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祗陀梵語Jeta[1]),又译祗头逝多,意為戰勝。為古印度憍薩羅國波斯匿王(Prasenajit)之太子

給孤獨長者打算購買祗陀的園林,以奉獻給釋迦牟尼佛,但祗陀身為太子,富有無比,根本看不上給孤獨長者手上的銀錢,於是戲言「汝將黃金鋪滿園地,我方肯賣」。給孤獨長者歡欣鼓舞,耗盡家資,終於辦到要求,將金箔鋪滿了園地,祗陀太子感動而言:「園中土地,盡滿金箔,已為公得。惟我園中木未貼金箔,仍為我有。吾亦欲以獻佛也。」[2]祗陀太子布施樹林給孤獨長者獻地建精舍奉佛,是為「祗樹給孤獨園」,簡稱「祗園」。

後異母的弟弟毘琉璃王(Virudhaka)兵變篡位放逐波斯匿王,并攻伐迦毗羅衛。毘琉璃王班師,回舍衛城後,闻见祗陀大兴伎乐自娱,心想“自己征战沙场百般辛劳忧虑,祗陀却在城中自娱,如果我失敗了,豈不是讓他白白得到王位」大怒,拔剑斬殺之。佛经记载,祗陀太子死後升受福。[3]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文獻编辑

  • 《金剛經註釋》.徐興無.三民書局
  • 《增一阿含經》

註釋编辑

  1. ^ 注意对应k-,zhī对应j-,zhǐ爲讹字。後世印刷版排字錯誤、傳抄錯誤等情況導致zhī訛混較多,zhī陀常寫成陀。
  2. ^ 覺性之旅朝聖地點一覽
  3. ^ 出曜经·卷二十五》:昔琉璃王兴兵,攻伐迦维罗竭国,摧破人民擒获七千,圣人见道迹者悉埋其足,使暴象蹋蹈杀之。略说其义。佛告比丘:“拘萨罗王现无反复,违圣叛真,兴无择罪,斯等之类却后七日自当受报。拘萨罗国,王种当绝,无复继嗣,无择地狱火焰当出,缠裹王身及诸侍从,悉入无择地狱之中。”琉璃闻之即日严驾四种之兵,宫人婇女出城避灾,寻诣恒水张帆乘船谓为免难。时,阿鼻地狱火焰来接及诸群众,翼从多少悉入地狱无得脱者。琉璃王先未避灾之时,来至舍卫城内,遥闻作倡伎乐歌舞戏笑五乐自娱,王问左右:“斯是谁家戏笑之声乃彻于此?”诸臣白曰:“此是祇头太子家中音乐之声。”王寻遣信速唤使来。“我今征伐与贼战斗忧虑国事,祇头今日方更欢乐,以五乐自娱,设我战斗不如贼者,此人必望得王尊位。”祇头太子闻王召唤,寻出奉迎。王告太子:“吾与贼战心忧万国,汝今方更五乐自娱。”即拔利剑斩而舍去。祇头舍身即生天上,内宫妓女五乐自娱不觉失主,天上婇女前后围绕,亦复作倡伎乐共相娱乐。尔时世尊以天眼,观见祇头王子二处受福,在大众中而说斯偈:“此喜彼亦喜,福行二俱喜,彼喜彼受报,见行自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