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炽(507年-584年9月22日),胡姓纥豆陵氏,字光成扶风郡平陵县(今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人,祖籍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北魏、西魏、北周、隋朝官员。

生平编辑

窦炽家族世代为部落大人,一直在北魏为官,都是高官。窦炽性格严肃公正,有计谋和策略,胡须美丽,身高八尺二寸,年少时跟随范阳祁忻学习《毛诗》、《左氏春秋》,粗通大意。窦炽善于骑马射箭,体力过人。正光末年,北魏北方军镇扰乱,窦炽随着父亲窦略到定州避难,失陷于葛荣[1]。葛荣想要授予窦略官职,窦略不接受。葛荣怀疑窦略有异心,于是将窦略留在冀州,让窦炽和窦炽的哥哥窦善跟随自己的军队。永安元年(528年),尔朱荣击败葛荣,窦炽就带着家人随着尔朱荣前往并州。当时葛荣的部下韩娄郝长率领数万人占据蓟城不能攻克,尔朱荣以窦炽为都督,跟随骠骑将军侯渊前往讨伐。窦炽亲手斩杀韩娄,以军功出任扬烈将军[2]。永安三年(530年),窦炽出任员外散骑侍郎,升任给事中建明元年(530年),窦炽加武厉将军[3]

魏孝武帝元修即位后,柔然等少数民族都派遣使者朝贡,魏孝武帝在殿堂前屋檐下的平台上宴请他们。有鹞鹰在殿前飞翔鸣叫,魏孝武帝一向知道窦炽善于射箭,就想演示给远道来的人看看,于是赐给窦炽两只皇帝用的箭,命令他射鹞鹰。鹞鹰应弦而落,各少数民族的使者都对此赞叹惊异。魏孝武帝大喜,赐给窦炽布帛五十匹。很快窦炽率领士兵跟随东南道行台樊子鹄追击尔朱仲远,尔朱仲远投奔南梁。当时梁武帝萧衍又派遣元树进攻北魏,攻克并占据谯城。樊子鹄命令窦炽率领骑兵击败元树,窦炽封行唐县子,食邑五百户。很快窦炽出任直合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兼领华骝令,进爵上洛县伯,食邑一千户[4][5]

当时魏孝武帝和高欢结怨,因为窦炽威严庄重,能够担任辅佐的重任,于是魏孝武帝任命窦炽为合内大都督。窦炽又升任抚军将军朱衣直合。永熙三年(534年)七月,魏孝武帝元修将要西迁关中,窦炽和哥哥窦善重新回到洛阳城下,与武卫将军高金龙在千秋门交战,击败对方,进入宫城,取御马四十匹以及马鞍,进献给魏孝武帝。魏孝武帝大喜,赐给窦炽和窦善每人两匹骏马,十匹劣马[6][5]

大统元年(535年),窦炽以跟随魏孝武帝西迁关中的功劳,另外封真定县公,出任东豫州刺史,加卫将军。跟随擒拿窦泰,收复弘农,参与沙苑之战,窦炽都有战功,增加食邑八百户。河桥之战,西魏各位将军撤退。窦炽当时独自和两个骑兵被东魏军追击,到达邙山,窦炽下马背抗击敌人。不久东魏军队逐渐增多,三面围攻,射出的箭像下雨一样。窦炽部下骑兵所用的弓都被敌军射破,窦炽于是将敌人射出的箭收集起来射出去,所射中的人和马都应弦而倒。东魏认为受到的杀伤太多,于是互相说:“生擒这三人也未必是功劳。”东魏军于是稍微后撤。窦炽趁着东魏军的懈怠,于是突围而出。窦炽又跟随太保李弼讨伐白额稽胡,将他们击败,出任车骑将军[7][8]

大统九年(543年),高仲密献出北豫州归附西魏,窦炽率领军队跟随宇文泰前往支援。到洛阳时,东魏军占据邙山列阵,宇文泰命令将军械物资和粮草留在瀍曲,率领轻装骑兵奋勇进击,中军和右军大破敌军,将东魏军的步兵俘虏。窦炽独自追赶敌人到石济才返回,升任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增加食邑一千户。大统十三年(547年),窦炽升任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增加食邑总计三千九百户,外任泾州刺史,窦炽在泾州几年,政务号称简明,又改封安武县公[9],进授大将军[10][11]

