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师道

种(chong)师道[1](1051年-1126年),彝叔,洛陽(今屬河南)人。原名建中,因为避讳宋徽宗建中靖国的年号,改名为师极,后被徽宗御赐名为师道。北宋末年名将。为种世衡第七子种记的长子,人称老种经略相公,弟种师中小种经略相公

生平编辑

少從张载,以郊祀恩补恩,补为三班奉直(从九品武官阶)。元丰四年(1081年)十月,从东上閤门使、文州刺史、鄜延路经略安抚副使兼权马步军副都总管种諤西夏米脂城,迁右班殿直。用试换法,入左选,历任成州宁州、镇洮军军事推官。陕西路转运使王敛臣辟之为属,坐事贬为熙州推官,熙河路经略安抚使司以并边诸事莫急于糴買糧草,委以种师道,尽除攬官宿弊,俾商賈不病,而價以平,事如期辦,使來取其法下諸郡,㑹同谷縣有猾吏訟田,逮繫凡七十人,再期不决,乃檄權縣事,种师道至,取案牘閲之,窮日之力,不可徧然,所訟止於母與兄也,遽引吏,置之法,問曰:“母兄訟,常也。淹再朞以擾鄉里,亦足矣!”,吏服罪,闔境快之,由是二十八保各繪一像而祝焉。改右宣義郎、知新平縣,章楶为泾原路经略安抚使,辟为经略安抚使司主管机宜文字。累迁朝散郎、通判原州事,召对称旨,特迁朝奉大夫、秦凤路提举常平广惠仓兼管勾农田水利差役事。徽宗用韩忠彦为相,以免疫差役法孰便,访于诸路,所陈忤曾布、蔡京,换庄宅使、知德顺军。崇宁初,以“诋诬先政”被列入奸党,复换朝散大夫放罢,赋闲近十年。大观末年,除主管华州西岳庙。未机,换武功大夫(武阶,第十五阶,正七品)、忠州刺史(遥郡刺史)、泾原路兵马都钤辖(实际差遣)、知怀德军(实际差遣)兼管内安抚使。政和元年(1111年),陞右武大夫,请祠,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四年(1114年),除泾原路兵马都钤辖、知西安州事兼管内安抚使,五年(1115年),筑威川、飞泉两寨,西夏侵定边军,筑佛口谷为城,名洪夏军。六年(1116年),迁左武大夫、康州防御使。徽宗知种师道可任,授授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禁军军职,从五品)、洺州防御使(阶官,正任防御使,从五品)、泾原路经略安抚使、知渭州。八月,得召见,访以边事,种师道曰:“先为不可胜,来则应之。妄动生事,非策也”。童贯欲徙内郡弓箭手以实边,而指为新边所招之数。徽宗问种师道何如,种师道曰:“臣恐勤远之功未立,而扰近之患先及矣!”。八年(1118年),帅陕西、河东兵攻臧底城,八日即攻克。进侍卫亲军马军司副都指挥使(禁军军职,正五品)、应道军承宣使(阶官,正任承宣使,正四品)。宣和元年(1119年)初,以靖夏城失守,降授隴州防禦使。六月,拜保静军节度使(阶官,从二品)。四年(1122年)四月,从太师、领枢密院事、陕西河东河北路宣抚使童贯攻辽,为宣抚使司都统制。五月,童贯至河间府,分雄州、广信军为东西路。种师道总东路,屯驻白沟。童贯至雄州,以种师道为中军,议进军,种师道曰“今日之事,譬如盜入鄰舍不能救,又乗之而分其室,且師出無名,事固無成,發蹤之初,宜有所失”,童贯不听。进兵白沟,为大石林牙、萧幹掩击,不战而还。六月,还军雄州,辽兵尾随至城下,宣抚使司下令不得入城,华州观察使杨可世、婿马彦博、杨惟忠邀击于城下,童贯遣辛企宗、辛永宗以领胜捷军救之。童贯奏劾种師道天資好殺,臨陣肩輿,助賊爲謀,以沮聖意,押赴枢密院,责授右卫将军(环卫官,从四品)致仕,童贯以检校少傅、河阳三城节度使刘延庆代为都统制。十一月,刘延庆败,复起为宪州刺史(阶官,正任刺史,从五品)、知环州。俄复保静军节度使,复致仕。

