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号交响曲 (勃拉姆斯)

C小调第1號交响曲作品68,是约翰内斯·勃拉姆斯创作的四乐章交响曲。由于该作品的风格与贝多芬交响曲类似,因而被汉斯·冯·彪罗称为“贝多芬第十”。[1]

C小調交響曲
第1號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作品
Brahms c. 1872.jpg
1872年的勃拉姆斯
目錄號作品68
创作1855年 (1855)–1876年 (1876)
樂章4
配器長笛、雙簧管、單簧管、低音管、倍低音管、法國號、小號、長號(僅第4樂章)、定音鼓、弦樂
首演
日期1876年11月4日 (1876-11-04)
位置卡尔斯鲁厄
指挥Felix Otto Dessoff



媒體檔案由Musopen提供

播放这些文件有问题?请参见媒體幫助

勃拉姆斯于1854年就开始构思本曲,但之后多次进行了大幅的修改,而勃拉姆斯自称从草稿到最终完结长达21年[2]。本曲創作時間如此漫長的原因有兩個:首先是勃拉姆斯对自己的挑剔,导致他常常毁掉许多以前的作品;其次是其朋友和公众期望他继承“贝多芬的遗产”,这一潜在的标准使勃拉姆斯感到自己不能对第1號交响曲掉以轻心。當本曲經過首演後,勃拉姆斯的创作水准和历史地位,方被當代维也纳最权威的批评家之一,保守的爱德华·汉斯力克所认可[2]

背景编辑

勃拉姆斯創作交響曲的歷程可以追溯自罗伯特·舒曼筆下名為《一條新路》(Neue Bahnen)的文章,當中盛讚前者在德意志音樂圈所代表的希望與未來,對勃拉姆斯的創作寄予厚望。作曲家的友人馬克斯·卡爾貝克德语Max Kalbeck則認為,1855年在漢堡聆聽了舒曼《曼弗雷德英语Manfred (Schumann)》之後,刺激了勃拉姆斯寫作一首交響曲的想法[3]。自六〇年代起,在克拉拉·舒曼赫爾曼·列維等友人不間斷的鼓勵下,第1號交響曲的各個樂章陸續完成。期間他雖考慮放棄,最終還是在1874年10月2日交稿予樂譜商弗里茨·西姆羅克德语Fritz Simrock[註 1]。不過,直到二年後的9月,手稿才正式落款。

1876年10月10日,勃拉姆斯在鋼琴上為克拉拉·舒曼演奏自己的第1號交響曲,後者對於成果不甚認同。「我不得不承認,我感覺相當失望,這首曲子似乎比不上F小調五重奏、弦樂六重奏和鋼琴四重奏(等等作品)。當然內容是工於技法的,可我卻感到當中缺少了旋律性。」[3] 不過,在聽過管弦樂的演奏後,克拉拉修正了自己的意見。

首演编辑

首演于1876年11月4日,在卡尔斯鲁厄举行,由菲利克斯·奥托·德索夫英语Felix Otto Dessoff指揮。

在第一次彩排開始前,勃拉姆斯對第2、第3樂章進行了最後的刪改[3]。這個修改得到了克拉拉·舒曼的肯定:「在第1樂章和最後的樂章之間,聽眾需要休息的空間。」完成首演的三天後,作曲家本人在曼海姆指揮了本曲,之後亦在慕尼黑、萊比錫等地親自指揮演出。

1877年3月7日,约瑟夫·约阿希姆在英國剑桥大学指揮了本曲,該校亦將榮譽學位授予约阿希姆、勃拉姆斯倆人,但作曲家並未親臨現場[3]

出版编辑

在慕尼黑的演出之後,勃拉姆斯将作品總譜、鋼琴四手聯彈改編譜一併寄到出版商弗里茨·西姆洛克英语Fritz Simrock处,西姆洛克所支付的金額則是15,000馬克[3]。第一版乐谱于1877年10月出版。[4]

除第一乐章手稿已丢失,其余三个乐章的手稿现存摩根图书馆与博物馆

分析编辑

该作品共四个乐章

  1. 稍微持績的–快板(Un poco sostenuto–Allegro)
  2. 持續的行板(Andante sostenuto)
  3. 略快且優雅的稍快板(Un poco allegretto e grazioso)
  4. 慢板–不太快的快板,有精神的(Adagio–Allegro non troppo ma con brio)

