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存審

符存審(862年-924年),本名符存,字德祥陳州宛丘人(今河南淮陽縣),是中國五代時期的後唐軍事將領,一生經歷百餘次戰役而未嚐敗績,曾經多次與後梁交戰並擊破朱溫、驅逐北漠契丹,與同袍周德威齊名[1]。因為被晉王李克用收為義子御賜國姓,因此部分史冊又載為李存審,到後唐明宗李嗣源時其子復歸舊姓。在歐陽修所撰《新五代史》列傳中唯一得以保留原本姓氏的人,其餘獲授國姓的眾人皆記為李姓。

符存審
昵称李存審
出生陳州宛丘(今河南省淮陽縣
逝世幽州
国籍漢族
效命後唐
李罕之李克用李存勗
军衔檢校左僕射
左右廂步軍都指揮使、
蕃漢馬步都指揮使、
忻州刺史
蕃漢副總管、
安國軍節度使、
橫海節度使、
魏博馬步軍都指揮使、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內外蕃漢馬步總管、
侍中
盧龍節度使
檢校太師、
中書令
尚書令
部队銀槍效節軍、蕃漢馬步大營
统率史建瑭王建及
参与战争朱溫、退契丹、解幽州及同州圍城
获得勋章秦王、忠烈扶天啟運功臣

生平编辑

出身编辑

符存審父親符楚是陳州牙將(統率約5,000兵馬),雖然在他年幼時家道中落,但早年其家系也出過將相,例如唐初節度使符敦敏、瑯琊郡王符令奇和輔國大將軍符璘[來源請求]。符存審少年時性格豪邁,重俠義精神;而且機智多謀,喜歡談論兵法戰事[2]。至唐末中和年間,河南一帶強盜四起,生逢亂世的符存審開始追隨光州刺史李罕之上沙場。後來李罕之因為不敵「蔡州皇帝」秦宗權的軍隊而放棄光州投奔諸葛爽,符存審也跟著到河陽擔當小校一職,屢戰蔡寇有功。諸葛爽死後李罕之逃到懷州,部下不滿其品性暴戾而紛紛四散,符存審此時再擇晉王「獨眼龍」李克用為君主,展開其南征北伐的將領生涯。

早年戰績编辑

符存審自小在軍旅長大,故在沙場上識機知變、行軍法命嚴明如山,又喜歡用奇兵致勝,從來沒有預判或戰略失誤[3],加上其品性敦厚低調、謹言慎行,因而侍遇日隆;在陪同李克用西征討伐赫連鐸時「冒刃死戰,血流盈袖」,李克用親自為他治療傷勢並日夕慰問[4]。乾寧初年符存審出任先鋒戰李匡籌,一舉攻下居庸關。翌年討邠州時,邠州屯兵於龍泉寨,其位置四面懸崖且石壁險固,符存審擊退王行瑜,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攻下龍泉寨,回師之後被授予「檢校左僕射」。後以此職輔佐李嗣昭攻打汾州李瑭時,符存審把李瑭生擒,憑這個功勞升遷「左右廂步軍都指揮使」。天祐三年(906年)出征潞州,與李嗣昭在上黨降服丁會,又合兵盧龍節度使周德威在夾城消滅流賊,故受封忻州刺史及「蕃漢馬步都指揮使」。天佑七年(910年),出任「蕃漢副總管」負責領兵鎮守太原

破朱溫编辑

天祐九年(912年)梁太祖朱溫率號稱五十萬的大軍進攻鎮州、定州,他命令部將楊師厚攻入棗強後血腥屠城,連老人婦孺也不放過;而自己則親率賀德倫等人圍攻蓨縣(今河北景縣)。正在附近趙州駐紮的符存審帶部下史建瑭、李嗣肱(李克用從弟李克修之子)等800人去救。符存審深知雙方兵力有別,在抵達信都後先奪取下博橋,阻止梁軍繼續北上;又派史建瑭、李嗣肱率600騎去捉拿替梁軍牧馬的人,俘獲數百人後統統處刑,卻特意讓當中的十數人逃走。那些僥倖保命的人回寨後驚魂未定,紛紛叫嚷說晉軍主力已經壓陣,使到梁軍士卒人心惶惶。翌日,符存審用經過喬裝的600騎兵突擊梁軍大營,由於他們全部打著梁軍旗號,朱溫不虞有詐之下損失甚鉅,至傍晚時份晉軍直殺到對方副將賀德倫跟前,並放火燒燬梁軍大寨後方才撤退。朱溫見己方損折無數、陣勢大亂,唯有當即拔寨後連夜遁逃,扶病返回洛陽後不久便被兒子所殺。

