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榮定

窦荣定(530年-586年),胡姓纥豆陵氏[1],名,字荣定[2]以字行扶风郡平陵县(今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人,祖籍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西魏、北周、隋朝官员。

生平编辑

窦荣定的父亲窦善是北周太仆,叔叔窦炽在开皇初年担任太傅。窦荣定沉着器量宏大,容貌壮美,胡须美丽,弓马娴熟。西魏文帝时期,窦荣定以千牛备身起家官宇文泰见到他很是赏识,任命窦荣定为平东将军大都督,封宜君县子,食邑三百户。保定三年(563年),窦荣定随同随国公杨忠联合突厥木杆可汗进攻北齐的并州,获赐物三百段,承袭了父亲窦善的爵位永富县公,食邑一千户,进位开府,出任忠州刺史。建德四年(575年)八月,窦荣定跟随周武帝宇文邕在北邙山与北齐交战,周军战败。窦荣定和汝南公宇文神庆率领精锐骑兵两千人突袭敌军,北齐军队才撤退[3]。窦荣定又跟随周武帝平定北齐,加上开府,出任前将军佽飞中大夫,转任右司卫上大夫大象年间,窦荣定位至大将军[4][5][6]

窦荣定的妻子是杨坚的姐姐成安公主,杨坚从小和窦荣定感情非常深厚,窦荣定也知道杨坚有君主的容貌,所以特别与他结交。杨坚任丞相时,窦荣定兼领左宫伯右宫伯,受命镇守天台,全面掌管露门内两侧建筑的仪仗护卫,经常居住在皇宫内。尉迟迥的叛乱被平定后,朝廷特别注意崤山以东地区,就任命窦荣定为洛州总管以镇守崤山以东,前后赐给窦荣定缣四千匹,西涼女乐一部[7][8]

隋文帝杨坚接受禅让建立隋朝,窦荣定来京城朝见。隋文帝对群臣说:“我从小就厌恶轻薄小人,和我性情相近的只有窦荣定。”隋文帝赐给窦荣定马三百匹,部曲八十户送他离京。窦荣定之后因为被定罪除去名籍,成安公主说:“天子的姐姐做了种田汉的妻子!”隋文帝不得已,于开皇元年十一月乙卯(581年12月20日)任命窦荣定为右武候大将军[9][10]。隋文帝多次到窦荣定家中,恩赐非常深厚。隋文帝经常命令尚食局每天供给窦荣定一只羊,其他珍贵食品相当。窦荣定因辅佐隋文帝登基的功劳,拜上柱国[8]宁州刺史。开皇二年四月丁丑(582年5月11日),窦荣定出任左武候大将军[11][12]。开皇二年秋八月癸巳(582年9月24日),窦荣定出任秦州总管[13],获赐吴乐一部。开皇三年(583年),突厥沙缽略可汗侵犯隋朝边境,五月,窦荣定出任行军元帅,率领贺娄子干等九位总管和步兵骑兵三万人[14][15],从凉州出发,当时河间王杨弘豆卢勣、窦荣定、高颎虞庆则等人分路进攻突厥,都受元帅杨爽的调度指挥[16][17][18],窦荣定和阿波可汗高越原交战,两军相持,当地没有水,士兵非常渴,以至于刺马取马血来喝,士兵死去的有十分之二到十分之三。窦荣定仰天叹息,顷刻间天降大雨,隋军重新振作。于是进攻,多次挫败突厥的气势[19]。前任上大将军史万岁因犯罪被发配到敦煌为戌卒,他来拜谒窦荣定军营,请求效力以立功赎罪,窦荣定早就听说史万岁的名声,见到他非常高兴。五月壬戌(583年6月20日),双方将要交战,窦荣定派人对突厥说:“两国交恶,士卒何罪而使其丧命沙场!今天双方可各遣一名壮士以决胜负。”突厥同意,于是派出一名骑将挑战,窦荣定派史万岁出马应战,史万岁驰马斩敌将首级而还。突厥大为吃惊,不敢再战,于是请求谈判定盟约后,引军退去[20][21][22][23]。窦荣定获赐缣一万匹,进爵安丰郡公,增加食邑一千六百戶。又封他的儿子窦宪为安康郡公,赐缣五千匹[24][25]

