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冷战

東西方集團冷戰後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

第二次冷战[1][2]英语Second Cold War[3][4]),亦称冷战2.0[5][6]英语Cold War II[7][8])或新冷战[9] (英语New Cold War[10][11][12]),是用来描述冷战后地缘政治集团之间再度发生的经济、政治与军事紧张局势的术语。21世纪初期经济大衰退的发生对全球化发展与世界各国之间的经济合作等方面产生重大影响[13],并使之重新开始陷入有克制的对抗,局部地区发生热战,如同1947年至1991年美国苏联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第一次冷战时期一样,故而得名。

第二次冷战,在不同語境下有中美冷战[14]英语Sino-American Cold War[10][11][12])与俄美冷戰[15]英语Russo-American Cold War)等稱呼。有觀點认为,第二次冷战的一方是美国及其盟友,另一方是中国俄羅斯及其盟友[16][17],中国客观上与俄罗斯实施协作[18],雙方已经发展成为并维持着事实上的“准盟友”关系[19][20][21];另一方面,欧盟、日韓等美国的传统盟友也不再唯美国马首是瞻,在政治、经济、外交上出现一定独立性,但仍然保持军事上的协同关系[22][23][24]

此外,中国、美国、俄罗斯和世界其他各国还需要合作面对非常规的国际性的挑战,如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伊斯蘭恐怖主義气候变化。第二次冷战的特色在于,相较于第一次美蘇冷战主要是意识形态和军事方面的竞争,第二次冷战各方在意識形態、政治外交、经济贸易、军事、科技、文化以及外太空和网络空间等各个层面全面实施对抗。

背景编辑

冷战后国际秩序的重塑(1991年-1999年)编辑

1980年代后期,世界各国出现了争取民主化的浪潮。当时全世界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为基础的共产主义国家,在1989年为集中爆发期的一系列革命中纷纷倒台;大韩民国、中華民國等一批实行威權主义的美国盟友也逐渐轉型成西式民主;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力日升及其政府在紧急关头以武力镇压的方式稳定住了国内情势,西方国家认识到中国的威胁性,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结束1972年以来对中国的以利用为主的特殊关系;全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也是冷战时期社会主义阵营的核心苏联,不仅共产党失去了权力,而且国家在1991年解体;美国成为仅剩的一个超级大国,开始长期的一强独大冷战以美国的彻底胜利告终。

冷战结束之后,原先的共产党国家逐渐西化,主要是经济私有化和政治民主化,然而在后苏联国家并不顺利:在部分国家,投机的高官和政商新贵互相勾结,成为寡头,使得普通群众成为西化的受害者。经济转型比较成功的国家,一是采用政治上迅速肃清原政权的势力,经济上在迅速向西方开放,并学习其经验的国家,如波罗的海三国;二是政治上继续由共产党领导,在经济上实施受控的缓和的自由化的国家,如中国。东欧各国的西化和经济转型基本上在2007年宣告完成。

共产党消失后,其继业者基本上不能维持对国家各地的集中管理,各地骚乱频发。尤其是在多民族国家,本来在一个国家下的兄弟民族可能会因为各种原因反目。在捷克斯洛伐克斯洛伐克人积极要求独立并成功[25];在外高加索,出现了三个微型国家;在南斯拉夫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阿尔巴尼亚人波斯尼亚穆斯林在塞、克、波黑、科索沃大打出手[26]。在部分骚乱严重的国家,原共产党政权出身者重新领导国家,实行威权统治,如白俄罗斯

作为超级大国及其盟友之间的对抗的冷战虽然已经结束,但是对美国而言,其对手永远需要被遏制甚至消灭至对其不再有威胁。俄罗斯和中国是美国的主要对手。美国虽然表列了一些“暴政据点”、“邪恶轴心”和“流氓国家”,但这些国家只是短期内对美国内政外交不利,且美国有能力使用制裁和局部战争等方式消除其威胁,而俄罗斯和中国有能力对美国发动直接挑战,且美国不能保证能完全抵抗这种挑战,又不能訴諸武力,因为这相当于第三次世界大戰。故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只能采取遏制其发展能力和战略回旋空间的方法。

美国在欧洲积极推动北约东扩,将北约推到俄罗斯的国境线前[27][28];在亚洲强化岛链以防止中国三军出海[29],同时与日本、韩国、东盟列国等结盟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美国在非洲、中东和拉美扶持亲美国的势力,一方面防止自己后院起火,另一方面稀释中国在这些区域的影响。经济上,在俄罗斯实施休克疗法成功摆脱恶性通货膨胀后,美国拒绝提供过多援助,使得俄罗斯陷入经济衰退[30]。宣传上,自由电台自由亚洲电台向俄罗斯、中国和旧大陆的其他与美国相对抗的国家进行富有争议的广播服务,作为意识形态战争的工具。冷战早期提出遏制策略乔治·凯南在1998年称北约东扩为“新冷战的开始”,并预测“俄罗斯将逐渐做出相当不利的反应并将影响到其政策”[31]

1999年-2014年编辑

1999年3月12日,原属共产集团华约组织成员国的波兰匈牙利捷克三国正式加入北约,北约自1991年冷战结束以来首次接纳新成员国并向东扩张。1999年末,亲西方的叶利钦突然辞任俄罗斯总统克格勃出身的总理普京接任总统一职,并且使俄罗斯逐渐疏离西方。2001年初,中国海南岛发生撞機事件;同年9月11日,美国本土遭遇了恐怖袭击。部分学者,如英国作家爱德华·卢卡斯[32]复旦大学教授王义桅[33]等认为这一系列事件之后,人类实际上已经进入新冷战状态。

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内政外交政策被认为是与前任迥异:普京更倾向于使俄罗斯变得强大,以至再次成为超级大国[34],全然不似叶利钦般顾及西方国家的感受。英國歷史學家馬克斯·黑斯廷斯曾在他的文章《我們是否要在本世紀和俄羅斯戰鬥?》中描述普京是“斯大林的精神繼承者”[35];《时代》杂志对普京的评价则是“沙皇再世”[34]

在1993年至2001年的一系列军事危机之后,中国在21世纪的前10年,终于有机会重新启动因经费不足而长期中断的军事科技研发。随着中国积极入世,承接中低端产业,中国的经济在2001年之后,呈腾飞态势;甚至A股崩盘国际金融危机都没能阻挡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中国虽然部分开放但仍相对集中的经济体系,又使得中国经济的飞跃能够迅速的在财政收入上体现出来,进而反哺科技,尤其是航天、信息产业、高端制造业和武器产业。到2012年,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政治强人[36]习近平接手的是一个拥有五代机、航空母舰、空间站、独立自主的互联网、全球最大规模的高速铁路系统、全球唯一的全门类工业产业链、一系列初具规模的民族品牌、世界第二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国家:与世纪之交相比,中国再次实现了飞跃,成为21世纪第一个有能力改变国际局势的地缘政治事件[37]

九一一袭击事件后,美国政府利用民意并联合盟友和全世界其他有相似目标的政治势力(甚至包括俄罗斯和中国),发动反恐战争[38]。美国并借机发动伊拉克战争以铲除反美的萨达姆政权[39],在伊斯兰世界各国扶持亲美势力,挑动阿拉伯之春[40],并进而促使利比亚反美的卡扎菲政权倒台。但旷日持久的美国在中东行动使得美国大量军力被集中在西亚、北非、印度洋,无暇顾及俄罗斯和中国的快速发展,尤其难以遏制中国。在2001年,这种判断是正确的,因为中国的在役海空军装备仍然停留在20世纪70年代水平,以当时空军大量的歼-7、歼-8、海军大量的052、053,甚至无力巡航南海,遑论突破岛链;但到了2013年,中国已经在理论上拥有突破第一岛链的能力[41],美国的军事重心却仍然被拖在阿富汗、叙利亚,顾此失彼。而中東長期的戰亂也引發難民危機