魏废帝元钦元年(552年),窦炽出任大都督、原州刺史。窦炽在原州约束控制豪族,为隐沦不被擢用的人士昭雪,往往亲自巡视农田,鼓励老百姓耕作种植桑树。窦炽在原州十年,政绩显著。原州城的北面有股泉水,窦炽屡次前往游览,曾经和同僚属下设置宴会,自己饮水说:“我在此州,只应当饮水而已。”等到窦炽离职,百姓和官吏感念窦炽遗留的恩惠,每一个来到泉水边的人,没有不怀念窦炽的[12][13]

魏恭帝拓跋廓元年(554年),窦炽进爵广武郡公。恰逢柔然进犯广武,窦炽率领军队和柱国赵贵分路讨伐。柔然听说西魏军到了,引兵后撤。窦炽渡黄河到曲伏川追上柔然军,和他们交战,大败柔然,斩杀柔然首领郁久闾是发,俘虏数千人和各种牲畜数万头。周孝闵帝宇文觉登基,窦炽增加食邑二千户。武成二年(560年),窦炽出任柱国大将军周明帝宇文毓认为窦炽在前朝尽忠且有功勋,名望和功劳都很高,想要单独为他营造住宅。窦炽以天下尚未平定,战争没有停息,不适合征发徒众服役,而加以推辞,周明帝没有准许。不久周明帝去世,此事才停止[14][13]

保定元年十一月乙巳(561年11月25日),窦炽进封邓国公[15],食邑一万户,另食资阳县一千户,收取他们的租赋。保定四年四月癸卯(564年5月11日),窦炽出任大宗伯[16][17][18],跟随晋公宇文护东征。天和五年(570年),窦炽外任宜州刺史。之前,宇文泰在渭水以北打猎,命令窦炽和宇文护分别射奔跑的兔子,窦炽一天获十七头,宇文护获十一头。宇文护以比不上窦炽为耻,因此结下怨恨。到天和五年,窦炽又因为周武帝宇文邕年纪已大,有劝说宇文护把朝政归还周武帝的提议,宇文护厌恶他,所以将窦炽降职。等到宇文护被诛杀,朝廷于建德元年三月癸亥(572年4月19日)征召窦炽出任太傅[19][20][21][22][23]

窦炽是朝廷元老,名望地位向来很高,对于军队和国家的大计,经常参与讨论。窦炽有次患病,周武帝到窦炽的住宅慰问,赐给药物,窦炽受到的礼遇就是如此。建德五年(576年)十月,周武帝在大德殿谋划讨伐北齐,窦炽当时已经年迈衰老,握住手腕说:“臣虽年老,请求手执戈和盾,作为先锋出发。能够看到消灭敌人,平定天下,查看地方风俗,登上山岳,祭告成功,然后魂归黄泉,也就不再有遗憾。”周武帝赞许窦炽的志向气节,于是任命窦炽的次子武当公窦恭为左路第二军总管。北齐平定后,周武帝召窦炽遍观相州宫殿。窦炽拜贺说:“陛下真是没有辜负先帝。”周武帝大喜,赐给窦炽奴婢三十人,杂色丝帛一千匹,窦炽又进位上柱国[24][25]

宣政元年(578年),窦炽兼任雍州牧。等到周宣帝宇文贇营建东京,以窦炽出任京洛营作大监。皇宫花园的体制法度,都由窦炽决定。大象初年,窦炽改食乐陵县,封邑户数如故。大象二年(580年),杨坚辅政,停掉洛阳宫的建造,窦炽请求回朝。恰逢尉迟迥起兵,窦炽于是移入金墉城,挑选关中军士得到数百人,与洛州刺史、平凉公元亨齐心固守,窦炽仍代理洛州镇事务。相州被平定后,窦炽才回朝。当时杨坚刚出任相国,百官都劝说他做皇帝。窦炽自认为世代受皇恩,于是不肯在劝进表上署名。当时人们认为他气节高尚[26][27]

