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竇憲(?-92年),伯度,竇融之曾孫。東漢外戚、權臣、著名将领。扶風平陵(今陝西咸陽西北)人。

目录

生平编辑

建初二年(77年),漢章帝立竇憲之妹為皇后。竇憲、竇篤兄弟親倖,“賞賜累積,寵貴日盛,自王、主及陰、馬諸家,莫不畏憚”。永元元年(89年)竇憲派遣刺客刺殺太后倖臣劉暢,嫁禍利侯劉剛,後因事洩獲罪,被囚於宮內。竇憲恐懼,請求出擊北匈奴以贖死。[1]

伐北匈奴编辑

南匈奴單于請兵北伐,乃拜竇憲為車騎將軍。夏六月,竇憲以執金吾耿秉為副手,各領四千騎,合南匈奴、烏桓羌胡兵三萬餘出征。竇憲出雞鹿塞(內蒙古磴口縣西北七十公里),度遼將軍鄧鴻出稠陽塞(今固陽),南單于出滿夷谷,三軍在涿邪山會師,大敗北匈奴於稽洛山(今蒙古國額布根山),竇憲、耿秉乘勝追擊,至達和渠北醍海(屠申海),殺一萬三千多人,俘虜無數。後登燕然山(今蒙古國杭愛山)。在燕然山刻石記功,命班固撰其辭曰:“鑠王師兮徵荒裔,剿兇虐兮截海外,敻其邈兮亙地界,封神丘兮建隆嵑,熙帝載兮振萬世。”史稱燕然勒石[2][3]

九月庚申日,朝廷拜车骑将军窦憲為大將軍,位高三公,以中郎将刘尚车骑将军。燕然山大捷,使窦宪坚定了消灭北匈奴的决心。

二年后,永元三年(91年)二月,大将军窦宪派遣左校尉耿夔领兵出居延塞,出塞五千里进攻金微山(今阿爾泰山),大破北匈奴单于主力,斩名王以下五千餘人,俘虏北单于皇太后,北单于仓皇逃竄不知所终。

涉嫌谋逆编辑

竇憲既破匈奴,權震朝廷,遂陰圖篡漢。汉和帝知其陰謀,與中常侍鄭眾計殺竇憲。

永元四年(92年)夏四月丙辰日,大将军窦宪返回京师。六月,和帝以窦宪谋逆,下令逮捕其黨羽,謁者仆射沒收大將軍印綬,改封為冠軍侯,遣竇憲和竇篤、竇景竇瓌都回封地。竇憲、竇篤、竇景到封地後,都被迫令自殺。[4]當時正在編撰《漢書》的史家班固亦受竇憲牽連,死於獄中。[5]

家庭编辑

评价编辑

范晔的后汉书对窦宪有较高的评价,认为他的功绩是超过了卫青霍去病。“卫青、霍去病资强汉之众,连年以事匈奴,国耗太半矣,而猾虏未之胜,所世犹传其良将,岂非以身名自终邪!窦宪率羌胡边杂之师,一举而空朔庭,至乃追奔稽落之表,饮马比鞮之曲,铭石负鼎,荐告清庙。列其功庸,兼茂于前多矣,而后世莫称者,章末衅以降其实也。是以下流,君子所甚恶焉。夫二三子是之不过房幄之间,非复搜扬仄陋,选举而登也。当青病奴仆之时,窦将军念咎之日,乃庸力之不暇,思鸣之无晨,何意裂膏腴,享崇号乎?东方朔称“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信矣。以此言之,士有怀琬琰以就煨尘者,亦何可支哉!”

參考資料编辑

  1. ^ 後漢書·竇融傳》:憲懼見幸,分宮省之權,遣客刺殺暢於屯衛之中,而歸罪於暢弟利侯剛,乃使侍禦史與青州刺史雜考剛等。後事發覺,太後怒,閉憲於內宮。憲懼誅,自求擊匈奴以贖死。
  2. ^ 後漢書·竇融傳》:會南單于請兵北伐,乃拜憲車騎將軍,金印紫綬,官屬依司空,以執金吾耿秉為副,發北軍五校、黎陽、雍營、緣邊十二郡騎士,及羌胡兵出塞。明年,憲與秉各將四千騎及南匈奴左谷蠡王師子萬騎出朔方雞鹿塞,南單于屯屠河,將萬餘騎出滿夷谷,度遼將軍鄧鴻及緣邊義從羌胡八千騎,與左賢王安國萬騎出稒陽塞,皆會涿邪山。憲分遣副校尉閻盤、司馬耿夔、耿譚將左谷蠡王師子、右呼衍王須訾等,精騎萬餘,與北單于戰於稽落山,大破之,虜眾崩潰,單于遁走,追擊諸部,遂臨私渠比鞮海。斬名王以下萬三千級,獲生口馬、牛、羊、橐駝百餘萬頭。於是溫犢須、曰逐、溫吾、夫渠王柳鞮等八十一部率眾降者,前後二十餘萬人。憲、秉遂登燕然山,去塞三千餘里,刻石勒功,紀漢威德,令班固作銘。
  3. ^ 後漢書·孝和孝殤帝紀》:車騎將軍竇憲出雞鹿塞,度遼將軍鄧鴻出稒陽塞,南單于出滿夷谷,與北匈奴戰於稽落山,大破之,追至私渠比鞮海。竇憲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還。
  4. ^ 後漢書·竇融傳》:遣謁者仆射收憲大將軍印綬,更封為冠軍侯。憲及篤、景、瓌皆遣就國。帝以太後故,不欲名誅憲,為選嚴能相督察之。憲、篤、景到國,皆迫令自殺。
  5. ^ 資治通鑑·卷四十八》:初,班固奴嘗醉罵洛陽令種兢,兢因逮考竇氏賓客,收捕固,死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