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兵團 (南北戰爭)

(重定向自第二兵团 (南北战争)

第二兵團 (南北戰爭)是為美國內戰時美利堅合眾國(北方)的一支兵團(Corps), 曾有五個軍團(Army)被委派到這個第二兵團:

湯馬斯·克里坦登(Thomas L. Crittenden)率領,(1862年10月24日- 1862年 11月5日)

(1862年3月13日- 1865年6月28日) 。

威廉·薛曼( William T. Sherman)率領, (1863年1月4日- 1863年 1月12日)

湯馬斯·克里坦登(Thomas L. Crittenden)率領 (1862年9月29日- 1862年 10月24日)

拉胥梅耶·班克斯(Nathaniel P. Banks)率領, (1862年6月26日- 1862年9月4日)

阿爾菲奧斯·威廉斯(Alpheus S. Williams)率領, (1862年9月4日- 1862年9月12日)

目录

兵團歷史编辑

第二兵團的規模較大, 成立較早, 曾參加過最血腥的戰役, 亦立下了不少戰功和英雄事蹟, 人數傷亡亦是最多, 所以第二兵團特別特出; 有人計算出: 每100名北軍死者中就有35人是第二兵團的成員。

早期编辑

七松坡戰役是第二兵團的的第一場正式的戰役, 第二兵團成功阻擋了南軍的攻勢, 免於被擊敗, 第二兵團的代價為196人死亡,899人受傷, 90人失蹤。到了七天戰役, 第二兵團有201人死亡, 1,195人受傷,1,024人失蹤。

里奇蒙撤出後, 第二兵團趕去幫助約翰·波普 (John Pope)的維吉尼亞軍團(於第二次馬納沙斯之役), 他們攻佔了香第尼(Chantilly), 但沒有戰鬥。

馬里蘭會戰中, 第二兵團參加了安蒂特姆戰役, 死傷者的總數為其他兵團的兩倍, 在15,000人當中,有883人死亡, 3,859人受傷, 396失蹤, 合計5,138人。

弗雷德里克斯堡之役中有412人死亡, 3,214人受傷, 488失蹤, 有約一半的死傷者都是因突擊瑪麗高地 (Marye's Heights) 失敗而倒下。死傷者的百分比高達46%。

錢瑟勒斯維爾戰役中, 第二兵團英勇的阻擋了南軍強大的攻勢, 造就出南北戰爭中的一個英雄事蹟, 第二兵團於這戰役的傷亡並不重, 而且最後南軍得到決定性的勝利。

中期编辑

葛底斯堡之役中, 第二兵團(10,500人)在第二和第三日打敗了進攻的南軍; 有796人死亡, 3,186人受傷, 368人失蹤; 總數為4,350人。

温菲尔德·斯科特·汉考克和Gibbon都受了傷;而山繆·如克(Samuel K. Zook), 愛德華·可羅斯(Edward E. Cross), 喬治·威拉德(George L. Willard), 和 Eliakim Sherrill 都陣亡了。

直到這時(1863年6月30日), 參加過第二兵團的有22,336人, 但仍服役(Present for duty)的只有13,056 人。

有人後來提出, 第二兵團的10,500人中有一些人是樂師, 马车驮手, 廚師, 侍從和掉队的士兵 (通常沒有槍枝或無法打仗), 所以於葛底斯堡之役中第二兵團的槍枝並不可能超過 10,000枝。

後期编辑

1864年3月23日, 第三兵團(南北戰爭)被打散, 其中的兩個師就被派往第二兵團, 到了1864年4月, 參加過第二兵團的有46,363人, 仍服役的有28,854 人。

漢考克康復後, 繼續指揮第二兵團, 在莽原戰役中, 699人死亡, 3,877人受傷, 516失蹤, 合計5,092人, 亞歷山大·海斯(Alexander Hays)亦陣亡於此。

斯波特瑟爾韋尼亞縣府戰役(Spotsylvania)中, 第二兵團在漢考克的率領下, 於5月12日突擊敵人成功, 取得輝煌的戰果, 但他們付出了慘重的人命代價: 894人死亡, 4,947人受傷, 801人失蹤, 合計6,642人。波多馬克軍團亦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員傷亡。

冷港之役中有494人死亡, 2,442人受傷, 574 失蹤, 合計3,510人。

彼得斯堡戰役中, 第二兵團再次以沈重的傷亡換取榮耀, 到了8月, 又在Deep Bottom, 和Ream's Station與南軍戰鬥, 但都被打敗。

第二兵團此後就仍舊為美利堅合眾國作戰至4月7日, 兩日後李將軍投降, 第二兵團已經足足打了三年仗。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