通常全曲演奏長度介於45至50分鐘間。

配器编辑

依照工具書《管弦樂作品手冊》指示,上述之配器可簡記為"2 2 2 *3—4 2 3 0—tmp—str"[5]

结构编辑

第1乐章编辑

 

C小调,由一个宽广的引子(例圖)开头,一开始就出现了三个关键元素:低沉的鼓声、弦乐上行、管乐下行。

这一引子是在全曲创作完毕后才加上去的。之后的快板部分是大型的奏鸣曲式,对主题进行了发展、重现。

第2乐章编辑

 

E大调的第2乐章是一個慢乐章,由三个部分组成,温柔如歌。第三部分对第一部分中出现的主题加以变化。接近结束处的小提琴独奏有贝多芬晚期作品的风格(如《庄严弥撒》)。

第3乐章编辑

 

A大调的第3乐章相当于谐谑曲,情感较为单纯,但节奏和织体都相当复杂。

第4乐章编辑

 

末乐章的篇幅最长。以“阴暗的戏剧性”的C小调开头,在行板部分中,定音鼓和号角带出一个阿尔卑斯旋律,原词是“在高高的山上,深深地谷底,我给你寄去一千个祝福”[2]。快板部分则以贝多芬般高贵醇厚的C大调旋律作为主题,在胜利的气氛中结尾。

勃拉姆斯自称在写此乐章第一主题首次由弦乐宣讲出来的时候,心中想着《约翰福音》中的语句:

评价编辑

该作品终曲的主题(見下例)常被人认为和贝多芬第9號交響曲终曲的欢乐颂主题有相似之处。

 

勃拉姆斯也在该作品(尤其是第1乐章)中使用了贝多芬第5號交響曲。由于这类相似之处,指挥家汉斯·冯·彪罗称这部交响曲为“贝多芬第十”[1]。这类评论使勃拉姆斯深感烦恼,因为这里面似乎有点抄袭的意思,而他自己是在故意向贝多芬致敬。对他与贝多芬作品中的相似之处,他曾说过“笨蛋都看得出来”[6][3]。然而,这部作品还是偶尔被称为“贝多芬第十”[7]

对于该作品终曲的主题,还有“命运”的节奏,勃拉姆斯在1868年给克拉拉·舒曼的一封信中称,是受阿尔卑斯号曲调的启发[8]

2016年,《BBC音樂雜誌英语BBC Music Magazine》對151位指挥家做訪談統計,勃拉姆斯第1號交響曲獲得第八位的評價[9]

註釋编辑

  1. ^ 在1870年致列維信當中,勃拉姆斯道出了自己的掙扎:「我永遠不可能寫好一首交響曲⋯⋯壟罩在巨人陰影之下的感受,是難以為人所解的。」作曲家以「巨人」指稱貝多芬,正說明了他明白整個德國音樂界對他的期望[3]

参考資料编辑

參照
  1. ^ 1.0 1.1 Schonberg, Harold C. The Lives of the Great Composers (Revised). New York-London: W. W. Norton & Co. 1981: 298. ISBN 0-393-01302-2. 
  2. ^ 2.0 2.1 2.2 Leonard Burkat; liner notes for the 1998 recording(William Steinberg, conductor; Pittsburgh Symphony Orchestra; MCA Classics)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Altmann, Wilhelm. Edition Eulenburg No. 425. London: E. Eulenburg Ltd. 1979. Foreword.
  4. ^ Christian Martin Schmidt: Brahms Sinfonien. Ein musikalischer Werkführer. Beck-Verlag, München 1999, ISBN 3-406-43304-9, S. 37–56.
  5. ^ Daniels, David. ORCHESTRAL MUSIC: A Handbook. 3rd ed. Lanham: Scarecrow Press, Inc. 1996: 79. ISBN 0-8108-3228-3. 
  6. ^ Symphony No. 1 in C minor, Op. 68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Kennedy Center, 2006
  7. ^ Back cover blurb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3-18. for David Lee Brodbeck, Brahms: Symphony No. 1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Brahms’ First Symphony has been hailed as Beethoven’s Tenth."
  8. ^ 存档副本. [2010-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26). 
  9. ^ Mark Brown. Beethoven's Eroica voted greatest symphony of all time. The Guardian. 2016-08-04 [2022-04-14] (英语). 
文献
樂譜
  • Edition Eulenburg No. 425. London: E. Eulenburg Ltd. 1979. Plate EE 4558. Foreword by Wilhelm Altmann.

參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