四月……蠕蠕社崙從弟悅伐大那等謀殺社崙而立大那。發覺,來奔。」
  29. ^ 《魏書》卷三·帝紀第三〈太宗紀〉:「二年……夏五月……壬申,帝北伐。」
  30.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一十五〈晉紀三十七〉:「柔然可汗社侖聞之,遁走,道死。」
  31.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其子度拔年少,未能御眾,部落立社崘弟斛律。」
  32.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丘豆伐』猶魏言駕馭開張也……」
  33. ^ 白鳥庫吉著,方狀猷譯,1934,下冊頁71、72。
  34. ^ 《魏書》卷一零三·列傳第九十一〈蠕蠕傳〉:「社崘兇狡有權變。」
  35. ^ Kardin 2005, p. 153.

参考資料编辑


前任:
曷多汗
柔然國君主
402年-410年
繼任:
斛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