一些地缘危机、主要是朝鲜半岛和原苏联地区的危机,开始逐渐激化。在朝鲜半岛,朝鲜第二代领导人金正日虽然表面上接受国际社会的调解,但暗地里由于国际社会不能满足其需求,仍然继续其核武器和导弹的开发计划,导致朝鲜半岛南北关系几近破裂;而且由于朝鲜开发核武器的试验基地位于朝鲜最东北,亦最靠近中国和俄罗斯的咸镜北道,使得中俄都因为自己的安全受到了切实的威胁而不再支持朝鲜,朝鲜因而陷入彻底的孤立——讽刺的是,朝鲜早年试图向全世界开放的窗口罗津也在咸镜北道境内。金正日最后在全球制裁导致的内外交困中因心脏病突发而猝死。2013年,由於美韩进行了针对朝鲜的名为“关键决断”联合军演,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宣布从韩美联合军演的3月11日起,《朝鲜停战协定》全面作废。

原苏联地区的危机则更加激烈。苏联为了保证中央权威,在各个加盟共和国都设置了与主体不连接的飞地,或者主体民族是其他民族的民族聚居区:俄罗斯的车臣鞑靼斯坦、阿塞拜疆的阿尔察赫、乌克兰的东部俄罗斯族人聚居区克里米亚半岛、摩尔多瓦的德涅斯特河地区,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阿布哈兹,长久来看,前苏联共和国之间的领土纠纷和内部民族矛盾将成为更大规模战争的导火索。2008年8月1日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发生数次交火[42],8月8日凌晨格鲁吉亚展开全面军事行动并很快控制了2/3以上的南奥塞梯地区,包围了其首府茨欣瓦利[43]。俄罗斯军队于8日进入南奥塞梯地区,9日展开军事行动很快控制了茨欣瓦利[44],并在随后几日占领了南奥塞梯以外的格鲁吉亚领土和军事基地[45]。在国际各方的调停下,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分别于15日和16日在停火协议上签字,俄军于18日开始撤离格鲁吉亚[46][47][48],战争结束。南奥塞梯战争爆发後,欧美等国纷纷谴责俄罗斯入侵格鲁吉亚破坏其领土完整,俄罗斯则指责格鲁吉亚对南奥塞梯居民进行屠杀。战争结束后,俄罗斯于8月26日承认南奥塞梯以及另一个单方面宣布独立的格鲁吉亚地区阿布哈兹独立[49],格鲁吉亚于9月2日与俄罗斯断交[50]

国际金融危机是促进第二次冷战降临进程的另一重要因素。面对金融危机,美国[51]和中国[52]分别抛出上万亿美元的救急方案,但经济救急方案后来被证明只是兴奋剂式的方案——很多结构性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有激化的趋势。全球经济陷入衰退,而后各国普遍出现了经济疲软、通货紧缩贫富差距加大[53]失业率增长、债务增加[54]、房价上涨[55]购买力下降。各国国内不同阶层之间、不同分工的国家之间,愈发割裂开来,孤立主义民族保守主义民粹主义开始盛行,甚至法西斯主义也开始重新抬头,经济全球化進展受阻。2017年-2021年唐纳德·特朗普执政期间,“特朗普主义”在美国大行其道。

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前後编辑

2010年2月7日,俄罗斯的邻国乌克兰选举亚努科维奇为总统。该总统在2013年,转而采取亲俄的外交政策,停止加入欧盟的努力[56],转而寻求加入欧亚联盟,导致部分乌克兰人选择示威[57],致使亚努科维奇于2014年2月下野[58]流亡俄罗斯[59];而新政府采用过分的手段消除俄罗斯的一切影响[60],又使得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哈尔科夫第聂伯罗克里米亚诸州先后发动示威,其中克里米亚更径自宣布独立和加入俄罗斯[61],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也成立了独立政府,在俄罗斯的支持下与乌克兰政府军交战,交战中有载有艾滋病学专家的民航飞机被击落。这促使乌克兰更加靠近西方,而美俄、欧俄关系彻底恶化[62]。《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认为克里米亚危机是第二次冷战的重要开始标志[63]

習近平在2012年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執掌這個擁有14億人口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習近平在處理國際關係上採取更加進取的手段,甚至發起「戰狼外交」,传言称習近平視美國為中國的頭號敵人[64]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出席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時說,習近平將統一台灣作為其中一個優先考慮策略,在2019年向台灣提出「一國兩制臺灣方案」遭抵制和反對,在民主進步黨籍的蔡英文連任中華民國總統後,習近平又積極部署「武統台灣」,海峽兩岸關係空前緊張。中國大陆很可能會在6年內攻打台灣,並企圖在亞洲地區取代美國影響力[65][66]。吉迪恩‧拉赫曼认为,年輕世代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背景下成长,趨於愛國主義民族主義[67]。而在2016年,随着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之后,美国亦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特别是在2018年美国对中国发动的中美贸易战则是加速了新冷战的步伐。2019年6月,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很多香港人對中國大陸的態度非常反感;同時不少有中國大陆背景的香港民間組織忽然冒起,對示威者進行毆打、痛罵和歧視。因此美中多次陷入輿論衝突;2020年5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兩會中提出「制定港版國安法決定」,並於6月底表決通過,7月1日生效,招致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強烈反應並意圖制裁,當中美國參議院在7月1日通過香港自治法眾議院则在7月2日通过此法。時任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同日宣佈,將對有份參與破壞香港「一國兩制」及「高度自治」的中共前任及現任官員(包括其非美籍家屬),實施簽證限制,引起中國強烈反對及不滿。

朝鮮半島方面,在2018年朝韓3次首腦會晤朝美首腦會晤之後,雙方關係開始破冰,一度意圖推進和平條約甚至統一。2020年6月,朝鮮全面關閉了朝韓之間所有通信聯絡渠道,並于16日將朝韓聯絡大樓炸毀[68],次日又宣布將军队重新部署至两国之间的非军事地区、增员炮兵部队、恢复边界各种军事演习[69]。朝韓關係再次跌入冰點。而在印度次大陸,中印兩國也於6月間在實際控制線附近大打出手,雙方皆有傷亡。

2019年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活動及2020年港區國安法编辑

在2018年2月,香港青年陳同佳臺灣殺害女友潘曉穎,並以行李箱棄屍新北市[70][71]。由於男方已回到香港,香港警方不能以謀殺罪行起訴,引發網友熱議[70][71]。該命案引出香港雖與20個國家簽署長期的逃犯引渡協議[72],卻與台湾存在著司法互助的漏洞[70]。但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基於一個中國原則,将中国大陆也纳入修例范围,意味着港人在修例通过后,有可能被移交到中国大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指修例是針對這次命案,推動《逃犯條例》修訂草案[73],表示修訂條例旨在填補司法漏洞[74],避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由于香港民主派人士普遍不信任中國大陸的司法制度,因此引發一系列政治僵局與大規模抗議活動。[75]雖然很多示威者都以和平方式進行,但在今次示威中,不少示威者採取暴力激進的手段,包括佔領及破壞立法會大樓佔領及破壞立法會大樓國徽破壞中聯辦大樓國徽及外牆破壞智能燈柱破壞匯豐銀行總行兩隻銅獅子破壞大學破壞港鐵傷害異見人士(即支持香港政府者),有些示威者則要求外國制裁香港及中國政府。而示威者則不少認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席不分化』,沒有嚴重讉責及割席暴力示威者。另一方面,警察暴力越來越嚴重,包括拖延處理元朗襲擊事件太子站襲擊事件2019年11月西灣河開槍事件、不願意成立獨立調查委會員調查警察暴力等,令市民強烈不滿警方的處理手法,導致警民衝突嚴重,示威者更喊出黑警沒有暴徒,只有暴政解散警隊,刻不容緩等口號,要求解散現有警隊及重組新警隊。而中國政府則以推出港區國安法改變香港選舉制度,減少立法會直接民主選舉議席、及加入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來平息事件,香港政府也要求區議員及公務員進行宣誓,並引起大規模區議員辭職潮,以此防範香港會再爆發類似的激進示威活動。中國政府對香港作出的決定,以及香港政府對示威的處理手法及回應,引起外國強烈不滿,包括美國因此推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香港自治法,並發出第13936號行政命令制裁香港及中國相關官員。中國因此也推出反制措施制裁美國官員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编辑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爆發並蔓延至全球200多個國家與地區,各地採取封城方式,使經濟活動幾乎停擺。而中美雙方交相指責彼此為疫情源頭,美国認為中國應為一開始的隱瞞疫情負責,甚至提出向中國索賠,中國外交官則否認中國是疫情源頭,與中美關係更加惡化。4月27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刊发国际锐评:《散播“政治病毒”的蓬佩奥正把自己变成人类公敌》[76]。5月20日,白宮發布《美國對中國之戰略報告》,全面抨擊中國的掠奪性經濟政策、軍事擴張、虛假宣傳和侵犯人權等。有評論將其比擬為乔治·凯南在1946年發布的8000字電報。[77] 6月3日,美国交通运输部宣布计划从6月16日起禁止中国客运航班飞往美国,中美直飞航班中断。[78]