开皇三年闰十二月戊午(584年2月11日),窦荣定出任右武卫大将军[26],很快转任左武卫大将军。隋文帝想要窦荣定担任三公,窦荣定上书说:“我经常考虑西汉的卫家、霍家,东汉的梁家、邓家,他们侥幸是皇帝的亲戚,乃至官位做到宰辅重臣,宠幸多而娇气盛,必然导致倾家灭族。如果他们能略微抑制一下自己,与权势离得远些,退却而不居功自傲,那么就可以保全上天所赐的生命,还会有灭族大祸吗?我每当看到前朝的史书,实在心中畏惧。”隋文帝就作罢[27]。前后赐给窦荣定的赏赐,多得无法计算[28][25]

开皇六年(586年),窦荣定去世,时年虚龄五十七。隋文帝为窦荣定停止朝会,命令左卫大将军元旻监护丧事,送助丧礼缣三千匹。隋文帝对侍臣说:“我每次想要让窦荣定出任三公,他都坚决推辞不接受。如今想要赠官三公,又更加违背了他的愿望。”于是赠予窦荣定冀州刺史、陈国公,謚号。窦荣定的儿子窦抗继承了陈国公的爵位[29][25]

家庭编辑

父亲编辑

  • 窦善,北周太仆、永富忠公

夫人编辑

  • 弘农杨氏,西魏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颍北雍东秦华东雍五州诸军事、东雍州刺史、西道大行台、尚书右仆射、侍中、阳夏县开国侯杨俭之女[1]
  • 成安公主,追尊隋武元帝杨忠长女,隋文帝杨坚大姐

