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特维尔-莫斯科战争

第二次特维尔-莫斯科战争(俄語:Вторая Тверское-Московско война,1368–1375年)是由特维尔大公国莫斯科大公国为了争夺全罗斯领导权而进行的第二次封建战争的总称,战争起因是莫斯科介入特维尔大公的继承争议,最终引申出两国间的卡申银矿归属问题,特维尔因此联合立陶宛大公国和当时金帐汗国权臣马麦的势力对抗莫斯科方,莫斯科方指责特维尔方为罗斯的叛徒,双方大规模动员盟友参战,令事态升级成全面战争,本战争是古罗斯规模第二大的封建混战,仅次于莫斯科大公国内战。战争最终以特维尔大公国战败投降告终,1387年,特维尔大公国向战胜国割让大部分领地,并重新承认莫斯科大公为宗主[1]

第二次特维尔-莫斯科战争
特维尔-莫斯科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1368–1375年
地点
东北罗斯
结果 特维尔大公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向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顿斯科伊称臣,承认莫斯科大公在全罗斯的领袖地位
领土变更 特维尔大公国割让勒热夫别热茨克、科纳甚金、托罗佩茨、加列姆辛等地予莫斯科大公国,割让托尔若克、勒尔瓦等伏尔加河北岸地区予诺夫哥罗德共和国
参战方
  • 莫斯科大公国
  • 诺夫哥罗德共和国斯纳尼茨基派
  • 下诺夫哥罗德-苏兹达尔大公国
  • 斯摩棱斯克公国尤里派系
  • 加利奇-兹韦尼哥罗德公国
  • 罗斯托夫-鮑里索格列布斯基公国
  • 沃洛科拉姆斯克公国
  • 奥卡河上游诸公国
  • 谢尔盖圣三一修道院
  • 指挥官与领导者
  • 米哈伊尔二世
  • 米哈伊尔·卡申斯基
  • 伊凡·霍尔姆斯基
  • 支援:

  • 德米特里·顿斯科伊
  • 勇者弗拉基米尔
  • 德米特里·米哈伊洛维奇·博布鲁克-沃伦斯基
  • 伊凡·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博连斯基
  • 瓦西里·瓦西里耶维奇·韦利亚米诺夫
  • 支援:

    兵力

    特维尔本国约13,000名军兵
    民兵最大动员数约在33,000~39,000人

    及其他同盟部队

    莫斯科本国服役贵族约17,000名
    民兵最大动员数约40,000~48,000

    及其他同盟部队

    背景编辑

    第一次特维尔-莫斯科战争编辑

    1304年,米哈伊尔一世以下克上篡夺了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大公国,加冕为全罗斯大公。在当时受到莫斯科王公尤里一世的挑战,特维尔一方视莫斯科方的举动为叛乱行为,出兵征伐莫斯科公国,后因脫脫汗的调解而撤兵北返,从此两国关系长期不佳。1312年,脱脱汗在调解双方争端后,病逝于伏尔加河的图克泰河曲。1313年,另一位强大王公,消灭了奥利戈维奇系的斯摩棱斯克公亚历山大·格列布维奇亦去世,两方的战争已经不能避免,1313年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在获新大汗月即别继续封为全罗斯大公後,对诺夫哥罗德共和国主张其对托尔若克领地的宣称权,诺夫哥罗德立即选举莫斯科的尤里公之弟阿凡纳西·丹尼洛维奇为大公,将莫斯科公国也拖入战争,战争全面爆发。

    战争以特维尔一方占优势的状态持续进行了6年,特维尔军队对莫斯科的威胁甚至达到了当时莫斯科人一登上城墙,就可以看到城外特维尔军队的营地。1319年,莫斯科方冒险发动了苏兹达尔战役勉强挽回了战局。1322年,特维尔再次大举南侵,几乎攻灭莫斯科公国。双方因为饥荒休战三年。1325年,特维尔公国再次南侵,攻破莫斯科方重镇斯塔罗杜布,导致莫斯科对其他分封公国的统治崩溃,仅馀下从弗拉基米尔到莫斯科间的领地。同年月即别汗召见两方的王公,特维尔的德米特里公在大汗座前杀了尤里公以报父仇,导致德米特里公也被大汗下令处决,莫斯科一方才能幸存。1427年,因为特维尔起义,莫斯科新王公的伊凡一世为月即别汗镇压,率领40,000联军摧毁了特维尔大公国,废其大公位,将特维尔大公国分成数个小公国,降为莫斯科的附庸。战后由于伊凡一世的处置,特维尔各公国长期陷于内乱,无力索回割让给莫斯科的领土。1347年,卡申王公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发动1347年-1352年特维尔公国内战,再次统一了特维尔公国。伊凡一世的分裂并控制特维尔的构想至此告终。