开皇元年春二月甲子(581年3月4日),杨坚登基,在南郊设置祭坛,派遣太傅、上柱国、邓公窦炽烧柴祭天[28]。隋文帝登基后,窦炽于开皇元年二月乙亥(581年3月15日)出任太傅[29][30][31],加以特殊的礼遇,窦炽朝拜皇帝的时候,赞礼的人不称他的名字。开皇四年八月壬寅(584年9月22日),窦炽去世[32][33][34],时年虚岁七十八,朝廷赠予窦炽原本的官职、冀沧瀛赵卫贝魏洛八州诸军事、冀州刺史,谥号[35]

窦炽侍奉双亲很孝顺,对各位哥哥以悌顺闻名,等到他位高名望大的时候,子孙都居于高位,成为当时的豪门望族[36][37]

其他编辑

窦炽是一位佛教徒,曾修筑白马寺、梵云寺两座寺庙[38]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 窦兴
  • 窦拔
  • 窦岳,北周追赠大将军、冀州刺史
  • 窦善,西魏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太仆、永富忠公

子女编辑

  • 窦茂,隋朝邓国公
  • 窦恭,次子,北周柱国、亳州刺史、酂国公
  • 窦览,隋朝开府、汶州总管、建安公[39]
  • 窦深,隋朝开府仪同三司、蔚州刺史、绥安县开国公[40]
  • 窦嶷,隋朝使持节、蔡州诸军事、蔡州刺史、上柱国、广武郡公[41][42]
  • 窦谊
  • 窦威,唐朝内史令、延安靖公
  • 窦含生,嫁北周赵国公宇文招,封赵国公夫人[43]

