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埃夫伯里男爵約翰·盧伯克

第四代从男爵、第一代埃夫伯里男爵约翰·卢伯克 PC DL FRS (英語:John Lubbock, 1st Baron Avebury, 4th Baronet 1834年4月30日-1913年5月28日)是一名英国银行家、自由党政治家、慈善家、科学家、博物学家,发明了“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这两个术语,将考古学确立为一门正式的科学。他是X俱樂部创始成员,在19世纪进化论相关的辩论中频繁出现[1]。此外,他还引入了第一部保护英国古迹的法律。

The Right Honourable
The Lord Avebury
Bt PC DL英语Deputy lieutenant FRS FRAI英语Fellow of the Royal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John Lubbock72.jpg
中年的卢伯克
上议院议员
世俗议员
任期
1900-1913
继任第二代埃夫伯里男爵约翰·卢伯克
伦敦郡议会主席
任期
1890-1892
前任第五代罗斯伯里伯爵阿奇博尔德·普里姆罗斯
继任罗斯伯里伯爵
伦敦大学选区议员
任期
1880-1900
前任罗伯特·劳
继任迈克尔·福斯特
梅德斯通议员
任期
1870-1880
前任威廉·李
继任亚历山大·亨利·罗斯
个人资料
出生1834年4月30日 (1834-04-30)
英国伦敦
逝世1913年5月28日 (1913-05-29)(79歲)
英国肯特郡布罗德斯泰斯

早年编辑

约翰·卢伯克是伦敦银行家第三代从男爵约翰·卢伯克的儿子,在肯特郡唐恩附近的家(High Elms Estate)中长大。老卢伯克是皇家学会院士,积极参与当时的科学辩论,并担任伦敦大学校长。1842年,他的父亲带回家一条“好消息”,卢伯克最初以为是一匹小马,但后来发现是查尔斯·达尔文搬到了村里的唐庄园,当时因此感到很失望[2]。但小约翰·卢伯克很快就成为了达尔文家的常客[3]。他们的友谊激发了卢伯克对科学和进化论的热情[1]

1845年,卢伯克开始在伊顿公学学习。完成学业后,他受雇于父亲的卢伯克银行(Lubbock & Co.;后来与顾资银行合并),在22岁时成为银行的合伙人。1852年左右,他帮达尔文通过研究藤壶并绘制了插图。1865年,他继承了家里的从男爵爵位。[4]

经商从政编辑

1870年代初期,卢伯克开始对政治产生兴趣。1870年和1874年,他两度当选为梅德斯通自由党国会议员。1880年卢伯克落选,但旋即被选为伦敦大学选区议员。而他在1872年已是该大学的校长。卢伯克的政治履历十分光鲜,主要涉及四个方面:促进中小学的科学学习;国债、自由贸易和相关经济问题;保护古迹;确保工人阶级的额外假期和更短的工作时间[1]。他在议会中成功通过了许多法案,这包括《1871年公共假期法案》(Bank Holidays Act 1871)、《1882年古迹法案》(Ancient Monuments Act 1882)以及另外28个法案。当自由党在1886年在爱尔兰自治问题上发生分歧后,卢伯克加入了自由统一党,反对爱尔兰自治。[4]

卢伯克对于政治本质和价值的看法深受他的科学研究(特别是对早期人类社会的研究)影响。他认为道德具有可塑性,国家规定科目的国民教育体系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通过阅读和写作,儿童的思想可以朝着民主、自由和道德的方向发展。他因此成为了《1870年初等教育法令》的坚定支持者,并在1870年代和1880年代为引入全国性课程表进行了辩护。[5]

1879年,他成为了银行家研究所(Institute of Bankers)的第一任所长,1881年任不列顛科學協會主席,1881年至1886年任伦敦林奈协会主席。1883年3月,他创立了银行职员孤儿院(Bank Clerks Orphanage,今Bankers' Benevolent Fund)。1884年1月,他创立了比例代表学会(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Society),即后来的选举改革学会(Electoral Reform Society)。

 
笨拙》杂志上的卢伯克肖像,1882年

为了表彰他对科学的贡献,牛津大学剑桥大学(1886年他在那里主持雷德讲座)、爱丁堡大学都柏林圣三一大学维尔茨堡大学授予他荣誉学位。1878年,他成为大英博物馆的董事。1902年8月,他获德国科学和艺术功勳勳章[6]