    第二次战争的原因编辑

    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在谢苗一世时期对莫斯科大公谢苗一世守封臣之礼,按时进贡和谒见。但在谢苗一世因黑死病而亡后,其弟伊凡二世昏庸无能,因此特维尔方渐渐对莫斯科大公国阳奉阴违,1355年开始不进贡不朝见大公,次年大卢基战役更是大败传统强国诺夫哥罗德。1356年加入下诺夫哥罗德-苏兹达尔大公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主导的反莫斯科同盟,迫莫斯科退回1327年夺去的特维尔大公冠冕。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最终加冕为特维尔大公,成功收回其父在1304年的大片领地。1364年,特维尔方趁莫斯科与下诺夫哥罗德双方作战之时,只用了部分兵力,在多罗戈布日战争中轻易攻占了拥有广大领地和同等人口数量的斯摩棱斯克公国,这使得特维尔大公国已经拥有了与莫斯科大公国再次作战的实力。

    1366年,特维尔内部爆发继承斗争,瓦西里公本来打算召开王公会议商讨,结果其教子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逃到立陶宛寻求庇护。同时,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顿斯科伊要求特维尔大公重新称臣,同时退出1360年乘第二次下诺夫哥罗德-莫斯科战争中占领的乌格里奇和戈罗杰茨两领地。瓦西里公拒绝,并派长子卡申斯基前往乌格里奇守城,战事爆发。此时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乘机引立陶宛人进入特维尔公国境内发动政变,推翻了瓦西里公的统治。1368年3月4日卡申斯基知道父亲被政变推翻后,转而向莫斯科军队开城投降为条件,换取顿斯科伊承诺协助他取回公位。特维尔大公国分裂成两派,一派亲立陶宛,另一派亲莫斯科大公国。相同的问题也出现在斯摩棱斯克公国,1368年4月11日,王公斯维亚托斯拉夫·伊凡诺维奇与次子尤里·斯维亚托斯拉维奇不和。尤里·斯维亚托斯拉维奇向莫斯科大公献土称臣以对抗父亲与长兄格列布。斯维亚托斯拉夫·伊凡诺维奇因领地被莫斯科势力环绕,但加入特维尔方。1368年6月,卡申斯基带领莫斯科大公国军队迅速攻占原特维尔大公国西部领土,并按协议献上乌格里奇领地予顿斯科伊。同时期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内部亦生变故,以波列茨基家族和斯纳尼茨基家族为首的两大阵营对峙,波列茨基家族倾向拥戴特维尔方,斯纳尼茨基家族更倾向拥戴莫斯科方。诺夫哥罗德帕萨德尼克「布施者」伊凡·斯纳尼茨基主张根据与莫斯科的条约加入莫斯科一方,波列茨基家族族长尤里·伊凡诺维奇·波列茨基认为与莫斯科之间协定的不过是纸,根据实力而言,有立陶宛和金帐汗权臣马麦支持的特维尔大公国更有获胜可能。因此维彻展开投票,结果仍然是亲莫斯科派票数较多,波列茨基家族愤而退席。诺夫哥罗德方因此分成两派,双方都派出自己家族的雇佣兵和财货支援战争中对战的两大公国,但在诺夫哥罗德内部并未酿成内战。

