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网络审查

通过技术手段访问被封锁的服务器

突破网络审查突破网络封锁,在中国大陆俗稱翻墙[1][2]科學上網[3]等,是指通过技术方式绕过网络审查的措施。在中国大陆,突破网络审查一般指突破防火长城,访问被其封锁的网站,实现此类功能软件通常被称作翻墙软件或梯子,比如传统的VPN方法、基于Socks5代理协议的ShadowsocksV2RayTrojan方法等。审查突破软件的原理一般为使屏蔽机制失效,比如通过代理、使用域前置工具。

各種技術和方法被用來繞過互聯網審查,並且具有不同的易用性、速度、安全性和風險。一些方法,例如使用備用DNS服務器,通過使用備用地址或地址查找系統來訪問站點來绕过封锁。使用網站鏡像或存檔站點的技術依賴於在不同位置可用的站點的其他副本。此外,還有一些解決方案依賴於訪問不受過濾的互聯網連接,通常在不受相同審查法律約束的不同司法管轄區,使用代理虛擬專用網絡匿名網絡等技術。[4]

審查方面和程式開發人員之間展開了一場「軍備競賽」,致使審查方面採用了更複雜的攔截技術和手段,開發人員研究出更難被檢測到的程式或軟體。審查方面對使用程式或軟體所可能造成的問題估計差異較大且存在一定爭議。[5][6][7]使用的障礙包括但不限於可用性問題,難以找到關於規避的可靠和可信賴的信息,[8]缺乏訪問審查內容的願望,以及觸犯法律的風險。

背景 编辑

部分国家[9]实行了高強度的网络审查,同时又由於大多數國家都存在一定的網路規範與監視系統,許多人為確保信息安全与个人隐私,利用了原本設計用來金融交易或是公司、團體保密通訊等的各種加密傳輸手段。

這類破网技术的出现出于反对政府进行网络审查屏蔽,透過這種方式以抵制政府的監控、屏蔽等。互联网的分布式设计从体系上使得任何一个政府或组织完全控制互联网极其困难。与网络审查的技术发展相对应,通过代理服务器或其他技术方法可以绕过审查、突破屏蔽的技术[10]、类似方法或软件被用于绕过网络审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伊朗朝鲜越南[11]等國家設計了多种屏蔽手段應用於資訊化社會,以明确实行网络审查制度的中国大陆[12]为例。

通过互联网审查[13]限制或阻止境内居民及外籍商務人士访问境外信息:

部分网站则可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例如可能包含突破网络审查工具的GitHub,可能用于代理包含突破网络审查工具的Cloudflare,以及不受当局管控的游戏平台Steam等网站。[重要吗?][原創研究?][來源請求]

若身处受到审查的国家或区域需要访问这些被屏蔽的网站,則需要利用VPNV2RayShadowsocks等软件或代理服务器来避開當地政府的網路監管。

对于中国大陆地区,相对于防火長城一詞,为了避开搜索引擎屏蔽和网络审查,這種避開網路監管的行為在中国大陆内部又被稱為翻墙[1][2]、科学上网[3]、魔法上网、爱国上网、自由上网等。

虽从理论上说,审查部门完全可以用技术手段切断所有代理服务器VPNV2RayShadowsocks(R)、Trojan等这些翻墙软件的连接,但由於对海外的国家宣传和政治宣传必须要用到YouTubeTwitterFacebook等絕大多數国家和地區都在使用的社交网絡視頻網站。因此出于经济和政治的考量,进行网络审查的国家不可能完全切断所有的代理连接和VPN的连接。[來源請求]

中国大陆,排除军事和安全原因外,随着对外影响力逐渐扩大,有跨境业务需求的企业、电视媒体(如中国中央电视台于2014年在YouTube上开设官方频道[14])、科研机构[15]、民众以及私人网络网络,都对“翻墙”有所需求,来进行学习或工作。

此外,一方面《中国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中,并非完全禁止访问国际网络。另外限于执法难度和收益原因,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翻墙”行为并未被完全禁止,个人或企业等网络用户可以通过代理服务器或VPN、HTTPS、Hosts、域前置乃至镜像站等访问。

因此目前政府也漸漸默许了一般民众普遍性的翻墙需求[16],然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计算机联网必需使用国家公用电信网提供的国际出入口信道,不得非法使用其他信道进行国际联网。

违反规定的,给予警告,可以并处15000元以下罚款,没收违法所得。但是按照《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实施办法》的定义,“国际出入口信道”是指国际联网所使用的物理信道,即通信光缆、电缆、微波等硬件设施,而民众使用代理服务器为软件范围,一般不涉及使用非法的硬件[17]

 
Tor可插拔传输的使用說明,其中使用流量混淆技術來增强抵抗審查的能力。

目前直通國際網路的分别是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中国金桥信息网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中国科学技术网共四條[18]

