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师纶

窦师纶(595年-672年1月30日),一作师伦[1][2],字希言扶风郡平陵县(今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人,祖籍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隋朝、唐朝官员。

生平编辑

大业十三年(617年)六月,李渊在晋阳起兵,李渊之子李智云被隋朝留守阴世师杀死,窦师纶将李智云收葬。李渊平定长安城后,任命窦师纶为上柱国金紫光禄大夫。李渊对窦师纶说:“知道你少年时喜好长生的道术,道经中有陵阳子,如今你以功劳封陵阳郡开国公,表彰你的喜好。”李渊又命令窦师纶说:“你收葬了我喜爱的儿子,还应该侍奉我另一个喜爱的儿子。”于是任命窦师纶为秦府谘议参军。当时王世充占据东都洛阳,李世民出兵讨伐,窦师纶出任元帅府录事参军,跟随李世民讨伐王世充,窦师纶不近在作战计谋上进言献策,并且在战斗中也是身先士卒,一马当先。武德四年(621年),窦师纶出任益州大使,制造舆服器械。窦师纶性格巧妙绝伦,唐朝刚建立时,皇帝用的器物都失传了,窦师纶在益州发明的瑞锦宫绫,新奇美丽,巴蜀称之为“陵阳公样”,他创造的对雉、斗羊、翔凤、游麟的图样一直在唐朝流传[3]。武德九年(626年),窦师纶出任太府少卿。当时窦师纶上表请求辞职侍奉母亲,唐高祖诏令允许。豆卢氏去世后,窦师纶为母亲守丧,丧期结束后历任历任三州刺史。咸亨二年(671)十二月廿五日(672年1月30日),窦师纶在延康里私人住宅中去世,虚岁七十八,咸亨四年八月二日(673年9月17日)与夫人尉氏合葬于咸阳县洪渎川[4]

其他编辑

龙朔三年(663年),窦师纶在坊州刺史任内上奏重置宜君县[1][2]

麟德元年二月五日(664年3月7日),玄奘法师圆寂,唐高宗敕令坊州刺史窦师纶,葬礼所需的物品全由官府提供[5]

画作编辑

《内库瑞锦对雉斗羊翔凤游麟图》[6]

家庭编辑

曾祖编辑

  • 窦温善,西魏散骑常侍、骠骑大将军、侍中、永富郡开国公[4]

祖父编辑

  • 窦荣定,隋朝右武候大将军、上柱国、右武卫大将军、左武卫大将军,封陈国公,赠冀赵沧瀛定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谥懿公[4]

父母编辑

  • 窦抗,隋朝开府仪同三司、使持节梁冀幽易燕檀等六州诸军事、六州刺史,唐朝左右武候大将军、左右领军大将军、将作大臣、纳言、上柱国、陈国公,赠司空,谥容公[4]
  • 豆卢氏[7],隋朝大将军、洪州总管、南陈安公豆卢通之女,芮国公豆卢宽姐姐[8][9]

兄弟姐妹编辑

  • 竇衍,唐朝左武卫将军、陈密公
  • 竇静,唐朝民部尚书、信都肃男
  • 竇誕,唐朝光禄大夫、莘安公
  • 窦师干,唐朝率更令、上开府
  • 窦师武,唐朝游击将军、右卫郎将
  • 窦师仁
  • 窦皦,唐朝朝请大夫、秦府左亲卫别将、左骁卫中郎将、东宫左内率、银青光禄大夫、右光禄大夫、平陵县开国公