    特维尔新大公米哈伊尔二世知道他并没有直接战胜莫斯科大公国的实力,因此在1368年4月联络马麦阿尔吉尔达斯,请二人出兵来援。也派使者前往梁赞大公国向大公奥列格·伊凡诺维奇求援,奥列格·伊凡诺维奇以正忙于南方战事拒绝。另一个对特维尔方最大的问题是卡申斯基,因为他正是特维尔大公国的合法宣称者与具有优秀指挥才能的将领。而在1368年6月收复卡申以来,针对卡申银矿的归属问题卡申斯基与莫斯科方起争执,因此米哈伊尔二世派使者前去告知卡申斯基,他已经隆重地安葬了叔叔和教父瓦西里公,他是按顺序制登位特维尔大公,他对于与堂兄卡申斯基作战感到伤心,他愿意为了和解放弃卡申领地的一切权益,并将卡申银矿的一切利益由卡申斯基自行分配,卡申斯基亦可以将扩张所得的一切领地都属于自己的领地。米哈伊尔二世将血融在火漆中,与卡申斯基以血盟誓,卡申斯基决定杀掉莫斯科的监军反正回到特维尔一方,至此双方壁垒分明,战争全面爆发。

    战法与技术编辑

    此时候战争双方的战术已经相比起上一次战争有很大的不同,共同点是双方都以军事贵族作为军队的核心,军队的主体是半农半兵的服役部队,而服役期从过去的60日延伸至90日。军事贵族一般骑马,主要的装备有长矛,副武器(战锤、战斧、佩剑、投矛),内装锁子甲的鳞甲和骑兵盾。部分较富有的贵族还有订制的专用武器和盔甲,因此人马具装的重骑兵通常由贵族担任。轻骑兵主要是用作侦察和袭扰之用,但双方轻骑兵的编制有很大的不同。弓兵方面,与上次战争相同,罗斯自由农是弓兵的主力。但箭不再主要由弓兵自制,而是军队中有专门的制箭匠,因此箭矢数量大大增加。因为成本因素,不一定使用金属箭头,而且在作战后弓手会专门在战场上回收箭矢,因此射出的箭矢通常是各式各样的。而弓兵亦不像过去只会射几轮箭便拔出近战武器加入混战,而是会在一些固定的位置持续输出火力,在过去的时代只需要数轮排射就能耗尽箭矢。而在本次战争,可以见到不少战例是弓兵射击的时间相当长,甚至出现了两军接战后迂回至敌后方射箭。另一方面是弩兵,弩兵是与弓兵有很大的分别的,弓兵是投射火力,以火力压制敌部队的进攻,弩兵是敌靠近时,以弩箭来破甲,当年的箭有大量考古存留,因此可以从箭头中看到弩箭头与弓箭头是不同的。弩箭头按仪器分析,表面曾经有碳化的痕迹,也就是弩箭头经过硬化的熟铁,弓箭头是没有的。双方的步兵都已经披甲,农兵在本次战争作用不大。历史学家尤里·格奥尔基耶维奇·阿列克谢耶夫俄语Алексеев, Юрий Георгиевич (историк),指出在14世纪晚期的战事中,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农民,拿一柄削尖木矛、草叉长柄镰刀上战场得到战功的时代已经过去。面对漫天箭雨以及投石器床弩的大量应用下,在没有足够防护的状况下简直就是屠杀。本次战争的民兵主要是有土地的地主,他们本身属于准贵族阶层,属于地方土豪,再差一点的也至少是富裕的自耕农,一般农民是连一柄剑和一套盔甲也买不起的。

    由于生产技术进步,战争形态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在本次战争前的所有封建内战,因为补给和运输条件的限制,通常是点对点的攻击,通过攻占敌方重要城镇或要塞令对方投降。而在本次战争变成面对面的战争,只能通过占领敌方领土,进行骑行劫掠英语Chevauchée摧毁敌方的农田及仓库以达到目的。并且因为军事後勤技术的进步,以城镇为中心控制周围的地区和道路,以辎重车队进行军用物资的运输分配,大规模的野战更为常见。且因为城镇之间的距离不远,相较西欧的百年战争以野营为垒的战法,罗斯军队更喜欢驻扎在城镇中,再在野外集合向敌方城镇推进,因此补给压力并不高,也可在敌方领地定期征税和勒索金钱。双方的战争承受力大大提升,军队无法通过一两场战役击败敌人,必须要一座一座大城攻打,将敌人在领地上的武力彻底打败才可以拥有一片领地,因此战事的密度比过去任何一场封建内战都高。季节也是一个重要因素,冬天无法动员大量士兵作战。一般能动员大量军队的时间是秋收之後,春季一般是以防御性质的战斗为主,根据编年史的记载也可以看出双方多次进攻的人数变化,在农忙期的战斗人数普遍较少,以突袭与野战为主。在农闲期的战斗人数普遍更多,以占领与围城战为主。这是因为这时期的战争仍然是兵农未分离的战争,而动员纯军事贵族部队出征损耗会很大,双方均不会以只有军事贵族构成的部队攻入敌方境内。军事贵族更多的是一种快速应变部队,避免敌人的突然入侵。

