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肜(?-73年),次孙,颍川郡颍阳县(今河南省许昌市西)人,祭遵的堂弟。為東漢年間之大臣。

他以孝道聞名,當時戰亂頻頻,他仍獨自堅持守在祖墳。建武初年,獲光武帝任命为黄门侍郎,長隨光武帝左右。建武十七年(41年)起出任辽东郡太守近三十年,以招降烏桓、鮮卑等東夷。建武二十一年(45年)擊退入侵辽东的鲜卑萬餘騎軍,保边境平安。建武二十五年(49年),招降部分鮮卑、烏桓等外族。[1]汉明帝永平元年(58年),擊敗未降漢的赤山烏桓歆志賁,剩下未降附的鮮卑都來附漢,至此,鳥桓、鮮卑皆降東漢,為東漢保塞[2],祭肜威震北方,由武威到樂浪所有胡夷都內附,東漢在北方近2000公里邊境撤走屯兵,省下大量軍費[3][4]。永平十二年(69年)升任太仆。永平十六年(73年)漢明帝派祭肜與南匈奴單于一起出兵讨伐北匈奴,南單于討厭祭肜,出高闕塞九百餘里遇一小山,欺騙祭肜那是涿邪山,祭肜去到不見敵人於是退兵,因此違了軍法被革下狱。出狱後因羞憤被騙而沒立下軍功,呕血而死。[5]

歷史貢獻编辑

東漢初,光武用耿國班彪、祭肜的獻策與經營北方、東北方邊郡,令南匈奴、烏桓、鮮卑成功內附,遺子入侍,成為東漢保護北方、東北方的「保塞三族」[6][7][8],達成以夷制夷。由漢明帝永平元年祭肜完成戰略設置[9],到漢和帝永元九年鮮卑反叛中間約四十年,東漢的北方、東北方很少遭到兵禍,其中北匈奴只南下"兩次"都被擊敗,而轉向騷擾東漢西北方的河西三郡(張掖郡、酒泉郡、敦煌郡),夫餘、高句麗、濊貊都內附,不敢攻擊邊郡。「西自武威,東盡玄菟及樂浪,胡夷皆來內附,野無風塵。乃悉罷緣邊屯兵。」近2000公里的防線減少大量士兵的屯守,四十年以來為東漢朝庭省下極大軍費,更大大減少兵民傷亡,並保障東漢穩定,為「明章之治」、「永元之隆」打下基礎。而保塞三族更為了得到東漢的獎賞,不斷將北匈奴作為獵物狩獵,用北匈奴人的首級、俘虜換取東漢的金錢賞賜,這也是北匈奴日漸衰弱,轉而帶領西域諸國騷擾東漢西北方的原因。

後來,東漢竇太后、竇憲不理大臣宗意認為鮮卑會在北匈奴滅後,失去搶掠物資及立功的目標會轉來禍害東漢邊郡,執意發動多次以滅北匈奴的戰爭,在91年滅北匈奴,而且竇憲也沒有遵照原定戰前答應南匈奴的戰略目標,讓南匈奴回到漠北,不理袁安的反對,要扶持已投降的北匈奴人為自己所用,導致鮮卑借機佔領漠北,而鮮卑失去北匈奴作為抄掠資源自用、立功換錢的目標,由公元97年開始叛漢,變成時降時叛的狀態,南匈奴、烏桓、高句麗、濊貊、夫餘等也開始像鮮卑一樣時叛時附,至此,光武、明帝、耿國、班彪、祭肜促成的以夷制夷的戰略平衡被嚴重破壞,導致東漢中期開始邊境不安,軍費大增,邊民、士兵慘死,該區經濟也被破壞。保塞制度被破壞後,北方、東北方軍費的直接增加,不下平定三大羌亂的費用,以致東漢國庫空虛,到後期時人號「三空之厄」(田野空,朝廷空、倉庫空),成為東漢衰亡的主因。

参考资料编辑

  1. ^ 《資治通鑒.卷四十四》春,正月,遼東徼外貊人寇邊,太守祭肜招降之。肜又以財利撫納鮮卑大都護偏何,使招致異種,駱驛款塞。肜曰:「審欲立功,當歸擊匈奴,斬送頭首,乃信耳。」偏何等卽擊匈奴,斬首二千餘級,持頭詣郡。其後歲歲相攻,輒送首級,受賞賜。自是匈奴衰弱,邊無寇警,鮮卑、烏桓並入朝貢。肜為人質厚重毅,撫夷狄以恩信,故皆畏而愛之,得其死力。
  2. ^ 《後漢書.鮮卑傳》時漁陽赤山烏桓歆志賁等數寇上谷。永平元年,祭肜復賂偏何擊歆志賁,破斬之,於是鮮卑大人皆來歸附,並詣遼東受賞賜,青徐二州給錢歲二億七千萬為常。明章二世,保塞無事。
  3. ^ 《後漢書.祭遵傳.附祭肜》肜之威聲,暢於北方,西自武威,東盡玄菟及樂浪,胡夷皆來內附,野無風塵。乃悉罷緣邊屯兵。
  4. ^ 《資治通鑒.卷四十四》遼東太守祭肜使偏何討赤山烏桓,大破之,斬其魁帥。塞外震讋,西自武威,東盡玄菟,皆來內附,野無風塵,乃悉罷緣邊屯兵。
  5. ^ 《後漢書.祭遵傳.附祭肜傳》「十六年,使肜以太僕將萬餘騎與南單于左賢王信伐北匈奴,期至涿邪山。信初有嫌於肜,行出高闕塞九百餘里,得小山,乃妄言以為涿邪山。肜到不見虜而還,坐逗留畏懦下獄免。肜性沈毅內重,自恨見詐無功,出獄數日,歐血死。」
  6. ^ 《後漢書.耿弇傳.附耿國》「帝從其議,遂立比為南單于。由是烏桓、鮮卑保塞自守,北虜遠遁,中國少事。」
  7. ^ 《後漢書.烏桓傳》「及明、章、和三世,皆保塞無事。」
  8. ^ 《後漢書.鮮卑傳》「明章二世,保塞無事。」
  9. ^ 《後漢書.祭遵傳附祭肜》肜為人質厚重毅,體貌絕衆。撫夷狄以恩信,皆畏而愛之,故得其死力。初,赤山烏桓數犯上谷,為邊害,詔書設購賞,切責州郡,不能禁。肜乃率勵偏何,遣往討之。永平元年,偏何擊破赤山,斬其魁帥,持首詣肜,塞外震讋。肜之威聲,暢於北方,西自武威,東盡玄菟及樂浪,胡夷皆來內附,野無風塵。乃悉罷緣邊屯兵。
  • 后汉书》:「祭肜武节刚方,动用安重,虽条侯、穰苴之伦,不能过也。且临守偏海,政移犷俗,徼人请符以立信,胡貊数级于郊下,至乃卧鼓边亭,灭烽幽障者将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