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粤桂战争

第二次粤桂战争,是1921年6月至1921年9月期间,广西省军阀陆荣廷,与掌握粤系实权的陈炯明所爆发的战争,从粤军角度亦称为援桂战争。战争进行的主要地域为广西省。

第二次粤桂战争
日期1921年6月-9月
地点
结果 粤軍取得決定性勝利並攻占广西
桂系戰敗,陆荣廷通電下野。
参战方
中華民國 廣州軍政府
中華民國 粤系
中華民國 旧桂系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華民國 陈炯明
中華民國 孫文
中華民國 陆荣廷
中華民國 沈鸿英
中華民國 陈炳焜
中華民國 马济
中華民國 谭浩明
兵力
约4万 约3万
伤亡与损失
过万 约近万

“第二次粤桂战争”在史学界被视为“第一次粤桂战争”的延续。

背景编辑

“第一次粤桂战争”之后,原本控制广东省护法军政府”,并控制两广地盘的旧桂系势力被陈炯明的粤军击败,被迫退回广西。陈炯明迎接孙中山返回广州重组护法军政府。并于1921年4月,部分国会议员召开国会,宣布于广州成立“中华民国政府”,以孙中山为大总统。同时通电劝告北京政府之“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辞职。北京政府、直系、奉系军阀及湘、桂、鄂等省均不表示承认广州中华民国政府,广东省议会亦开会反对。南北分裂的政治局面延续。

尽管二人在北伐上有不同意见,为维护国民党内团结,陈炯明于14日率全体粤军将领电贺孙文当选总统。孙文乃于5月5日就任“非常大总统”,设总统府于越秀山南麓,随即开始策划攻桂事宜。当时,陈炯明因认为广东已从桂系手中解放,不欲再兴兵事,亦因主张“桂人治桂”,不愿入广西,遂与陆荣廷“信使往来,约以各守边圄,勿相侵扰”。但在孙文的严命下,他还是于4月在西江地区部署军队。

第一次粤桂战争结束以来,桂军虽退回广西,但在粤桂边境,桂粤两军还时有冲突,粤桂首领亦未公开宣布停火。旧桂系退兵回广西后,因广西贫瘠落后,难以解决各部军饷。各实力派首领之政治地位,权力分配亦难以平衡。首领陆荣廷之影响力和控制能力开始下降。旧桂系各派为解决矛盾,开始屯兵粤桂边界,准备重新夺取广东。5月20日,北京政府下达“南方讨伐令”,以陆荣廷为“粤桂边防督办”,令其进攻广东。陆荣廷为向北京政府示好,宣布取消广西独立,以陈炳琨为广西护军使,设署于梧州,并称“先入粤者任粤督”,意图重新入粤。与此同时,孙文亦积极备战,将许崇智所部粤军4000余人编为军政府直辖,并大肆招募新兵。5月28日,粤军将领叶举宣布肇庆一带实行戒严,以备粤、桂间开战。

作战经过编辑

边境交战和梧州战役编辑

1921年6月13日,桂军沈鸿英部出兵攻入广东,第二次粤桂战争爆发。桂军2万余人兵分三路,以陈炳琨部出梧州进攻郁南、罗定,以申葆藩部进犯高州、廉州,以沈鸿英部出怀集进犯粤北。此外,陆荣廷还派杨永泰在高州、雷州、钦州、廉州一带,策动被粤军改编的桂军残部起事以配合桂军的进攻。粤军作战计划以南北两路为防御战。北路由邓铿部配合赣军赖世璜防御。南路由翁式亮、黄大伟、陈觉民、钟景堂、邓本殷、胡汉卿、黄明堂各部但任防御。粤军中部主力则分三方面反攻,以梧州为第一目标。攻梧州中路由魏邦平全师配合杨坤如部担任。右翼由许崇智部(张国桢、吴忠信等)配合关国雄、谢文炳两部进攻怀集。左翼则由叶举部(陈炯光、熊略、罗绍雄等)反攻郁林(西宁) 而进取桂省戎圩。粤军第二目标为浔州(桂平),最后目标为首府南宁。

6月20日,孙文任命陈炯明为讨桂军司令迎战桂军。陈炯明于是日派钟秀南为兵站总监,负责军需补给运输事宜,并乘舰赴肇庆誓师,表明战争目的:

此次用兵,亦即所以拯拔桂人,尤望敌忾同仇,俾贼巢早荡,民治早覆。

同时陈炯明发布了入桂的军纪:

桂逆蓄谋祸粤,压迫日甚,我军忍无可忍,致相见于兵戎。兹将士兵须知各则开具于左:

(一)须知此次兴师,系在驱除桂逆,扫灭盗贼政治,非与桂民为难,其有附义军队,本军一律欢迎;

(二)须知桂民皆吾同胞,我军入桂,系在扶植民治,不可稍有骚扰,致伤桂民感情,并坚敌人势力;

(三)须知一草一木,皆为桂民所有,师行所过,毋得伤损,至于买卖,尤宜格外公平;

