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秦可卿

红楼梦人物

秦可卿清代小说紅樓夢》中的人物,为金陵十二钗之一。她原是官员秦業從養生堂抱來的養女,后嫁入贾家,成为寧國府长孙賈蓉妻子。她深受家中上上下下的喜爱,却还未有子嗣就身患重病,早早去世。

秦可卿
Hongloumeng Tuyong Qin Keqing.jpg
出场回目 第五回
家族勢力 贾家
府別 寧國府
配偶 賈蓉

秦可卿是《红楼梦》中第一个死亡的主要角色,也是金陵十二钗唯一在前八十回写出明确结局的一位。她在全书中所占的篇幅很少,生前只在六回中登场,只在三回中有对白,但因去世的情节充满疑点,得到读者和研究者的大量关注。

人物情节编辑

秦可卿的父亲秦業是一位家境普通的官员,因为没有子嗣,从養生堂抱养来一子一女,儿子早夭,女儿就是秦可卿。秦可卿的弟弟秦鐘是秦業老来所得之子。[1]小说故事开始时,秦可卿已经嫁入贾家,是宁国府长孙贾蓉妻子。在小说正文中,她称为秦氏,贾府中人称她蓉大奶奶可儿是未出嫁前的乳名可卿是昵称,[a]在正文中只出现过一次,不过第十三回回目中称她为“秦可卿”,脂砚斋批注中也称她“可卿”。[2]

秦氏第一次登场是在第五回,荣国府女眷受邀到宁国府观赏梅花。荣国府少爷贾宝玉想午睡,又不喜欢秦氏为他准备的房间,因此秦氏安排他到自己的、布置得十分香艳骀荡的卧室休息。宝玉入睡后,在中跟随秦氏来到太虚幻境,又在警幻仙姑教导下,与外貌兼具林黛玉薛宝钗之长、乳名兼美、字可卿的仙姑之妹性爱。宝玉在梦中遭遇夜叉,大叫着“可卿救我!”惊醒,无意中喊出了秦氏不为他人所知的乳名。[1]

第十回起,提到秦氏身体不适,两个月不来月经,不思饮食,眩晕乏力,服药后仍无起色,日益消瘦。[3]第十三回,秦氏托梦给素来交好的荣国府内当家王熙凤,叮嘱她设立族田,以应对未来贾家的衰败。王熙凤醒来后,得知秦氏已死的消息。秦氏的公公、贾蓉之父贾珍为她举办了“恣意奢華”、甚至有些越礼的盛大葬礼[2]

在第十五回秦氏丧事结束后,她在小说中只再被提到过一次。[b][5]

品格性情编辑

那長一輩的想他素日孝順;平一輩的想他平日和睦親密,下一輩的想他素日慈愛,以及家中僕從老小想他素日憐貧惜賤、慈老愛幼之恩,莫不悲嚎痛哭者。

《红楼梦》第十三回  

秦氏深受贾家上下喜爱。贾母认为秦氏“是個極妥當的人,生的裊娜纖巧,行事又溫柔和平,乃重孫媳中第一個得意之人”。[1]

秦氏自称性格“要强”。[6]婆婆、贾珍之妻尤氏称她“心细、心又重”。为她看病的名医张友士称她“心性高強、聰明不過……聰明忒過……則思虑太过”。[3]

判词和判曲编辑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见到和听到了暗示金陵十二钗命运卷册和歌曲。秦可卿的判词为十二钗正册最后一个,画着一位在高楼上自缢的女子,边上的诗歌写道:[7]

对应秦可卿的曲子为“好事終”: [7]

“淫丧天香楼”编辑

尽管秦氏表面上死于久病不愈,但全家在得知死讯后“無不納罕,都有些疑心”。[2]宁国府老仆人焦大曾在酒醉后指斥府中有人“扒灰”(公公与儿媳偷情)。 [9]有医生曾诊断她的症状是怀孕[3]秦氏死后,公公贾珍比丈夫贾蓉更为激动,表示要“尽我所有”地为秦氏料理丧事,“恨不能代秦氏之死”。丧事中,曾安排道士在天香楼设坛做超度法事。秦氏的两个婢女也表现异常,一人自杀,一人要求以女儿身份终身供奉秦氏,不再回到贾府。[2][10]俞平伯曾怀疑秦氏其实是由于跟贾珍的不伦关系而在天香楼上吊自杀,这样才符合判词和判曲中的暗示。[11]

胡適得到红楼梦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即甲戌本),为秦可卿死于自缢的推测找到了新的证据。甲戌本批注中提到,小说十三回原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一节,占该回约三分之一篇幅,后因批书人(据推测是畸笏叟)的意见才删去。[12]据真实性有争议的靖藏本,“淫丧天香楼”部分有“遗簪”、“更衣”等情节。[8]

研究和评价编辑

虽然秦可卿在《红楼梦》中所占篇幅不多,但离奇的死因为她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引来许多读者和学者的关注。[13]

有人指出,《红楼梦》中对秦可卿的直接描写很少,认为她是跟甄士隱贾雨村一样的隐喻性人物,是一个“梦中人”的角色。[14] 也有人认为秦可卿是代表慾情的慾神大司命,[15]:69-70或愛慾女神。[16]