元城會戰编辑

天祐十二年(915年)夏天李克用已死,年少繼位為晉王的李存勗(後唐莊宗)決定進攻河北魏博(天雄)並派符存審出任前鋒收服臨清。八月,符存審盤踞於魏縣與僅僅相隔三十里的後梁軍劉鄩爭持,一日數戰,互不相讓。九月中,率師五千平定貝州張源德;又與王建及合兵,用騎兵二千突襲敵陣側翼,擊退劉鄩的援軍一萬人。翌年三月,劉鄩軍終於按捺不住全力犯境魏州,已經會合莊宗的符存審亦率大軍截斷其退路,迫使雙方在元城舊址開戰,梁軍潰敗,而符存審乘勝追擊,趁勢再收復了澶、衛、磁、洺州。直等到秋涼時節,邢州的守將閻寶亦向符存審請降。莊宗以收服五州之功,授予符存審安國軍節度使,兼任邢洺磁等州觀察使。十月,戴思遠得知符存審兵臨滄州立刻聞風而逃,城將毛璋則開城投降。莊宗大喜,加授符存審檢校太傅、橫海節度使,兼領「魏博馬步軍都指揮使」。翌年再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之職。

棉裡裹針退契丹编辑

天祐十四年(917年),契丹三十萬大軍圍困幽州(今北京)的周德威,由於另一邊廂正與梁軍相持不下,莊宗非常苦惱該如何是好。想發兵救幽州,手上兵力不足,如果分兵太多則有危險;但如果不派援兵,又怕幽州全面失陷[5]。他便問策於帳下諸將,當中只有符存審認為幽州不可不救,更自願請纓說:「請借我五千騎兵就夠了!」[6]莊宗見符存審自告奮勇,就讓他與李嗣源、閻寶率軍七萬去救。而符存審亦不負所託,九月五日三人在易州合兵,九月十二日符存審先用鹿角陣大敗契丹的騎兵前鋒。入冬後兩軍主力開戰,符存審採用「棉裡裹針」之計殺破敵將安彥之,一舉擊潰契丹軍;契丹主軍受重創,殘軍倉皇向北山方向逃竄,餘下輜重糧餉遍野。晉軍又再追擊,俘獲敵軍上萬人,皆處刑,遂解幽州之圍。

天祐十五年(918年)二月初參與進攻楊劉城。十月,晉軍駐於麻家渡,符存審進諫莊宗。當時的莊宗年少氣盛、勇於接戰,經常受不住敵營叫囂輕騎而出,符存審每次見到必定叩馬進諫:「王上你身繫光復唐室社稷的大任,應該為了天下蒼生而愛惜自己的身軀。接受對方的舉旗挑戰,只不過是放任刀劍的一時之快,對於聖上你的品德無甚益處,還請交回微臣效勞。古人遇上盜賊時,尚且不會由上司和父親去抵抗,而今我雖無將帥之才,但不敢不擔君之憂」[7]。莊宗聽後通常也從善如流,及時回駕大營。

同年,莊宗與後梁軍於胡柳陂(今河南濮城西)開戰,戰況異常激烈。辰巳時份(晚上7時至11時)另一員大將周德威戰死,戰況急轉直下,莊宗的部隊稍一失神停步,梁軍就從四方八面湧出來[8]。莊宗被敵軍所包圍,一度勢危,此時符存審與三子符彥圖出沒在敵陣沐血奮戰[9],直到翌晨才歸去與主軍會合重整陣勢,並於午後開始逆轉形勢[10],至夕陽落後,符存審麾下的銀槍部隊才終於在土山下殲滅所有敵軍[11][12]

天祐十六年(919年)春,接替周德威為「內外蕃漢馬步總管」,於德勝口分別建築南北兩座城池而據,時人稱之為「夾寨」[13]。七月,後梁王瓚又從黎陽渡河竄擾澶州誘戰,符存審拒守不出,王瓚退到楊村渡口控制上游,自此日夜交鋒,對壘經年,大小凡百餘戰,未見敗績。至此,昔日一起追隨李克用並與之齊名的周德威已死,使符存審在晉軍中的地位更形重要[14]