夫人编辑

子女编辑

  • 窦尚义
  • 窦尚烈

世系关系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元和郡县图志·卷第三》:宜君县,上。东北至州一百里。前秦苻坚於祋祤县故城置宜君护军,後魏太武帝改为宜君县,文帝大统五年又移於今华原县北。贞观十七年废县,地入雍州。二十年置玉华宫,仍於宫所置宜君县,属雍州。永徽二年,与宫同废。龙朔三年,坊州刺史窦师伦奏再置。
  2. ^ 2.0 2.1 《太平寰宇记·卷三十五》:宜君县:西南一百里,旧三乡,今六乡。按县即中部之地。前秦苻坚于祋祤古城北置宜君护军。后魏真君七年,改为宜君县;大统五年,又移于今华原县北为理。唐贞观十七年废,地入雍州;二十年,于此置玉华宫,仍于宫南四里置宜君县;永徽二年,县与宫俱废;龙朔三年,坊州刺史窦师伦奏置宜君县,即今理也。
  3. ^ 《历代名画记·卷十》:窦师纶,字希言,纳言、陈国公抗之子。初为太宗秦王府恣议、相国录事参军,封陵阳公。性巧绝,草创之际,乘舆皆阙。敕兼益州大行台检校修造,凡创瑞锦宫绫,章彩奇丽,蜀人至今谓之陵阳公样。官至太府卿,银、方、邛三州刺史。高祖、太宗时内库瑞锦对雉、斗羊、翔凤、游麟之状,创本师纶,至今传之。
  4. ^ 4.0 4.1 4.2 4.3 4.4 王子芸, 《<唐代窦师纶暨妻尉氏墓志>考释》, 《文存阅刊 》, 2020年, (17期): 151–153 
  5. ^ 《全唐文·第08部 卷七百四十二·大唐三藏大遍觉法师塔铭》:岁丁巳开成纪年之明年,有具寿沙门曰令检,自上京抵洛师,以缥囊盛三藏遗文传记,访余柴门于行修里,且曰:闻夫子斧藻群言旧矣。讵直专声於班、马,能不为释氏董狐耶?抑岂不闻贞观初慈恩三藏之事乎,敢矢厥来旨云。三藏事迹载国史及《慈恩传》,今塔在长安城南三十里,初高宗塔於白鹿原,後徙於此。中宗制影赞,谥大遍觉,肃宗赐塔额曰兴教,因为兴教寺,寺在少陵原之阳。年岁浸远,塔无主,寺无僧,荒凉残委,游者伤目。长庆初,有衲衣僧昙景始葺之。大和二年,安国寺三教谈论大德内供奉赐紫义林,修三藏忌斋於寺。斋众方食,见塔上有光,圆如覆镜。道俗异之,林乃上闻。乃与两街三学人共修身塔,兼砻一石於塔,至三年修毕。林乃化遗言於门人令检曰:「尔必求文士铭之。检泣奉遗教,直以铭为请,非法允之冢嫡,谁何至此乎!」轲三让不可,乃略而铭之。  三藏讳元奘,俗陈姓,河南缑氏人。曾父钦,後魏上党太守。祖康,北齐国子博士。父惠英,长八尺,美须眉,魁岸沈厚,号通儒,时人方汉郭林宗。有子四人,奘其季也。年十三,依兄捷出家於洛。属隋季失御,乃从高祖神尧於晋阳。俄又入蜀,学《摄论》《毗昙》於基暹二法师。武德五年,受具於成都。精究篇聚,又学《成实》於赵州深,学《俱舍》於长安岳。於是西经前来者,无不贯综矣。   初中国学者,多以实相性空,通贯群说。俾彖象蹄笱,往往失鱼兔於得意之路。至於星罗棋布,五法三性,析秋毫以矢名相,界地生汇,各有攸处,曾未暇也。大遍觉乃兴言曰:「佛理圆极,片言支说,未足师决,固是经来未尽。吾当求所未闻,俾跛眇儿视履,必使解行如函盖,始可为具人矣。且法显智严何人也。犹能孤游天竺,而我安能坐致耶!」初三藏之生,母氏梦法师白衣西去,母曰:「何去?」曰:「求法。」贞观三年,忽梦海中苏迷卢山遽凌波而入,乃见石莲波外承足山,险不可上,试踊身腾踔,飒然飙举,升中四望,廓澈无际。觉而自占曰:「我西行决矣。」至凉州,都督李大亮防禁特切,逼法师还京,法师乃宵遁,渡瓠芦河,出玉门,经莫贺延碛。艰难险阻,仆而复起者,何止百十耶!自尔涉流沙,次伊吾,高昌王麴文泰遣贵臣以驼马迓法师於白力城。王与太妃及统师大臣等尊以师礼,王亲跪於座侧,俾法师蹑肩而上。资赠甚厚,送至叶护可汗衙。又以廿四封书,通屈支等廿四国。