2020年7月21日,美国要求中国在7月24日16时前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强烈谴责,并表示将做出反应[79]。7月24日,中国宣布撤销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设立和运行许可。[80][81][82]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前總統尼克森的紀念圖書館發表演說《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指責中國造成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擴散並實施暴政威脅美國和世界各國的經濟、自由、國家安全和民主,呼吁改变中共威胁自由世界的行为[83][84]。蓬佩奥亦批评“习近平总书记是一个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真正信仰者”(英語: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is a true believer in a bankrupt totalitarian ideology),呼吁中国人民改变中共[85]。此次蓬佩奧的演講被BBC視為開啟第二次冷戰的新鐵幕演講[86]

2021年5月4日,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接受《金融時報》專訪時說,美國不是要遏制中國,但是中國政府正變得對內越來越壓制、對外越來越咄咄逼人,美國與盟友要捍衛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87]布林肯又否認中美正進行「新冷戰」的説法。[88] 6月,拜登签署行政令,将包括华为、中芯国际、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等59家中国企业列入投资“黑名单”,禁止美国人与这些中国公司进行投资交易[89]。2021年6月23日,美国限制对五家中国实体實施出口[90]

2021美国阿富汗撤兵编辑

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占领喀布尔,重建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31日,美軍完全撤離阿富汗,由美國扶持建立的親美阿富汗政府倒台,长达20年的美国入侵结束。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8月16日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中方“尊重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多次表示,希同中方发展良好关系……我们对此表示欢迎……愿意继续同阿富汗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为阿富汗和平与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91]官方中立态度确保了中国在阿投资的安全。该年冬,据親西方媒體報導,一个集合了国有和私营企业的中国矿业代表团考察了阿富汗的铜矿、锂矿等资源,此时的阿富汗正处于严重的财政危机[92]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编辑

2021年3月,俄烏局勢因俄軍演習而升温。後兩方有多項軍事部署。

2022年2月21日,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丁簽署總統令,正式承認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為獨立國家。隨後白宮就表示俄羅斯已經開始了入侵烏克蘭的行動,將展開制裁行動。北約(NATO)及歐盟多個成員國亦宣布制裁俄羅斯。德國總理朔爾茨宣布,暫停審批俄羅斯接駁至德國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項目[93]。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則表示,西方一早已經無理實施多項制裁,俄羅斯對制裁已經習以為常。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丁向烏克蘭發起全面進攻。而美國總統喬·拜登五角大廈高層隨即表示已有計劃在當地時間24日對俄羅斯實施「全面制裁」(英語:Full-Scale Sanctions),並表示歐洲70年以來的和平遭到了終結,美國不得不介入,但不會派兵協助烏克蘭。普丁則表示,如果西方介入戰爭,俄羅斯將會立即發動一個歷史上從未見過的報復行動[94]。美俄關係從此落入冷戰以來最低谷。

2022年2月25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對北約作出警告,並表示俄羅斯擁有核武器[95]。 隨後幾天,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核子力量高度戒備,引來北約不滿。

2022年4月26日,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表示有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風險,呼籲全球切勿低估爆發核戰爭的風險,又警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提供武器給烏克蘭,等於是與俄羅斯打代理人戰爭[96]

主要国际关系编辑

跨大西洋关系编辑

歐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經濟体,而美國是目前世界上军事实力最强的政治体,並且在國際政治關係中發揮主導作用。欧美的盟友关系在世界許多其他地方都發揮了影響力[97]。但由於歐盟并非单一制的政治实体,沒有一個完全統一的外交政策,使得美國和歐盟之間的關係较为复杂。

美國和歐盟也在一些問題上也有分歧,例如美国小布什总统发动的伊拉克戰爭;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欧洲三大国一致反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甚至法国,德国,英国开辟与伊朗进行非美元贸易的新渠道英语Instrument in Support of Trade Exchanges来避免伊朗面临的美国制裁;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还不断要求北约的欧盟成员国提高北约开支中的出资份额[98],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则力挺建立欧洲独立军队来防范美俄[99][100]

美俄关系编辑

 
美俄全球军事基地分布

在俄羅斯總統鮑里斯·葉利欽的領導下,兩國關係在1999年春天北約轟炸南斯拉夫之前總體上是溫暖的,此後關係顯著惡化。[101][102]2014年,由於烏克蘭危機、俄羅斯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俄羅斯軍事干預敘利亞內戰的分歧,以及2016年底俄羅斯被指干預20162020年美國大选和涉嫌干涉敘利亞內戰,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2014年實施的相互制裁仍然有效。而2019年8月2日,随着两国正式退出《中程导弹条约》,美俄关系陷入“冰点”。

2022年2月21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尔·普京簽署總統令,正式承認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為獨立國家。隨後美國政府就表示俄羅斯已經開始了入侵烏克蘭的行動,將展開制裁行動。北約(NATO)及歐盟多個成員國亦宣布制裁俄羅斯。德國總理朔爾茨宣布,暫停審批俄羅斯接駁至德國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項目[103]。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則表示,西方一早已經無理實施多項制裁,俄羅斯對制裁已經習以為常。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尔·普京向烏克蘭發起全面進攻。而美國總統喬·拜登五角大廈高層隨即表示已有計劃在當地時間24日對俄羅斯實施「全面制裁」(英語:Full-Scale Sanctions),並表示歐洲70年以來的和平遭到了終結,美國不得不介入,但不會派兵協助烏克蘭。普丁則表示,如果西方介入戰爭,俄羅斯將會立即發動一個歷史上從未見過的報復行動[94]。美俄關係從此落入冷戰以來最低谷。

2022年2月25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對北約作出警告,並表示俄羅斯擁有核武器[95]

英俄关系编辑

在21世紀初期,特別是在2006年亞歷山大·利特維年科中毒之後,兩國關係變得緊張,自2014年以來,由於烏克蘭危機,被英國和西方世界的許多人視為充滿敵意。中毒事件發生後,28個國家驅逐了涉嫌充當外交官的俄羅斯間諜。[104]2021年6月23日,在俄羅斯聲稱已向英國海軍驅逐艦HMS Defender鳴槍警告後,[105]兩國捲入了海上沖突點,後者聲稱該驅逐艦已侵入黑海水域。然而,英國在回應中拒絕承認其船隻在俄羅斯水域,而是說它在烏克蘭海域範圍內,因此也否認受到任何警告性火力的影響,而是聲稱俄羅斯正在進行砲擊鍛煉。

在2022年俄烏戰爭開始後,英俄關係急劇惡化,英國反對俄羅斯出兵烏克蘭,同時沒收俄羅斯寡頭的各項海外資產,召回本國公民,中斷與俄方的所有商業合作,並向烏克蘭提供多種武器支持烏軍,而首相约翰逊也在戰爭後三次出訪烏克蘭,表達英國對烏克蘭的支持。

欧盟与俄罗斯双边关系编辑

歐盟各成員國與俄羅斯的關係各有不同。最新的歐盟-俄羅斯戰略夥伴關係在2011年簽署[106][107],但是俄羅斯合併克里米亞頓巴斯戰爭以後2015年遭到歐洲議會的挑戰。

2021年2月俄罗斯政府驱逐瑞典、波兰和德国驻俄外交机构相关人员。[108]2021年4月30日,俄罗斯外交部禁止8名欧盟及其成员国官员入境俄罗斯,其中包括欧洲议会议长萨索利。[109]

2022年俄烏戰爭爆發後,歐俄關係急劇惡化,多個歐盟國家(例如法國,德國,波蘭)都強烈反對俄國侵略烏克蘭,並制裁俄羅斯多個方面,例如向俄羅斯實施石油禁運,把俄羅斯踢出SWIFT國際結算系統,同時向烏軍提供武器及人道物資,可是制裁也令歐洲帶來通脹危機。

