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流行音樂

音樂流派
Hkdemo (zh).png
本條目為
香港人口文化系列之一
香港人口普查
2011年人口普查
香港人    新界原居民
海外港人
宗教與風俗
哲學
語文    用語
文學
建築
殯儀    節日與公眾假期
飲食    燒烤文化
電影    電視
音樂
傳媒
藝術    古蹟
漫畫    動畫
體育
網絡文化    高登文化
香港次文化
無厘頭文化
MK文化
MK Pop
港鐵文化
巴士迷文化
其他香港系列

粵語流行音樂(英語:Cantopop),又名香港流行音樂廣東歌,通常指於香港創作的音樂,亦可用於指代音樂的創作、製作和消費的背景。[1]

粵語流行音樂於1970年代中期由《鐵塔凌雲》(許冠杰作曲及主唱、許冠文填詞)及《啼笑因緣》一曲[2](顧嘉煇作曲、葉紹德填詞、仙杜拉主唱)所帶動,因此被視为本地流行音樂的分水嶺;其後蓬勃發展(另有論者認為是1973年的《分飛燕[2])。

粵語流行音樂深受多種曲風影響,包括爵士搖滾節奏藍調電子西方流行音樂等,並擁有跨國的樂迷基礎,特別是東南亞國家和地區(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泰國等)[3]

起源编辑

一般說法粵語流行曲源至於1930年代中期,但確切的源頭意見不一,有著不同的說法。惟初期的粵語流行曲脫胎自粵曲中的小曲,乃不爭的事實。小曲是傳統粵劇的過場譜子[4],除原有的廣東譜子外,亦都套用易於上口的曲子,填上粵語曲詞,以粵曲的唱腔及配樂出現。

1930年代-1960年代编辑

早於三十年代,已經有粤語歌曲出現;其中1935年電影《生命線》主題曲《兒安眠》(李綺年主唱),可以說是粵語流行曲的鼻祖。

1950年代前的香港社會結構大致可分為三個階層:上層是政府高官、外資商行高層與部分華人商辦與富商;中產階層只佔少數;下層是傭工、文員、和佔大多數的勞動人口。各階層的交往與流動不多,涇渭分明,絕少互相溝通[5]。1949年大量移民湧入香港,香港人口激增到250萬人,是戰前的四倍多。这些香港移民之中,除了少數的資本商家和專業人士外,絕大部份都是操粵語的廣東基层居民,在1950年初期,真正流行的音樂是粵曲

從粵劇衍生出純演唱的粵曲歌壇,將全齣粵劇化整為零,在民間流傳,一般歌壇附設在茶樓之內,供人品茶聽曲,消費尚算普及,平民可以負擔,在五十年代初期,十分興旺[6]

1952年,香港和聲唱片公司製作首批粵語流行曲唱片。這些唱片的主要市場其實是東南亞、星加坡一帶的壙工,製作相對粗糙,在香港雖有一定流行程度,但未成氣候, 地位比較低微。這些歌曲繼承粵曲傳統,但體裁較短,多用西樂伴奏,演唱時多用自然發聲,歌詞貼近口語;當時被稱為粵語時代曲或粵語流行曲。當時製作這些粵語流行曲的,包括有周聰呂文成、王粵生等等。唱的包括有周聰、呂紅、何大傻、芳艷芬等。這段時期的粵語流行曲,曲不少是來自粵曲、但亦有改自國語歌曲及歐西音樂;當中更有部份是原創音樂。[7]

及至1960年代時,也是香港粵語電影流行的年代,不少香港電影更賣埠東南亞等地而大受歡迎,譚炳文鄧寄塵鄭君綿等當時的電影演員均曾推出唱片。當時粵語流行音樂只是粵語電影的附屬品,未能獨當一面成為藝人發展的事業。而且一般香港粵語片中粵劇風格的唱腔亦不易受年輕人的喜歡,被認為是陳舊和市井的,好像「廟街王子」-尹光就是其中的代表。1960年代後期,來自的馬來西亞鄭錦昌上官流雲新加坡麗莎打開香港市場,當時的鄭錦昌有「粵曲王子」之稱、而麗莎被稱為「粵曲王后」 [8]。他們的經典名曲包括《新禪院鐘聲》、《唐山大兄》、《相思淚》、改編披頭四的《行快啲啦》(Can't Buy Me Love)、《一心想玉人》(I Saw Her Standing There) 等,可是仍未令粵語流行音樂走出低下階層音樂的形象。其他當時的主要電影演員如陳寶珠胡楓呂奇蕭芳芳等也有不少歌曲作品,主要是電影插曲。

