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世班禅争议

第十一世班禅争议指的是何人合法拥有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头衔的争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认定确吉杰布为合法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但不被流亡在印度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承认,达赖喇嘛和藏人行政中央均认定已失踪的更登确吉尼玛为合法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

选举班禅喇嘛编辑

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圆寂五年之后,按通常情况下,其转世灵童身份已经确定,[1]这要归功于请教达兰萨拉乃琼护法[2]在经过藏传佛教一系列传统宗教仪轨(基于十世班禅高级顾问的梦和预兆)之后,由达赖喇嘛最终认定。

然而,中国政府试图显示自己的权威。北京按照传统宗教仪轨,组织了一个灵童寻访小组,但是并非寻找一个灵童,而是一组,随后用金瓶掣签的方式随机选出一位为新的班禅,并且将达赖喇嘛排除在这一程序之外。[3]不过,北京最后允许灵童寻访小组的组长恰扎仁波切联系流亡在印度的政治敌手达赖喇嘛,希望相互承认认定灵童的程序,以使寻找灵童顺利完成而沒有争议。[來源請求]

1994年,二十五名转世灵童候选人被认定。恰扎仁波切把所有详情都通报给了达赖喇嘛,并且宣称根据所有迹象,更登确吉尼玛是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1995年2月,达赖喇嘛回复恰扎仁波切,称根据占卜,认定更登确吉尼玛的转世身份。此時人選還未公佈,恰扎仁波切试图公开模仿1949年寻找九世班禅灵童的方式避免金瓶掣签,即照顾北京的面子,让北京先公布更登确吉尼玛的认定结果,再由达赖喇嘛确认。然而在1995年3月,北京坚持要用金瓶掣签的方式,自己从三至五名候选人中选出灵童。最终在3月14日,达赖喇嘛決定抢先在达兰萨拉的广播中宣布,更登确吉尼玛被认定为十一世班禅喇嘛。[4]

达赖喇嘛的举动令北京非常尴尬而且强烈不满,灵童寻访小组组长恰扎仁波切被秘密逮捕。11月,北京使用金瓶掣签的方式选举出确吉杰布,并认定为十一世班禅喇嘛。达赖喇嘛宣布对此不予承认。[5] 1997年5月,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分裂国家罪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处恰扎仁波切有期徒刑6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6]

更登确吉尼玛自此以后从公众视野消失,至今去向不明。[來源請求]

由于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在格鲁派内部有着互相认证,互为师徒的传统[來源請求],因此11世班禅的法统问题如得不到妥善解决,在14世达赖圆寂后甚至将可能影响到15世达赖的认证传承。

注释编辑

  1. ^ Hilton 2000, pg. 6
  2. ^ Hilton 2000, pg. 9
  3. ^ Goldstein 1997, pp. 100-1
  4. ^ Goldstein 1997, pp. 102-6
  5. ^ Goldstein 1997, pg. 109
  6. ^ Goldstein 1997, pg. 107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 Goldstein, Melvyn C. The Snow Lion and the Dragon: China, Tibet, and the Dalai Lama (1997)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0-520-21951-1
  • Hilton, Elizabeth. The Search for the Panchen Lama (2000) W. W. Norton & Company. ISBN 0-393-049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