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谈

(重定向自籍談

籍谈(?-?),,名,又称籍父,是籍游的儿子,晋国大夫

籍谈
时代春秋时期
身份晋国大夫
籍游
子女籍秦

薳启彊之评编辑

前537年,晋国中军将韩起护送晋女到楚国完婚,上大夫叔向做副手。[1]楚灵王打算让韩起做守门人,阉了叔向让他做内宫司宫,问手下们意向如何,薳启彊反话正说,提及韩起之下有赵成中行吴魏舒范鞅知盈,叔向之下有祁午张趯、籍谈、女齐梁丙张骼辅跞苗贲皇,认为他们都是诸侯能选拔的能人,如果羞辱了晋国,必定招致报复,楚国的大臣们都要做俘虏了。楚灵王认错,要薳启彊别再说了。[2]

数典忘祖编辑

前527年十二月,晋国的荀跞到成周去安葬穆后,籍谈担任副使。葬礼结束后,周景王和荀跞除去丧服饮宴,以鲁国进贡的壶作为酒杯。周景王问荀跞:“伯氏,诸侯都有礼器进贡王室,唯独晋国没有,这是为什么?”荀跞向籍谈作揖请他答复。籍谈回答说:“诸侯受封的时候,都从王室接受了明德之器,来镇抚国家,所以能把彝器进献给天子。晋国处在深山,与戎狄为邻,远离王室,天子的威信无法到达,我们拜服戎人都没时间,怎么能进献彝器?”周景王说:“叔氏,你忘了吧!叔父唐叔,是周成王的同胞兄弟,难道反而没有分得赏赐吗?密须之鼓和它的大路战车,是周文王用来大蒐礼检阅军队的。阙巩之甲,是周武王攻克商朝时穿着的铠甲。唐叔接受了这些明德之器,用来居住在境内有着戎人和狄人的晋国地域上。这以后晋文公接受了周襄王所赐的大路、戎路的战车,还有斧钺、黑黍酿造的香酒,红色的弓和勇士,保有南阳的土田,安抚和征伐东边各国,这不是分得的赏赐是什么?有了功勋而不废弃,有了功劳而记载在策书上,用土田来奉养它,用彝器来安抚它,用车马衣服来表彰它,用旌旗来显耀它,子子孙孙不要忘记,这就是所谓福。这种福佑没有被记载,叔父的心哪里去了呢?而且你的高祖孙伯黡当初掌管晋国典籍,以正卿的身份主持国家大事,所以称为籍氏。等到辛有的次子董到了晋国,在这时才有了董氏的史官。你是司典的后裔,为什么忘了呢?”籍谈对答不出。客人退出去以后,周景王说:“籍谈的后代恐怕不能享有禄位了吧!举出了典故却忘记了祖宗。”[3]这就是成语“数典忘祖”的来源。

籍谈回国后,把这些情况告诉叔向。叔向认为周景王恐怕不得善终,作为天子没有服满丧期就饮宴奏乐,是不合于礼的。言语用来考核典籍,典籍用来记载纲常。忘记了纲常而言语很多,举出了典故也没用。[4]

平王室编辑

前520年,王子朝发动叛乱,周悼王一方连吃败仗。冬季的十月十三日,籍谈、荀跞率领九州之戎和晋国焦地、瑕地、温地、原地的军队,把周悼王送回王城。十一月十二日,周悼王去世。十六日,周敬王即位,住在子旅氏家里。[5]十二月初七,籍谈、荀跞贾辛司马督率领晋国军队分别驻扎在阴地、侯氏、溪泉,社地。[6]

参考资料编辑

  1. ^ 《左传·昭公五年》:晋韩宣子如楚送女,叔向为介。
  2. ^ 《左传·昭公五年》:及楚,楚子朝其大夫,曰:“晋,吾仇敌也。苟得志焉,无恤其他。今其来者,上卿、上大夫也。若吾以韩起为阍,以羊舌肸为司宫,足以辱晋,吾亦得志矣。可乎?”大夫莫对。薳启强曰:“可。苟有其备,何故不可?……韩起之下,赵成、中行吴、魏舒、范鞅、知盈;羊舌肸之下,祁午、张趯、籍谈、女齐、梁丙、张骼、辅跞、苗贲皇,皆诸侯之选也。……君将以亲易怨,实无礼以速寇,而未有其备,使群臣往遗之禽,以逞君心,何不可之有?”王曰:“不穀之过也,大夫无辱。”
  3. ^ 《左传·昭公十五年》:十二月,晋荀跞如周,葬穆后,籍谈为介。既葬,除丧,以文伯宴,樽以鲁壶。王曰:“伯氏,诸侯皆有以镇抚室,晋独无有,何也?”文伯揖籍谈,对曰:“诸侯之封也,皆受明器于王室,以镇抚其社稷,故能荐彝器于王。晋居深山,戎狄之与邻,而远于王室。王灵不及,拜戎不暇,其何以献器?”王曰:“叔氏,而忘诸乎?叔父唐叔,成王之母弟也,其反无分乎?密须之鼓,与其大路,文所以大蒐也。阙巩之甲,武所以克商也。唐叔受之以处参虚,匡有戎狄。其后襄之二路,鏚钺,秬鬯,彤弓,虎贲,文公受之,以有南阳之田,抚征东夏,非分而何?夫有勋而不废,有绩而载,奉之以土田,抚之以彝器,旌之以车服,明之以文章,子孙不忘,所谓福也。福祚之不登,叔父焉在?且昔而高祖孙伯黡,司晋之典籍,以为大政,故曰籍氏。及辛有之二子董之晋,于是乎有董史。女,司典之后也,何故忘之?”籍谈不能对。宾出,王曰:“籍父其无后乎!数典而忘其祖。”
  4. ^ 《左传·昭公十五年》:籍谈归,以告叔向。叔向曰:“王其不终乎!吾闻之:‘所乐必卒焉。’今王乐忧,若卒以忧,不可谓终。王一岁而有三年之丧二焉,于是乎以丧宾宴,又求彝器,乐忧甚矣,且非礼也。彝器之来,嘉功之由,非由丧也。三年之丧,虽贵遂服,礼也。王虽弗遂,宴乐以早,亦非礼也。礼,王之大经也。一动而失二礼,无大经矣。言以考典,典以志经,忘经而多言举典,将焉用之?”
  5. ^ 《左传·昭公二十二年》:冬十月丁巳,晋籍谈、荀跞帅九州之戎及焦、瑕、温、原之师,以纳王于王城。庚申,单子、刘蚡以王师败绩于郊,前城人败陆浑于社。十一月乙酉,王子猛卒,不成丧也。已丑,敬王即位,馆于子旅氏。
  6. ^ 《左传·昭公二十二年》:十二月庚戌,晋籍谈、荀跞、贾辛、司马督帅师军于阴,于侯氏,于溪泉,次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