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秦滅巴蜀之戰發生於前316年,是戰國時代秦國攻滅蜀國巴國的一場戰爭。

秦滅巴蜀之戰
日期前316年
地点
巴國與蜀國地區(今四川省
结果 蜀國巴國皆被秦國吞併。
参战方
秦國 蜀國
巴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張儀
司馬錯
蜀國:蘆子霸王
巴國:巴王
苴國:苴侯
兵力
不詳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背景编辑

蜀王蘆子霸王別封其弟葭萌於漢中為苴侯,苴侯與巴王私下友好。然而,巴國與蜀國世代戰爭。

戰爭過程编辑

周慎靚王五年(前316年),蜀王討伐苴侯。苴侯遂出走巴國。因秦惠文王與巴、蜀有很好的關係,所以巴國請求秦國出兵,秦惠文王派遣張儀司馬錯率兵救援苴、巴兩國。秦軍討伐蜀國,蜀王兵敗退至武陽,為秦軍所害。其相及太子皆死於白鹿山。其後,張儀貪巴國與苴國地方富饒,背信棄義順道向東滅了巴國,俘虜巴王及苴侯返歸秦國。巴國及苴國遂皆亡。秦國置巴、蜀、及漢中郡,分其地為四十一縣[1][2][3]。秦惠文王貶蜀王子弟為侯,以陳莊為蜀相,張若為蜀國守。又封巴王為“君長”;置巴郡,郡治江州(今四川重慶北)。巴、蜀地區遂定,秦國日益富強[4]

影響编辑

秦國滅亡巴國、蜀國,向西南拓展其領土,達成司馬錯最初討伐蜀國的「廣地」、「富國」、「強兵」三個目的[5]。此外,秦國亦因此去除出關討伐六國的後患,巴、蜀兩地更成為由西南方討伐楚國的基礎,從水道可通向楚國,對其後的黔中之戰鄢郢之戰有極大的影響[6]

參考文獻编辑

  1. ^ 華陽國志 卷三 蜀國》:蜀王別封弟葭萌於漢中,苴侯。命其邑曰葭萌焉。苴侯與巴王為好。巴與蜀仇。苴侯奔巴。「苴蜀相攻, 各來告急。」。秦惠王方欲謀楚。群臣議曰:「夫蜀,西僻之國,戎狄為鄰,不如伐楚。」司馬錯、中尉田真黃曰:「蜀有桀紂之亂。其國富饒,得其布帛金銀,足給軍用。水通於楚。有巴之勁卒,巴上疑脫蜀字。浮大舶船《函海》作舡。以東向楚,楚地可得。得蜀則得楚。楚亡,則天下并矣。」惠王曰:「善!」周慎王五年秋,秦大夫張儀,司馬錯、都尉墨等從石牛道伐蜀。蜀王自於葭萌拒之,敗績。王遯走至武陽,為秦軍所害。其相傅相及太子退至逢當作逄鄉,死於白鹿山。開明氏遂亡。凡王蜀十二世。冬十月,蜀平。司馬錯等因取苴與巴焉。
  2. ^ 華陽國志 卷一 巴國》:秦惠文王與巴、蜀為好。蜀王弟苴侯私親於巴。巴蜀世戰爭,周慎王五年,蜀王伐苴。苴侯奔巴。巴為求救於秦。秦惠文王遣張儀、司馬錯救苴、巴。遂伐蜀,滅之。儀貪巴、苴之富,執王以歸。置巴、蜀、及漢中郡。分其地為〔四十〕一縣。儀城江州。司馬錯自巴涪水,取楚商於地,為黔中郡。
  3. ^ 史記 卷五 秦本紀第五》:九年,司馬錯伐蜀,滅之。伐取趙中都。
  4. ^ 資治通鑑 卷三 周紀三》:巴、蜀相攻擊,俱告急於秦。秦惠王欲伐蜀。以為道險狹難至,而韓又來 侵,猶豫未能決。司馬錯請伐蜀。張儀曰:「不如伐韓。」王曰:「請聞其說。」儀曰:「親魏,善楚,下兵三川,攻新城、宜陽,以臨二周之郊,據九鼎,按圖籍,挾天子以令於天下,天下莫敢不聽,此王業也。臣聞爭名者於朝,爭利者於市。今三川、周室,天下之朝、市也,而王不爭焉,顧爭於戎翟,去王業遠矣!」司馬錯曰:「不然,臣聞之,欲富國者務廣其地,欲強兵者務富其民,欲王者務博其德,三資者備而王隨之矣。今王地小民貧,故臣願先從事於易。夫蜀,西僻之國而戎翟之長也,有桀、紂之亂,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群羊。得其地足以廣國,取其財足 以富民,繕兵不傷眾而彼已服焉。拔一國而天下不以為暴,利盡〔西〕(四)海而天下不以為貪,是我一舉而名實附也,而又有禁暴止亂之名。今攻韓,劫天子,惡名也,而未必利也,又有不義之名,而攻天下所不欲,危矣!臣請論其故。周,天下之宗室也;齊,韓之與國也。周自知失九鼎,韓自知亡三川,將二國並力合謀, 以因乎齊、趙而求解乎楚、魏。以鼎與楚,以地與魏,王弗能止也。此臣之所謂危也。不如伐蜀完。」王從錯計,起兵伐蜀。十月取之。貶蜀王,更號為侯,而使陳莊相蜀。蜀既屬秦,秦以益強,富厚,輕諸侯。
  5. ^ 戰國策 卷三 秦策一》:司馬錯曰:「不然,臣聞之,欲富國者,務廣其地;欲強兵者,務富其民;欲王者,務博其德。三資者備,而王隨之矣。今王之地小民貧,故臣願從事於易。夫蜀,西辟之國也,而戎狄之長,而有桀、紂之亂。以秦攻之,譬如使豺狼逐群羊也。取其地,足以廣國也;得其財,足以富民;繕兵不傷眾,而彼以服矣。故拔一國,而天下不以為暴;利盡西海,諸侯不以為貪。是我一舉而名實兩附,而又有禁暴正亂之名,今攻韓劫天子,劫天子,惡名也,而未必利也,又有不義之名,而攻天下之所不欲,危!臣請謁其故:周,天下之宗室也;齊,韓、周之與國也。周自知失九鼎,韓自知亡三川,則必將二所並力合謀,以因於齊、趙,而求解乎楚、魏。以鼎與楚,以地與魏,王不能禁。此臣所謂危,不如伐蜀之完也。」惠王曰:「善!寡人聽子。」
  6. ^ 華陽國志 卷三 蜀國》:司馬錯、中尉田真黃曰:「蜀有桀紂之亂。其國富饒,得其布帛金銀,足給軍用。水通於楚。有巴之勁卒,巴上疑脫蜀字。浮大舶船(《函海》作舡)。以東向楚,楚地可得。得蜀則得楚。楚亡,則天下并矣。」惠王曰:「善!」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