靖康元年(1126年)正月,金兵圍攻東京,加检校少保(检校官,第六阶)、静难军节度使、京畿河北路制置使,与武安军承宣使姚平仲率泾原路、秦凤路兵驰援,沿途张榜宣称“种少保领西兵百万来”,大大地鼓舞了汴京的抗金士气。天下人因其年74岁,称其「老种」。率军至京后,入见,钦宗曰:“今日之事,卿意如何?”,种师道曰:“女真不知兵,岂有孤军深入人境而能善其归乎?”,钦宗曰:“业已讲好矣”,种师道曰:“臣以军旅之事事陛下,余非所敢知也”,李纲曰:“勤王之师渐集,兵家忌分,非节制归一不能济,愿敕两将听臣节制”,钦宗曰:“师道老而知兵,且职位已高,与卿同官,替曹曚可也”。于是别置京畿河北河东路宣抚使司,授同知枢密院事(差遣)、充宣抚使(差遣),四方勤王兵隶宣抚使司。与李纲、李邦彦、吴敏、姚平仲、折彦质同对于福宁殿,议用兵。以三镇不可割,与李邦彦议,人人异同,唯李纲与种师道合。二月,宣抚使司都统制姚平仲率步骑万人劫幹离不寨,不克而还。臣僚奏李纲、种师道出师败绩,可正典宪,乞罢纲等,罢宣抚使,为太一宫使。御史中丞许翰上言,乞复用种师道。太学生陈东率诸生数百入伏宣德门下,上书乞罢李邦彦,用李纲、种师道。诏李纲、种师道复职,种师道和李纲被旨而来,士民欢呼。德安府进士张柄上书,乞用李纲、种师道。是月,金人退兵,罷為中太一宮使(祠祿官),御史中丞许翰面见钦宗,以为不宜解种师道兵权,钦宗曰:“師道老矣,難用,當使卿見之”。令相见于殿门外,种师道不语,许翰曰:“國家有急,詔許訪所疑,公勿以書生之故不肯談”,种师道言:“我眾彼寡,但分兵結營,控守要地,使彼糧道不通,坐以持久,可破也”。许翰復上奏謂師道智慮未衰,尚可用。迁检校少傅、改授镇洮军节度使、充太一宫使、河北河东路宣抚使、驻滑州。靖康覃恩,迁检校少师。复除同知枢密院事,驻军济州,又奏乞朝廷召天下軍馬,请会山东、陕西、京畿之兵,屯于青、沧、济、卫,预为大河防秋,朝廷初允其請,行遣未旬日,宰臣言萬一賊兵不至,則費用甚大,遂已其請。种師道既知言之不從,奏以被疾,乞免宣撫事,朝廷遂如其請,令赴朝叅,無時入奏,五日一赴院簽書。四月,加太尉。六月,罢宣抚使。八月,前去巡边,交割河北河东路宣抚使司执事,宣抚使李纲赴阙,沿路巡视防守,驻防河阳。金使王汭至燕山,倨甚,度知虏情,必大举入寇,即疏请驾长安,以避其鋒,守禦戰鬭之事,本非萬乗所宜,任責在將帥可也,朝廷以爲怯,復召還。既至,不能入見,钦宗遣中使挾醫勞問無虛日。

十月,薨于赐第,年七十六,贈開府儀同三司(贈官,文階,第一階,從一品),钦宗亲临奠,辍视朝五日,赐衣衾棺椁龙脑麝脐以殓。建炎元年(1127年)六月,葬于京兆府万年神禾原。紹興三年(1133年)六月,加赠少保(贈官,三孤,正一品),諡号忠憲。《宋史》卷三三五、《東都事略》卷一○七有傳。

靖康之難前后编辑

1125年金軍第一次伐宋時,只有完顏宗望的金國東路軍參與圍攻開封。完顏宗翰的金國西路軍不但在太原被絆住,而且又拒絕完顏宗望提出的隔斷西軍的部署,以至种师道率十萬西軍順利趕到開封,完顏宗望被動后撤到開封西北遠郊扎營寨。姚平仲軍劫完顏宗望營寨被全殲一事,有人指是投降派李邦彦李棁為逼主戰派李綱、种師道議和而透露給奸細邓珪所致。劫寨失敗以后,李綱、种師道被撤銷軍權。金兵復至開封城下,宋钦宗大恐,遣使說:「初不知其事,且將加罪其人。」。

完顏宗望再攻城時被西軍擊退,于是逼迫宋欽宗以割讓黃河以北給金國的代價停止进攻,临走前派人入城辞行,并送来一封拜辞信,说是「非不欲诣阙廷展辞,少叙悃愊,以在军中,不克如愿,谨遣某某等充代辞使副,有些少礼物,具于别幅,谨奉书奏辞。」完顏宗望退軍之時,种師道之弟种師中率领的西軍精銳秦凤军三万人开到開封,种师道即命他率部尾随金军之后,俟其半渡而击之,消滅其尚在南岸的一半以绝后患。李纲也建议用澶渊故事[2]“护送”金军出境,密告诸将有机会就纵兵追击。宋欽宗也同意李纲表面上的建议,派军十万,紧紧“护送”。但吴敏唐恪耿南仲等派人在黄河边上树立大旗,严令军队不得绕过大旗赶金军,否则一概处死。

以后种师道又提出亡羊补牢的办法,建议集合大军驻屯黄河两岸,防止金军再次渡河,预为下次“防秋”之计[3]。宋欽宗准奏施行,不久又被吴敏唐恪耿南仲等大臣壓倒,认为万一金军不来这笔巨大的军事费用會被浪費,拒绝采用种师道之言。种师道气愤致疾,以至病死。李纲則被外調河北河东宣抚使,无所作为,最后被逐到江西。

后续编辑

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丙辰日(1127年1月9日)开封城破之時,宋钦宗后悔道:「朕不用种師道言,以至於此!」

家族编辑

  • 曾祖:种昭衍,赠太保
  • 曾祖母:徐氏,赠广平郡夫人
  • 祖:种世衡,赠太傅
  • 祖母:刘氏,赠晋宁郡夫人
  • 父:种记,赠太师
  • 母:尹氏,赠永国夫人
  • 弟:种师中
  • 妻:尹氏,赠宜春郡夫人
  • 子:种浩,迪功郎,死于种师道前
  • 子:种溪,保义郎、閤门祗候,死于种师道前。
  • 孙:种彦崇,死于兵祸
  • 孙:种彦崧,早夭

注釋编辑

  1. ^ 「种」作為姓氏本身即為正體字,不可誤植為「種」。
  2. ^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宋辽的澶渊之役,宋军打击了辽军后,双方成立和议,宋军护送辽军出境以防虏掠。
  3. ^ 金兵不耐熱,攻勢一般從秋天開始,春天結束。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