中美关系编辑

当前,中美两国关系十分复杂,既非完全的敌人又非正式的伙伴,敌对与合作并存[110]。多数人认为中美两国在历史上没有领土争议的包袱,美国在科技上具有全球领先地位,但政治上等原因对彼此的不同看法,总体讲,是合作多于冲突,共同利益远大于彼此分歧。2011年的《中美联合声明》确认中美双方将共同努力,建设互相尊重、互利共赢的中美合作伙伴关系,是中美双方对中美关系的新定位和表述。2012年5月,在北京召开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双方将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作为主题,这一概念被高调推出[111]。現時中國將兩國關係稱為“建設性戰略伙伴關係”,而中美两国则被部分西方学者称為两国集团(G2)或中美國[112]。但自當勞·特朗普上台後,雙方的關係因為國家利益和國際政治之間的衝突加大並急速惡化,尤見持續至今的2018年中美貿易戰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到2021年5月,受COVID-19疫情影響,中美關係已降至近幾十年來最低點。[113]6月底,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宣布離任返國,直到7月底前,兩國均未有大使駐節於對方首都,這是雙方建交以來首見的特殊情形,亦為正式关系持续破裂的最新迹象。[114]2021年12月16日,拜登任命尼古拉斯·伯恩斯为美国驻华大使,翌年3月5日,伯恩斯抵达北京,是为双方关系缓和的讯号。

 
上合组织与北约成员国对比图

中俄关系编辑

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在2014年出兵克里米亚,并成功“吞并”,导致俄罗斯西方国家的关系迅速恶化。西方国家随后对俄罗斯实行新的制裁,取消了与俄罗斯油气公司的各项合作。但与此同时,中国却向俄罗斯提供了多个经济、军事和基础设施合作项目,减轻了俄罗斯的压力[20]

 
集安组织和上合组织成员国

中俄目前并非盟友关系,尤其是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出于对台湾问题的考量,中国表示支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115],至今中国地图出版社自然资源部的世界地图上都将克里米亚划为乌克兰领土。但在2019年后,两国关系已经发展成为事实上的准盟友关系,并为日后可能发生的第二次冷战结盟打下了一定的基础[116]

中國與亞歐、印太地區國家的關係编辑

中国与英国欧盟澳洲印度日本朝鲜半岛朝鲜韩国)、东盟交好,一方面是为了使英国欧盟澳洲印度日本朝鲜半岛朝鲜韩国)和東盟在未來可能會发生的中美冷战时保持一定的中立,避免中国自己届时再次陷入全面孤立的窘态,另一方面是为了今后一带一路协作发展,以及横跨整个亚欧大陆的合作共赢的关系。

中英關係编辑

近年隨着中國經濟崛起,英日益深化对华合作,双方在政治、經濟等领域的磋商与对话加强,两国高层亦保持互訪[117]。然而,自中國政府因应2019年爆发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於2020年6月30日通過《港區国安法》以來,兩國關係开始惡化。2021年7月15日,英国下议院新疆再教育營的问题,通过了一项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动议,建議英国政府及其代表拒绝参加北京冬奥会。英国下议院认为,除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结束在新疆的暴行,解除对英国议员、公民和实体的制裁,否則2022年冬奥会不应在一个被指控犯有大规模暴行的国家举办[118]

中欧关系编辑

中国与欧盟之间维持稳定的合作关系。从2007年起,双方开始谈判提升关系到新的合作伙伴层面,目前已经有20多个项目的谈话和协定签署,涉及环保、教育等领域[119]。在“一带一路”倡议中,中国视欧盟为一带一路的终端节点,同时欧盟亦视中国为重要的贸易伙伴和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因而双方皆相当重视[120]。中国与欧盟的主要国家,如法国和德国,都维持有较高层次的战略伙伴关系。但雙方在人權、價值觀及意識形態上的衝突始終存在。在2019年中香港反修例运动、2020年春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爆發以及港版國安法實行後,兩邊關係逐漸緊張。2020年8月31日和9月1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出訪德國期間批評捷克參議院議長維特齊訪台,威脅要讓捷克「付出沈重代價」。這番言論招致歐盟各國批評,使中歐關係進一步惡化[121];但是双方依旧在经济领域加强合作,2020年12月30日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视频连线与欧盟领导人[註 1]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会晤,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122][123]

不过在2021年3月22日,歐盟各國外長就新疆再教育營問題,批准對四名中国官员和一个实体進行制裁[124]。随后,中国提出對等反制措施,宣布制裁歐洲多國議員與學者,以示报复[125]。由於不滿被反制裁,歐洲議會随后臨時取消了一個有關中歐投資協定的審議會。路透社認為,中歐雙方互相施加制裁后,協定命運堪憂。[126][127]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表示,“若有人执意要搞对抗,责任所在,不敢有负国民,别无选择,惟有奉陪。”[128]根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称,有不具名的分析人士認為,“北京罕見地強硬做法,等於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129]Politico,部分被制裁的欧洲议员“威胁阻止协议的批准”,并称,“中国针对欧洲议会欧洲理事会政治与安全委员会以及欧洲智库人员的行为将严重阻碍欧洲议会对该协议的批准”。[130][131]2021年4月29日,據南華早報報導,《中歐全面投資協定》因不獲歐洲議會主要政黨支持而暫時擱淺[132]

2021年5月4日,歐盟執行委員會副主席兼貿易專員瓦尔迪斯·东布罗夫斯基斯法新社表示“鉴于目前欧盟对中国实施制裁而中国实施反制裁包括针对欧洲议会成员的反制裁,这样的环境不利于批准协定”,雙方外交關係惡化,“我們目前在某種意義上已中止歐盟執委會的政治接觸活動”。东布罗夫斯基斯這一言論被外界解讀為歐盟執委會實際上「已中止」推動歐中投資協定[133][134]。但欧盟发言人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媒体报道东布罗夫斯基斯的表述時剥离了其具体语境[135]

2021年5月20日,欧洲议会以599票赞成、30票反对、58票弃权,通过冻结《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批准程序,直到中国取消对欧盟政治人物的制裁为止[136]。欧盟委员会副主席瓦尔迪斯·东布罗夫斯基斯回应欧洲议会的批评時表示:「中国的制裁并未为达成协议创造有利的环境」,同时立法会也提出,除了要求取消制裁之外,欧盟在决定批准数十亿美元的交易时,将考虑中国的人权状况[137]。這項決議案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但目前是歐洲議會的官方立場[138]

2021年7月8日,欧洲议会通过一項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动议。欧洲议会認為,除非香港、新疆、西藏、内蒙古以及中国其他地区人权得到改善,否則欧盟以及成员国领导人不要出席2022北京冬奥会[139][140]

中澳關係编辑

中國和澳洲都是亞太經合組織二十國集團的成員國,貿易關係非常密切,中國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澳洲則是中國第八大貿易夥伴。在2017年之前,兩國政府的高層經常互訪。之後,澳洲政府反對中國在南海爭議新疆人權問題等方面的作為,並憂慮中國借助代理人和基建項目擴大在澳洲等大洋洲國家的影響力,因此推出多項法案和措施進行遏止,又提出對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展開獨立國際調查,中方批評澳方固守冷戰思維和偏見,視中國為威脅,因此進行各種毒害雙邊關係的行徑,兩國關係自此陷入低谷。

中印关系编辑

中印两国都是发展中国家,人口數位列世界前二,建交七十年来,两国关系的发展伴随着冲突合作,主要受三大因素不断干扰,即历史情结、地缘竞夺及大国博弈[141]。由于中印两国有着近2000公里的漫长边界和总面积超过12万平方公里领土纠纷,因此两国1962年爆发了中印边境战争。战争结束后,两国关系严重倒退。因当时中苏交恶,导致当时的苏联与印度结盟,因此两国关系持续冷淡。直到1976年,两国恢复互派大使。2003年6月,当时的印度总理瓦杰帕伊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双方签署《中印关系原则和全面合作宣言》,确认发展长期建设性合作伙伴关系。

目前,中国是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而印度是中国在南亚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1993年起,两国签署多个协定以维护地区和平,但仍不时在中印边界地区爆发对峙、冲突。如2013年斗拉特别奥里地事件、2017年的洞朗冲突事件2020年中印邊境衝突

