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鼠疫大流行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英文:Second Plague Pandemic),是指从欧洲黑死病开始的世界上一系列重大鼠疫疫情,大约从14世纪起一直延续到18世纪末或19世纪初[1][2][3]。 1347年起,黑死病在四年内导致欧洲7500万-2亿人死亡,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30%-60%[4][5][6]。尽管在黑死病之后,鼠疫在大部分地区消退,但时常出现地方性流行。17世纪起,一系列重大鼠疫疫情再度爆发,直至18世纪末及19世纪初[1][2]。 此后,19世纪中叶,鼠疫杆菌的一种新毒株亚洲地区导致第三次鼠疫大流行[3][7]

那不勒斯鼠疫(1656年)
伦敦大瘟疫(1665年)

简史编辑

 
穿着鸟嘴服饰的瘟疫医生(17世纪)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6世纪-8世纪)期间的查士丁尼大瘟疫,是有记录以来最早的鼠疫大规模流行[3][8]。查士丁尼大瘟疫中,据估計有2500万-1亿人病死,约25%-60%的欧洲人口死亡。[9][10] 此后,鼠疫在欧洲不再出现,直至14世纪的黑死病爆发。

对于第二次鼠疫大流行的源头,存在争议,一說起源於中亚克里米亚[11], 一说起源於喜馬拉雅山區[12],一说起源于黑海城市卡法,等等。1347-1351年间,黑死病导致欧洲7500万-2亿人死亡,占当时欧洲人口总数的30%-60%[4][5][6]。此后,鼠疫时常出现地方性爆发,直至19世纪初,在各地造成的人员死亡情况也各不相同。

19世纪中叶,清朝云南地区爆发鼠疫,成为第三次鼠疫大流行的源头[3][7]。此次疫情直至1960年左右才逐渐平息。此后,在世界范围内,零星的鼠疫感染依然会出现。

部分主要疫情编辑

时间 疫情名称 地点 死亡人数
1347–1351年 黑死病 欧洲中东亚洲 7500万-2亿
1563-1564年 1563年伦敦鼠疫英语1563 London plague 英国 >20,000
1582-1583年 特內里費島鼠疫流行 西班牙 5,000-9,000[13]
1592-1593年 1592–1593年伦敦鼠疫英语1592–1593 London plague 英国 >19,000
1629-1631年 1629–1631年意大利鼠疫 意大利 1,000,000
1633-1644年 明末大鼠疫 中国 >200,000
1647-1652年 塞维利亚大鼠疫英语Great Plague of Seville 西班牙 500,000
1656-1658年 那不勒斯鼠疫 意大利 1,250,000
1665-1666年 伦敦大瘟疫 英国 100,000
1675-1676年 1675–1676年马耳他岛鼠疫英语1675–1676 Malta plague epidemic 意大利 11,300
1679年 维也纳大鼠疫英语Great Plague of Vienna 奥地利 76,000
1681年 布拉格鼠疫 捷克 83,000
1710-1712年 大北方战争鼠疫英语Great Northern War plague outbreak 欧洲 164,000
1720年 马赛大瘟疫 法国 100,000
1738-1740年 1738年大鼠疫英语Great Plague of 1738 哈布斯堡君主国 50,000
1770-1772年 俄国鼠疫英语1770–1772 Russian plague 俄国 50,000
1772-1773年 波斯鼠疫 波斯 2,000,000
1812-1819年 奥斯曼帝国鼠疫英语1812–1819 Ottoman plague epidemic 奥斯曼帝国 300,000
1813-1814年 1813–1814年马耳他岛鼠疫英语1813–1814 Malta plague epidemic 意大利 4,500
1813-1814年 卡拉贾鼠疫英语Caragea's plague 瓦拉几亚 60,000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Spyrou, Maria A.; Keller, Marcel; Tukhbatova, Rezeda I.; Scheib, Christiana L.; Nelson, Elizabeth A.; Andrades Valtueña, Aida; Neumann, Gunnar U.; Walker, Don; Alterauge, Amelie; Carty, Niamh; Cessford, Craig. Phylogeography of the second plague pandemic revealed through analysis of historical Yersinia pestis genomes.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9-10-02, 10 (1): 4470. ISSN 2041-1723. doi:10.1038/s41467-019-12154-0 (英语). 
  2. ^ 2.0 2.1 Guellil, Meriam; Kersten, Oliver; Namouchi, Amine; Luciani, Stefania; Marota, Isolina; Arcini, Caroline A.; Iregren, Elisabeth; Lindemann, Robert A.; Warfvinge, Gunnar; Bakanidze, Lela; Bitadze, Lia. A genomic and historical synthesis of plague in 18th century Eurasia.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20-11-10, 117 (45): 28328–28335. ISSN 0027-8424. PMID 33106412. doi:10.1073/pnas.2009677117 (英语). 
  3. ^ 3.0 3.1 3.2 3.3 The History of Plague – Part 1. The Three Great Pandemics. jmvh.org. [2021-01-15]. 
  4. ^ 4.0 4.1 教科文组织:黑死病在丝绸之路上的传播给人们带来何种启示?. 联合国. 2020-04-01 [2020-12-07] (中文). 
  5. ^ 5.0 5.1 The Bright Side of the Black Death. American Scientist. 2017-02-06 [2020-12-07] (英语). 
  6. ^ 6.0 6.1 Lizzie Wade. From Black Death to fatal flu, past pandemics show why people on the margins suffer most. 《科学》(Science | AAAS). 2020-05-14 [2020-12-07] (英语). 
  7. ^ 7.0 7.1 Bramanti, Barbara; Dean, Katharine R.; Walløe, Lars; Chr. Stenseth, Nils. The Third Plague Pandemic in Europe.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2019-04-24, 286 (1901). ISSN 0962-8452. PMC 6501942. PMID 30991930. doi:10.1098/rspb.2018.2429. 
  8. ^ 查士丁尼大瘟疫:人类史上,第一次鼠疫的大规模流行. 凤凰网. [2021-01-15]. 
  9. ^ Ishaan Tharoor. Top 10 Terrible Epidemics. 《时代杂志》(Time). 2010-10-26. ISSN 0040-781X (美国英语). 
  10. ^ An Empire's Epidemic.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2020-12-07]. 
  11. ^ Stephanie Haensch. 存档副本. PLoS Pathog. 2010, 6 (10): 1 [2020-03-19]. doi:10.1371/journal.ppat.100113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已忽略文本“coauth” (帮助); |pages=|page=只需其一 (帮助)
  12. ^ Brian Ward . 流行病. 蔡士瑩/譯. 貓頭鷹出版社. 2005. ISBN 9867415566. 
  13. ^ Plague. The fourth horseman Historic epidemics and their impact in Tenerife (PDF): 28 (西班牙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