緩師示弱、伺隙出奇编辑

天佑十七年(920年)後梁大軍進犯同州,符存審用緩師示弱、伺隙出奇之策,智解同州之圍。當時後梁的朱友謙河中同州(今陝西大荔)為條件欲向莊宗投降,後梁朝廷得悉後用劉鄩引重兵進逼同州,朱友謙馬上向莊宗求救,莊宗便託符存審與李嗣昭前赴救援。九月,符存審與李嗣昭取道河東進軍往河中。河中一帶本來兵少且弱,梁軍由於過往多次征服該地而相當輕視之,亦料不到符存審用兵神速,已抵當地[15]。符存審便特意在自己的營中挑選200名精銳騎兵夾雜當地部隊出戰,並先以河中部隊採取佯敗的誘敵戰術;等梁兵出城追擊一段距離後即以200名精騎反擊,果然大勝而歸及俘敵甚多,當梁軍得知對手身份時皆大驚[16]。不過當時河中一帶長期稱臣於後梁,其民眾對支持梁軍或晉軍持兩端態度,加上大軍集結河中後的軍糧消耗不菲,李嗣昭等眾將都怕情況反覆或帳下起亂,故提議速戰速決[17]

屯兵朝邑數日後,後梁軍逼向晉軍陣營。當時晉軍中有懂星相觀天之士,說西南方隱現一股如鬥雞之狀的黑氣,當有戰禍發生;符存審回應說:「我方正想與敵決一死戰,而今甚至從氣象中顯示出來,豈不是如有天助嗎!」[18]。乘著士氣大振,當晚立即審閱大軍,並謹慎地揮軍向前。後梁軍接戰後節節敗退,損失二千餘人,從此便天天守在堡壘中不出來。符存審見狀即對身旁的李嗣昭說:「我當初最擔憂的是被劉鄩佔據渭河地利。眼下他的副軍已經大敗,若然你盡封掉他的退路,劉鄩會恐懼我要一舉殲滅他;有云困獸以窮惡襲人,不可不當作一回事。我們不妨刻意開一個缺口給他,等他撤退時再施以伏擊這樣比較可取」[19]。於是命令部下李建及在沙苑中牧馬,旨在令對方鬆懈,劉鄩、尹皓接報後暗暗竊喜,馬上計劃撤退。歐陽修舊五代史》對此記載:「鄩以為晉軍且懈,乃夜遁去」。其實符存審此時已經派遣追兵在渭河一帶突襲劉鄩,使他落得近乎全軍覆沒,同州之圍便因此煙消雲散。由此戰役可見符存審善於造勢,以攻心為上,活用兵法,這道緩師示弱之計600多年後的清將多爾袞亦有仿傚,用於藏銳師於明軍身後伏擊闖王李自成

鎮守疆土编辑

天佑十八年(921年),叛將張文禮謀殺節度使王鎔鎮州成德(治今河北正定)割地自立,李嗣昭、李存進先後接戰卻相繼陣亡。天佑十九年(922年)符存審率師進攻叛軍於鎮州城下,並以圍城之策使鎮州糧盡。九月,張文禮謀士李再豐暗中送款欲賄賂符存審,符存審未置可否,卻於當夜暗中登城,生擒張文禮之子張處瑾、張處球一干人等。鎮州就此火速平定,捷報獻上朝廷,符存審因功獲封侍中

天佑二十年(923年)正月,符存審還師魏州,莊宗親自出城以宴樂迎接。未幾,契丹又進犯之地,莊宗心腹郭崇韜上奏:「後梁尚未平定,契丹就率先背叛我方,而捍衛北方的防禦重任,環顧云云眾將裡非存審不可」[20],莊宗便遣中使召諭符存審出征。不過符存審此時因為作戰經年而積勞成疾,抱恙在家,但還是上奏曰:「臣願意前往效命,不敢託辭推諉,但老身痛症連連不絕,只恐未堪眼下此戰之用」[21]。符存審於是未有領軍迎擊此役,但仍奉旨兼任幽州盧龍節度使,擔起守衛北面邊疆之重任。