献花缯五百疋於可汗,称法师是奴弟,欲求大法於婆罗门国,愿可汗怜师如怜奴。其所历诸国,为其王礼重,多此类也。自尔支提梵刹神奇灵迹,往往而有,法师皆沥诚尽敬,耳目所得,孕成多闻,与夫世称博物者,何相万耶。详载如传。   惟至中印度那烂陀寺,寺遣下座廿人明详仪注者引参正法藏,即戒贤法师也。既入谒,肘膝著地,舐足已,然後起。法藏讯所从来,曰:「自支支那,欲依师学瑜伽论。」法藏闻则涕泗曰:「解我三年前梦金人之说,伫尔久矣。」遂馆於幼日王院觉贤房第四重阁,日供担步罗果一百廿枚,大人米等称是,其尊敬如此。法师既名流五印,三学之士,仰之如天。故大乘师号法师为摩诃天,小乘师号解脱天,乃白大法藏请留之,法师曰:「师等岂不欲支支那之人开佛慧眼耶?」不数日,东印度王构摩迎法师,戒日王闻法师在构摩处,遣使谓构摩曰:「急送支,支那僧来。」构摩曰:「我头可得,僧不可得。」戒日神武雄勇,名震诸国,乃怒曰:「尔言头可得,可将头来.」构摩惧,乃严象军二万,船三万,与法师同溯殑伽河,筑行宫於河北,构摩自迎戒日於河南,戒日曰:「支那僧何不来?」构摩曰:「大王可屈就。」王既见法师,接足尽敬,且曰:「弟子闻支那国有秦王破阵乐。」乃问秦王是何人,法师盛谈太宗应天顺人事,王曰:「不如此,何以为支那主。」因令法师出《制恶见论》。然小乘外道,未即推伏,请於曲女城集五印沙门婆罗门等,兼十八国王,观支支那法师之论。凡十八日,无敢当其锋者。戒日知法师无留意,厚以象马橐装饯法师。又以素叠印书使达官送法师,所经诸国,令兵卫达汉境。  法师却次于阗,因高昌商胡入朝,附表奏自西域还。太宗特降天使迎劳,仍制于阗等道送法师,令敦煌迎於流沙,鄯部迎於沮沫,时帝在洛阳,敕西京留守梁国公元龄备有司迎待。是日宿於漕上。十九年春正月景子,留守自漕奉迎於都亭,有司颁诸寺帐舆花幡,送经於宏福。翌日,大会於朱雀街之南,陈列法师於西域所得经像舍利等。其梵文凡五百廿夹,六百五十七部,以廿马负而至。自朱雀宏福十馀里,倾都士女,夹道鳞次,若人非人,曾不知几俱胝矣。壬辰,法师谒文武圣皇帝於洛阳宫。二月己亥,对於仪鸾殿,因广问雪岭已西诸国风俗,法师皆备陈所历,若指诸掌。太宗大悦,谓赵公无忌曰:「昔符坚称道安为神器,今法师出之更远。」时帝将征辽,法师请於嵩之少林翻译。太宗曰:「师西去後,朕为穆太後於西京造宏福寺,寺有禅院,可就翻译。」三月己巳,徙宏福。夏五月丁卯,法师乃开贝叶。廿年秋七月,法师进新译经论,仍请制经序。并进奉敕撰《西域记》十二卷。太宗美法师风仪,又有公辅才,俾法师裼缁褐袭金紫。法师因以五义褒扬圣德,乞不夺其志。遂问瑜伽十七地义。太宗谓侍臣曰:「朕观佛经,犹瞻天望海。法师能於异域得是深法,非惟法师愿力,亦朕与公等宿殖所会。」及《三藏圣教序》成,神笔自写。太宗居庆福殿,百寮陪位,坐法师,命宏文馆学士上官仪对群寮读之。廿二年夏六月,天皇大帝居春宫,又制《述圣记》及《菩萨藏经後序》。太宗因问功德何最,法师对以度人。自隋季天下祠宇残毁,缁伍殆绝。太宗自此敕天下诸州寺,宜各度五人,宏福寺度五十人。戊申,皇太子宣令,请法师为慈恩上座,仍造翻经院,备仪礼自宏福迎法师。太宗与皇太子後宫等,於安福门执香炉,目而送之。至寺门,敕赵公英、中书令褚引入,於殿内奏九部乐破阵舞,及百戏於庭而还。廿三年夏四月,法师随驾於翠微宫,谈赏终日。太宗前席攘袂曰:「恨相逢已晚。」翌日,太宗崩於含风殿。  高宗即位,法师还慈恩,专务翻译。永徽三年春三月,法师於寺端门之阳造石浮图。高宗恐力大难成,令改用砖塔,有七级,凡一百八十尺,层层中心,皆有舍利。冬十月,中宫方妊,请法师加?,既诞,神光满院,则中宗孝和皇帝也。请号为佛光王,受三归,服袈裟,度七人,请法师为王剃发。及满月,法师进金字《般若心经》及道具等,显庆二年春二月,驾幸洛阳,法师与佛光王发於驾前。