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亞若

蒋经国情妇
(重定向自章亚若

章亞若(英語:Chang Ya-juo,1913年-1942年8月),本名章懋李,生於中國江西省永修縣吳城鎮籍貫浙江鄞县高桥,蒋经国情妇,同时也是郭礼伯情妇。并育有孿生私生子蔣孝嚴章孝慈。然而一方面,郭礼伯留下的笔记中记载章亚若怀孕后曾告知郭礼伯所怀是郭的孩子,另一方面蒋经国日记中明确否认章孝嚴章孝慈是其私生子,并明确记录二人是其亡友王继春与章亚若的私生子,他只是在王去世后代为探望照顾。[1]

章亞若
Chang Ya-juo 1942.jpg
出生 1913年
中國江西南昌
逝世 1942年8月16日(29岁)
教育程度 南昌女中
知名于 蒋经国情妇
配偶 唐英刚
(1928—1936,寡妇,二子)
儿女 唐远波
唐远辉
章孝严(双胞胎)
章孝慈(双胞胎)
父母 章贡涛
周锦华
亲属 章浩若(大弟)
章涣若(二弟)

生平编辑

章亚若1913年出生在江西省九江市永修縣吳城鎮,中學畢業[2]:280。曾就读于教會創辦的南昌女中,受外國教師影響甚大,思想與生活與當時一般傳統守舊的女性不同。祖父名章伯昌,父章贡涛,母周锦华,兩人生育過11名兒女,但5人夭折,只有兩兒五女長大成人,章亞若排行第三。章亞若在祖母不悅、母親失望之際中出生。原來此前母親已生下三女。在當時「重男輕女」傳統觀念中,女孩自然使長輩十分失望。其父母为其取名懋李。

经家人牵线,1928年冬,15歲的章亞若与远房姻亲,时年18岁的南昌高等法院法官唐英刚结婚,婚後二年生下唐遠波,再過二年唐遠輝出生。章仍常外出與其他男人跳舞、聚會、看電影,唱新戲,甚至于外遇。当时人对章的评价是长相一般,但是很时尚新潮。溫和守舊的唐英剛對妻子行為難以忍受,經常指責、干預外出,導致夫妻裂痕越來越深,在1936年的一日,夫妻再度發生激烈爭吵後,唐英剛在極度痛苦中自杀,章留下二個孩子後回到娘家。

在唐英生前,1934年左右,章亚若已经开始与已婚的“复兴社”江西干事会总干事郭礼伯保持情人关系(郭礼伯留下笔记明确表明章亚若与其有外遇关系长达八年,与章亚若的第一段婚姻以及章后来与蒋经国婚外情期间皆有重叠,唐英自杀时唐家指责章亚若不守妇道,逼死了丈夫。唐家家族的长尊,直指章亚若谋杀亲夫,将其扭送到治安机关进行法办,后经郭礼伯运作得以被释放。章亚若将于唐英刚的两个儿子扔给娘家,此后一直对外隐瞒两个儿子的存在,要求儿子们叫她“三姨”。此后与郭礼伯在外同居,行事极为高调,被郭礼伯妻子得知,坚决反对,章亚若多次到郭礼伯家中与郭妻大吵,郭妻强硬面对,章始终未能获得名分。1937年8月,日军轰炸南昌,章亚若的家人和亲属二十多口人皆投奔到赣州,经济困难,一大家人全靠郭礼伯安顿。

1937年秋,蒋经国带着蒋方良与蒋孝文一家三口从浙江奉化来到江西南昌。郭礼伯受蒋介石之托,指导和协助蒋经国的工作。此后数年间,从南昌到赣南,他们俩相处密切,蒋经国一直称郭礼伯为“兄”。

1939年郭礼伯在奉命上前线之前忽然找到蒋经国部下李以劻,托他走(蒋经国)的门路,给章亚若介绍个工作。原来他妻子和情妇矛盾太大,实在难以共处,希望让章亚若找个工作离开,李以劻后来果然和蒋经国提了一下,蒋经国听说这个事后就答应帮忙,由此结识章亚若。不久之后郭礼伯又接到命令带家眷到重庆任职,无名份的情妇章亚若无法同行,但郭休假会不时返回赣州与章亚若同居。