中日关系编辑

中国与日本之间的关系起伏不定,呈现“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形。

在昭和末平成初(1989年至1995年)和平成末令和初(2018年至今)中日关系都相对较好,而小泉纯一郎六次参拜靖国神社以及2012年的日本单方面国有化钓鱼岛都曾使得中日关系变得冷淡。但中日双方都有意改善双边关系[142],如在2020年因应东京奥运会,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打算在4月份邀请习近平國賓的身份访问日本。但却因为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以及港版國安法問題而遭到延后。2020年8月28日,安倍晉三宣布因健康原因辭去日本首相职务,导致习近平延后访日的行程增加了不确定性[143]

中国与朝鲜半岛的关系编辑

中国朝鲜半岛交往的历史几乎贯穿于整个中国历史朝鮮历史,关系長達二千多年。但中國與朝鲜韩国的现代关系史,则始于“二战”以后。“二战”以后朝鲜半岛分裂为大韩民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两个国家;与此同时中国因“国共内战”,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后在中国大陆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国民党战败后退居台湾。由于意识形态的对立、社会制度差异、朝鲜战争爆发等诸多因素,位于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位于半岛南部的大韩民国一直处于敌对关系,与半岛北部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保持友好关系状态。一方面,中华民国政府从1948年开始承认“三八线”以南的大韩民国政府;另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承认三八线以北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为朝鲜半岛合法政府,并一直认为朝鲜半岛应由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来统一。但由于国际局势的变化,伴随1970年代末邓小平推行的“改革开放”政策,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全面实行现代化,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始重视国际环境的稳定,同时关注朝鲜半岛的和平与安定。1992年8月24日,中韩正式建交。建交后两国关系即进入蜜月期。1992年9月27日,时任韩国总统卢泰愚在两国建交仅1个月後,便率庞大访华团出访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见了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等领导人[144]。双方在北京发表了《中韩新闻公报》,并签署了《中韩贸易协定》、《中韩投资保护协定》、《中韩关于设立经济、贸易、技术联合委员会协定》、《中韩科学技术协定》。自建交以来,韩中关系不断提高,双方高层互访频繁,经贸、文化、人员往来迅猛发展。1997年12月,金大中总统访华期间,两国关系提升为“面向21世纪的合作伙伴关系”。2003年,又被提升为“面向21世纪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008年5月,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访华时,两国关系被再次升級为“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3年6月,朴槿惠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与中方的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分别会见,双方发表《中韩面向未来联合声明》,中韓關係急劇升溫。直到韓國決定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兩國開始有交惡跡象。[145]不过随着2017年时任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中国以后,两国关系开始趋于缓和。

中国也跟朝鲜持续的保持友好的关系。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曾经形容中朝「保持传统友好合作关系」[117]。中國曾在韓戰中大力支持朝鮮,並於1961年簽署《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与朝鲜建立互助同盟关系。而中國是朝鮮最大的貿易夥伴。自2000年代末期以來,朝鲜在經濟、貿易方面越來越依賴中國[146],并持续至今。不过在朝鲜核问题上,自1990年代起,中國開始關注朝鮮的核計劃,反對朝鮮進行核試驗,並贊成聯合國安理会推行多項制裁朝鮮的決議。但中国在安理会决议案通过后会为朝鲜经济“开后门”。中国这么做的原因,一方面是为了防止自朝鲜战争后,在三八线以南的驻韩美军因可能的朝鲜政权垮台而推进至中朝边界,另一方面是让中国对朝韩关系上保持绝对的影响力。不过也因为安理会的制裁问题,中朝关系在2017年趋于紧张。但自2018年起,中共中央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已經舉行了5次會談,中朝雙方也恢復了頻繁的高層互訪,兩國關係出現緩和的跡象[147]

中國與東盟的关系编辑

中國與東南亞各国有極為密切的政治、經濟往來。加之东南亚大部分的国家都加入了东盟,因此双边的政经往来极为密切。在政治上,东盟每年都會舉辦东盟十加三会谈。在经济上,于2010年1月1日全面生效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内拥有19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近6万亿美元,贸易总额达4.5万亿美元。因此成为全球人口最多的自由贸易区[148],也是继欧洲联盟北美自由贸易区之后,全球第三大的自由贸易区。2022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正式生效[149],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议。如果加上该协议,那么两个协议加起来的总体贸易额会超过欧洲联盟,成为世界上第一大的自由贸易区。另外伴随着中国大陆的一带一路战略政策,中国大举投资东南亚国家,这其中以马来西亚柬埔寨新加坡泰国越南等国的投资居多。而东南亚国家几乎全部加入了以中国为主导的亚投行,使得双边不论是在政治或者是经济上,都有密切的往来。但是,中国与部分靠近南海的东南亚国家有着主权争议,虽然双方都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但对主权争议的解决影响不大。

美国与印太地区盟友的关系编辑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實際控制台澎金馬地區,並獲得美國支持[150]多次擊退解放軍,反對及打擊共產或社會主義,维持台澎金马地区实质控制至今。迄今美方仍固定向中華民國出售防衛性武器。同时也通过《台湾关系法》维持双方关係。

朝鲜半岛双边及以外关系编辑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直到195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美国联合国军)三方于板门店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而结束。而朝鲜半岛也随着这个协定正式分裂成朝鲜韩国两个国家,并且双方至今仍在“三八线”对峙。

20世纪90年代,韩朝双方开始频繁的接触与对话。1998年金大中就任大韓民國總統後,对朝推行“阳光政策”,韩朝关系出现突破。金大中与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日,2000年6月在平壤举行了历史性的首次朝韩首脑会晤,并联合发表自主解决国家统一,加强双方合作与交流的《南北共同宣言》。2003年开始的卢武铉政府在“阳光政策”基础上推出“和平繁荣政策”。卢武铉与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日,于2007年10月举行了第二次韩朝首脑会晤,并发表《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

2008年,韩国保守派李明博执政后,韩国调整了对朝政策。双方关系从此转冷。2017年,朴槿惠因崔顺实事件被弹劾后,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借举办2018年平昌冬奥会之机,与朝方改善关系,同年与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正恩举行了3次首脑会晤,被外界视为两国关系破冰的迹象。然而到了2020年,脱北者团体向朝鲜散发反朝传单,引起朝鲜当局不悦,关闭位于開城工業地區南北共同聯絡事務所并实施爆破[151][152],韩朝关系再次回落至冰点。

日本和韓國是海上鄰國,二戰結束後都與美國結盟。儘管如此,兩國關係仍持續緊張和不友好,相互之間存在強烈的互不信任和一些历史爭端。這些爭端包括:對獨島(日本称竹島)的領土主張、日本首相參拜靖国神社、日本對朝鮮日治時期的不同看法、慰安妇问题、以及日本拒絕談判韓國要求其為虐待朝鮮而道歉或賠償的要求。日本外務省2018年的《日本外交藍皮書》刪除了前一年將韓國稱為“日本與日本共享戰略利益的最重要鄰國”的說法。[153]2021年,韓國亦在其最新的國防白皮書中不再將日本描述為“夥伴”。[154][155]這些緊張局勢使美國推動建立反對中國作為共同敵人的戰線的願望和努力變得複雜。[156]

根據2014年BBC World Service的民意調查,仅13%的日本人對韓國的影響力持正面看法,37%的人表示負面看法,而仅15%的韓國人對日本的影響力持積極態度,79%的人表示負面看法,使韓國排在中國之後,世界上對日本負面看法第二大的國家。[157]由於兩國關係的高度對立性,兩國被各種媒體評論家描述為處於“冷戰”狀態。[158][159][160]

其他地緣政治关系编辑

两岸关系编辑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實際控制台澎金馬地區,並獲得美國支持[150]多次擊退解放軍,反對及打擊共產或社會主義,维持台澎金马地区实质控制至今。兩岸關係歷經第二次國共內戰韓戰冷戰臺灣經濟飛躍东欧剧变蘇聯解體臺灣民主化臺灣本土化運動中國崛起等国内、国际局勢的變化。特別是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後,中華民國的外交空間急遽受到壓縮。1987年台湾開放兩岸探親後,两岸关系一度緩和,两岸官方、民間交流逐漸恢復。解嚴以后,台灣本土化運動兴起,而統獨問題使得两岸关系逐渐成为两岸政府和民众之间的重大敏感议题[161][162]。进入21世纪后,海峽兩岸的经贸活動已相當緊密,並擁有一定程度的物資及人員流通自由。2008年中國國民黨籍的馬英九就任總統後,兩岸恢復官方交流。2015年11月7日,两岸领导人馬英九及習近平在新加坡會面[163][164],作為兩岸關係的重大進展[165][166]。2016年民主進步黨籍的蔡英文就任總統後,表示不接受九二共識,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布兩岸官方交流中斷[167][168]。2016年以來,中国人民解放军軍機經常繞台灣島飛行中華民國大陸委員會稱此舉是針對臺灣的施壓與騷擾[169],尤其是2019年解放軍軍機越過臺灣海峽中線事件,令兩岸關係持續緊張。