同光元年(923年)後唐終於消滅後梁並立國,遷都洛陽。朝廷升遷符存審為中書令及檢校太師、開府儀同三司、賜食邑千戶,封當朝忠烈扶天啟運功臣。同時卻招惹朝中一些文官詆譭,認為符存審並未有助於收復中原全境。其時,符存審身上的箭傷舊患復發,加上自責身為大將卻未能參與入梁戰役而鬱鬱不歡,病況日下。只得要求入覲尋醫,並請求大臣郭崇韜協助,但郭崇韜一向自負,而且不憤功績和聲望皆在符存審之下,因而符存審每有奏章要求面聖都被駁回。

符存審妻子郭氏哭著痛斥郭崇韜說:「我的夫君一直以來為國家奔馳效命,與你又份屬鄉里舊識,現在你竟然忍心棄他到北方荒地送死,實在是何等的無情無義!」[22],郭崇韜聽後頓感慚愧,但馬上又遷怒於符存審。符存審屢上奏章,全數不許他請朝京師。

同光二年(924年)春天,符存審病情加劇,便上奏懇求最後一次面見皇上莊宗,亦不許。符存審伏在床枕上歎曰:「老夫我歷事兩位君主,至今已經四十年,有幸今天見證到天下復歸李家,藉此機會不管四方蠻夷都可以入朝覲見聖上;敵方亡國喪主之將,也無不拜倒在你的宮殿之前,但是獨獨我卻被排除在外,豈不是命運弄人!」[23]。郭崇韜思忖符存審既然命不久矣,此時也就不怕他爭權,方肯奏請中央讓他入覲面聖。同光二年四月,朝廷本來已經擬定要授符存審宣武節度使蕃漢馬步軍總管,可惜詔告未至,符存審五月十五日便卒於幽州官舍,時年六十三,及後下葬於太原。

符存審的遺言陳述不獲聖上面覲,言詞淒惋,莊宗聞訊後悔悼良久,廢朝三日,又追贈尚書令,諡號同忠烈扶天啟運功臣天成年間配饗莊宗廟廷,追封秦王。符存審死後,其子嗣後裔三輩裡再出了兩位藩王、三位皇后及諸位將軍,又多次與北宋趙氏宗室聯姻,使符氏成為當朝顯赫一時的名門豪族。

逸事编辑

  • 死裡逃生 符存審年少時曾經成為敵軍的俘虜(一作犯罪),將要於郊外被處決,臨行刑之前他指著一堵危牆對對方說:「請將我斬於此面牆下,好等那些頹垣敗瓦覆蓋我的屍體,也算為孤魂造福,不至客死異鄉無人葬。」[24]對方可憐他,便要把他移到牆下處斬。就在小兵押符存審動身之際,對方首領擁著歌妓飲酒,正想找個人唱歌助興。那名歌妓就對首領建議:「俘虜中有個叫符存審的乃妾身的舊識,不如就要他擊掌伴奏吧。」[25]那首領一時興起,就即場把符存審釋放了。
  • 以鏃誡子 符存審生九子,晚年時召各人於廳堂訓曰:「我本來自幼家寒,年少時帶上一把劍便隻身離鄉別井闖功名,四十年時間過去,終於位極人臣出將入相。當中經歷過如履薄冰、萬死猶生般的凶險危難不下一次,剖開皮肉從傷口中取出箭頭也百餘次。」[26]之後就把曾經取出來的箭頭都給兒子們看,並吩咐他们收藏起來,用以提醒他們:「你們這代都出生在富貴之中,更應銘記著你們的父祖當年起家舉步維艱,家業得來不易,尤其切忌奢侈。」其九個兒子亦緊記教誨,日後各居朝廷要職;當中尤以四子魏王符彥卿聞名,成為北宋立國初期的朝中巨擘,三個女兒亦分別成為皇后:周世宗宣懿皇后周太后宋太宗懿德皇后

子嗣编辑

  1. 長男: 彥超 北京留守、太原尹、汾州刺史、昭義節度使
  2. 次男: 彥饒 梁州馬部軍都指揮使、義成節度使,耀州團練使
  3. 三男: 彦圖 驍騎將軍
  4. 四男: 彥卿 魏王大將軍太傅太師
  5. 五男: 彦能 楚州防御使、奉國節度使
  6. 六男: 彦琳 金吾上將軍、太子太師
  7. 七男: 彦彝 武安節度使
  8. 八男: 彥倫 嚴州知州、定遠節度使
  9. 九男: 彦昇 昭慶節度使