(四)须知历年作战,在得民助,桂民困苦苛政,若见我军举动文明,自然望风倾向,壶浆(米脚)相迎,则桂逆虽悍,实无足平之势。

在陈炯明的指挥下,粤军135个营4万余人兵分三路反击桂军,以许崇智指挥右路出四会、广宁,进攻贺县、平乐,以叶举指挥中路沿西江进攻梧州,以翁式亮指挥左路迎战侵入高州、雷州之桂军。粤军攻势非常顺利。粤军攻梧州中路在广东封川县与桂军主力接触,发生剧烈激战。6月23日,粤军三路部队一起围攻梧州。守将陈炳昆率部抵抗,但其属下的刘震寰却率部倒戈,配合粤军攻打梧州,令桂军顿时阵脚大乱迅速溃败。粤军得以于26日顺利攻下广西门户梧州。桂系失去了广西的交通咽喉和对外贸易的重要商埠。

桂系溃退编辑

28日,陈炯明入驻梧州,命三路大军深入桂境,右路出平乐以窥桂林。左路克岑溪、容县,与中路会师,分道会攻浔州。7月初,粤军收复被桂军占领之粤西地区的连县连山等地,并攻入广西。7月9日,因形势不利于旧桂系,旧桂系内部分裂。沈鸿英宣布独立于陆荣廷,自称“救桂军总司令”,宣布广西自治。并于粤军接洽合作。各地桂军纷纷脱离陆荣廷的指挥以谋求自保。

中路粤军则排除了桂军的强烈抵抗节节推进,于7月12日陷藤县、16日陷浔州。7月中旬,粤军南下攻击在钦廉地区的陆荣廷嫡系部队,重创陆荣廷的嫡系部队,陆荣廷的部队已经基本丧失作战能力。7月16日,陆荣廷逃入桂西南靠近越南的重镇龙州,桂军残部据周边山隘死守。桂军退至龙州不下2万余人,龙州地势天险,山岭绵亘,不易攻取, 但桂军粮弹缺乏。

8月5日,粤军左路军会合中路军没有遭遇任何抵抗而进占南宁。8日,陈炯明进抵南宁,成立了广西全省善后处,并采取一系列措施,解决广西的善后问题,协助孙文于7月28日任命的广西桂人省长马君武进行战后建设。右路粤军则在滇、赣、黔军的配合下,于8月13日克桂林。此时,粤军基本控制了桂东北。

9月11日,陈炯明下令全军进攻龙州,取缓进计划,先派员招抚,一面由粤再调重兵增援。粤军兵分数路,迅速进攻。龙州陷落前夕,陆荣廷通电下野,与谭浩明、马济等取道越南,转往上海流亡。粤军于26日攻克龙州,第二次粤桂战争遂以粤军占领广西告终。此战,粤桂两军各自伤亡约万人。

结果及影响编辑

粤军退兵与广东的损失编辑

为兑现自己在出兵前的承诺,陈炯明宣言“桂人治桂”,恢复了被桂系解散的广西省议会。龙州攻下后,表面上全桂平定。但在各处被击败的桂军,尚有不少逃入山谷落草为寇。为保证广西的真正安定,陈炯明在广西又逗留了一个多月。11月3日,陈炯明率主力部队凯旋回粤,7日抵达广州。

离开南宁前,因当时尚有不少桂系残军逃入山谷落草为寇,陈炯明应马君武之请,命叶举率50个营留守广西清剿残敌(当时在桂粤军150营,随陈归粤50余营)。粤军虽然占领广西主要城市,但偏远地区和山区仍在旧桂系部队控制之下,他们不断与粤军发生小规模的战斗,迫使粤军不得不退兵。

粤军在此战中伤亡过万人(譬如,藤县战役死者千余人,伤者四百余人;龙州战役,死伤过三千人),桂军方面未有统计,亦估计近万人。军费方面,广西地方贫瘠,不能供粤军所需,由粤库共约800万元。讨桂军凯旋后,孙文对陈炯明等将领训话称:

北伐之举,吾等不得不行。粤处偏安,只能苟且图存,而非久安长治,能出兵则可统一中国

尽管此战以粤军的胜利告终,但亦未有解决陈炯明和孙文二人在北伐和统一中国上的分歧。征桂结束后,广东的财政负担亦加重,这些都为日后六一六事变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广西混战编辑

第二次粤桂战争仅仅持续数月,粤军虽然打败了旧桂系,但仅是击溃其组织体系而非歼灭性的彻底击败旧桂系。战后虽然旧桂系首领集团都被迫流亡外地,也有少数旧桂系的原实力派暂时与粤军合作,但更多的原旧桂军则逃入深山,利用广西山区地势及自己熟识的方式与粤军作战,因其实力基本未受损失,而粤军并不擅长山地。

陈炯明屡次“桂人治桂”,以贯彻其“联省自治”主张。8月初旬入驻南宁后,即积极协助马君武筹划仿照广东全省实行的地方自治,筹设南宁、梧州为仿照广州的市政府。但是,正在此时,孙中山要求陈炯明北伐,使他的计划搁浅。陈炯明率领队伍离开广西之后,留驻广西的叶举部队饷粮无着,粤军对武鸣等地的报复性暴行亦引发公愤,得到广西平民支持,这样的麻雀战很快便迫使粤军撤离广西,广西乃重陷于匪盗的世界,拉开了广西数年间的割据势力混战。

1925年,出身旧桂系下级军官的李宗仁白崇禧等人击败陆荣廷、沈鸿英,统一广西。此后,旧桂系彻底退出民国政坛,被李白二人为代表的新桂系取而代之。

相关人物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参考书目编辑

  • 李宗仁口述,唐德刚撰写,1988年2月第1版,《李宗仁回忆录》。广西:广西人民出版社。
  • 刘志超等著,1998年3月第1版,《民国军阀史》。辽宁:辽宁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