子女编辑

  • 窦抗,唐朝光禄大夫、左武候大将军、陈容公
  • 窦庆,隋朝上柱国、南郡太守、陈国公
  • 窦宪,隋朝安康郡公
  • 窦琎,唐朝右光禄大夫、将作大匠、邓安公
  • 窦氏,嫁隋朝大将军、郑瀛二洲刺史、朔夏二州总管、秦川郡开国公李绘[30]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吴钢主编. 《全唐文补遗 千唐志斋新藏专辑》. 西安: 三秦出版社. 2006: 444. ISBN 7-80736-085-2 (中文(繁體)). 
  2. ^ 张婷, 《新见唐<窦师幹墓志>录释》, 《文博》, 2012年, (第03期): 53–56 
  3. ^ 《北史校勘记·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二二》:后从周文与齐人战于北芒周师不利荣定与汝南公宇文神庆帅精骑击却齐师以功拜上仪同按隋书卷三九窦荣定传,“周文”作“太祖”,疑当作“高祖”,此当作“周武”。宇文泰与东魏战于芒山,时在西魏大统九年,周、齐都未改号,不得称“周师”“齐师”。窦荣定、宇文神庆年辈甚晚,不得与于此役。上仪同之官始置于周建德四年,不可能以周建德四年以后之官号,赏西魏大统九年之战功。考周武帝于建德四年八月伐齐,攻河阴,九月班师,十月创置上仪同等官号。河阴即在芒山之北,窦荣定当是于此役得功受赏。
  4. ^ 《周书·卷三十·列传第二十二》:子荣定嗣。起家魏文帝千牛备身。稍迁平东将军、大都督,进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历佽飞中大夫、右司卫上大夫。大象中,位至大将军。
  5. ^ 《隋书·卷三十九·列传第四》:窦荣定,扶风平陵人也。父善,周太仆。季父炽,开皇初,为太傅。荣定沈深有器局,容貌瓌伟,美须髯,便弓马。魏文帝时,为千牛备身。周太祖见而奇之,授平东将军,赐爵宜君县子,邑三百户。后从太祖与齐人战于北芒,周师不利。荣定与汝南公宇文神庆帅精骑二千邀击之,齐师乃却。以功拜上仪同。后从武元皇帝引突厥木杆侵齐之并州,赐物三百段。袭爵永富县公,邑千户,进位开府,除忠州刺史。从武帝平齐,加上开府,拜前将军、佽飞中大夫。
  6. ^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荣定沉深有器局,容貌魁伟,美须髯,便弓马。初为魏文帝千牛备身,周文帝见而奇之,授平东将军,赐爵宜君县子。后从周文与齐人战于北芒,周师不利,荣定与汝南公宇文神庆帅精骑击却齐师。以功拜上仪同。寻复以军功进位开府。袭爵永富县公,除忠州刺史。从平齐,加上开府,拜前将军、佽飞中大夫。
  7. ^ 《隋书·卷三十九·列传第四》:其妻则高祖姊安成长公主也。高祖少小与之情契甚厚,荣定亦知高祖有人君之表,尤相推结。及高祖作相,领左右宫伯,使镇守天台,总统露门内两箱仗卫,常宿禁中。遇尉迥初平,朝廷颇以山东为意,乃拜荣定为洛州总管以镇之。前后赐缣四千匹,西凉女乐一部。
  8. ^ 8.0 8.1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其妻,则隋文帝长姊安成长公主也,文帝少与之情契甚厚。荣定亦知帝有人君之表,尤相推结。及帝作相,领左右宫伯,使镇守天台,总统露门内两厢仗卫,常宿禁中。遇尉迟迥初平,朝廷颇以山东为意,拜荣定为洛州总管以镇之。前后赐缣四千匹、西凉女乐一部。及受禅,来朝,赐马三百匹、部曲八十户遣之。坐事除名。公主曰:“天子姊乃作田舍儿妻!”上不得已,寻拜右武候大将军。上数幸其第,恩锡甚厚,每令尚食局日供羊一口,珍味称是。以佐命功,拜上柱国。
  9.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十一月乙卯,以永昌郡公窦荣定为右武候大将军。
  10. ^ 《北史·卷十一·隋本纪上第十一》:十一月乙卯,以永富郡公窦荣定为右武候大将军。
  11.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四月丁丑,以宁州刺史窦荣定为左武候大将军。
  12. ^ 《北史》-卷十一·隋本纪上第十一》:夏四月丁丑,以宁州刺史窦荣定为左武候大将军。
  13.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秋八月癸巳,以左武候大将军窦荣定为秦州总管。
  14. ^ 《隋书·卷五十三·列传第十八》:其年,突厥复犯塞,以行军总管从窦荣定击之。
  15. ^ 《北史·卷七十三·列传第六十一》:其年,突厥复犯塞,以行军总管从窦荣定击之。
