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良玉

明末女將

秦良玉(1574年-1648年),字貞素四川忠州(今重慶忠縣)人,晚明女将。秦良玉文武双全,《明史》载“良玉为人饶胆智,善骑射,料敌如神,兼通词翰,仪度娴雅,而驭下严峻”,是二十四史唯一立列傳的女子,也是明朝唯一凭战功封侯的女将军,谥号忠贞

秦良玉
秦良玉

葉衍蘭繪《秦良玉像》


大明上柱國光祿大夫鎮守四川等處地方提督漢土官兵總兵褂鎮東將軍印中軍都督府左都督太子太保忠貞侯
爵位 忠貞侯
籍貫 四川忠州
族裔 漢族
字號 貞素
諡號 忠貞
出生 萬曆二年(1574年)
四川忠州鳴玉溪
逝世 永曆二年(1648年)
四川石砫玉音樓
墓葬 回龍山秦良玉墓园
配偶 馬千乘
親屬 父-秦葵 兄-秦邦屏 弟-秦民屏 兒-馬祥麟

生平编辑

万历二年(1574年),秦良玉生于忠州之鳴玉溪。父,字載揚,是貢生出身,好讀書,不汲汲於榮名,尤長於兵法。兄弟三人,尤鍾愛之,幼課以章句,長通經史,曉大義。當萬歷時,盜賊蜂起。葵戒二子曰:「天下將有事矣,爾曹能執干戈以衛社稷者,方稱為吾子也。」且與玉曰:「汝雖弱女子,盍亦習兵,無徒為寇魚肉。」玉欣然與兄邦屏,弟民屏,同習騎射擊刺之術。葵又授以韜略,學成而玉尤精其法。葵嘗語諸子曰:「惜不冠耳,汝兄弟皆不及也。」玉曰:「錦繖錦車,曷嘗冠哉!使兒得掌兵柄,夫人城、娘子軍不足道也。」葵益奇之。緣是問名者,皆未肯輕許。石砫女土官覃氏行宣撫事,子马千乘慕其名,求委禽焉,葵許之。[1]

萬曆二十二年(1594年),土吏馬邦聘謀奪覃氏印,與其黨馬斗斛斗霖等,集眾數千,圍覃氏,縱火焚公私廬舍八十餘所,殺掠一空。覃氏上書言:「臣自從征疊、茂,擊賊大雪山,斬首捕寇,皆著有成勞,屢膺上官獎賞。今邦聘無故虔劉孤寡,臣豈不能出一旅與之角勝負,誠以非朝命,不敢也。今叛人斯在,請比先年楚金洞舍覃碧謀篡事,願與邦聘同就吏。」

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命四川撫按讞其獄,事未決。良玉嫁千乘为妻。 [2]于歸後,千乘敬之如賓。一日,語千乘曰:「今四海多故,石砫界楚黔之交,不可無備。且男兒當樹勛萬里,奚用坐守為。」千乘然其言,遂與玉治兵,斬白木為桿,號令皆商之玉。[1]二人統領皆土家士卒,慣用長矛,前鉤尾環,每遇峻嶺,輒鉤環相接,疾速攀登,如履平地,遠近所憚,號「白桿兵」。[3]

播州之役编辑

萬曆二十四年,楊應龍反播州。覃與應龍為姻,而斗斛亦結應龍,兩家觀望,獄遂解。覃氏有智計,性淫,故與應龍通。長子千乘失愛,暱次子千駟,謂應龍可恃,因聘其女為千駟妻。千駟入播,同應龍反。千乘襲馬氏爵,應調,與酉陽冉禦龍同徵應龍。[4]平播總督,長垣李化龍也。

萬曆二十七年,千乘以三千人從征播州(治所在今贵州遵義),良玉別統精卒五百裹糧自隨,與副將周國柱扼賊於鄧坎。[5]

萬曆二十八年(1600年)元旦,官軍宴。先是,千乘奉化龍憲牌,照得播賊猾亂,警報不常。化龍令道鎮嚴加提防,即差邦屏等統卒一千五百名,割營把截,以防入犯。夜一更時分,寇大至,官軍堅壁蜀守。至天明,酉兵壽肆狂逞,遇近挑戰。[6]玉與千乘首尾夾擊,敗之,[1]追入賊境,連破金築等七寨。已,偕酉陽諸軍直取桑木關,大敗賊眾。[7]應龍敗,千駟伏誅。化龍上疏曰:「冉禦龍、馬千乘遠戍久屯,已效墨守之力,斬關奪寨,尤多血戰之功,且千乘之妻秦氏,另自領兵報效,真不愧其丈夫……俱應破格重賞,加給服色,以示優寵。馬千乘係應承土舍,仍應查照事例,免其赴京,令承襲者也。」[8]千乘為宣撫如故,良玉以功封夫人、[9]錫誥命。兵道賞銀二千兩,支給糧餉,良玉將銀繳道,退虛名冒餉者二百六名。[10]化龍請贈銀牌一面,上書「女中丈夫」,以示旌異。[3]嗣後,生子祥麟