参考资料编辑

  1. ^ 《北史校勘记·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一九》:投葛荣 周书、通志作“没于葛荣”。按下文言略不受荣官,则非主动投诚,作“没于”是。
  2.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窦炽,字光成,扶风平陵人,后汉大鸿胪章之后也。章子统,灵帝时为雁门太守,避窦武之难,亡奔匈奴,遂为部落大人。后魏南徙,子孙因家代,赐姓纥豆陵氏。累世仕魏,皆至大官。父略,平远将军,以炽著勋,赠少保、住国大将军、建昌公。炽性严明,有谋略,美须髯,身长八尺二寸。少从范阳祁忻受《毛诗》、《左氏春秋》,略通大义。善骑射,膂力过人。魏正光末,北镇扰乱,乃随略避地 定州,投葛荣。荣欲官略,略不受。荣疑其有异志,遂留略于冀州,将炽及炽兄善随军。及尔硃荣破葛荣,炽乃将家随荣于并州。时葛荣别帅韩娄等据蓟城不下,以炽为都督,从骠骑将军侯深讨之。炽手斩娄,以功拜扬烈将军。
  3.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炽性严明,有谋略,美须髯,身长八尺二寸。少从范阳祁忻受毛诗、左氏春秋,略通大义。善骑射,膂力过人。魏正光末,北镇扰乱,炽乃随略避地定州,因没于葛荣。荣欲官略,略不受。荣疑其有异志,遂留略于冀州,将炽及炽兄善随军。魏永安元年,尔朱荣破葛荣,炽乃将家随荣于并州。时葛荣别帅韩娄、郝长众数万人据蓟城不下,以炽为都督,从骠骑将军侯深讨之。炽手斩娄,以功拜扬烈将军。三年,除员外散骑侍郎,迁给事中。建明元年,加武厉将军。
  4.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魏孝武即位,茹茹等诸番并遣使朝贡,帝临轩宴之。有鸱飞鸣于殿前,帝素知炽善射,因欲示远人,乃给炽御箭两只,命射之。鸱乃应弦而落,诸番人咸叹异焉。帝大悦,赐帛五十疋。寻率兵随东南道行台樊子鹄追尔朱仲远,仲远奔梁。时梁主又遣元树入寇,攻陷谯城,遂据之。子鹄令炽率骑兵击破之,封行唐县子,邑五百户。寻拜直合将军、银青光禄大夫,领华骝令,进爵上洛县伯,邑一千户。
  5. ^ 5.0 5.1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魏孝武即位,蠕蠕等诸蕃并遣使朝贡,帝临轩宴之。有鸱飞鸣于殿前,帝素知炽善射,固欲矜示远人,乃给炽御箭两只,命射之,鸱乃应弦而落,诸蕃人咸叹异焉。帝大悦。寻随东南道行台樊子鹄追尔住仲远,仲远奔梁。时梁主又遣元树入寇,据谯城。子鹄令炽击破之,封行唐县子,寻进爵上洛县伯。时帝与齐神武构隙,以炽有威重,堪处爪牙任,拜阁内大都督,迁朱衣直阁,遂从帝西迁。仍与其兄善至城下,与武卫将军高金龙战于千秋门,败之。因入宫城,取御马四十匹并鞍勒,进之行所。帝大悦。赐炽及善骏马各二匹,驽马十匹。
  6.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时帝与齐神武构隙,以炽有威重,堪处爪牙之任,拜合内大都督。迁抚军将军,朱衣直合,遂从帝西迁。仍与其兄善重至城下,与武卫将军高金龙战于千秋门,败之。因入宫城,取御马四十疋并鞍勒,进之行所。帝大悦,赐炽及善骏马各二疋、驽马十疋。
  7.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大统元年,以从驾功,别封真定县公,除东豫州刺史,加卫将军。从擒窦泰,复弘农,破沙苑,皆有功,增邑八百户。河桥之战,诸将退走。炽时独从两骑为敌人所追,至邙山,炽乃下马背山抗之。俄而敌众渐多,三面攻围,矢下如雨。炽骑士所执弓,并为敌人所射破,炽乃总收其箭以射之,所中人马皆应弦而倒。敌以杀伤既多,乃相谓曰:“得此人未足为功。”乃稍引退。炽因其怠,遂突围得出。又从太保李弼讨白额稽胡,破之,除车骑将军。
  8.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大统元年,别封真定县公。从周文帝禽窦泰,复弘农,破沙苑,皆有功。河桥之战,诸将退走,炽时独从两骑,为敌人追至芒山。炽乃下马,背山抗之。俄而敌众渐多,矢下如雨,炽骑士所执弓,并为敌人所射破。炽乃总收其箭以射之,所中人马,应弦而倒。敌乃相谓曰:“得此三人,未足为功。”乃稍引退。炽因其怠,遂突围得出。又从太保李弼讨白额稽胡,破之。