    记载编辑

    第二次特维尔-莫斯科战争相关文字记载是空前的多,当时贵族和教士习惯以书写来记事,教士多使用传统的古教会斯拉夫语书写,两大留存古代罗斯编年史《劳伦特编年史》、《伊帕齐耶夫编年史俄语Ипатьевская летопись》的作者都生活在同一时代。公国史方面也现存《罗戈日斯基编年史》、《斯摩棱斯克编年史》等公国的编年史,而在民生方面的描述也存在圣谢尔盖·拉多涅日斯基和其弟子智者埃皮法尼乌斯的作品。当时的书写纪录主要有四种:

    • 一是最贵的犊皮纸俄语Велень (материал),主要用于极珍贵的文献抄写,常见于编年史书,另一主要用途是用作国书,如宣战声明和和约之用。
    • 二是白桦树皮纸俄语Берестяные грамоты,常用于卷轴,贵族和识字的平民则会常以便条形式书写,也可以用以书写诉状、帐册、土地册、权利状俄语Жалованная грамота等。
    • 三是泥板,通常在书写完成后还会窑烤使其固定形状。常见于平民私有土地的证明,记载生活,收税证明和纪录,民事债务的记录等,也会有绘画在泥版之上。
    • 四是写在建筑物的文字,常见于教堂和墓穴,一般会有说明该建筑物的作用或该建筑物由何人出资兴建,用于纪念何人何事,相关记录可以考据出同时期的历史事件。

    除了以上四种,亦有木板与布匹等作为时人的主要书写工具,但因为俄国的气候不适合保存有关记录,加上罗斯人普遍不将之陪葬,目前考古只发现少数遗留,且此少数例外大多亦难以阅读。当时罗斯语主要通行两套语言,罗斯语和教会斯拉夫语。罗斯语可以分成五大方言,彼此不能完全互通,本次参战的各方势力虽然都是罗斯人为主,但也分成四套方言。莫斯科与特维尔都使用罗斯托夫-苏兹达尔方言俄语Ростово-суздальский диалект,立陶宛治下罗斯人与斯摩棱斯克公国主要使用斯摩棱斯克-波洛茨克方言俄语Смоленско-полоцкий диалект,南方梁赞大公国主要使用切尔尼戈夫-谢韦尔斯基-梁赞方言俄语Южнорусский акающий диалект,北方诺夫哥罗德人主要使用旧诺夫哥罗德方言俄语Древненовгородский диалект。当时特维尔的历法与莫斯科的历法也不相同,莫斯科习惯使用创世年,也就是创世时间开始的纪年,一年只有363日。特维尔的历法以儒略历为基础,但一年有13个月,一个月只有28日,而纪年方式不以耶稣降生开始,而是以君主在位年来推算,《罗戈日斯基编年史》常见的描述是某某大公在位第几几年。在古俄语中,硬音符号软音符号都曾是元音字母,随时间过去,只留下о和е发音其他并不发音,z和转ъ消失,从以元音结尾的开音节转变为辅音字节为主。因此这段时间也是俄语与罗斯语的分离时间,文法上甚至公国之间都有巨大差异,没有经过学习的俄罗斯人是看不懂这个时代的文字记载的。这也造成了考古学家的困难,他们必须要将纪录翻译成俄语,同时将度量衡、日期换算成公制