其中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所連接的通道,政府同時也表態支持開展國際業務,称企业可以“向依法设置国际通信出入口局的电信业务经营者租用线路或网络”,或使用官方批准的VPN服务,从而不受限訪問境外網站[19]

另外還有一種是比如在運動會與國際展會期間,參會人只要購置專用SIM卡或透過指定WiFi熱點就能訪問外網[20],以及國際離岸雲計算數據特別管理區[21]

规定 编辑

中国大陆 编辑

方式 编辑

参考文献 编辑

  1. ^ 1.0 1.1 只剩下门缝的VPN何去何从. 新华网. 北京商报. 2017-02-07 [2018-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6). 
  2. ^ 2.0 2.1 翻墙,突破各类限制的尝试. 南都周刊. 2009-07-03 [2010-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01). 
  3. ^ 3.0 3.1 貝銳蒲公英X5一分鐘異地組網. 新浪新聞中心. 2019-12-07 [2019-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4. ^ New Technologies Battle and Defeat Internet Censorship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7 October 2011., 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 20 September 2007
  5. ^ China: The Home to Facebook and Twitter?. GlobalWebIndex Blog. 2012-09-27 [2018-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December 2018) (英国英语). 
  6. ^ Ong, Josh. Report: Twitter's Most Active Country Is China (Where It Is Blocked). The Next Web. 2012-09-26 [2018-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December 2018) (美国英语). 
  7. ^ Lee, Linda; Fifield, David; Malkin, Nathan; Iyer, Ganesh; Egelman, Serge; Wagner, David. A Usability Evaluation of Tor Launcher. Proceedings on Privacy Enhancing Technologies. 2017-07-01, 2017 (3): 90–109. ISSN 2299-0984. doi:10.1515/popets-2017-0030 . 
  8. ^ Freedom of connection, freedom of expression: the changing legal and regulatory ecology shaping the Interne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8 September 2011., Dutton, William H.; Dopatka, Anna; Law, Ginette; Nash, Victoria, Division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Democracy and Peac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Paris, 2011, 103 pp., ISBN 978-92-3-104188-4
  9. ^ Staff, C. P. J. 10 Most Censored Countries.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2015-04-21 [2023-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1-22). 
  10. ^ Holowczak, John; Houmansadr, Amir. CacheBrowser: Bypassing Chinese Censorship without Proxies Using Cached Content. Proceedings of the 22nd ACM SIGSAC Conference on Computer and Communications Security. 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 Machinery: 70–83. 2015-10-12 [2023-10-16]. doi:10.1145/2810103.281369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12-10). 
  11. ^ Staff, C. P. J. 10 Most Censored Countries.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2015-04-21 [2023-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1-22). 
  12. ^ 34個國家網絡自由不同程度下降,中國連續兩年倒數第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端傳媒,2016年11月16日。
  13. ^ Barney Warf. Geographies of Global Internet Censorship. [2023-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3-23). 
  14. ^ CCTV—Youtube主页. youtub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08). 
  15. ^ 存档副本. [2021-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14). 
  16. ^ The Connection Has Been Rese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文译文
  17. ^ 南昌大学-信息化办公室(与网络中心合署). xxwl.ncu.edu.cn. [2023-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8-19). 
  18. ^ 存档副本 (PDF). [2023-07-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3-07-14). 
  19. ^ 文山. 北京称整顿VPN不影响互联网使用. 德国之声. 2018-01-30. 
  20. ^ 邱國強. 繆宗翰 , 编. 上網不用翻牆 國際奧會:北京冬奧賽場選手村解禁. 中央通讯社. 2021-12-21 [2023-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7-14). 
  21. ^ 中国的“网络特区”—— 一起来拆防火墙. neweekly.com.cn. 广东新周刊杂志社. [2015-10-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07). 
  22. ^ 1996年尼葛洛庞帝的《数字化生存》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中国互联网博物馆
  23. ^ 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2017-01-22 [2017-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01). 
  24. ^ 24.0 24.1 內地工信部禁自行建立或租用VPN 上網「翻墻」將被嚴控. 香港01. 2017-01-23 [2017-01-23]. 
  25. ^ 重庆晨报. 《重庆市公安机关网络安全管理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发布 擅自“翻墙”上境外网站 责令停止联网并警告. 重庆晨报. 2017-03-28 [2017-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9). 
  26. ^ 重庆:擅自“翻墙”上境外网站 责令停止联网并警告. 财经网. 2017-03-28 [2017-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25). 
  27. ^ 林展霆. 重庆用户仍可用VPN翻墙未受罚. 联合早报. 2017-04-16 [2017-04-16]. 
  28. ^ 工信部:清理规范网络接入服务市场 查处无证经营等行为-新华网.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29. ^ 苹果:收到要求,在中国大陸移除了不符合规范的VPN应用. tech.sina.com.cn. [2017-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8). 
  30. ^ 关于《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 www.cac.gov.cn. 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2021-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2). 

外部链接 编辑

新聞報道
其它

参见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