  9. ^ 《周书校勘记·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四》:改封(武)安〔武〕县公 宋本和北史本传作“安武县公”。张元济以为“武安”误倒,云:“安武县属豳州,武安县属司州。”按武安不在西魏境内,当时常有遥封,尚难断其必误。但下附兄子毅传云“魏废帝二年,进爵安武县公”,当是炽让爵与毅。今据宋本及北史改。
  10.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高仲密以北豫州来附,炽率兵从太祖援之。至洛阳,会东魏人据邙山为阵,太祖命留辎重于瀍曲,率轻骑奋击,中军与右军大破之,悉虏其步卒。炽独追至石济而还。迁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增邑一千户。十三年,进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增邑通前三千九百户。出为泾州刺史,莅职数年,政号清净。改封(武)安〔武〕县公,进授大将军。
  11.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高仲密以北豫州来,炽从周文援之。至洛阳,会东魏人据芒山为阵,周文命留辎于瀍曲,率轻骑奋击,中军与右军大破之,悉虏其步卒。炽独追至石济而还。大统十三年,进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出为泾州刺史,莅职数年,政号清静。改封安武县公。
  12.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魏废帝元年,除大都督、原州刺史。炽抑挫豪右,申理幽滞,每亲巡垄亩,劝民耕桑。在州十载,甚有政绩。州城之北,有泉水焉,炽屡经游践,尝与僚吏宴于泉侧,因酌水自饮曰:“吾在此州,唯当饮水而已。”及去职之后,人吏感其遗惠,每至此泉者,莫不怀之。
  13. ^ 13.0 13.1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魏废帝元年,除原州刺史。炽抑挫豪右,申理幽滞,在州十载,甚有政绩。州城北有泉水,炽屡经游践,尝与僚吏宴于泉侧,因酌水自饮,曰:“吾在此州,唯当饮水而已。”及去职后,人吏感其遗惠,每至此泉者,莫不怀之。恭帝元年,进爵广武郡公。属蠕蠕寇广武,炽与柱国赵贵分路讨之。蠕蠕引退,炽度河至麹伏川追及,大破之。武成二年,拜柱国大将军。周明帝以炽前朝旧臣,勋望兼重,欲独为造第。炽辞以天下未平,干戈未偃,不宜辄发徒役,周明不许。寻而帝崩,事方得寝。
  14.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魏恭帝元年,进爵广武郡公。属茹茹寇广武,炽率兵与柱国赵贵分路讨之。茹茹闻军至,引退。炽度河至曲伏川追及,与战,大破之,斩其酋帅郁久闾是发,获生口数千,及杂畜数万头。孝闵帝践阼,增邑二千户。武成二年,拜柱国大将军。世宗以炽前朝忠勋,望实兼重,欲独为造第。炽辞以天下未定,干戈未偃,不宜辄发徒役,世宗不许。寻而帝崩,事方得寝。
  15. ^ 《周书·卷五·帝纪第五》:十一月乙巳,以大将军、卫国公直为雍州牧。陈遣使来聘。进封柱国、广武公窦炽为邓国公。
  16. ^ 《周书·卷五·帝纪第五》:夏四月癸卯,以柱国、邓公窦炽为大宗伯。
  17. ^ 《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夏四月癸卯,以柱国、邓公窦炽为大宗伯。
  18.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九》:癸卯,周以邓公河南窦炽为大宗伯。
  19. ^ 《周书·卷五·帝纪第五》:癸亥,以太傅、蜀国公尉迟迥为太师,柱国邓国公窦炽为太傅,大司空、申国公李穆为太保,齐国公宪为大冢宰,卫国公直为大司徒,赵国公招为大司空,柱国枹罕公辛威为大司寇,绥德公陆通为大司马。
  20. ^ 《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癸亥,以太傅尉迥为太师,柱国窦炽为太傅,大司空李穆为太保,齐公宪为大冢宰,卫公直为大司徒,赵公招为大司空,柱国辛威为大司寇,绥德公陆通为大司马。
