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9號交響曲 (舒伯特)

C大调第九号交响曲“伟大”(D944)是弗朗茨·舒伯特完成的最后一部交响曲。“伟大”这一名称最初是用来将本曲与同为C大调的舒伯特第六号交响曲交响曲区分开来(第六号交响曲因此得名“小巧”),然而这一名称准确地概括了本曲宏大的风格。本曲演奏时间约为55分钟,这样的长度在当时的交响曲中实属罕见。但如果省略曲中部分反复并加快节奏,本曲也可在45分钟内演奏完毕。

创作与早期知名度编辑

长期以来,人们认为本曲创作于舒伯特生命的最后一年,即1828年。舒伯特的确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开始创作一部交响曲,然而那是他的D大调第十号交响曲,而且最终他没能完成那部作品。现在人们已经知道,早在1824年三月,舒伯特就在一封信中提到他正在构思一首“大型交响曲”。1825年夏天他已经完成了本曲的草稿。1826年夏天舒伯特已经完成了本曲的创作,但他无法负担首演本曲的费用。于是当年十月,舒伯特将本曲题献给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协会支付给舒伯特一笔费用,抄写了本曲的管弦乐分部乐谱,并在1827年下半年的一次非正式演出中演奏了本曲。此次演出的时间和指挥无从知晓,但乐团的反响是本曲冗长而难以演奏。

最近的研究指出,本曲可能在1829年三月12日于维也纳正式首演。但其他历史资料表明,当日演出的是舒伯特的C大调第六号交响曲。1836年,舒伯特的哥哥费迪南德尝试将本曲的最后一个乐章单独演出,但没有资料表明这一演出得以实现。

舒伯特去世后10年,即1838年,罗伯特·舒曼在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见到了本曲的手稿。费迪南德将一份抄录的手稿交给舒曼。后者将其带至莱比锡后,本曲终于得以在1839年三月21日在莱比锡布商大厦首演,而指挥正是费利克斯·门德尔松。舒曼在新音乐杂志中发表了一篇热情洋溢的文章,盛赞此曲如天堂般盛大。

尽管舒曼给予本曲极高的评价,当时的交响乐团仍然认为此曲难以演奏,特别是当中大段木管和弦乐部分。此后,当门德尔松将此曲在巴黎(1842年)和伦敦(1844年)上演时,乐团仍然不愿演奏本曲。在伦敦,乐团的小提琴手甚至在排练终曲的第二主题时笑场不止。

编号编辑

本曲的编号至今尚有争议。1840年本曲出版时,由于此前舒伯特创作了六首完整的交响曲,本曲被编为第七号交响曲。舒伯特作品的权威目录“德意志目录”则将此曲编为第八号,而将著名的B小调“未完成”交响曲(D759)编为第七号。而英语国家则常将此曲称为第九号,将“未完成”交响曲编为第八号,而将另一部未完成的E大调交响曲(D729)编为第七号。

结构编辑

本曲分为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行板-不太快的快板-更有动感

第一乐章以一个长引子开始,这个引子具备简单的奏鸣曲结构,而其主题在乐章的呈示部中经过变化再次出现。本乐章的主要部分为标准的奏鸣曲式,而尾声则再次呼应引子的主题。

第二乐章:有动感的行板

第二乐章的结构为省略了发展部的奏鸣曲式。

第三乐章:谐谑曲,活泼的快板

第三乐章是一首长度很长的谐谑曲,其中部为奏鸣曲式。

第四乐章:终曲,活泼的快板

终曲为扩展的奏鸣曲式。本乐章的主题包括了不少于六个独立的音乐元素。发展部着重于第三和第六元素,并以大量的固定低音伴奏。本乐章中,舒伯特引用了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终曲的著名旋律(欢乐颂)。本乐章的再现部不同寻常。通常再现部的全部主题都在乐章的主调上。然而本乐章的再现部以降E大调开始,转入F大调,最后再转入主调(C大调)。

本曲是舒伯特作曲技巧最醇熟和最富创新的曲目之一。贝多芬式的主题发展仍然在本曲中可见,然而舒伯特创作艺术歌曲的经历使其更加侧重于旋律。本曲的创新风格激发了罗伯特·舒曼对创作交响曲的兴趣。

本曲所需乐团编制为:两支长笛、两支双簧管、两支单簧管(A调与C调)、两支巴松管、两支圆号(C调)、两支小号(A调与C调)、三支长号、定音鼓与弦乐。

贝多芬在其作品中一般使用长号来达到特定的音响效果。他仅在第九交响曲中以长号演奏合唱团所歌唱的旋律。这并没有突破长号在当时音乐中通常扮演的角色。舒伯特则在本曲以及“未完成”交响曲中赋予长号更重要的角色。长号演奏得以在本曲中贯穿始终,并且包括了重要的旋律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