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六天魔王六梵天主天魔主他化自在天主(巴利文:Paranimmitavasavatti,音譯婆羅維摩婆奢跋提,義爲他化自在天),爲天界中的第六層天他化自在天的天主,因以世人的欲樂爲自身的樂趣,故不願修行人自絕於欲樂,常在人間破壞佛教、佛法,阻撓修行人,使人們沉溺在欲樂當中。

概論编辑

魔王名爲波旬,又譯為波俾掾波椽波鞞陂旬波俾播裨波卑夜波卑面波旬逾波䀏[1],均音譯自梵語pāpīyas(पापीयस्)或Pāpman,及巴利語Pāpiya或Pāpimant,義爲惡者、惡物、殺者等[2][3];又稱摩羅(梵文:māra),義爲障礙、破壞;可合稱「魔波旬」(梵文:Māra -pāpman)。

欲界之六欲天,從最下層起:四天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第六天魔王,即欲界最高的他化自在天,此天人無須自己行樂,而愛下凡到世間遊戲變化,以他人之樂事而爲自在,故曰「他化自在天」。此天天人稱作天魔,波旬是天魔之首。祂們為了自身有長久的快樂之源泉,便要使得世人都沉溺於欲樂

但當他看到悉達多即將成佛,預見他要宣揚使人滅苦離欲的佛法,恐懼無欲樂供自身攝取,便想方設法阻撓悉達多修行。在佛經故事中,釋迦牟尼佛修行過程中曾多次拒絕波旬的誘惑,且波旬宣傳日後將千方百計阻撓佛教徒的修行,使他們沉溺欲樂,甚至化身為佛菩薩、僧人、居士的模樣去歪曲佛法,將人引上歧途徒。波旬總是以誘惑、脅迫等方法企圖阻礙行者修道。

記載编辑

佛經記載,波旬在過去世曾經供養一钵饭給辟支佛,以此福報故生爲天主。但因其貪心作祟,不信正法,经常谤法,欢喜看到佛法被消灭,因此不能受佛法渡化,常與佛教徒作對。

《大悲经·商主品第二》指出,魔王波旬是要经过地狱才得度的。經中佛陀授記:魔王波旬將來命終時五衰相現前,十分驚懼,直接堕入地狱最底、最痛苦一層阿鼻地獄(無間地獄),祂在地獄中沉痛懺悔,出地獄後便上升到忉利天,終於聽信佛法,修持佛法而得度,將來可得成佛。[4][5]

釋迦鬥波旬编辑

佛经上说,魔王波旬害怕悉达多太子(釋迦牟尼佛)真正觉悟,而影響魔王的權柄,於是想阻挠他圆成佛果,就派了三名魔女来诱惑太子:一名特利悉那(爱欲)、一名罗蒂(乐欲)、一名罗伽(贪欲)。她们盛装严饰,凌波微步来到悉达多太子前殷勤献媚。但太子深心寂定,对魔女淫荡的挑逗视而不见,毫不动心,犹如莲花出污泥而不染。魔女竭尽种种妖娆之态淫媟之状,太子训诫她们道:“你们形态虽好,心不端正,好比精美的琉璃瓶满盛粪秽,不自知耻,还敢来诳惑人吗?”使魔女得见自身恶态,只见骷髅骨节,皮包筋缠,脓囊涕唾,魔女意念一转,匍匐而遁。

魔王见魔女引诱没有成功,十分震怒,他自恃神通,带领众魔毒虫怪兽,带上毒雷毒箭,来到悉达多太子座前。魔王威胁说:如果太子不立即回到皇宫去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就让太子粉身碎骨死在树下。悉达多太子专心修行思考,对魔王的威胁如同没有听见。魔王命众魔刀箭齐发,太子身发净光,众魔尽皆跌扑,刀箭都不能挨近太子的身体。这时天空一声巨响,护法神来帮助太子,将魔鬼全部驱散。[6]

如此一夜後,悉達多太子終得以成佛,號釋迦牟尼佛

兒子商主编辑

《大悲经·商主品第二》記載,波旬有五百個兒子,其中的大兒子名為惡口,也叫商主。波旬不信佛法,但商主卻是真诚的佛弟子,常勸阻父親波旬不要行不義之事。佛陀曾授記商主将来会修成辟支佛

軼事编辑

織田信長被稱為第六天魔王的傳聞,首見於《日本耶穌會年報》中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寫給所屬耶穌會的信中所提及的故事:元龜三年(1572),當時武田信玄正要上京,寫了封信給信長,並署名「天台座主沙門信玄」,而信長的回信就署名「第六天魔王信長」。但戰國史料中,並無信玄自稱天台座主的紀錄。信玄的僧籍,僅有在覺恕法親王的安排下,擔任過權僧正而已 。此外,《甲陽軍鑑》所收錄的信玄書信中雖有提及信長乃「天魔變化也」(《醍醐寺理性院文書》的抄本則寫成「天魔破旬變化也 」[7]),但《甲陽軍鑑》存有大量內容與戰國史料不符的爭議,因此「天魔信長」僅能視為後世附會之說。[8]
據說信長本人自稱皈依日本佛教法華宗(死後葬在日本禪門臨濟宗大德寺總見院),也使用「妙法蓮華經」等字樣作為軍旗。另說織田信長則是因打算統一日本天下布武),與許多阻撓他的佛教門派為敵,如天台宗比叡山一向宗等對立,被佛門中人怒稱為第六天魔王。

華北相傳,正月初一釋迦牟尼佛降伏天魔的日子,有一年大千世界大亂,釋迦牟尼佛為了人世間的和平,除夕夜升上第六天,在一日一夜之間克服第六天魔王,並將法輪傳承給彌勒佛

參看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慧琳《一切经音义》卷十(大五四·三六九上):“旬字,本从目,音‘县’,误书从日为旬,今验梵本无巡音,盖书写误耳,传误已久。
  2. ^ 窥基大師 《大乘法苑·义林章卷六》(大四五·三四八中):“梵云魔罗,此云扰乱障碍破坏;扰乱身心,障碍善法,破坏胜事。(中略)……又云波卑夜,此云恶者,天魔别名,波旬,讹也,成就恶法、怀恶意故。”
  3. ^ 《大智度论》卷五十六,谓“魔名为‘自在天王’。此魔王常随逐佛及诸弟子,企图扰乱之;而违逆佛与娆乱僧之罪,乃诸罪中之最大者,故此魔又名‘极恶’”。
  4. ^ 《大悲经》:“(佛說)我涅盘后正法灭已,是魔波旬得大喜悦,以喜悦故坠落魔宫,堕于阿鼻大地狱中,具受无量种种苦恼。何以故?以魔波旬于是大胜慧灯慧光隐灭之时生大喜故。”
  5. ^ 《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卷第七:“佛复告阿难陀言:此魔波旬,当成佛时,与诸眷属,于彼彼世界,各各异名。”
  6. ^ 雜阿含1092經
  7. ^ 元亀4年(1573年)正月11日付け書状:「抑信長企逆乱、山上山下消亡(延暦寺)、諸仏物落取、已厳私用、極栄花諸人閉口、頻申眉仕立、偏仏法王法破滅、天魔破旬変化也、合昇殿登高官、奉軽尊体之咎、無所遁其罪、…」。
  8. ^ 本段引述自《貞元年間 卷(一) 廿卅隨筆》【史.織田信長之《敦盛》】一文, ISBN 978-986-979-390-2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