萬曆三十八年(1610年),忠州酆都縣民譚良佐等,奏千乘倡兵劫奪、殺虜多命及諸不法狀。[11]

萬曆四十一年(1613年)八月,千乘因開礦事忤太監邱乘雲,逮雲安獄瘐死,[12]追貯其印信於夔州府庫。[13]良玉代領四川石砫宣撫使,掌印,[14]卸裙釵、易冠帶,[1]家將文指揮妻白氏、祥麟婦張鳳儀暨左右侍婢,皆男裝雄服,隨玉征戰。鳳儀,忠烈女也。[1]

渾河血戰编辑

萬曆四十七年,努爾哈赤大敗明軍,朝廷急徵石砫兵援遼。良玉奉旨,與兄弟及精兵七千馳援遼東。

萬曆四十八年,朝鮮使黄中允在通州曹莊遇玉軍,記曰:「馬門秦氏,体甚肥大,网巾、靴子、袍带一依男子。能文墨,熟兵书。马上用八十斤双剑,年可三十五六许。其母姊兄弟并领各队。凡女兵四十余名,着战笠,穿战服,黑靴红衣,跨马驰突,不啻男子骁健者。凡战阵器械俱以车运。」[15]

泰昌元年,朝命賜良玉三品服,授邦屏都司僉書,民屏守備。[16]

天啟元年,邦屏先進渡渾河,諸營畢進。戚金、張明世統浙兵三千陣河南,諸渡河者未成列,金兵以鐵騎五萬四面蹙攻之。諸將殊死戰,斬賊墮馬者三千餘。賊却而復前,如是者三,自辰至酉,奴騎益眾...是役以萬眾當虜數萬,殺數千人,雖力屈而殲,亦奴難以來,所未有之血戰也。[17]邦屏死之,民屏突圍。[18]

是役後,良玉自統精卒三千赴榆關(今山海關),所過秋毫無犯。詔加二品服,子祥麟授指揮使。良玉陳邦屏死狀,請優恤,因言:「臣自征播以來,所建之功,不滿讒妒口,貝錦高張,忠誠孰表。」帝優詔報之。[19]兵部尚書張鶴鳴言:「渾河血戰,首功數千,實石砫、酉陽二土司功。邦屏既歿,良玉即遣使入都,製冬衣一千五百,分給殘卒,而身督精兵三千抵榆關。上急公家難,下復私門仇,氣甚壯。宜錄邦屏子,進民屏官。」乃贈邦屏都督僉事,錫世廕,與陳策等合祠;民屏進都司僉書。[20]部議再徵兵。

奢安之亂编辑

永寧宣撫使奢崇明反,殺巡撫徐可求。良玉與民屏自京師馳還,抵家甫一日,而奢崇明黨樊龍反重慶,齎金帛結援。良玉怒曰:「賊奴敢污我耶!」斬來使,以其金帛犒賞三軍,率民屏及邦屏子翼明拱明溯流西上,度渝城,奄至重慶南坪關,扼賊歸路。伏兵襲兩河,焚其舟。忠州判官胡平表縋城下,詣良玉乞師,號泣不食飲者五晝夜,[21]良玉為分兵守忠州。馳檄夔州,令急防翟塘上下。賊出戰,即敗歸。良玉上其狀,擢民屏參將,翼明、拱明守備。[22] 賊陷合江、納溪、瀘州、興文等州縣,圍成都。[23]十月,瀘敘諸郡邑,瓦解、柙木、龍泉諸隘口俱失,賊乗勢向成都。巡撫朱燮元檄土司討,時諸土司皆貪賊賂,逗遛不進。[24]獨良玉鼓行而西,收新都,長驅抵成都,賊遂解圍去。[25]

天啟二年二月(1622年),安邦彥自統蜀賊、苗仲數萬,進圍貴州。[26] 五月,良玉乃還軍攻二郎關,民屏先登,已,克佛圖關,復重慶。命良玉署都督僉事,[27]充總兵官,祥麟為宜慰使,民屏進副總兵,翼明、拱明進參將。