  2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一》:癸亥,以尉迟迥为太师,柱国窦炽为太傅,李穆为太保,齐公宪为大冢宰,卫公直为大司徒,陆通为大司马,柱国辛威为大司寇,赵公招为大司空。
  22.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保定元年,进封邓国公,邑一万户,别食资阳县一千户,收其租赋。四年,授大宗伯,随晋公护东征。天和五年,出为宜州刺史。先是,太祖田于渭北,令炽与晋公护分射走兔,炽一日获十七头,护获十一头。护耻其不及,因以为嫌。至是,炽又以高祖年长,有劝护归政之议,护恶之,故左迁焉。及护诛,征太傅。
  23.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保定元年,进封邓国公,邑一万户,别食资阳县一千户,收其租赋。天和五年,自大宗伯为宜州刺史。先是周文田于渭北,令炽与晋公护分射走兔,炽一日获十七头,护十一头。护耻不及,因以为嫌。至是,炽又以周武年长,有劝护归政之议,护恶之,故左迁焉。及护诛,征拜太傅。
  24.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炽既朝之元老,名位素隆,至于军国大谋,常与参议。尝有疾,高祖至其第而问之,因赐金石之药。其见礼如此。帝于大德殿将谋伐齐,炽时年已衰老,乃扼腕曰:“臣虽朽迈,请执干橹,首启戎行。得一睹诛翦鲸鲵,廓清寰宇,省方观俗,登岳告成,然后归魂泉壤,无复余恨。”高祖壮其志节,遂以炽第二子武当公恭为左二军总管。齐平之后,帝乃召炽历观相州宫殿。炽拜贺曰:“陛下真不负先帝矣。”帝大悦,赐奴婢三十人,及杂缯帛千疋,进位上柱国。
  25.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炽既朝之元老,名望素隆,至于军国大谋,常与参议。尝有疾,周武帝幸其第问之,因赐金石之乐。其见礼如此。帝于大德殿将谋伐齐,炽年已衰老,乃扼腕曰:“臣虽朽迈,请执干橹,首启戎行。得一睹诛翦鲸鲵,廓清寰宇,省方观俗,登岳告成,然后归魂泉壤,无复余恨。”帝壮其志节,遂以炽第二子武当公恭为左二军总管。齐平之后,帝乃召炽历观相州宫殿。炽拜贺曰:“陛下真不负先帝矣。”帝大悦,进位上柱国。
  26.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宣政元年,兼雍州牧。及宣帝营建东京,以炽为京洛营作大监。宫苑制度,皆取决焉。大象初,改食乐陵县,邑户如旧。隋文帝辅政,停洛阳宫作,炽请入朝。属尉迟迥举兵,炽乃移入金墉城,简练关中军士得数百人,与洛州刺史、平凉公元亨同心固守,仍权行洛州镇事。相州平,炽方入朝。属隋文帝初为相国,百官皆劝进。炽自以累代受恩,遂不肯署笺。时人高其节。
  27.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宣政元年,兼雍州牧。及周宣营建东京,以炽为京洛营作大监,宫苑制度,皆 取决焉。大象初,改食乐陵县,邑户如旧。隋文帝入辅政,停洛阳宫作,炽请入朝。 属尉迟迥举兵,炽乃移入金墉,与洛州刺史、平凉公元亨同心固守,仍权行洛阳镇 事。相州平,炽方入朝。属文帝初为相国,百僚皆劝进,自以累世受恩,遂不肯署 笺,时人绵高其节。及帝践极,拜太傅,加殊礼,赞拜不名。开皇四年八月薨,时年七十八。赠八州诸军事、冀州刺史,谥曰恭。
  28. ^ 《北史·卷十一·隋本纪上第十一》:开皇元年春二月甲子,自相府常服入宫,备礼即皇帝位于临光殿。设坛于南郊,遣兼太傅、上柱国、邓公窦炽柴燎告天。
  29.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乙亥,封皇弟邵国公慧为滕王,同安公爽为卫王;皇子雁门公广为晋王,俊为秦王,秀为越王,谅为汉王。以上柱国、并州总管、申国公李穆为太师,上柱国、邓国公窦炽为太傅,上柱国、幽州总管、任国公于翼为太尉,观国公田仁恭为太子太师,武德郡公柳敏为太子太保,济南郡公孙恕为太子少傅,开府苏威为太子少保。
  30. ^ 《北史·卷十一·隋本纪上第十一》:乙亥,封皇弟邵国公慧为滕王,同安公爽为卫王,皇子雁门公广为晋王,俊为秦王,秀为越王,谅为汉王。并州总管李穆为太师,上柱国窦炽为太傅,幽州总管于翼为太尉,观国公田仁恭为太子太师,武德郡公柳敏为太子太保。