从1888年到1892年,他担任倫敦商會会长,后来又担任英国商会协会(Association of Chambers of Commerce of the United Kingdom)会长。他于1889年至1890年担任伦敦郡议会副主席,1890年至1892年担任伦敦郡议会主席。1890年2月,他成为枢密院顾问[7],1891年担任新币设计委员会主席。1900年1月22日,他被提升为威尔特郡埃夫伯里男爵,以表彰他对当地石器时代遗址的保护。1900年至1902年,他担任皇家统计学会主席。[8]

1905年11月,他与彭威斯的考特尼勋爵一起成立了英德友好委员会(Anglo-German Friendship Committee),以对抗力主反德的英国主战派。

考古学和生物学编辑

 
1891年《河岸杂志》上的卢伯克

1855年,他和查尔斯·金斯莱在砾石坑中发现了一头麝牛的头骨,因此受到达尔文表扬[9]。伯克和约翰·埃文斯在奥地利哈尔施塔特发掘的铁器时代文物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10][11]1860年牛津进化论辩论中,他发言支持进化论者托马斯·亨利·赫胥黎。在1860年代他发表了许多文章,以考古证据来支持达尔文的理论[1]。1864年,他与赫胥黎等人一起成为X俱樂部的创始成员,以推广进化论和学术自由主义思想。他担任过许多重要学术职务,1864年至1865年任民族学学会主席、1865年任林奈学会副主席,1868年任国际史前考古大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Prehistoric Archaeology)主席。 1865 年,他出版了《史前时代》(Pre-Historic Times)一书,成为19世纪的经典考古教科书,其第七版也是最后一版于1913年出版。[1]

1871年至1872年,他担任大不列颠及爱尔兰人类学研究所所长[12],1871年担任皇家学会副主席。在此期间,他曾与建立现代考古学学科的另一位关键人物约翰·埃文斯一起工作[1]。他发明了“旧石器时代”(Palaeolithic)和“新石器时代”(Neolithic)两个词[13],还推广了达尔文的人性与人性发展理论,他“坚持认为,由于自然选择,人类之间已经开始变得不同,这不仅体现在文化上,而且体现在他们运用文化的能力上。”[14]

1870年代,他在埃夫伯里买下大量地皮以防止当地的石头阵被破坏性开发[15]。这也促使他相信需要以立法来保护文化遗产。1874年,他提出了一项议会法案,以明确需要法律保护的古代遗址。经过多次辩论后,1882年原版本的弱化版,即《古迹法》(The Ancient Monuments Act)诞生,成为了后来英国在册古迹保护的先驱。[16]

卢伯克也是一位颇有名气的业余生物学家,撰写过《蚂蚁、蜜蜂和黄蜂:对会社交的膜翅目动物习性的观察记录》(Ants, Bees and Wasps: a record of observations on the habits of the social hymenoptera,1884)和《弹尾目和缨尾目专著》(Monograph on the Collembola and Thysanura)等生物学著作。他发现蚂蚁对近紫外波段的光敏感[17][18]。1874年他成为英国养蜂人协会(British Beekeepers Association)的第一任主席[19]

 
1905年5月12日,卢伯克向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董事展示首个卡内基梁龙(Diplodocus carnegii)复制品

他与达尔文来往频繁。达尔文从卢伯克的父亲那里租用了一块土地,并于1874年用自己的一个牧场换来这块土地的所有权[20]。达尔文于1882年去世后,卢伯克建议将葬礼安排在西敏寺,并写信给院长来安排此事。在达尔文下葬时,他是护柩者之一。[3]

他还研究过人与动物的交互,1884年5月,《科学美国人》发表了一篇文章以记载他的相关实验。[21]

1884年,他成为美國哲學會院士[22],1893年又成为美国文物学会院士[23]

家庭编辑

卢伯克于1856年4月与艾伦·弗朗西斯·霍登(Ellen Frances Horden)结婚。在她去世五年后,1884年5月17日与奥古斯都·皮特·里弗斯的女儿爱丽丝·莱恩·福克斯(Alice Lane Fox)结婚 [24]。他在肯特郡布罗德斯泰斯附近重建了金斯盖特城堡(Kingsgate Castle)作为自己的家。他死后,长子约翰继承了他的爵位。