1960年代中期,本地戰後新生代開始成長。1964年披頭四訪港後,掀起乐队风潮,帶動一批香港本地年青人組合樂隊。當時本地著名歌手,大部份都是來自這些樂隊,較為現時香港人所熟悉的包括有祖·尊尼亞(Joe Junior)與黎愛蓮(Irene Ryder)和泰迪羅賓(Teddy Robin)等。到了70年代中期香港粵語流行曲興起時,台前幕後的音樂人很多亦是來自這些樂隊成員。

進程编辑

1970年代:粵語流行曲的萌芽编辑

粵語流行曲的前夜编辑

1970年代,粵語流行音乐此時開始萌芽。1971年,鄭少秋改編自《東京夜曲》(原唱李香蘭)的粵語歌《愛人結婚了》,已薄具名氣。1973年,用傳統粵樂填詞的港產粵語歌分飛燕發行後大受歡迎。

承先啟後-粵語流行曲中期發展史编辑

1972年4月[9]許冠傑主唱的《鐵塔凌雲》更是近代粵語流行曲先例[10]無綫電視節目雙星報喜》第一輯播完後,主持許冠文遊歷世界,期間作了一首英文詩,回港後由另一主持許冠傑(許冠文弟)譯成中文,譜上旋律,並在新一輯《雙星報喜》演唱(當時叫《就此模樣》,後來才改名為《鐵塔凌雲》)。結果反應空前理想,帶動了香港當代粵語流行曲的發展。[11]

此外,港產電視劇在1970年代開始流行,為粵語流行曲注入生氣。1973年無綫電視播映劇集《煙雨濛濛》,其同名主題曲(顾嘉煇作曲、蘇翁作词、郑少秋主唱)以粵語演唱,史無前例。然而曲風過於前衞,歌曲而未能走红。1974年電視劇《啼笑因緣》的同名主題曲更脍炙人口。此後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作曲家顧嘉煇、黎小田以及填詞人黃霑、盧國沾、鄧偉雄、鄭國江等,譜寫了大量電視歌曲,不少仍傳頌至今,如:《楚留香》、《萬水千山總是情》、《小李飛刀》、《風雲》、《萬水千山縱橫》、《上海灘》。

香港電影(港產片)的興起亦有推動粵語流行曲之功。许冠文执导的電影《鬼馬雙星》、《天才與白痴》中,許冠傑主唱的歌曲(許冠傑包辦曲詞);及《大家樂》中,溫拿樂隊所唱的歌曲(黃霑包辦曲詞)就分別獲樂評人黃志華稱為粵語流行曲振興的第二、第三波[12]:453。其後,1970年代末的香港新浪潮多元的題材更大大拓闊了詞人的創作空間,如《茄喱啡》的主題曲《人生小配角》描繪跑龍套的小人物心理、《點指兵兵》的同名歌曲談及際遇與宿命,屬當年罕見的歌詞題材[13]:42-43。

《鐵塔凌雲》、《啼笑因緣》、《鬼馬雙星》等歌曲好評如潮後,大量廣東歌歌手湧現,眾皆獨當一面。其中最有名的有羅文徐小鳳關正傑甄妮林子祥葉麗儀葉振棠陳潔靈 等,大眾也不再認為粵語歌難登大雅之堂。

同時期,斯里蘭卡籍廣告人Hans Ebert美國流行音樂權威雜誌《告示版》上首次使用「Cantopop」一詞,以稱呼粵語流行曲[5],也介紹了他心目中的粵語流行曲鼻祖——許冠傑[14]

填詞風格上的改變编辑

觀乎早期粵語時代曲,歌詞風格有二,各走極端:一是遣詞用字極為文雅,以較嚴謹的書面語甚至文言文入詞,堪比粵曲,故又稱鴛鴦蝴蝶派。是類歌曲至今仍為人熟悉的,有《天涯孤客》、《啼笑姻緣》與《一水隔天涯》等等(部分歌曲的填詞風格深受日本演歌影響);另一類則是為「鬼馬歌」、廣東民間小調,以香港地道的粤语口語入詞,內容每每幽默詼諧,描寫市民大眾的生活感受,故得到草根階層的共鳴。例子有《行快啲啦》、《飛哥跌落坑渠》等。[15]