天啟三年(1623年)五月,燮元與良玉兵會,攻永寧。[28] 六月,明軍攻紅崖墩,翼明擒敵監軍夏奇雲、給事中孔聞過等。[29]及連克紅崖墩、觀音寺、青山墩諸大巢,蜀賊底定。復以援貴州功,數賚金幣。[30]良玉上言:「臣率翼明、拱明提兵裹糧,累奏紅崖墩諸捷。乃行間諸將,未睹賊面,攘臂誇張,及乎對壘,聞風先遁。敗於賊者,唯恐人之勝;怯於賊者,唯恐人之強。如總兵李維新,渡河一戰,敗衄歸營,反閉門拒臣,不容一見。以六尺軀鬚眉男子,忌一巾幗婦人,靜夜思之,亦當愧死。」帝優詔報之,命文武大吏皆以禮待,不得疑忌。[31]十二月,民屏從巡撫王三善抵陸廣,其冬,從戰大方。[32][33]

天啟四年(1624年)正月,盡焚大方廬舍而東,賊躡之,民屏戰死,二子佐明祚明得脫,皆重傷。良玉請恤,贈都督同知,立祠賜祭,官二子。而是時翼明、拱明皆進官至副總兵。[34] 三善屯大方久,食盡,述中弗為援,不得已議退師。

天啟五年四月,朱燮元上言:「自遵義五路進兵,永寧破巢之後,大小數百戰,擒獲幾四萬人,降賊將百三十四人,招撫群賊及土、漢、苗仲二十九萬三千二百餘人,皆監司李仙品、劉可訓、鄭朝棟及安世等功,武將則林兆鼎、秦翼明、羅象乾,土官則陳治安、冉紹文、悅先民等。」[35]

己巳之變编辑

崇禎二年(1629年)八月,奢、安二人伏誅,奢安之亂平。十月戊寅,金兵入大安口。十一月壬午朔,京師戒嚴。乙酉,山海關總兵官趙率教戰沒於遵化。甲申,金兵陷遵化,巡撫都御史王元雅、推官何天球等死之。[36]

崇禎三年(1630年),永平、灤州、遷安陷,帝詔天下勤王,各鎮自保不暇,逗留不前。[3]良玉與翼明出家財濟餉,慷慨誓眾,晝夜兼行。及至京師,勤王諸軍畏與金兵戰,獨良玉與孫承宗奮勇出擊,悉復四城,金兵乃去。[3]帝優詔褒美,召見平臺,賜良玉綵幣羊酒,賦四詩旌其功,[37]朝野榮之。[1]

崇禎四年(1631年),築大凌河城。翼明以萬人護築。

崇禎六年,城成,命撤兵還鎮。[38]翼明駐近畿。[39]

流寇入蜀编辑

崇禎七年(1634年)正月,流寇劉國能入四川。[40] 二月,賊陷夔州,圍太平,良玉至乃走。[41]

崇禎十三年(1640年),良玉扼羅汝才於巫山。五月,汝才犯夔州,良玉師至乃去。已,邀之馬家寨,斬首六七百,追敗之留馬埡,斬其魁東山虎。裨将秦永祚伏兵水口遮击,斩首五百余级,未渡者北遁。復合张令大敗之譚家坪北山,又破之仙寺嶺。良玉奪汝才大纛,擒其渠副塌天,賊勢漸衰。[42][43][44]

當是時,督師楊嗣昌盡驅賊入川。川撫邵捷春提弱卒二萬守重慶,所倚惟良玉及張令二軍。綿州知州陸遜之罷官歸,捷春使按營壘。見良玉軍整,心異之。良玉為置酒。語遜之曰:「邵公不知兵。吾一婦人,受國恩,誼應死,獨恨與邵公同死耳。」遜之問故,良玉曰:「邵公移我自近,去所駐重慶僅三四十里,而遣張令守黃泥窪,殊失地利。賊據歸、巫萬山巔,俯瞰吾營。鐵騎建瓴下,張令必破。令破及我,我敗尚能救重慶急乎?且督師以蜀為壑,無愚智知之。邵公不以此時爭山奪險,令賊無敢即我,而坐以設防,此敗道也。」遜之深然之。已而捷春移營大昌,監軍萬元吉亦進屯巫山,與相應援。

