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莫斯科审判

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反苏联合中心审判(俄語:процесс «Антисоветского объединенного троцкистско-зиновьевского центра»),又称第一次莫斯科审判Первый московский процесс)指的是1936年8月对十六名布尔什维克老布尔什维克的前苏联著名政治和其他人物的审判。它是莫斯科审判的第一场,举行于莫斯科工会大厦

背景编辑

1934年12月,列宁格勒州委书记谢尔盖·基洛夫被暗杀。格里戈里·季诺维也夫列夫·加米涅夫被指控为“道德同谋”,遭到逮捕。1935年12月起,原始文件显示格里戈里·季诺维也夫开始被广泛牵扯到所谓“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反苏中心”之中。斯大林命令尼古拉·叶若夫对案件进行审判,以确定托洛茨基是否牵涉其中。1936年6月,亨里希·雅戈达反复向斯大林声明自己相信托洛茨基与季诺维也夫之间没有任何关联,但斯大林斥责了他。

1936年7月,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被从一个未指明的监狱带到了莫斯科。他们在审问中拒绝承认与托洛茨基有任何共谋。对于饱受哮喘病折磨的季诺维也夫,斯大林派医生给他开药打针,令他病情恶化,并派人监视牢房以防止其自杀。对于加米涅夫,则用其子的生命相威胁,若加米涅夫不承认自己罪行,就将他的儿子处决。最终他们都同意承认自己罪行。

审判编辑

1936年8月19日,在莫斯科的工人文化宫举行对参与所谓“托-季反苏联合中心”16人的公开审判。这十六人包括:

旁听人员包括150名“市民”和30余名外国记者。然而事实上,这些所谓的“市民”是内务人民委员部的人员伪装成的,对审判进行监视。被告被分为两组,第一组是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11名布尔什维克高级干部,他们主动承认了所有罪行,声称自己罪孽深重,要求判处自己死刑。此反常行为令外国记者十分震惊。

最终法庭在8月24日将所有十六名被告人都判处死刑。除一人以外所有人都提出要保全性命,但约瑟夫·温施利希特下令拒绝。次日凌晨二时,十六人皆被秘密枪决。

质疑编辑

被告人之一的爱德华·戈尔茨曼曾供述,自己曾于1932年11月去柏林出差时途经丹麦哥本哈根,在那里的“布利斯托里”饭店与列夫·谢多夫英语Lev Sedov(托洛茨基的儿子)会面,之后又从该饭店出发去托洛茨基的住宅。然而在不久后的9月1日,丹麦官方报纸《社会民主》刊文称,该饭店早在1917年就因大楼拆除而关闭了。此消息刊登引起全球的哗然,全球各大新闻社纷纷转载并向苏联政府询问,但苏联政府始终保持沉默。

美国哲学家约翰·琼组织了一个在莫斯科审判中加给托洛茨基的罪名的调查,发现1932年11月23日至12月2日期间,托洛茨基人在哥本哈根,但他的儿子列夫·谢多夫实际上在柏林最高技术学校考试,有校方的成绩册和带有亲笔签名的考勤薄为证。此外,在这一段时间里,谢多夫向托洛茨基写信证实自己未能获得去丹麦的签证,因此无法前往丹麦。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 (繁體中文)(蘇聯)亞歷山大·奧爾洛夫著. 《斯大林肅反秘史》. 斯仁譯. 香港: 星光書店. 19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