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福晋

(重定向自福晉

福晉满语ᡶᡠᠵᡳᠨ转写fujin),又作福金[參 1],该词汇来源于满语,是清朝起自后金时代的贵族妇女的称谓。自皇太极时代起,成为命妇正式的封号,有和硕福晋多罗福晋之分。宗室亲王郡王及其儿子的正妻获得“嫡福晋”的封号。親王、郡王之則稱為側福晉或格格。

后金和清兵入关前,后宫妃嫔称福晋或格格,地位最高者尊称大福晋。顺治朝仍然沿用。康熙时后宫定制,等封号取代福晋和格格。

来源编辑

這有一种说法,满语 fujin 来自蒙古语,进而源自汉语“夫人”(近似中古汉语读音)。另一种说法,“可敦”的转音[參 2]

历史编辑

满语称妻子为sargan。贵族之妻则称福晋,后金时代的贵族可能有多位福晋,满语中所称“fujisa”,即福晋(fujin)的复数,译为“众福晋”。众福晋之下,是ajige fujin(直译为小福晋)、buya[a] sargan(又译为小妻)、gucihi(地位接近于婢妾[2]入关后编撰的文献中,称呼努尔哈赤、皇太极生育子女的婢妾时有buya fujin一词,或译为庶福晋,或译为小福晋,即汉文文献中的庶妃[b]

研究者认为,早期女真社会奉行一夫多妻制婚姻,与中原社会奉行的一夫一妻多妾制有所不同。贵族诸位妻子(福晋)之间并无严格的嫡庶之分[2]。众福晋所生子皆为嫡子,继承权相当,但福晋与其之下的侍妾嫡庶分明[1]

努尔哈赤时,他的妻子除称福晋、众福晋外,还有amba fujin(直译为大福晋)的称谓。《满文老档》涉及的努尔哈赤时代的大福晋,即是《清史稿[參 3]》所称的大妃阿巴亥。《清史稿》称,阿巴亥是在皇太极生母孟古哲哲逝世后,被立为大福晋。孟古哲哲生前是否有amba fujin的头衔,有争议。

皇太极为大汗时,按例他应有三位福晋,分别是中宫福晋、东宫福晋和西宫福晋[參 4]。东宫福晋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又称第三福晋。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称帝后,又改为五宫福晋[參 2],除国君福晋(ejen fujin)外,分别是两位大福晋(amba fujin)、两位侧福晋(ashan i fujin)。

顺治十七年(1660年)规定,亲王、亲王世子及郡王妻封福晋,侧室则称侧福晋。亦用以封蒙古贵族妇女。此時只有福晋和侧福晋之分。在此时和之前,侧福晋与嫡福晋都是王爷的正妻,侧福晋最低也算平妻,不过是嫡福晋身家更顯赫一些,但二者的子嗣皆为嫡出。

清朝的后妃制度於康熙帝時才大致完備,福晋、格格制度也於此時完成,至此后妃不再有福晋、格格一称。定制后,福晋一词专称正室,侧室称侧福晋。为了强调福晋的嫡妻地位,又称其为嫡福晋,且嫡福晋是要经过皇帝的册封的,而侧福晋是礼部册封,擁有冠服。從这个时候开始,嫡、侧福晉之間有了明确区分,嫡出专指嫡福晋的子嗣,侧出则是侧福晋的子嗣。但側福晉之子亦不等同於庶出,作為經過禮部冊封的侧福晋,位列正式的誥命夫人,因此側福晉本人及其子女的身分地位,遠高於庶福晉、侍妾及她們的子女。

各类福晋编辑

大福晋编辑

满文amba fujin,直译大福晋。

小福晋编辑

满文ajige fujin,直译為小福晋。努尔哈赤时,即指众福晋之下的妾室。当时的实例,小妻(buya sargan[2]塔因查因向汗王告发大福晋而晉升为小福晋。一个特别的例子是努尔哈赤的妹妹沾河姑被称为小福晋[參 5],箇中原因不详。

皇太极时,小福晋是指大福晋之下的东宫福晋和西宫福晋。天聪七年(1633年)二年四月,在科尔沁部诸人进献礼物名单中,皇太极妻大福晋哲哲之下为小福晋[c]新福晋,或合称为“二小福晋”[參 6][c]

嫡福晋编辑

嫡福晋,即亲王的正室。清代亲王嫡福晋在亲王登基后,會被册封为皇后。如果親王嫡福晉在親王登極前已经逝世,則会被追封为皇后,如孝德显皇后孝穆成皇后

侧福晋编辑

满文為ashan i fujin,直译為侧福晋。虽是亲王的側室,但也是经过皇室正式册封,拥有一些法定的俸禄和待遇。嫡福晋与侧福晋都是由礼部册封,兩者有朝廷定制的冠服,惟侧福晋冠服比嫡福晋降一等。每年一次由宗人府汇奏请封,咨送礼部都入册。由于亲王的地位尊贵,最初能夠被选为侧福晋的女子,其出身背景一般不低。例如乾隆帝的皇后輝發那拉氏,在乾隆帝時为寶亲王时以四品武官佐领女儿的身份成为侧福晋。妾侍也可能因生育子女而获得侧福晋册封,如道光帝为皇子的时候,位下的官女子輝發那拉氏因生下了长子而被嘉庆帝特恩册封为侧福晋。又比如乾隆四十六年闰五月,乾隆帝谕:“绵惠生母尚无品级。现在四阿哥福晋亦故。著加恩封为侧福晋。”。由此可见,包衣出身的女子要成为侧福晋的难度之大。