十月,張獻忠連破官軍於觀音巖、三黃嶺,遂從上馬渡過軍。良玉偕張令急扼之竹箘坪,挫其鋒。會令為賊所殪,良玉趨救不克,轉鬥復敗,所部三萬人略盡。玉單騎見捷春請曰:「事急矣,盡發吾溪峒卒,可得二萬。我自廩其半,半餼之官,猶足辦賊。」捷春見嗣昌與己左,而倉無見糧,謝其計不用。良玉乃歎息歸。[45][46]搖、黃十三家賊橫蜀中。有秦纘勳者,良玉族人也,為賊耳目,被擒,殺獄卒遁去。良玉捕執以獻,無脫者。[47]

崇禎十四年,祥麟行宣撫事,與鳳儀守襄陽,與良玉書言:「兒誓與城存亡,願大人勿以兒為念。」玉批其旁曰:「好好,真吾兒。」其書今尚存。[48]孤軍與賊戰于侯家莊,援兵不至,皆沒于陣。[37]

崇禎十五年(1642年)秋,張獻忠盡陷楚地,將復入蜀。良玉圖全蜀形勢上之巡撫陳士奇,請益兵守十三隘,士奇不能用。復上之巡按劉之勃,之勃許之,而無兵可發。[49]

崇禎十七年(1644年)春,張獻忠遂長驅犯夔州。良玉馳援,眾寡不敵,潰。及全蜀盡陷,良玉慷慨語其眾曰:「吾兄弟二人皆死王事,吾以一孱婦蒙國恩二十年,今不幸至此,其敢以餘年事逆賊哉!」悉召所部約曰:「有從賊者,族無赦!」乃分兵守四境。賊遍招土司,獨無敢至石砫者。[50]是年,拱明與普名聲鬥死,贈恤如制。

仁義克終编辑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帝自縊。[51]良玉大慟,卧衙署不出,聞賊慘殺,輒痛憤,歎當道失策。忠、豐州民襁褓負至石砫者,計十數萬家。[52]

隆武二年八月,以功加太子太保總鎮關防,封忠貞侯,奉詔將行而福州陷。清《明史》闕而不書。[3]

永曆二年(1648年),疾,帝遣使加太子太傅,封四川招討使,良玉起而拜命說:「老婦朽骨餘生,實先皇帝恩賜,豈敢不負弩前驅,以報萬一!」未幾,嘔血,召孫馬萬年、馬萬春說:「我死,羣盜必有來寇者,若曹不能拒,城東南萬壽山,上平下險,我盡積糧草、火藥於此,賊來,爾率兵民往避,猶可活此地生靈也。」後果有此事。五月二十日(7月10日)申時,薨,[37]享壽75歲。

葬於回龍山,諡忠貞。[53]碑無太子太傅、四川招討使。兵火後,詩文不存。[54]

轶事编辑

棗林雜俎》云:「山陰朱燮元總督云、貴、川、廣。石砫主宣撫司女土官秦良玉,雅度侃議,人兼從俱美少年,公子壽宜訪之,酒間微諷。良玉笑引南宋山陰公主『陛下後宮百數,妾唯駙馬一人』云云以答。」蕙風按:此說誣也。竹堵《詩話野紀》亦謂良玉有男妾數十人,夔州李長祥力辯其誣,謂川撫嘗遣錦州遜之,按行諸營,良玉冠帶飾佩刀出見,設禮,酒數行,論兵事,遜之誤曳其袖,良玉引佩刀亟斷之,其嚴肅若是。程烏董祝有《詠良玉》詩曰:「追奔一點繡紅旗,夜響刀環匹馬馳。制得鐃歌新樂府,姓中肯入玉臺詩。」良玉手握兵符,儼然專閫,誠如《雜俎》、《野紀》所云,則令不肅而氣且靡,何能捍賊立功乎!無論尊俎宴談之間,對於向少晉接之人,而為猥褻不經之語,良玉亦奇女子,斷乎不至如是。矧遐方閨秀,雖有出類拔萃之才,亦決不能諳悉史事,至於倉卒之間,輒能舉似山陰公主之言也。竹堵時代,距良玉已遠,《野紀》云云,殆沿明人記載之訛耳。[55][56][57]