當前,海峽兩岸的關係不僅關乎雙方利益,还牽涉到亞太區域的情勢,乃至中美兩大世界強權的戰略布局以及全球安全,成為全球瞩目的焦點之一。同時,由於兩岸長期分裂,致使雙方體制及價值觀的歧異,臺灣興起的臺灣主體意識亦與中國主流的中國統一意識形成碰撞,使得海峽兩岸關係愈加複雜。

中國大陸與香港關係编辑

1997年,隨著香港主權移交中國。港英政府結束了153年對香港的統治。兩地雖分治多年,存在長期的價值觀及制度差異,但基於一國兩制,移交初期中國大陸與香港關係沒有太大問題。然而進入2010年代後,雙方的實質矛盾逐漸出現,經歷2014年的佔中運動,最终在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達到最高峰。在2020年6月30日香港国安法正式生效实施后,标示着中国共产党对香港的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方针名存实亡。

注释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第二次冷战”?BBC称俄罗斯与西方情报对抗陷入白热化. 参考消息. 2018-10-20 [2019-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2. ^ Wertheim, Stephen. 我们还来得及避免第二次冷战吗?.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06-13 [2019-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中文(简体)). 
  3. ^ Mackenzie, Ryan. Rubio: U.S. 'barreling toward a second Cold War'. The Des Moines Register. USA Today. 2015-10-03 [2016-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7). 
  4. ^ Trenin, Dmitri. The crisis in Crimea could lead the world into a second cold war. The Guardian. 2014-03-02 [2016-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0). 
  5. ^ 陈小茹. 特朗普重提核武优势 美俄“冷战2.0”或将开启. 中国青年报. 2017-02-27 [2019-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7). 
  6. ^ 德语媒体2.0. 德国之声. 2019-05-22 [2019-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中文(中国大陆)). 
  7. ^ Dmitri Trenin. Welcome to Cold War II. Foreign Policy. Graham Holdings. 2014-03-04 [2015-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28). 
  8. ^ Kozloff, Nikolas. As Cold War II Looms, Washington Courts Nationalist, Rightwing - Catholic, Xenophobic Poland. Huffington Post. 2015-10-15 [2019-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9) (美国英语). 
  9. ^ 中美關係:世界正在進入新冷戰時代嗎?. BBC News 中文. [2020-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0) (中文(繁體)). 
  10. ^ 10.0 10.1 Simon Tisdall. The new cold war: are we going back to the bad old days?. 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Limited. 2014-11-19 [2015-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6). 
  11. ^ 11.0 11.1 Philip N. Howard. Social media and the new Cold War. Reuters. Reuters Commentary Wire. 1 August 2012 [2 August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9). 
  12. ^ 12.0 12.1 Bovt, George. Who Will Win the New Cold War?. The Moscow Times. 31 March 2015 [28 Januar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08). 
  13. ^ The Recession and Recovery in Perspective. The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Minneapolis. [2012-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6). 
  14. ^ 参考消息. 英学者:“中美新冷战”绝非不可避免. 新浪新闻. 2019-10-22 [2019-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15. ^ 美俄陷新冷戰 俄羅斯積極投入北極軍事部署. TVBS新聞網. 2021-06-17 [2021-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5) (中文(繁體)). 
  16. ^ 徐贻聪. 【寰球观察】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意义深远. 新华网. 2019-06-09 [2019-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17. ^ Powell, Bill. A New Cold War, Yes. But It's With China, Not Russia. Newsweek. 2015-05-29 [2016-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2). 
  18. ^ 美媒诬蔑中俄越来越有侵略性 第二次冷战已打响. 2015-01-23 [2019-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19. ^ 中俄關係70年:從兄弟、仇敵到好朋友的滄桑. BBC News 中文. [2019-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20. ^ 20.0 20.1 许辉. 中俄與西方的博弈將主導未來國際政治走向. 多维新闻. 2022-02-03 [2022-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7) (中文(简体)). 
  21. ^ 王海运. 中俄如何联手应对“颜色革命”. 环球网. [2021-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22. ^ 特朗普时代结束 美韩盟友关系紧张依旧. 美国之音 中文. [2021-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9). 
  23. ^ Andrew Jeong. 拜登政府重新重视美国与日韩的盟友关系. 华尔街日报 中文.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0). 
  24. ^ 韓媒:中國與韓國就美韓首腦會談結果緊密溝通. 香港01. [2021-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3). 
  25. ^ Kraus, Michael. Irreconcilable Differences? Explaining Czechoslovakia’s Dissolution. Rowman & Littlefield. 2000. ISBN 0-8476-9020-2.  |article=被忽略 (帮助)
  26. ^ Judah, Tim. Yugoslavia: 1918–2003. BBC. 17 February 2011 [1 April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8). 
  27. ^ 托馬斯·弗里德曼. 不能讓普京為所欲為. 2014年3月7日 [2017年6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4月2日) (中文(繁體)). 
  28. ^ Lavrov: If Georgia Joins NATO, Relations Will Be Spoiled. Georgia Today. 26 September 2019 [2019-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7). 
  29. ^ Zhiguo Kong. The Making of a Maritime Power: China’s Challenges and Policy Responses. Springer. 2016-10-25: 53. ISBN 978-981-10-1786-5. 
  30. ^ Sachs, Jeffrey. What I did in Russia. Jeffsachs.org. 14 March 2012 [22 May 2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7). 
  31. ^ Friedman, Thomas L. Foreign Affairs; Now a Word From X. The New York Times. 2 May 1998 [13 March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3). 
  32. ^ The New Cold War by Edward Lucas. BBC. 2008-02-12 [2019-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25). 
  33. ^ 王义桅. 冷战终结十周年. 人民网. 2001-12-25 [2019-1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27). 
  34. ^ 34.0 34.1 Ignatius, Adi. A Tsar Is Born - Person of the Year 2007. 時代雜誌. 2007-12-19 [2010-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7-22). 
  35. ^ Hastings, Max. A blundering Bush, Tsar Putin, and the question: will we, in this century, have to fight Russia?. Mail Online. 2007-06-05 [2010-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9-29). 
  36. ^ “超级主席”习近平:强人政治引发的忧虑和危险.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1). 
  37. ^ 参考消息. 西媒文章:中国崛起是当今时代最重要事件. news.sina.com.cn. 2019-09-23 [2019-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38. ^ Eric Schmitt; Thom Shanker. U.S. Officials Retool Slogan for Terror War. New York Times. 26 July 2005 [2019-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5). 
  39. ^ Plans For Iraq Attack Began on 9/11. CBS News. 4 September 2002 [26 May 2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25). 
  40. ^ Massad, Joseph. The 'Arab Spring' and other American seasons. Al Jazeera. 2012-08-29 [2019-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41. ^ 中国军力在围堵中破局 岛链困不住强大海军 - 新闻 - 国际在线. news.cri.cn. [2019-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42. ^ 格鲁吉亚与南奥塞梯再次交火致数十人伤亡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43. ^ 格鲁吉亚军队包围南奥塞梯首府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44. ^ 俄军已控制南奥塞梯首府 两架飞机被击落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45. ^ 俄罗斯军队进入格鲁吉亚西部基地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9). 
  46. ^ 格鲁吉亚总统称已与俄签署停火文件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9). 
  47. ^ 梅德韦杰夫签署南奥塞梯停火协议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9). 
  48. ^ 俄罗斯18日开始从格鲁吉亚境内撤军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9). 
  49. ^ 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01). 
  50. ^ 格鲁吉亚宣布与俄罗斯正式断交_新闻中心_新浪网. news.sina.com.cn.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05). 
  51. ^ 2008年09月23日 - 大前研一:美7000億美元計劃是笑話 - 即時新聞 - 國際財經 - 財經 - 星洲网 新聞. www.sinchew-i.com. [2019-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7) (英语). 
  52. ^ 国务院出台扩大内需十措施确定4万亿元投资计划_国内财经_新浪财经_新浪网. finance.sina.com.cn. [2019-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14). 
  53. ^ Binyamin, Appelbaum. Fed Says Growth Lifts the Affluent, Leaving Behind Everyone Else.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4, 2014 [September 13,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8). 
  54. ^ McKinsey-Debt and deleveraging: The global credit bubble and its economic consequences-Updated-July 2011. Mckinsey.com. March 13, 2013 [August 17,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07). 
  55. ^ From the subprime to the terrigenous: Recession begins at home. Land Values Research Group. June 2, 2009 [2019-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12).  (A survey of recessions or expected recessions in 40 countries, 33 of which arguably had property bubbles.)