秦可卿的早逝,有人认为作者如此安排,是为了启示读者,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17]也有人认为,这是在表明“兼美”理想的破灭,[18]或反映了作者试图消除性冲动的愿望,以维护之后情节中大观园的纯洁。[5]

俞平伯認為,秦可卿排在十二金釵最末,但身兼林黛玉薛宝钗之美,其实是十二钗之首。[19]歐麗娟認為,秦可卿美貌如仙,性格和平可靠,心智深谋远虑,身兼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三人之长;但她沉湎于情色,因长期纵欲(姓氏“秦”看似谐音“情”,实际指肉欲)而引发慢性病恶病体质,最终在悔恨中自缢,曹雪芹为批判表现她而将其列为十二钗最后一位。[16]余英时也认为秦可卿排在倒数第一最后是在表示不赞许。[20]

刘心武猜测,秦可卿其实是允禟的女儿,在九子夺嫡失败后藏匿在贾家,只是以“秦家抱养私生女”为幌子,后来因允禟已死而自缢。[21][22]但这大胆的猜测也引发了学界大量的激烈批评。[23][24][25][26]

影视作品编辑

影视作品[27] 类别 年份 出品方 飾演者
红楼梦 电视剧 1977 佳艺电视 林燕妮
红楼梦 电视剧 1987 中国中央电视台 张蕾
红楼梦 电影 1989 北京电影制片厂 何晴
红楼梦 电视剧 1996 中华电视 张琼姿
红楼梦 越剧、电视剧 2000 绍兴电视台 管海燕
红楼梦 电视剧 2010 北京电视台 唐一菲

注釋编辑

  1. ^ 脂砚斋批注常称呼林黛玉薛宝钗袭人等为黛卿、宝卿、袭卿。
  2. ^ 第六十四回:襲人道:「我見你帶的扇套還是那年東府里蓉大奶奶的事情上作的。」[4]
  3. ^ “從敬”,己卯本作“榮王”,梦稿本作“瑩玉”,靖藏本作“榮玉”。[8]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五回  
  2. ^ 2.0 2.1 2.2 2.3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十三回  
  3. ^ 3.0 3.1 3.2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十回  
  4. ^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六十四回  
  5. ^ 5.0 5.1 艾浩德. 秦可卿之死——《红楼梦》中的情、淫与毁灭. 红楼梦学刊. 2003, (04): 239-264. 
  6. ^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十一回  
  7. ^ 7.0 7.1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六回  
  8. ^ 8.0 8.1 梅节. 也谈靖本. 红楼梦学刊. 2002, (01): 177-198. 
  9. ^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七回  
  10. ^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十五回  
  11. ^ 俞平伯. 论秦可卿之死. 俞平伯全集 第5卷. 石家庄: 花山文艺出版社. 1997: 448-456. ISBN 7-80611-570-6. 
  12. ^ 胡适. 秦可卿之死. (编) 邸瑞平. 红楼漫拾. 南昌: 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9: 71-74. ISBN 7-5392-3140-8. 
  13. ^ 崔莹. 20世纪秦可卿研究综述. 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5, (06): 9-17. 
  14. ^ 詹丹,林瑾. 论秦可卿的存在方式及其哲学隐喻.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2, (05): 70-76. 
  15. ^ 水晶. 秦可卿的爭議. 私語紅樓夢. 台北: 九歌. 2002. 
  16. ^ 16.0 16.1 歐麗娟. 秦可卿新論:才情與情色的特殊演繹. 成大中文學報: 201-246. 
  17. ^ 陈树璟. 锦绣荣华顷刻尽:论秦可卿的象征意义. 红楼梦学刊. 1987, (02): 223-234. 
  18. ^ 严安政. “兼美”审美理想的失败:论曹雪芹对秦可卿的塑造及其他. 红楼梦学刊. 1995, (04): 177-194. 
  19. ^ 俞平伯. 送宫花与金陵十二钗. 俞平伯全集 第6卷. 石家庄: 花山文艺出版社. 1997: 43-46. ISBN 7-80611-570-6. 
  20. ^ 余英时. 《红楼梦》的两个世界. (编) 胡文彬,周雷. 海外红学论集.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9: 31-55. CSBN 10186·321. 
  21. ^ 刘心武. 秦可卿出身未必寒微. 红楼梦学刊. 1992, (02): 149-166. 
  22. ^ 刘心武. 秦可卿之死. 时代文学(下半月). 2010, (08): 28-38. 
  23. ^ 邓庆佑. 秦可卿非允禟女儿考辨. 明清小说研究. 1997, (04): 185-203. 
  24. ^ 胡文炜. 秦可卿出身论. 明清小说研究. 1997, (04): 204-209. 
  25. ^ 吕启祥. 秦可卿形象的诗意空间——兼说守护《红楼梦》的文学家园. 红楼梦学刊. 2006, (04): 1-20. 
  26. ^ 马瑞芳. 刘心武“秦学”争议始末. 博览群书. 2013, (09): 43-53. 
  27. ^ 饶道庆. 《红楼梦》影视改编摄制简史. 《红楼梦》影视改编与传播 (艺术学博士论文). 中国艺术研究院.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