参见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明史·秦良玉传
  • 《明實錄》
  • 《蜀龜鑑》卷七
  • 《忠貞侯考》
  • 《承襲志》
  • 《餐櫻廡隨筆》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萇楚齋隨筆》,作者劉聲木。
  2.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秦良玉,忠州人,嫁石砫宣撫使馬千乘。良玉為人饒膽智,善騎射,兼通詞翰,儀度嫻雅。而馭下嚴峻,每行軍發令,戎伍肅然。所部號白桿兵,為遠近所憚。”
  3. ^ 3.0 3.1 3.2 3.3 3.4 滕新材; 張春花. 明史秦良玉傳與女傑秦良玉演義比較研究. 三峽大學學報. 2012年11月, 34 (6). 
  4. ^ 《明史》列傳200 四川土司二
  5.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6. ^ 《平播全書》卷二,防兵鵬期屢挫賊鋒恭報捷音以慰聖懷事
  7.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8. ^ 《平播全書》卷五,天威遠震逆寇蕩平遵音竅敘八路從征文武官員功罪以明賞罰以資安攘事
  9. ^ 《明史》列傳200 四川土司二
  10. ^ 遵義府志(清道光刻本) ,31卷 ,39-40
  11. ^ 《明神宗顯皇帝實錄》 卷470
  12. ^ 劉體信. 〈明秦良玉女將始末〉. 《萇楚齋三筆》.卷十.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2020-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19) (中文). 千乘以論開礦事,忤內監邱乘雲,逮雲安獄瘐死。 
  13. ^ 《明神宗顯皇帝實錄》 卷498 石柱宣撫馬千乘民夷互構印信追貯夔州府庫
  14. ^ 《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四川通志〉,11卷 ,3303
  15. ^ 《燕行录》 16卷
  16. ^ 《明熹宗實錄》 17卷 ,876
  17. ^ 《三朝遼事實錄》 卷3:(努爾哈赤)以仲揆所將皆川土兵,戒勿輕敵,仲揆逐之,大戰于河上,斬賊二千餘。禆將周敦吉曰:我輩不能救瀋,在此三年為何?石柱司秦邦屏先進渡渾河,諸營畢進。戚金、張明世統浙兵三千陣河南,諸渡河者未成列,奴以鐵騎五萬四面蹙攻之。諸將殊死戰,斬賊墮馬者三千餘。賊却而復前,如是者三,自辰至酉,奴騎益眾...是役以萬眾當虜數萬,殺數千人,雖力屈而殲,亦奴難以來,所未有之血戰也。
  18.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19.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20.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21. ^ 《明史》列傳137 胡平表,雲南臨安人。萬曆中舉於鄉,歷忠州判官。
  22. ^ 《明史》秦良玉傳
  23. ^ 《明史》本紀22 熹宗
  24. ^ 《明史紀事本末》 卷69
  25.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26. ^ 《明史紀事本末》 卷69
  27. ^ 《明熹宗實錄》 22卷 ,1106
  28. ^ 《明史》列傳137 朱燮元
  29. ^ 《明史紀事本末》 卷69
  30.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31.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32.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33. ^ 《明史》列傳137 王三善,天啟元年十月,擢右僉都御史,代李枟巡撫貴州。
  34.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35. ^ 《明史》列傳137 盧安世
  36. ^ 《明史》本紀23 莊烈帝
  37. ^ 37.0 37.1 37.2 滕新才. 秦良玉平台赐诗考论. 四川师范大学学报. 2004年5月, 31 (3). 
  38.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39.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40. ^ 《明史》列傳157 劉國能
  41.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42. ^ 《明史》本紀23 莊烈帝
  43.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44. ^ 王萦绪《石砫厅志》载:“(崇祯)十三年五月,流贼罗汝才等复犯夔州,闻良玉兵至,反走。良玉先锋将谭稳已潜出贼后马家寨击之,斩首七百三十三级。都司秦篆又邀之留马垭,斩其魁东山虎,生擒贼三十三名。裨将秦永祚伏兵水口遮击,斩首五百余级,未渡者北遁。秦翼明会别将张令追至谭家坪,斩首一千一百七八十级,贼披靡逃窜,贼首小秦王过天星皆降。”
  45.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46. ^ 《明史》列傳148 邵捷春
  47.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48. ^ 《萇楚齋三筆》卷10
  49.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50. ^ 《明史》列傳158 秦良玉
  51. ^ 《明史》本紀23 莊烈帝: 丁未,昧爽,內城陷。帝崩於萬歲山,王承恩從死。...丙辰,賊遷帝、后梓宮於昌平。昌平人啟田貴妃墓以葬。
  52. ^ 《蜀龜鑒》卷三
  53. ^ 《南明史》列傳50 秦良玉
  54. ^ 《承襲志》頁二六
  55. ^ 《餐櫻廡隨筆》,作者況周頤。
  56. ^ 《棗林雜俎》,作者談遷。
  57. ^ 《稗說》,作者宋起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