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章纶(1413年-1483年),字大经,号戆夫浙江乐清县雁荡山北麓南阁村人(今浙江省乐清市仙溪镇南阁村),明朝政治人物。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其先为乐清北阁吴氏,因出继南阁章氏,遂以章为姓。章纶八岁入社学,夙夜苦读,深受黄岩塾师章仲寅赞赏,认为其将"必树名节"。宣德六年(1431年),章纶入选府学,知府何文渊留署施教,章纶学问大进。正统三年(1438年),章纶中举人。次年上京会试,中二甲三名进士,官授南京礼部主事,升任礼部议制郎中。

上书复储编辑

景泰三年(1452年),明代宗废去兄长明英宗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但朱见济在次年去世。景泰五年(1454年),在景泰帝“立储之争”事件中同御史、江西吉安人鐘同共同上书,在《修德弭灾疏》的奏疏中请求代宗复立沂王朱见深为太子,恢复汪皇后中宫的地位,并主张内官不可干政,佞臣不可假事权。引得景泰帝龙颜震怒,其时天色已晚,宫门已闭,逮人圣旨是从门缝里递出,命锦衣卫将章纶和鐘同下诏狱,动用了包括炮烙在内的多种严酷的刑罚,逼迫他们供出所谓的“主使”和“交通南宫”(即勾结太上皇明英宗朱祁镇)。在严刑拷打之下,二人始终不吐半字。这时北京城突然狂风大作,飞沙蔽日,白日无光,景泰帝心生畏惧,以为上天警示,令暂停拷掠,永锢狱中。次年,景泰帝又惩罚他们,命封杖于狱中各杖章纶、鐘同百下。鐘同被杖毙,章纶杖满一百,竟然挺了过来,之后仍被长期关押于狱中。 章纶在狱中没有纸笔,用铁钉在瓦片上划字,共作诗194首,后汇编为《困志集》。其中《贯城十二咏》写道:“蛟龙失势在池中,他日乘云入汉霄!”,表达了他乐观的心态。

为政编辑

英宗发动夺门之变,宣布复辟,章纶出狱,升任礼部侍郎。 章纶性亢直,不能谐俗,直言进谏不为众官僚所喜,得罪了不少人,任礼部侍郎二十年不得升迁。石亨贵幸,宴请公卿,章纶也在受邀之列,但章纶素来看不起石亨的为人,推辞不去。英宗复位初年,山东水灾,守臣上疏请减免租赋,户部不同意,奏疏被杨善搁置不报,章纶上疏力争,最后减免租赋一半。天顺八年(1464年),英宗薨,宪宗即位,有官员以英宗“嗣君继承为重,婚礼毋得过百日”的遗诏为依据,请新君马上大婚,章纶上疏反对,认为大行皇帝尸骨未寒,年号未改,新帝登基不到百日就匆忙成婚,有违孝道,要求皇帝遵守三纲五常,以孝治天下,建议推迟到来年春天举行,虽未被采纳但天下人都很敬重他所说的话。[1]石亨、杨善便一同贬低章纶。后更是被排挤到南京任南京礼部侍郎,后改吏部。[2][3]

身后编辑

成化十二年,以年老辞官回乡。成化十九年去世,享年71岁。过了数年,妻子张氏上呈他的奏疏,并请求加恩,宪宗追封其为南京礼部尚书,赐谥“恭毅”。明朝官府为了表彰其德行,特树立“会魁”、“尚书”牌坊。著作有《章恭毅公集》、《困志集》等。 有一子章玄应[4]

墓葬编辑

现存章纶墓在乐清市龙西乡仙人坦村,由墓室和四坛组成,依山而筑,呈扶椅式[5],为乐清市文物保护单位。

纪念编辑

故居编辑

章恭毅宅背靠凤凰山,坐南朝北,尚书第门台为乐清市文物保护单位。

南阁牌楼群编辑

为纪念章纶及其后代功名成就所立,2001年,南阁牌楼群被中国国务院列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戏剧编辑

写章纶的戏有温州高腔《拜天顺》,又名《九更天》,剧本已散佚。明代传奇《断机记》,又名《商络三元记》,此戏将章纶的生平嫁接到了商络身上。

著作编辑

著有《章恭毅公集》(亦即《拙斋集》)、《困志集》。《皇明经世文编》卷47辑中有《章恭毅奏疏》一卷。[6]

參考文獻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五十)宪宗即位,有司以遗诏请大婚。纶言:“山陵尚新,元朔未改,百日从吉,心宁自安。陛下践阼之初,当以孝治天下,三纲五常实原于此。乞俟来春举行。”议虽不从,天下咸重其言。
  2. ^ 明史》(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五十)纶既以大节为帝所重,而性亢直,不能谐俗。石亨贵幸招公卿饮,纶辞不往,又数与尚书杨善论事不合。亨、善共短纶。乃调南京礼部,就改吏部。
  3. ^ 明史》(卷一百六十二·列传第五十)纶性戆,好直言,不为当事者所喜。为侍郎二十年,不得迁,请老去。久之卒。居数年,其妻张氏上其奏稿,且乞恩。帝嘉叹,赠南京礼部尚书,谥恭毅,官一子鸿胪典簿。
  4. ^ 明史》(卷162):章綸,字大經,樂清人。正統四年進士。授南京禮部主事。景泰初,召為儀制郎中。綸見國家多故,每慷慨論事。嘗上太平十六策,反復萬余言。也先既議和,請力圖修攘以待其變。中官興安請帝建大隆福寺成,將臨幸。綸具疏諫,河東鹽運判官濟南楊浩除官未行,亦上章諫,帝即罷幸。浩後累官副都御史,巡撫延綏。綸又因災異請求致變之由,語頗切至。五年五月,鐘同上奏請復儲。越二日,綸亦抗疏陳修德弭災十四事。其大者謂:「內官不可幹外政,佞臣不可假事權,後宮不可盛聲色。凡陰盛之屬,請悉禁罷。」又言:「孝弟者,百行之本。願退朝後朝謁兩宮皇太後,修問安視膳之儀。上皇君臨天下十有四年,是天下之父也;陛下親受冊封,是上皇之臣也。陛下與上皇,雖殊形體,實同一人。伏讀奉迎還宮之詔曰:『禮惟加而無替,義以卑而奉尊。』望陛下允蹈斯言。或朔望,或節旦,率群臣朝見延和門,以展友於之情,實天下之至願也。更請復汪後於中宮,正天下之母儀;還沂王之儲位,定天下之大本。如此則和氣充溢,災沴自弭。」疏入,帝大怒。時日已暝,宮門閉。乃傳旨自門隙中出,立執綸及鐘同下詔獄。榜掠慘酷,逼引主使及交通南宮狀。瀕死,無一語。會大風揚沙,晝晦,獄得稍緩,令錮之。明年杖廖莊闕下。因封杖就獄中杖綸、同各百。同竟死,綸長系如故。
  5. ^ 清明祭扫,追思先贤,温州文化名人墓葬地图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5-05-06.,温州日报,2005-04-03
  6. ^ [http://www.guoxue123.com/jijijibu/0201/00hmjswp/053.htm 皇明經世文編卷之四十七, 国学导航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