著作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Mithen, Steven. After the Ice: A Global Human History, 20,000-5000 BC. Agricultural History 80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376–378. ISBN 978-0-674-01570-8. JSTOR 3744830. doi:10.1086/513401. 
  2. ^ Howarth & Howarth 1933
  3. ^ 3.0 3.1 Freeman 1978
  4. ^ 4.0 4.1   本條目出自公有领域Chisholm, Hugh (编). 大英百科全书 3 (11th ed.). 劍橋大學出版社: 51–52. 1911. 
  5. ^ Eddy, Matthew Daniel. The politics of cognition: liberalism and the evolutionary origins of Victorian education (PDF).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History of Science. 2017, 50 (4): 677–699. PMID 29019300. doi:10.1017/S0007087417000863. 
  6. ^ The Times (London). 1902-08-19. (36850),
  7. ^ London Gazette issue 26022 11 February 1890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09-29.
  8. ^ Royal Statistical Society Presidents. Royal Statistical Society. [2010-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17). 
  9. ^ Clark, J. F. M. The science of John Lubbock. Notes Rec. R. Soc. 2014-03-20, 68 (1): 3–6. ISSN 0035-9149. PMC 3928876 . doi:10.1098/rsnr.2013.0069 (英语). 
  10. ^ British Museum Collection
  11. ^ British Museum Collection
  12. ^ Presidents. Royal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2018-02-09]. 
  13. ^ Pettitt, Paul; White, Mark. John Lubbock, cave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Middle and Upper Palaeolithic archaeology. Notes and Records. 2014-03-20, 68 (1): 35–48. ISSN 0035-9149. PMC 3928871 . doi:10.1098/rsnr.2013.0050 (英语). 
  14. ^ Trigger, Bruce G. (1989) A History of Archaeological Thought, Cambridge, p.173
  15. ^ A.P. Baggs. Victoria County History: Wiltshire: Vol 12 pp86-105 – Parishes: Avebury. British History Online. University of London. 1983 [2021-08-08]. 
  16. ^ Thurley, Simon."The Men from the Ministr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3. ISBN 978-0-300-19572-9
  17. ^ Lubbock, J. Observations on ants, bees, and wasps. IX. Color of flowers as an attraction to bees: Experiments and considerations thereon.. J. Linn. Soc. Lond. (Zool.). 1881, 16 (90): 110–112. doi:10.1111/j.1096-3642.1882.tb02275.x. 
  18. ^ Kevan, Peter G.; Chittka, Lars; Dyer, Adrian G. Limits to the Salience of Ultraviolet: Lessons from Colour Vision in Bees and Birds. J. Exp. Biol. 2001, 204 (14): 2571–2580. PMID 11511673. doi:10.1242/jeb.204.14.2571. 
  19. ^ Past Presidents of the BBKA. British Beekeepers Association. [2021-05-25] (英语). 
  20. ^ Freeman 1978
  21. ^ Scientific American. Munn & Company. 1884-05-24: 326 (英语). 
  22. ^ APS Member History. search.amphilsoc.org. [2021-05-21]. 
  23. ^ American Antiquarian Society Members Directory
  24. ^ The marriage of Sir John Lubbock .... The Cornishman (304). 1884-05-15: 6. 

扩展阅读编辑

  • Freeman, R.B. Charles Darwin: A companion. Folkestone: William Dawson & Sons Ltd. 1978. 
  • Grant Duff U. (1924) The life-work of Lord Avebury, Watts & Co., London.
  • Hutchinson H.G. (1914) Life of Sir John Lubbock, Lord Avebury, London. Volume 1. 2
  • Parsons, F.D. (2009) 'Thomas Hare and Political Representation in Victorian Britain' (Palgrave Macmillan)
  • Patton M. (2007) Science, politics & business in the work of Sir John Lubbock – a man of universal mind, Ashgate, London.
  • Pearn, Alison (2014) "The teacher taught? What Charles Darwin owed to John Lubbock". Notes Rec R Soc Lond. Mar 20; 68(1): 7–19.
  • Sir John Lubbock in The Columbia Encyclopedia, (Sixth Edition, 2001)
  • Trigger B.G. (1989) A history of archaeological thought, (revised 2006)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 Kains-Jackson, C.P (1880) " Our Ancient Monuments and the Land Around them, with a preface by Sir John Lubbock", Elliot Stock, London.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