  56. ^ 乌克兰议会否决有关季莫申科法案. 德国之声. 2013-11-21 [2014-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22) (中文(中国大陆)). 
  57. ^ 烏克蘭十萬人抗議政府延遲加入歐盟. 亞太日報. 2013-11-26 [2019-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03) (中文(繁體)). 
  58. ^ 烏克蘭議會宣布亞努科維奇“自動喪失總統職權”. 新華網. 2014-02-22 [2019-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中文). 
  59. ^ 亚努科维奇在俄首现身 称将继续斗争吁全民公决. 国际在线. 2014-02-28 [2014-0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28). 
  60. ^ Traynor, Ian. Western nations scramble to contain fallout from Ukraine crisis. The Guardian. 2014-02-24 [2019-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06). 
  61. ^ 克里米亚公投96.6%赞成加入俄罗斯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亚太日报,2014年3月16日
  62. ^ Eve Conant. Is the Cold War Back?. National Geographic.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12 September 2014 [4 February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7). 
  63. ^ Welcome to Cold War II. Foreign Policy. 4 March 2014 [10 Novem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9). 
  64. ^ 金哲. 习近平的“东升西降”世界观与现实的矛盾. 美國之音. 2021-03-24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2) (中文(简体)). 
  65. ^ 美印太司令警告「中國恐6年內攻打台灣」 將與台灣軍隊聯合訓練維持防衛力. 2021-03-10 [2021-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2). 
  66. ^ Helen Davidson. China could invade Taiwan in next six years, top US admiral warns. Taipei. 2021-03-10 [2021-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8). 
  67. ^ 存档副本. [2021-04-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5). 
  68. ^ 朝鲜炸毁位于开城的朝韩联络办公室. BBC News 中文. 2020-06-16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中文(简体)). 
  69.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朝韩冲突再升级 朝鲜派兵进驻边境 | DW | 17.06.2020. DW.COM.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中文(中国大陆)). 
  70. ^ 70.0 70.1 70.2 劉子維. 港男台灣殺女逃回香港 引出港台司法互助漏洞.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29).  已忽略文本“date 2019-03-24 ” (帮助)
  71. ^ 71.0 71.1 Daniel Victor和Tiffany May. 點燃香港修例之爭的一樁謀殺案. 《紐約時報》. 2019-06-19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7). 
  72. ^ 林祖偉. 逃犯條例:「反送中」等五個還需搞明白的問題.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9-06-12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9). 
  73. ^ 李翰文. 逃犯條例:中港擬互相移交嫌犯的種種憂慮.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9-04-03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9). 
  74. ^ 香港逃犯條例引發萬眾抗議折射不滿與不安.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9-04-29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9). 
  75. ^ 李翰文. 香港逃犯條例修訂:史無前例的僵局該如何破. 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 2019-05-15 [2019-08-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8). 
  76. ^ 《新闻联播》痛斥蓬佩奥:正把自己变成人类公敌!. news.sina.com.cn. 2020-04-29 [2021-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77. ^ 王赫:《美國對中國之戰略報告》七點解讀 - 大紀元. 大紀元 www.epochtimes.com. 2020-05-24 [2021-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中文(繁體)). 
  78. ^ 新京报. 美国拟禁止6月中旬起中国客运航班赴美 留学生或可尝试转机回国. finance.sina.com.cn. 2020-06-04 [2021-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79. ^ 于潇清; 刘栋. 美要求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外交部:必作出正当必要反应. 澎湃新闻. 2020-07-22 [2020-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2). 
  80. ^ 中国外交部通知美方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russiaembassy.fmprc.gov.cn. [2020-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4). 
  81. ^ 中国外交部通知美方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中国外交部|成都|美国_新浪军事_新浪网. mil.news.sina.com.cn. [2020-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4). 
  82. ^ 下令中國駐休士頓領館關閉 美國:保護智慧財產. 中央社 CNA. [2021-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中文(臺灣)). 
  83. ^ 蓬佩奧發表中國政策演說 稱自由世界可再次戰勝暴政【全文】. 中央社CNA. 2020-07-24 [2020-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5) (中文(臺灣)). 
  84. ^ 蓬佩奥中国政策演说被指“临战宣言” 学者忧美中冲突升级加速脱钩. 美国之音. [2020-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7) (中文). 
  85. ^ 国务卿蓬佩奥呼吁中国人民改变中共. 美国之音. 2020-07-24 [2020-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4). 
  86. ^ 蓬佩奥发表“新铁幕演讲” 呼吁世界和中国人“改变中国共产党”. BBC News 中文. [2020-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中文(简体)). 
  87. ^ 布林肯:美國不是要遏制中國 但要捍衛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美國之音. [2021年5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5月7日). 
  88. ^ 美國務卿布林肯否認中美進行「新冷戰」. 香港01. [2021-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6). 
  89. ^ 59家中企被拉进“黑名单”,美变本加厉意欲何为. [2021-06-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5). 
  90. ^ 美国限制对五家中国实体出口 中国外交部称对此强烈谴责.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9). 
  91. ^ 2021年8月16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www.mfa.gov.cn. [2022-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6). 
  92. ^ White, Edward; Qazizai, Fazelminallah. Chinese mining groups scour Afghanistan for opportunities. Financial Times. 2021-12-05 [2022-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1).  
  93. ^ Germany Responds to Russia, Halting Nord Stream 2 Pipeline. The New York Times. [2022-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9) (英语). 
  94. ^ 94.0 94.1 Putin warns of 'immediate response with consequences never seen in history' if West retaliates to Ukraine attack. GB News. [2022-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8). 
  95. ^ 95.0 95.1 Putin waves nuclear sword in confrontation with the West. AP News. [2022-0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3). 
  96. ^ 俄羅斯警告有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風險,聯合國秘書長呼籲俄烏合作.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22-04-26 [2022-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4). 
  97. ^ The European Un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 Global Partners, Global Responsibilities' (PDF). Delegation of the European Union to the United States. [2012-01-0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年1月5日). 
  98. ^ 70岁的北约将何去何从.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3). 
  99. ^ 马克龙想建“欧洲军队”防俄美 ,普京意外回应:可以理解.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6). 
  100. ^ 欧洲防务一体化能走多远?(环球热点).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3). 
  101. ^ GAZETA.RU: "Реакция России на предстоящую военную операцию НАТО оказалась беспрецедентно резкой". gazeta.lenta.ru.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02. ^ Владимир Путин ответил на вопросы журналистов. Президент России. [2022-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俄语). 
  103. ^ Germany Responds to Russia, Halting Nord Stream 2 Pipeline. The New York Times. [2022-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9). 
  104. ^ Russia says it could have been in interests of Britain to poison Sergei Skripal. 2018-04-02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5). The Kremlin has reacted angrily to the expulsion of Russian diplomats by Britain and its allies, starting tit-for-tat expulsions. 
  105. ^ WATCH: First visuals of Russia-UK Black Sea flashpoint out as Kremlin summons British rep. Republic World. [2021-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5) (英语). 
  106. ^ EU and Russia: Strategic Partnership (PDF). EU External Action. 2011 [11 June 20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4-10). 
  107. ^ Russia-EU strategic partnership. [11 June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03). 
  108. ^ 驱逐外交官事件凸显俄欧关系紧张. 新华网. 2021-02-07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2). 
  109. ^ 俄罗斯禁止欧洲议会议长等8名欧盟及成员国官员入境. 新华网. 2021-05-01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2). 
  110. ^ 汪洋:中美关系像夫妻 不能离婚收场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亚太日报,2013年7月12日
  111. ^ 网易. 发展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再获确认 “习奥会”后将走向新高度(图)_网易新闻中心. news.163.com. [2016-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5). 
  112. ^ Boston Study Group on Middle East Peace. Foreign Policy Association: Resource Library: Viewpoints: Moving the G-2 Forward. Fpa.org. 2009-05-14 [2010-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1-18). 