十三太保编辑

後唐武皇李克用共有十三名兒子(包括義子),俱列太保,是為十三太保而名動一時,符存審在其中排行第九:

  1. 大太保 - 李嗣源
  2. 二太保 - 李嗣昭
  3. 三太保 - 李存勗(莊宗)
  4. 四太保 - 李存信
  5. 五太保 - 李存進
  6. 六太保 - 李嗣本
  7. 七太保 - 李嗣恩
  8. 八太保 - 李存璋
  9. 九太保 - 符存審
  10. 十太保 - 李存賢
  11. 十一太保 - 史敬思
  12. 十二太保 - 康君立
  13. 十三太保 - 李存孝

參考文獻及注腳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功名與周德威相匹,皆近代之良將也。
  2. ^ 存審少豪俠,多智算,言兵家事。
  3. ^ 存審少在軍中,識機知變,行軍出師,法令嚴明,決策製勝,從無遺悔
  4. ^ 存審性謹厚,寵遇日隆,自是武皇西征,存審常從,所至立功。從討赫連鐸,冒刃死戰,血流盈袖,武皇手自封瘡,旦夕臨問。
  5. ^ 是時晉與梁相持河上,欲發兵,兵少,欲勿救,懼失之。莊宗疑,以問諸將,而存審獨以為當救
  6. ^ 「願假臣騎兵五千足矣!」
  7. ^ 「王將複唐宗社,宜為天下自愛,搴旗挑戰,一劍之任,無益聖德,請責效於臣。古人不以賊遺君父,臣雖不武,敢不代君之憂」
  8. ^ 是日辰巳間,周德威戰歿,一軍逗撓,梁軍四集
  9. ^ 存審與其子彥圖冒刃血戰,出沒賊陣,與莊宗軍合。
  10. ^ 午後,師複集,擊敗汴人。
  11. ^ 十二月,戰於胡柳。晡晚之後,存審引所部銀槍效節軍,敗梁軍於土山下。
  12. ^ 從戰胡柳陂,晉軍晨敗,亡周德威,存審與其子彥圖力戰,暮復敗梁軍於土山
  13. ^ 築河南北為兩城,晉人謂之夾寨
  14. ^ 存審為將有機略,大小百余戰,未嘗敗衄,與周德威齊名。德威死,晉之舊將獨存審在。
  15. ^ 河中兵少而弱,梁人素易之,且不虞晉軍之速至也。
  16. ^ 存審選精騎二百雜河中兵出擊掞壘,陽敗而走,掞兵追之,晉騎反擊,獲其騎兵五十,梁人知其晉軍也,皆大驚。
  17. ^ 然河中糧少而新降,人心頗持兩端,晉軍屯朝邑,諸將皆欲速戰
  18. ^ 「我方欲決戰,而形於氣象,得非天贊歟!」
  19. ^ 「吾初懼劉鄩據渭河。偏師既敗,彼若退歸,懼我踵之;窮獸搏人,勿謂無事。可開其歸路,然後追奔。」
  20. ^ 「汴寇未平,繼韜背叛,北邊捍禦,非存審不可」。
  21. ^ 「臣效忠稟命,靡敢為辭,但痾恙纏綿,未堪祗役」
  22. ^ 「吾夫於國,粗效驅馳,與公鄉裏親舊,公忍令死棄北荒,何無情之如是!」
  23. ^ 「老夫曆事二主,垂四十年,幸而遇今日天下一家,遠夷極塞,皆得面覲彤墀,射鉤斬祛之人,孰不奉觴丹陛,獨予壅隔,豈非命哉!」
  24. ^ 「請就戮於此下,冀得壞垣覆屍,旅魂之幸也。」
  25. ^ 「俘囚有符存者,妾之舊識,每令擊節,以讚歌令」
  26. ^ 「予本寒家,少小攜一劍而違鄉里,四十年間,位極將相。其間屯危患難,履鋒冒刃,入萬死而無一生,身方及此,前後中矢僅百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