  3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五》:隋主赐李穆诏曰:“公既旧德,且又父党。敬惠来旨,义无有违。即以今月十三日恭膺天命。”俄而穆入朝,帝以穆为太师,赞拜不名,子孙虽在襁褓,悉拜仪同,一门执象笏者百余人,贵盛无比。又以上柱国窦炽为太傅,幽州总管于翼为太尉。
  32.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壬寅,上柱国、太傅、邓国公窦炽薨。
  33. ^ 《北史·卷十一·隋本纪上第十一》:壬寅,上柱国、太傅、邓公窦炽薨。
  3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六》:八月,壬寅,隋邓恭公窦炽卒。
  35.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隋文帝践极,拜太傅,加殊礼,赞拜不名。开皇四年八月,薨,时年七十八。赠本官、冀沧瀛赵卫贝魏洛八州诸军事、冀州刺史。谥曰恭。
  36.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事亲孝,奉诸兄以悌顺闻。及其位望隆重,而子孙皆处列位,遂为当时盛族。
  37.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炽事亲孝,奉诸兄以悌顺闻。及其望位隆重,而子孙皆处列位,遂为当时盛族。
  38. ^ 《辨正论·卷第四》:周太傅柱国大将军太宗伯邓国公窦炽(造白马梵云二寺)   五陵冠族三辅良家。孟津称同德之门。咸阳乃先登之佐。功参八柄。位入六符。炽即安丰华胄也。昔专黄老。今信大乘。建白马梵云二寺。种当来出世之业。
  39. ^ 故宫博物院等. 《新中国出土墓志·陕西卷〔肆〕》. 北京市: 文物出版社. 2021年10月: 57. ISBN 9787501072675 (中文(繁體)). 
  40. ^ 张汉文 陈晓捷 马志军, 《唐窦及墓志考释》, 《考古与文物》 (第03期), 2009年, (第03期): 13–17 
  41. ^ 贺华, 《唐《窦肃墓志》略考》, 《碑林集刊》 (第00期), 2009年, (第00期): 110–114 
  42. ^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藏石集粹》. 郑州市: 中州古籍出版社. 2020.08: 59. ISBN 978-7-5348-9416-9 (中文(繁體)). 
  43. ^ 《文苑英华·九百六十三·周赵国公夫人纥豆陵氏墓志铭》:夫人讳含生,本姓窦,扶风平陵人。魏其朝议,列侯则莫能抗礼;安丰奉图,功臣则咸推上席。外戚列传,既闻建武之书;仲山古鼎,或表单于之献。祖略,少保、建昌郡公。父炽,柱国大将军、大宗伯、邓国公。孟津大誓,常预同德之臣;咸阳违约,克赞先登之主。并得位入六府,功参八柄。   夫人有文在手,有象应图,荣曜夙彰,徽华早茂。肃恭以礼,受教于公宫;言容以德,有闻于师氏。及乎进贤君子,内主邯郸,琴瑟在堂,辎是服。长久于节;不无秋菊之铭;履端于始,或有椒花之颂。岂止庄姬掩泪,楚相知惭,定姜问兆,齐兵不入。武成二年,册拜赵国公夫人。汉王闻立义之妇,邑以延乡;齐侯见有礼之妻,封之石。异代同荣,差无惭德。   柱国殿下居若木之一枝,在天潢之别派,扬旌玉垒,驱传铜陵,南通向日之民,东被无龙之国,夫人从政月峡,赞德云门,锦濯江波,还临织室;山明石镜,即对妆楼。既而玉律频移,金炉不变。胡香四两,嗟西域之使稀;灵草一枝,恨琼田之路绝。天和五年四月二十二日薨于成都之锦城,春秋二十。孙子荆之伤逝,怨起秋风,潘安仁之悼亡,悲深长簟。况复仙台永别,无复箫声;傅母长归,唯留琴曲。七年二月日归葬于长安之洪渎原。诏赠赵国夫人,礼也。云雨去来,既留连于楚后;光阴离合,实惆怅于陈王。铭曰:   河西半绝,观津孤起。章武贤臣,安丰贵仕。木楼千仞,金山万里。绍庆邢姨,基昌宋子。施衿赵北,侍姆秦南。纮綖礼数,厌狄騑骖。义超《江汜》,仁流《葛覃》。玉筐迎燕,金笼助蚕。敬爱纯深,端庄淑问。有光国史,无形喜愠。举案外恭,停机下训。馨馥于兰,年华于。风雨消散,神灵离绝。婺女还星,娥归月。左楹夕奠,高堂朝发。空扬凌波,更无回雪。下平曰隰,高平曰原。西临冰井,北望塞门。犹垂雉服,尚驾鱼轩。平原忽矣,天道何言。山回地市,路没滕城。松悲鹤去,草乱萤生。新云别起,旧月孤明。贤坟永式,节陇常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