  113. ^ Kate O'Keeffe; Michael C. Bender; Chun Han Wong. Coronavirus Casts Deep Chill Over U.S.-China Relation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20-05-06 [2021-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英语). 
  114. ^ Jessie Yeung; Nectar Gan. Soon, neither the US nor China will have ambassadors in each other's capitals. Will it make a difference?. CNN. 2021-06-23 [2021-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3). 
  115. ^ Foreign Ministry Spokesperson Qin Gang's Remarks on the Current Situation in Ukrain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4-03-02 [2014-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6). 
  116. ^ 中俄關係70年:從兄弟、仇敵到好朋友的滄桑. BBC中文网. 2019-09-18 [2019-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117. ^ 117.0 117.1 中国同英国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11年3月 [2012-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7). 
  118. ^ 英众议院通过动议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2). 
  119. ^ China and the EU. EEAS - European External Action Service - European Commission. [2019-1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英语). 
  120. ^ 徐乾昂. 德国经济部长:欧洲国家愿以集体形式加入“一带一路”. 观察者网. 上海. [2019-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3) (中文(中国大陆)). 
  121. ^ 王毅訪歐引發反面效應.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2020-09-04 [2020-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中文(臺灣)). 
  122. ^ 历时七年,中欧投资协定是这么谈过来的. 中新网. 2021-01-01 [2021-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4). 
  123. ^ 中国和欧盟达成历史性投资协定 减少投资限制开放市场. BBC中文網. 2020-12-30 [2021-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0) (中文(简体)). 
  124. ^ 欧盟批准对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 [2021-03-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1). 
  125. ^ 中国制裁的欧方10名人员与4个机构都是什么来头?.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3) (中文(中国大陆)). 
  126. ^ Staff, Reuters. 焦点:欧洲议会取消讨论中欧投资协定会议 双方互施制裁后协定命运堪忧. Reuters. 2021-03-24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3) (英语). 
  127. ^ 歐盟議員撂話:北京沒取消制裁 歐中投資協定不會過 | 國際. 新頭殼 Newtalk. 2021-03-25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3). 
  128. ^ 中方制裁欧方10人4实体,专家:人权议题上,欧盟没资格扮演“仲裁者”角色. world.huanqiu.com.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129. ^ 中西對抗下 中歐全面投資協定議會審議臨時取消. 法廣. 2021-03-23 [2021-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中文(简体)). 
  130. ^ Lau, Stuart. China throws EU trade deal to the wolf warriors. Politico. March 22, 2021 [March 23,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6). 
  131. ^ Blenkinsop, Philip. EU-China deal grinds into reverse after tit-for-tat sanctions. Reuters. March 23, 2021 [March 23, 2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0). 
  132. ^ 王晶晶. 中歐投資協定不獲大多數歐洲議會主要政黨支持 據報或已胎死腹中. 香港01. 2021-04-29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0) (中文(香港)). 
  133. ^ 欧盟贸易主管:推动批准中欧投资协定的努力已经暂停. 美国之音. [2021-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134. ^ 歐中關係惡化 歐盟執委會中止推動投資協定. 中央社. 2021-05-05 [2021-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2). 
  135. ^ 南博一. 欧盟暂停推动批准中欧投资协定?欧盟发言人否认. 澎湃新闻. [2021-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6). 
  136. ^ Emmott, Robin. EU parliament freezes China deal ratification until Beijing lifts sanctions. Reuters. 2021-05-20 [2021-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3). 
  137. ^ EU threatens to freeze huge investment deal with China. AP NEWS. 2021-05-20 [2021-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2). 
  138. ^ 中歐投資協定批准程序遭凍結! 歐洲議會要北京解除制裁. 經濟日報. 2021-05-21 [2021-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1). 
  139. ^ 谴责香港大肆拘捕 欧洲议会压倒性多数通过欧盟领袖不出席北京冬奥会议案.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1). 
  140. ^ 欧洲议会将通过动议抵制北京冬奥会,英工党吁UN调查新疆问题. 美国之音. [2021-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3) (中文). 
  141. ^ 胡仕胜. 中印关系三大干扰性因素及化解之道.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2020-04-10 [2020-06-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142. ^ 中日双方都对改善两国关系持积极态度 外交部回应. 环球网. 2018-08-03 [2018-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9-10) (中文(简体)). 
  143. ^ 安倍晋三因病辞任日本首相 最长在任纪录终结. BBC News 中文. 2020-08-28 [2020-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28) (中文(简体)). 
  144.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 1992年第31号 - 中国政府网 (PDF). [2020-08-2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6-06). 
  145. ^ 這邊核彈那邊薩德,朝鮮和韓國讓中國兩邊頭疼. 紐約時報中文網 國際縱覽. 2017-03-03 [2017-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2) (中文). 
  146. ^ 中国与朝鲜今年交易额将达60亿美元. 財經網. 2011年12月21日 [2012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月18日). 
  147. ^ Revere, Evans J.R. Lips and teeth: Repairing China-North Korea relations (PDF). Global China: Assessing China's growing role in the world (Washington, D.C.: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2019-11-18 [2020-02-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3-07). 
  148. ^ 十年功成崭新起点 中国东盟共创自贸时代. 中新网. 2010-01-01 [2021-04-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3). 
  149. ^ 联合新闻网. RCEP今生效/陸日互降稅 衝擊我高科技產品. 2021-01-01 [2022-0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2) (中文(臺灣)). 
  150. ^ 150.0 150.1 外媒:美支持台灣「事實獨立」 日阻礙中台統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自由時報
  151. ^ 央视新闻. 韩国统一部:朝鲜对韩朝联络办公室实施爆破. t.bilibili.com.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6). 
  152. ^ 小央视频. 金与正:相信朝军将采取行动,“来平息朝鲜民众的愤怒”. b23.tv. [2020-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5). 
  153. ^ Chapter 2. Section 1. Asia and Oceania, 'South& Korea' (PDF).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2021-08-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5-04). 
  154. ^ 韩新版国防白皮书不再用“伙伴”描述日本. 2021-02-03 [2021-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5). 
  155. ^ 從夥伴變鄰國 韓國防白皮書對日態度似趨強硬. 2021-02-03 [2021-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0). 
  156. ^ Gale, Alastair. Enmity Between South Korea, Japan Worries U.S.. Wall Street Journal. 2015-02-17 [2022-07-14]. ISSN 0099-966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31) (美国英语). 
  157. ^ BBC World Service Poll : Views of China and India Slide While UK's Ratings Climb: Global Poll (PDF). Globalscan.com. [2016-08-2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10-10). 
  158. ^ Buruma, Ian. Opinion | Where the Cold War Never Ended. The New York Times. 2019-08-12 [2021-07-02].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9) (美国英语). 
  159. ^ Cold war: Flow of tourists, beer freeze in Japan-South Korea trade. Nikkei Asia. [2021-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18) (英国英语). 
  160. ^ Tall Fences Make Bad Neighbors Out of Japan and Korea. Bloomberg. 2019-07-13 [2021-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9). 
  161. ^ 张王会”成功举行 两岸关系再获重大突破,亚太日报,2014年2月13日
  162. ^ 單厚之. 旺報觀點-敏感時期 兩岸關係步步為營. Chinatimes.com. 2015-09-12 [2018-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8). 
  163. ^ “习马会”第一句话说啥?双方打什么颜色领带?晚饭吃啥?. 央视新闻. 2015年11月7日 [2015年11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11月8日). 
  164. ^ Lee, Shu-hua; Chang, S.C. President Ma to meet China's Xi in Singapore Saturday (update). 中央通讯社英文新闻网. [4 November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07). 
  165. ^ 20151104 焦點對談 兩岸史上最大突破! 馬習會周六登場. YouTube.com. 2015-11-04 [2018-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4). 
  166. ^ 夏立言与台商座谈说明习马会是两岸史上最大突破. 印度尼西亞商報 Shangbao Indonesia. 2015-12-29 [2016-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16). 
  167. ^ 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第277次委员会议报告.2016-10-31
  168. ^ 蔡英文時代的兩岸關係(2016-2020)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120頁,邵宗海,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7-02-17
  169. ^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2017-02-24 [2018-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5). 

书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