1940年章亚若參加蔣經國主持的青年團青幹班、同學有蔣術等人[3]:280。当时蒋经国刚就任江西省第四區赣州行政督察專員公署专员。章亞若受訓結業,曾擔任蔣經國接見民眾時紀錄工作[4]:280。在專署下班後,有時為蔣經國家中保姆,照管其兒女(孝文、孝章)[5]:280

蔣經國留归国時,已有蔣方良。自此以後,章亞若在贛州市內租有一個獨門獨戶之小屋[6]:280。不久,蔣經國將章亞若送往桂林,蔣經國佯稱章亚若赴桂林嫁人結婚,但其時專員公署已傳聞她是往桂林待產[7]:280

郭礼伯的儿子郭贻熹通过整理其父回忆录出版的图书《我的父亲郭礼伯》有这样一段描述:

在赣州与章亚若的一次告别会面中,章首先向父亲透露了她怀孕的消息,父亲问她是谁的孩子,她说:“还有谁的?当然是你的!”父亲又问:“怀了多久了?”她说:“不确定,可能一两个月了。”父亲算算日子,应该是五月初父亲刚从重庆回来的日子,现在是一九四一年七月,不就是一两个月了吗?又问章:“你还告诉了谁?”她说:“谁都没讲,只有你知道。”郭早已听说蒋经国对章动了真情,于是建议章晚两个月告诉蒋经国。明年三月生下孩子后,就说是早产。因为孩子出生后姓蒋比姓郭好,对她们母子将来的幸福更有保障。

1942年3月1日(正月十五日),在廣西省立桂林医院产下双胞胎乳名为大毛和小毛,后采蒋介石钦定的名字孝严孝慈,章曾企图以拜见蒋生母毛福梅来取得名分,并公然以“蒋夫人”名义行事,在桂林寓所挂出“蒋宅”牌子,引起极大负面影响[8]

1942年8月14日下午前往邱昌渭家参加晚宴,深夜回来时上吐下泻,8月15日送至广西省立医院治疗,因罹患急性痢疾,救治不及而死,终年29岁,但坊间至今仍传言被謀殺,死後安葬在桂林東郊七星區白面山鳳凰岭。

死因编辑

關於章亞若在1942年8月間死亡,死因眾說紛紜。在漆高儒書中,稱章亞若之死,由蔣經國手下黃中美執行。黃中美報告蔣經國此事後,蔣經國很不滿。黃中美事後失蹤,有一說是由陳誠的特務張振國逮捕後處決,另有一說是投共後活到了1980年代初。[來源請求]

2004年,谷正文接受《華聲》周刊訪問時,稱章亞若之死,是因为蔣中正对其嚣张行为以及对蒋经国的负面影响极其不满,由陳立夫下令中統人員謀殺。

其子孝严则认为杀害其母的是其父蒋经国在赣南行署的“死忠者”,但並非黃中美。[9]

參見编辑

注释编辑

  1. ^ 蔣經國日記否認孝嚴、孝慈是骨肉 2020-06-01
  2.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ISBN 9578506074. 
  3.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ISBN 9578506074. 其時女生隊隊長為許素玉女士,許素玉說,青幹班第一期開學兩週後,章亞若才入班受訓。 
  4.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ISBN 9578506074. 周靈鈞、黃密二位先生,當年為專署科秘高級人員,可以為證,(章亞若)並不是擔任秘書。 
  5.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ISBN 9578506074. 據徐秉南(專署密電譯員,此人在大陸重慶,係四川人)說:蔣章出轨,大概起於三十年蔣方良赴重慶拜看公婆蔣公夫婦,未攜兒女同行,章亞若以保姆身分看家,蔣經國專仍在專署辦公,孤男寡女同居一室而獲得親密之機會。 
  6.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ISBN 9578506074. 蔣經國曾偕祕書漆高儒有一次往此小屋晚餐,男主角坐於章亞若之臥床休息,此一情況,已知非男長官女部屬的正常現狀,必有情愛關係存在。 
  7. ^ 漆高儒. 《蔣經國的一生》. 台北: 傳記文學出版社. 1991-03-31. ISBN 9578506074. 知道的人有蕭昌樂、劉曉風、王昇、倪豪、王蕙莉等。 
  8. ^ 蒋家门外的孩子. [2013-08-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4). 
  9. ^ 蒋孝严. 蒋孝严谈母亲章亚若离奇死亡真相. 网易. 2009-08-07 [2012-04-27]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