    过程编辑

    卡申斯基1468年6月就占领乌格里奇,随後对罗斯托夫领地发起大规模攻势连战连胜,在8月下旬进抵罗斯托夫城包围。但因城防稳固久久不能攻下,卡申斯基决定以罗斯托夫城围点打援,引诱莫斯科军队野战,在罗斯托夫一役大败莫斯科援军,罗斯托夫城因补给耗尽开城投降。1368年5月,立陶宛大公阿尔吉尔达斯亦对莫斯科大公国宣战俄语Литовско-московская война (1368—1372),他一开始的攻击对象是亲莫斯科的斯摩棱斯克反对派,11月21日联合特维尔大公国西部主力伊凡·霍尔姆斯基指挥的霍尔姆军在特罗希诺战役大败莫斯科军队。同时期卡申斯基决定北伐雅罗斯拉夫尔,在攻打两个月后攻陷,又用了一天就攻陷了科斯特罗马。阿尔吉尔达斯大公率兵直接攻打莫斯科,德米特里·顿斯科伊笼城固守。立陶宛围攻三天后不克,因得知利沃尼亚领地生变,返回立陶宛时转而向南攻打斯塔罗杜布和布良斯克以掠夺,莫斯科军队紧随其后,德米特里·顿斯科伊派使者怒斥特维尔公勾结外族叛逆自家罗斯兄弟,派勇者弗拉基米尔出兵攻打特维尔西部及斯摩棱斯克公国。两军在1469年3月打响双方伤亡惨重的维亚济马战役,莫斯科军将特维尔军逼入维亚济马要塞并开始围城。3月11日,伊凡·霍尔姆斯基率4,000军队迂回谢苗诺沃突袭莫斯科军后方反攻并大获全胜,丢盔弃甲的莫斯科军撤出斯摩棱斯克公国。

    卡申斯基和霍尔姆斯基分别从北面和西面入侵莫斯科大公国,分散莫斯科方兵力。莫斯科大公国的内部冲突和领导层的犹豫不决令莫斯科大公国无法有效判断战略,卡申斯基也不攻城,只是大肆焚掠屠杀莫斯科大公国北部乡镇,进行骑行劫掠英语Chevauchée连掠四十多个乡镇,摧毁其经济基础。伊凡·霍尔姆斯基在西方则与伊凡·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博连斯基争夺布良斯克领地的控制权,伊凡·奥博连斯基因为误判霍尔姆斯基会在佳季科沃进攻,因此分散兵力,遭到霍尔姆斯基率军偷袭后弃城而逃。霍尔姆斯基率兵扫荡奥卡河上游诸公国,但因后勤不利无法扩大战果。

    1470年上半年,卡申斯基动员13,000军队大举进攻莫斯科大公国北部,要求各城投降,死守不降者屠。德米特罗夫因据险死守不降,特维尔军伤亡达两千人,破城后卡申斯基下令屠尽城民,不分男女一律杀无赦,震慑周边各城。大主教塞浦路斯俄语Киприан (митрополит Киевский)听闻卡申斯基恶行后大怒,下令将卡申斯基绝罚。附近的谢尔吉耶夫镇得知此消息后,时任主教圣谢尔盖·拉多涅日斯基下令集合百姓避难,他本人与弟子们至军营与卡申斯基谈判,卡申斯基被圣谢尔盖说服,放弃攻打谢尔盖圣三一修道院。卡申斯基转而向南作战,据罗戈日斯基编年史记载,所到之处,皆为焦土,犹如撒旦降世,焚掠大地。卡申斯基军烧毁农田,拆毁房屋,将男子抓为兵丁,妇孺卖为奴隶。学者切尔内舍夫认为卡申斯基的战法重点是摧毁对方有生力量,因为武器可以杀死的人有限,但是摧毁对方的粮产就是令对方人口急剧减少的最有效方法。莫斯科军由王公米哈伊尔·达维多维奇率领8,000士兵抵御卡申斯基,在亚赫罗马河战役被特维尔军击败,莫斯科军此时深入特维尔境内,无可御敌之兵,德米特里·顿斯科伊下令勇者弗拉基米尔回防,此时由于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逃往立陶宛求援,勇者弗拉基米尔因此放弃继续攻打特维尔回军。此时南下的卡申斯基军亦迫近莫斯科军队,12月8日,双方在莫斯科河畔的普热梅希尔要塞发生遭遇战,特维尔军大胜并俘杀上万莫斯科军队,自1322年以来再次进围莫斯科。围城数日后,卡申斯基所部因补给耗尽撤围过冬。在西线,1370年8月22日莫斯科军成功在柳别奇突袭正在北返霍尔姆的伊凡·霍尔姆斯基部,虽无法成功阻止特维尔军突围,但仍成功歼灭三千敌军。