  16. ^ 《隋书·卷四十四·列传第九》:明年,大举北伐,又为元帅。河间王弘、豆卢勣、窦荣定、高颎、虞庆则等分道而进,俱受爽节度。
  17. ^ 《北史·卷七十一·列传第五十九》:大军北伐,河间王弘、豆卢勣、窦荣定、高颎、虞庆则等分道而进,以爽为元帅,俱受爽节度。
  18. ^ 《隋书·卷八十四·列传第四十九》:于是以河间王弘、上柱国豆卢勣、窦荣定、左仆射高颎、右仆射虞庆则并为元帅,出塞击之。
  19.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五》:隋秦州总管窦荣定帅九总管步骑三万出凉州,与突厥阿波可汗相拒于高越原,阿波屡败。荣定,炽之兄子也。
  20.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壬戌,行军元帅窦荣定破突厥及吐谷浑于凉州。
  21. ^ 《北史》-卷十一·隋本纪上第十一》:壬戌,行军元帅窦荣定破突厥及吐谷浑于凉州。
  22. ^ 《隋书·卷五十三·列传第十八》:窦荣定之击突厥也,万岁诣辕门请自效。荣定数闻其名,见而大悦。因遣人谓突厥曰:“士卒何罪过,令杀之,但当各遣一壮士决胜负耳。”突厥许诺,因遣一骑挑战。荣定遣万岁出应之,万岁驰斩其首而还。突厥大惊,不敢复战,遂引军而去。
  2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五》:前上大将军京兆史万岁,坐事配敦煌为戌卒,诣荣定军门,请自效,荣定素闻其名,见而大悦。壬戌,将战,荣定遣人谓突厥曰:“士卒何罪而杀之!但当各遣一壮士决胜负耳。”突厥许诺,因遣一骑挑战。荣定遣万岁出应之,万岁驰斩其首而还。突厥大惊,不敢复战,遂请盟,引军而去。
  24. ^ 《隋书·卷三十九·列传第四》:高祖受禅,来朝京师。上顾谓群臣曰:“朕少恶轻薄,性相近者,唯窦荣定而已。”赐马三百匹,部曲八十户而遣之。坐事除名,高祖以长公主之故,寻拜右武候大将军。上数幸其第,恩赐甚厚。每令尚食局日供羊一口,珍味称是。以佐命功,拜上柱国、宁州刺史。未几,复为右武候大将军。寻除秦州总管,赐吴乐一部。突厥沙钵略寇边,以为行军元帅,率九总管,步骑三万,出凉州。与虏战于高越原,两军相持,其地无水,士卒渴甚,至刺马血而饮,死者十有二三。荣定仰天太息,俄而澍雨,军乃复振。于是进击,数挫其锋,突厥惮之,请盟而去。赐缣万匹,进爵安丰郡公,增邑千六百户。复封子宪为安康郡公,赐缣五千匹。
  25. ^ 25.0 25.1 25.2 《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四十九》:历位宁州刺史、右武候大将军、秦州总管,赐吴乐一部。突厥沙钵略寇边,为行军元帅,率总管出凉州。与虏战于高越原,两军相持,地无水,士卒渴甚,至刺马血而饮,死者十二三。荣定仰天太息,俄而澍雨,军复振。于是进击,数挫其锋,突厥惮之,请盟而去。赐缣万匹,进爵安丰郡公,复封子宪为安康郡公,赐缣五千匹。岁余,拜右武卫大将军。帝欲以为三公,荣定上书固辞,陈畏惧之道,帝乃止。前后赏赐不可胜计。及卒,帝为之废朝,令左卫大将军元旻监护丧事,赙绢三千匹。上谓侍臣曰:“吾每欲致荣定于三事,其人固让不可。今欲赐之,重违其志。”于是赠冀州刺史、陈国公,谥曰懿。子抗嗣。
  26. ^ 《隋书·卷一·帝纪第一》:戊午,以上柱国窦荣定为右武卫大将军,刑部尚书苏威为民部尚书。
  2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五》:隋以上柱国窦荣定为右武卫大将军。荣定妻,隋主姊安成公主也。隋主欲以荣定为三公,辞曰:“卫、霍、梁、邓,若少自贬损,不至覆宗。”帝乃止。
  28. ^ 《隋书·卷三十九·列传第四》:岁余,拜右武卫大将军,俄转左武卫大将军。上欲以为三公,荣定上书曰:“臣每观西朝卫、霍,东都梁、邓,幸托葭莩,位极台铉,宠积骄盈,必致倾覆。向使前贤少自贬损,远避权势,推而不居,则天命可保,何覆宗之有!臣每览前修,实为畏惧。”上于是乃止。前后赏赐,不可胜计。
  29. ^ 《隋书·卷三十九·列传第四》:开皇六年卒,时年五十七。上为之废朝,令左卫大将军元旻监护丧事,赙缣三千匹。上谓侍臣曰:“吾每欲致荣定于三事,其人固让不可。今欲赠之,重违其志。”于是赠冀州刺史、陈国公,谥曰懿。子抗嗣。
  30. ^ 荣新江. 《唐研究.第二十三卷)》.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12: 179–205. ISBN 9787301293737 (中文(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