侧福晋以下:庶福晋及格格等编辑

侧福晋以下的低阶侍妾,有格格、使女和官女子等称谓。庶福晋,对“格格”等侍妾非正式的禮貌称呼。其对应的满文可能是buya fujin。在清代官方档案中,庶福晋、姨太太、媵妾和格格等一概都归纳为媵妾。

格格、使女和官女子這三個稱謂對於阿哥名下的妾侍都是同一個意思。例如五阿哥永琪名下的如格格去世後,內務府按照使女之例辦理的後事。

懲罰编辑

天聰八年正月三十日,皇太極問諸位入八分諸福晉,若然一位婦人喪夫守寡未久,祭夫時不僅沒有露出哀痛的面色,還與男子飲酒至醉,適宜以甚麼治罪。諸福晉聽到此句後下跪。皇太極召諸貝勒福晉在禮部會議,最初擬定斬刑,後念及其子已經失去父親,不宜誅殺該福晉。諸福晉唾其面懲罰她。

殉葬编辑

清初规定:凡妻从夫死,若平昔素所恩爱者许死,众必称扬之。若亲爱的妻不死,反逼房下侍妾而死,问死罪。若丈夫素不恩爱者,不许从死。天聪六年十二月二日,皇太极之兄莽古尔泰去世,吴喇側福晋和格格一人从殉,皇太极不同意側福晋从死,说她和莽古尔泰不和睦,吴喇氏说:「开始很和睦,因为失礼于先帝才关系不好的。」崇德七年九月二日,多罗安平贝勒的侍妾在贝勒已去世一月之后自缢而死。有人议論福金之罪,谓:「其必遭福金逼死耳,若果欲殉,当与贝勒同死,何故剪发日久乃缢?因拟福金之罪,当论死。」奏闻後。皇帝免去福金之死,但令其饿禁三日夜。在清初,大福晋逼死其他妾室是死罪。如安平贝勒杜度的福晋宁古希,雖被免死,但也受到饿禁三天這個处罚律例。

备注编辑

  1. ^ 满文的buya,微小、碎小之义。来源于杜家骥文章[1]
  2. ^ 杜家骥原文[1]:其生母在汉文史料中均作“庶妃”,在满文《玉牒》及满文《满州实录》中,其“庶”的身份明确写为buya fujin,译为汉文是“小福晋”,满文的buya——小,是微小、碎小之义。她们所生之“庶子”,则没有汗之子“台吉”的尊贵性称呼。
  3. ^ 3.0 3.1 小福晋可能是皇太极的福晋布木布泰,她是否是西宫福晋,无法考证。新福晋应是此前一年新娶的东宫福晋——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杜家骥. 《清朝满族的皇家宗法与其皇位继承制度》. 清史研究 (北京市: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2005, (2005年1期): 32–46. ISSN 1002-8587 (简体中文). 
  2. ^ 2.0 2.1 2.2 作者:定宜庄. 关于清代满族妇女史研究的若干思考. 中国社会科学网,来源:《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6期. 2015-09-15 [2019-06-01] (简体中文). 

参考资料编辑

  1. ^ 清史稿·卷二·本纪二》辛亥,察哈尔寨桑噶尔马济农等率其国人六千奉豆土门福金来归。
  2. ^ 2.0 2.1 《清史稿·卷二百十四·列传第一》太祖初起,草创阔略,宫闱未有位号,但循国俗称“福晋”。福晋盖“可敦”之转音,史述后妃,后人缘饰名之,非当时本称也。崇德改元,五宫并建,位号既明,等威渐辨。
  3. ^ 清史稿·列传一·后妃》
  4. ^ 满文老档》天聪六年二月……十二日……汗已册立中宫福晋、西宫福晋,惟东宫未立福晋。时值选贤……汗遂亲率从者数人往观之,迎入内廷,非好多娶,按例需备三福晋。以聘礼设宴……
  5. ^ 满文老档·第五十九册》天命八年九月......十二日,汗之妹小福晋殁,以二女殉之。汗因其妹亡而欲前往时……
  6. ^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编. 清初内国史院满文档案译编·上. 新华书店北京发行所 发行;北京彩虹印刷厂 印刷 第一版. 北京永安路106号: 光明日报出版社: 12—25. 1989 (简体中文). (四月)二十八日。闻外蒙古嫩科尔沁大嬷嬷、小嬷嬷……小嬷嬷献汗雕鞍马二匹、空马三匹……献大福晋彭缎捏折朝褂、朝衣二套;献小福晋蟒缎捏折女朝、妆捏折女朝衣各一袭;献新福晋蟒妆缎捏折朝褂、朝衣各一件匹……额驸满朱习礼献雕鞍马一匹、空马三匹……献大福晋貂皮五十张;献小福晋貂皮五十张;献新福晋貂皮五十张;台吉绰依尔济献马二匹……(七月初八日)是日。闻东宫福晋之母扎鲁特部贝勒塞本达尔汉巴图鲁之妻将至……嬷嬷献大福晋雕鞍辔马一匹,驼二头,貂镶捏折女朝衣一件,蟒缎捏折女朝褂一件,毡二块。献二小福晋各貂镶捏折女朝衣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