既到馆,於积翠宫终译《发智婆沙》。法师早丧所天,因扈从还访故里,得张氏姊,问茔垅已平矣,乃捧遗柩改葬於西原。高宗敕所司公给,备丧礼,尽饰终之道。洛下道俗赴者万馀人,释氏荣之。三年正月,驾还西京,敕法师徙居西明寺。高宗以法师先朝所重,礼敬弥厚,中使旁午,朝臣慰问及锡赉无虚日。法师随得随散,中国重於《般若》,前代虽翻译犹未备,众请译焉。法师以功大恐难就,乃请於玉华宫翻译。四年十月,法师如玉华,馆於肃成院。五年春正月一日,始翻梵本,总廿万偈。法师汲汲然常恐不得卒业,每厉译徒,必当人百其心。至龙朔三年方绝笔。法师翻《般若》後,精力元刂耗,谓门人曰:「吾所事毕矣。」吾瞑目後,可以蘧蒢为亲身物。」门人雨泣,且曰:「和上何遽发此言?」法师曰:「吾知之矣,麟德元年春正月八日,门人元觉梦一大浮图倒。法师曰:「此吾灭度之兆.」遂命嘉尚法师具录所翻经纶,合七十四部,总一千三百卅八卷。又造俱胝画像弥勒像各一千帧,又造素像十俱胝供养悲敬上油各万人,烧百千灯,赎数万生。乃与寺众辞,三称慈尊,愿生内眷。至二月五日夜,弟子光等问云:「和上决定得生弥勒内众否?」颔云得生。俄而去。春秋六十九矣。   初高宗闻法师疾作,御医相望於道。及坊州奏至,帝哀恸,为之罢朝三日。敕坊州刺史窦师伦令官给葬事,又敕宜听京城僧尼送至塔所。门人奉柩於慈恩翻经堂,道俗奔赴者日盈千万。以四月十四日葬於浐东,京畿五百里内,送者百馀万人。至总章二年四月八日,有敕徙於樊川北原,伤圣情也。法师长七尺,眉目若画,直视不顾,端严若神。自大教东流,翻译之盛,未有如法师者。虽滕、兰、澄、什、康会、竺护之流,无等级以寄言。其彬彬郁郁,已布唐梵新经矣。自示疾至於升神,奇应不可殚纪。盖莫详位次,非上地其孰能如此乎!文曰:   三藏之生,本乘愿来。入自圣胎,出於凤堆。大业之季,龙潜於并。孺子谒帝,与兄偕行。神尧奇之,善果度之。不为人臣,必为人师。师法未足,自洛徂蜀。学无常师,鸟必择木。迹穷夷夏,更讨身毒。寺入烂ヌ,师遇尸罗。王逢戒日,论得瑜伽。瑜伽师地,藏教泉府。猥朵名数,茧抽圣绪。我握其枢,赤幡仍竖。名高曲女,归我真主。主当文皇,臣当蔡梁。天下贞观,佛氏以光。光光三藏,是护是付。付得其人,经纶彬彬。梵语华言,胡汉相宣。台臣笔受,御膝前席。积翠飞花,恩光奕奕。太宗序教,天皇述圣。扬於王庭,百辟流咏。三藏慰喜,灵祗介祉。蔑彼滕什,曾无此事。我功成矣,我名遂矣。脱屣玉华,升神睹史。发棺开殓,天香馥馥。地位殊分,神人是卜。中南地高,樊川气清。修塔者谁,林公是营。门人令捡,实尸其事。铭勒塔旁,捡真法子。
  6. ^ 《新唐书·卷五十九·志第四十九》:窦师纶画《内库瑞锦对雉斗羊翔凤游麟图》(字希言,太宗秦王府谘议、相国录事参军,封陵阳公。)
  7. ^ 周绍良主编. 《全唐文新编 第5部 第4册》. 长春市: 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0.12: 14608–14609. ISBN 7-80626-576-7 (中文(繁體)). 
  8. ^ 《太平广记·卷一百零三·报应二》:唐陈国窦公夫人豆卢氏,芮公宽之姊也。夫人信罪福,常诵《金刚般若经》,未尽卷一纸许,忽头痛,至夜愈甚。夫人自念,倘死遂不得终经,欲起诵之。令婢然烛,而火悉已灭,婢空还,夫人深益叹恨。忽见厨中有烛炬,渐升堂陛,直入卧内,去地三尺许,而无人执,光明若昼。夫人惊喜,取经诵之,有顷,家人钻鐩得火,烛光即灭。自此日诵五遍,以为常法。后芮公将死,夫人往视,公谓夫人曰:“吾姊以诵经之福,当寿百岁,生好处也.”夫人年至八十,无疾而终。
  9. ^ 《冥报记·卷下》:陈公太夫人豆卢氏。芮公宽之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