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管锥编》是钱锺书在 1960 和 70 年代写作的古文笔记,对《周易》、《毛诗》、《左传》、《史记》、《太平广记》、《老子》、《列子》、《焦氏易林》、《楚辞》以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等古代典籍,采用中西方文化的比较研究方法,进行了详尽的缜密的考疏。其中以《太平广记》、《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二种耗力最巨,占全书近半篇幅。1978 年 1 月又记,尚有论《全唐文》等书五种,因“多病意倦”尚未成编,“聊为异日之券。”書中引述四千位著作家的上萬種著作中的數萬條書證,兼及大量的社會科學人文學科。《管錐編》正式出版於1979年9月,由北京的中華書局印行。 (一般以三联书店《管锥编一、二、三、四》为参考)[來源請求]

书名编辑

「管锥」二字典出《庄子·秋水》:“以管窥天,以锥指地”。书名来自钱锺书的笔名。钱锺书曾用笔名“中书君”。而唐韩愈曾经以“中书君”指代“笔”,在韩愈所著的《毛颍传》和《旧五代史·史弘肇传》中,“管城子”、“毛锥子”也用来指代“笔”[1]。所以书名就是钱锺书笔记汇编的意思。钱锺书在《管锥编·序》说:“瞥观疏记,识小积多。学焉未能,老之已至!遂料简其较易理董者,锥指管窥,先成一辑。”[2]

内容编辑

《管锥编》輯錄《周易正义》27则、《毛诗正义》60则、《左传正义》67则、《史记会注考证》58则、《老子王弼注》19则、《列子张湛注》9则、《焦氏易林》31则、《楚辞洪兴祖补注》18则、《太平广记》215则、《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277则,共計781则,近130万字。全书用文言写成,贯通文、史、哲等領域,又能引經據典,运用了多种西方语言。首篇“论易之三名”,引经据典,反驳了黑格尔以为漢語“不宜思辨”的无知[3],又对中西文化进行了考察,发现“”所具有的多種含义,又言“一字多意,粗分有两种。一种称之为‘并行分训’。……第二种称之为‘背出或歧出分训’”。在西方世界也存在相似的例子。钱又指出《高僧传•鸠摩罗什传》中“狂人令绩师绩绵”的故事与安徒生童话國王的新衣》“机杼酷肖”[4]

《管锥编》引《西游记》第八三回沙僧八戒“助助大哥,打倒妖精”说“虽说不济,却也放屁添风”,联想到一则英国俚语。原文:“Every little helps, as the old lady said, when she pissed in the sea.”钱十分幽默的譯成:“老妪小遗于大海中,自语曰:‘不无小补!’”

1978年10月,《大公报在港复刊卅周年纪念文集》上册首次刊载了《管锥编》选录五篇。1979年由中华书局出版一套四册。后钱锺书又出了一套《管锥编增订》增加改正原来的内容。1994年中华书局又再版一套五册,加入了第五册《管锥编增订》,包括管锥编增订之一之二和之三,钱称之为“徒有务尽之虚愿,终以求阙为解嘲尔。”1993年5月,二十余年后,“又一披阅,修益二十处”。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于2001年又发行了一套六册的版本。

吳組緗對錢鍾書說:“你的著作裡什麼都有,就是沒有自己。”後來,錢鍾書回寄一套《管錐編》給吳組緗說:“我的書,你都沒讀懂!”[來源請求]

版本錯誤编辑

1979年中华书局出版的版本有以下错误:

  • 第一册第21页提到《神聖家族》(德語:Die Heilige Familie),德文應是Die heilige Familie, 這裡的h要小写。
  • 第一册第489页寫《吕氏春秋·道应训》:“尹需学御,三年而无得焉,私自苦痛,常寝想之,中夜梦受秋驾于师”。按《道应训》實乃《淮南子》篇名。

逸事编辑

  • 余英时考证方以智的史事,与钱锺书通信,钱先生回函谓,《管锥编》某页有涉及,余氏翻读,甚感钦佩。
  • 萧乾翻譯《尤利西斯》,曾指出《管锥编》采用此书词句解释《史记》话语的例子,誉为先河。

譯本编辑

  • 《管锥编》首次被艾朗诺(Ronald Egan)部分译为英文于1998年由美国哈佛大学亚洲中心出版社出版,英文译名是:Limited Views:Essays on Ideas and Letters,并被钱锺书所认可。[5][6][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谈艺录》补订本第566页
  2. ^ “管锥编”有三层意思. 上海教育出版社. 
  3. ^ 钱锺书《管锥编(一)》p.4
  4. ^ 黄宝生《佛经与〈管锥编〉》
  5. ^ 《管锥编》英文选译本导言. [美]艾朗诺著 陆文虎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5). 
  6. ^ 钱锺书写《管锥编》的动机与心情. 东方早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8). 
  7. ^ 美国学术界读到了怎样的《管锥编》?. 中国文学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5). 

文章编辑

  • 金文明:〈白璧微瑕说《管锥》——读《管锥编》札记〉

书籍编辑

  • 蔡田明:《〈管锥编〉述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1年)
  • 韩石山:《反叛了的“钱迷”》(《书与人》杂志第二期,2006)

研究書目编辑

  • Monika Motsch著,馬樹德譯:管錐編與杜甫新解(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