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靖号防护巡洋舰

清朝巡洋艦

福靖号防护巡洋舰,为清朝自行建造的第一级全钢巡洋舰,广乙级防护巡洋舰3号舰。本舰的经历颇为奇特,广东水师订购,福建水师自留,南洋水师借用,北洋水师服役,体现了晚清各地海军割裂的现状[2]甲午战争期间本舰一直在福建服役,战后清朝重新组建北方海防时抽调本舰北上。然本舰因风浪损毁沉没,乘员大多死难[3]

福靖 Flag of China (1889–1912).svg
Japanese cruiser Kohei 1895.jpg
福靖号防护巡洋舰的同级舰广丙号。两舰外观大体相同
概觀
艦種防护巡洋舰
擁有國 大清
艦級广乙级防护巡洋舰
製造廠中国福州船政局马尾造船厂
下訂1887年
動工1889年11月4日
下水1893年1月20日
服役1893年底
結局1898年6月初因风浪遇难沉没
除籍不明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1000吨
全長艦體全長:71.01米
全寬8.02米
吃水3.5米
燃料燃煤:140吨[1]
鍋爐燃煤专烧锅炉
动力蒸汽引擎2座
2軸推進
最高速度海试实际:12.4(23公里每小時)
乘員56人[1]
武器裝備不详,推测可能为:
40倍径120毫米单装炮3门
57毫米单装速射炮4门
37毫米五联装机关炮4座计20门
381毫米(15英寸)魚雷發射管4具

广东水师订购本舰时,预定舰名“广丁”。广东水师因财政经费有限,福建水师接手时,按福建水师为成对军舰命名的惯例,以“福建”拆字并搭配一个字而得“福靖”一名(预定一起使用的另一艘即为兵商两用巡洋舰建靖[4]

建造背景及概述编辑

十九世纪80年代,当时的福州船政局因为清末特殊的体制而陷入了财政困难:当时的做法是由清廷每年划拨一定的款项,而新建成的舰艇则直接领走,不再另行支付。因此船政局经常由于实际支出大于额定拨款,而导致入不敷出,船政大臣裴荫森迫切希望为船政局找到解决困境的办法。而另一方面,两广地区水师向来强调地方独立自主,拒绝听从中央统一号令,所需船舰也是自行筹建;然而两广一地经费有限,不可能远赴欧洲订购最新式的军舰,而距离广东咫尺的船政局成为了选择。时任两广总督张之洞为了扩充水师,筹得80万两白银。1887年,两广方面向福建船政订购1艘1600匹马力的旧式无防护巡洋舰,以及3艘2400匹马力的新式穹甲防护巡洋舰,两广为每艘军舰付款9万两;另再订购4艘小型旧式浅水炮舰,每艘3万两。[5]

1890年两广总督李瀚章因两广财政紧张而放弃本舰[6]。船政方面随将本舰接收过来列为船政水师的军舰,从而继续建造[6]

本舰具体建造时与广乙广丙两舰略有差异,但依然可以算是同一级别而称为广乙级。本舰长71.01米,宽8.02米,吃水深3.5米,比前两舰稍小[6]。设计排水量1000吨,安装两台蒸汽机,3座圆形锅炉,额定动力2400匹马力,设计航速16.5節(31公里每小時;19英里每小時)[7]。舰身3桅杆,前后桅杆为钢制,有瞭望台,中间桅杆为木制,三根桅杆都可以悬挂风帆[7]。在实际海试时,本舰录得航速12.4(23公里每小時);推测使用优质燃煤和熟练炉工,可以达到13.4(25公里每小時),虽然如此,依然低于设计值,而且也比两艘姊妹舰要慢[6]

本舰与姊妹舰一样,装有强大的鱼雷武装,全舰共有4具14英寸(356毫米)鱼雷发射管,其中舰艏左右各安装一具,中后部主甲板下两舷各装备1具[7]。与此相比,本舰的火炮威力相比同时代要弱得多。本舰具体的火炮武装不详,推测与姊妹舰基本相同[8],可能安装有3门120毫米火炮,主炮布置样式应该也与前两舰一致,两门安装在前部两舷耳台,可以转向前方充当前部主炮;第3门则安装在后部。轻武器推测包括4门47毫米哈齐开斯单管机关炮,装设在舰桥附近,以及4门37毫米哈乞开斯37毫米5管机关炮[7]

本舰为铁胁铁壳,所需钢材均购自国外。防护能力与姊妹舰类似,舰体内在水线附近纵向铺设有中间高、两边低的装甲甲板(穹甲),保护轮机、锅炉、弹药舱等,厚1英寸(25毫米),因此可以列入防护巡洋舰。舰上另一处有装甲保护的地方则是司令塔,厚2英寸(51毫米)。[7]