    1471年初,梁赞大公国因为重新向大汗庭的权臣马麦臣从,向莫斯科大公国宣战,莫斯科方四面受敌,陷入几乎亡国的境地。勇者弗拉基米尔纠集20,000军队再出战驱逐卡申斯基部,在红山战役再次被卡申斯基打败。北上打算会合莫斯科军的梁赞军队在斯科舍涅切沃战役被莫斯科督军德米特里·米哈伊洛维奇·博布鲁克-沃伦斯基俄语Дмитрий Михайлович Боброк Волынский部队打败,博布鲁克-沃伦斯基北上拯救勇者弗拉基米尔,计划合兵夹攻卡申斯基部队。博布鲁克-沃伦斯基带领莫斯科军攻入霍季科沃特维尔军左翼,4月2日,卡申斯基突袭来犯敌军打响霍季科沃战役,以少胜多并大获全胜。4月9日,卡申斯基派兵占领谢尔盖圣三一修道院,并且组织再次南下攻入莫斯科。勇者弗拉基米尔急命西部的奥博连斯基回防莫斯科,此时梁赞大公国再次北伐,而且这次还带来了马麦派遣的10,000鞑靼骑兵。卡申斯基迅速推进,与梁赞军一同二度围困莫斯科,特维尔军将莫斯科的郊外都烧杀抢掠了一遍,掠夺了大片资源。特维尔军一度攻入克里姆林宫,奥博连斯基的援军在5月3日抵达,还带来了西部各公国的援军,里应外合打败了围城军,令卡申斯基在战争中首次受挫。德米特里·顿斯科伊为了打破困局,主动向大汗庭上贡10,000卢布,换取马麦退出战争,承认其全罗斯大公的地位。

    1372年,莫斯科方主力追击卡申斯基部队,另外扶植普隆斯克的弗拉基米尔取代北伐中的奥列格任梁赞王公,迫奥列格和谈回防。莫斯科军队在4月12日的在罗斯托夫战役大破北返中的特维尔部队,收复罗斯托夫领地全境。6月,立陶宛军在阿尔吉尔达斯大公指挥下再度大举入侵,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兵分两路,一路由大公本人率领抵挡立陶宛人,另一路由勇者弗拉基米尔率领继续北伐特维尔东部。1372年7月3日,卡申斯基再次收复罗斯托夫,并一路南下,在1372年7月16日第三次围攻莫斯科。莫斯科由大公妃与勇者弗拉基米尔合作指挥抵挡特维尔军,1372年7月28日,打败立陶宛军的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回军拯救莫斯科,卡申斯基因兵力不足而撤围向东。因为双方都已筋疲力尽,莫斯科方邀请立陶宛和特维尔和谈,10月26日双方停战。11月6日,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声称对卡申斯基无法攻陷莫斯科不满,派兵围攻卡申,卡申斯基转而向莫斯科方单方面宣誓效忠。特维尔军以三倍兵力6,000人围攻卡申不克。在1373年2月18日,卡申开城投降和谈,卡辛斯基被流放至莫斯科大公国,同年去世。

    1375年,因为莫斯科大公国又欠税,马麦又转封全罗斯大公头衔予特维尔一方。特维尔大公国再次出兵攻打乌尔里奇,莫斯科大公国三路并进攻入特维尔大公国。此时立陶宛和马麦均未能出兵支援,只有特维尔城尚有鞑靼使臣阿奇霍扎俄语Ачихожа的3,000军队,与东部霍尔姆斯基的13,000军队。1375年9月,特维尔陷落,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向德米特里·顿斯科伊称臣。仍在抵抗的霍尔姆斯基闻讯亦下令部众投降,战争结束。

    参考文献编辑

    1.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157,163,247 (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