舰历编辑

1887年,广东水师向福州船政局下达了订单。1889年11月4日,本舰开始在福建船政动工[6]。在此前后原两广总督张之洞已经调任湖广总督,接任的两广总督李瀚章为了节省经费,于1890年要求船政停止建造本舰。时任闵浙总督兼任船政大臣卞宝第检查本舰的状态后,认为船政已经为本舰准备了三分之一的材料,建造工程也完成了相当一部分,因此将本舰改为船政的军舰继续建造,同时改名为“福靖”[8]。因为经费不足,材料购买受到很大掣肘,福靖号的建造拖延良久,直到1893年1月20日才下水。1893年底福靖号舾装完成。同年12月16日,船政水师靖远号管带林承谟指挥进行海试,时任闵浙总督兼船政大臣谭钟麟登舰观看[8]

福靖号首任惯带为原船政水师艺新号管带杨永年[8]。甲午战争期间福靖号一直留在福建一带进行巡逻,未直接参与战争[3]

1895年10月,法、德、俄三國干涉還遼。同年11月8日,朝廷电令时任南洋大臣张之洞,从南洋水師抽调南洋军舰北上。张之洞以南洋各舰过于老旧为由,询问时任闵浙总督兼船政大臣边宝泉,是否可以抽调福靖号北上[9]。边宝泉鉴于船政经费紧张,难以维持福靖号日常开支,当即同意此议,将当时正在福建沿海巡逻的福靖号召回马尾,进行整修。12月21日,福靖号由管带关庆祥指挥前往上海,与南洋水师无防护巡洋舰镜清号南瑞号会合[8]

1896年1月8日福靖号等三舰抵达旅顺口,与早一步到达当地的南洋水师开济号寰泰号会合,重新恢复对中国北方海域的巡逻。[10]

1897年2月,北洋舰队重新建立,旗下防护巡洋舰福靖鱼雷艇飞霆、飞鹰,练习舰康济(复济)、通濟。此时因中国尚未还清《马关条约》赔款,日本仍旧占据着威海卫北洋舰队锚地,新北洋舰队只能临时以旅顺港为基地[11]。在旅顺驻扎期间,管带关庆祥广交各界文士,各方人士常登舰访问,各大臣、将领也都喜欢搭乘福靖号渡海往来旅顺[12]

1898年,俄国强租旅顺,清朝驻防陆军被迫移驻牛庄,而福靖号等军舰则继续以旅顺为主要泊地。同年6月9日,福靖号从烟台出发,下午抵达旅顺。当天俄方通知风暴将近,福靖号应当迅速入港。关庆祥认为天色已晚,而港内船只较多,贸然进港可能会发生碰撞事故,因此决定留在旅顺口外锚泊,打算次日早上再进港。当晚台风袭击旅顺,天刚亮福靖号即起锚,却因此受到风浪冲击,失去控制。福靖号本身过于修长,而且动力不足,被风浪裹挟着冲向海滩,撞击3次,断成三截。全舰270人余人全部遇难[12]。不过根据当时日本驻芝罘公使的报告,遇难人数约150人,有3名水兵抓着木板游上旅顺灯塔而得以幸免;当晚另有两名军官上岸,因而也逃过一劫[13]

同级舰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p. 70
  2. ^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p. 109
  3. ^ 3.0 3.1 陈悦,#中国军舰图志,126页
  4. ^ 陈悦,#近代国造舰船志,位置4267
  5. ^ 陈悦,北洋海军舰船志,p. 256
  6. ^ 6.0 6.1 6.2 6.3 6.4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p. 472
  7. ^ 7.0 7.1 7.2 7.3 7.4 陈悦,北洋海军舰船志,pp. 258-259
  8. ^ 8.0 8.1 8.2 8.3 8.4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p. 473
  9. ^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p. 108
  10. ^ #近代中国海军,542页
  11. ^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p. 110
  12. ^ 12.0 12.1 陈悦,清末海军舰船志,p. 474
  13. ^ 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福靖号座礁沈没之件

参考文献编辑

  •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London: Chatham Publishing. 2000. 
  • 海军司令部《近代中国海军》编辑部 (编). 近代中国海军. 海潮出版社. 1994年. ISBN 978-7-80054-589-4. 
  • 戚其章. 晚清海军兴衰史. 1998. 
  • 张侠 等 (编). 清末海军史料. 北京: 海洋出版社. 2001年4月. ISBN 7-5027-5103-3. 
  • 陈悦. 近代国造舰船志.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1. ISBN 978-7-5474-0134-7. 正文引用者为Kindle版
  • 陈悦. 北洋海军舰船志.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5. ISBN 978-7-5474-1387-6. 
  • 陈悦. 清末海军舰船志.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2年5月. ISBN 978-7-5474-0534-5. 
  • 陈悦. 中国军舰图志1855-1911. 上海: 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15. ISBN 978-7-5458-1154-4.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