「妹愛哥情重 哥愛妹豐姿 為了心頭願 連理結雙枝。」-《一水隔天涯》

「行快啲啦喂 啦喂 行快啲啦喂 我招呼嗰個丁老八 佢就夠肥夠邋遢」-《行快啲啦》

隨著粵語流行曲逐漸脫離「時代曲」的框架,新一代的填詞人(如黃霑鄭國江盧國沾等等),憑藉深厚的文學素養,改革流行曲:將歌詞寫得更貼近現代人的生活;同時開拓新題材,撰寫非情歌,使粵語流行曲攀上高峰,並使流行曲歌詞升格到藝術層次。譬如1979年鄭國江的作品《故鄉的雨[16],寫鄉思親情,情景交融,語意真切,動人心扉:

「一封家書 一聲關注 一句平常的體己語…… 滴滴細雨語兒時 問我有否記掛舊燕子 家鄉的細雨」-《故鄉的雨

1980年代:巨星傳奇的時代编辑

1980年代粵語流行曲百花齊放,是香港樂壇的全盛時期,影響力遍及東南亞以及世界各地的華埠。從1970年代中後期至1980年代初,獨當一面的經典粵語歌手輩出,加上幕後音樂人才湧現,成就了經典巨星的時代,如關正傑徐小鳳甄妮羅文,其中羅文在70年代參加日本歌謠賽間,吸收到澤田研二的坎普風及華麗的舞台表演衣著,並推廣予香港觀眾。此等風格不僅為羅文獨有,亦為後起之秀爭相彷效。

唱作型如許冠傑林子祥陳百強,以至中期冒起的超級偶像譚詠麟梅艷芳張國榮等,都同時大放異彩,至今仍擁有跨時代的影響力。八十年代的歌手無論在音樂造詣、現場表演及曲風變化等各方面,水準極高,為樂壇樹立典範。

從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中期活躍於粵語流行樂壇的實力歌手亦多不勝數,包括早期的鄭少秋汪明荃葉振棠張德蘭葉麗儀李龍基、柳影虹、鐘鎮濤、大AL、威利薰妮陳潔靈葉德嫻杜麗莎關菊英曾路得雷安娜麥潔文夏韶聲區瑞強彭健新蔡楓華盧冠廷等。

三王一后编辑

譚詠麟張國榮陳百強梅艷芳,合稱「三王一后」,獲塑造為劃時代超級偶像,並於1980年代開始雄霸樂壇。不單唱片銷售量和演唱會場數屢創高峰,四人的歌藝、形象和台風亦風靡大量歌迷。當時樂壇的流行榜及頒獎禮競爭非常激烈,每年的頒獎禮都是城中的盛事。例如自1983年起,無綫電視(TVB)舉辦「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其中,最受注目的獎項——「最受歡迎男歌星」、「最受歡迎女歌星」及「金曲金獎」——自1984年第二屆增設起,皆由譚、張、梅三人囊括。

男歌手方面, 陳百強自1979年甫出道即迅速走紅,其作品大多親自作曲,音樂才華備受肯定。陳氏乃香港流行樂壇史上,首位獲冠「偶像」之藝人。有說當時「全香港有一半少男少女喜歡陳百強」。除了親自作曲,1982年更改編崔萍的國語時代曲《今宵多珍重》,陳百強的粵語版更成為家傳戶曉的金曲,亦吸引到較年長的樂迷。1985、86年間,陳一度出現創作樽頸,舞台表演風格不為傳媒接受,更曾被八卦雜誌誤傳死訊。不過,在1987年,他以原創作品《我的故事》,再度贏得十大中文金曲獎。1988年,其專輯《神仙也移民》中的《煙雨淒迷》使他重回勁歌總選。

譚詠麟曾為70年代活跃的溫拿樂隊双主唱之一,乐队时期已经红遍台湾及东南亚等地。1979年单飞后,譚的首張個人專輯《反斗星》,嶄露頭角。及至1984年,譚憑著《霧之戀》和《愛的根源》兩張專輯,躍升為極受歡迎的男歌星,在該年度的樂壇頒獎禮上獲得多個大獎。其後,每季季選中,譚詠麟至少有兩首歌入圍。而《1984年度十大勁歌季選》四季共40首的金曲中,他一人更獨佔10首;譚亦曾於1984年至1987年間,連奪「最受歡迎男歌星」獎項,直至1988年初終在頒獎台上宣布不再於樂壇頒獎禮競逐獎項。音樂製作上,譚詠麟曾改編多首日本歌曲,甚至特別邀請日本作曲家度身訂造粵語歌的曲調,又曾與谷村新司、玉置浩二、早見優等日本歌手合作。

張國榮出道初期(寶麗金時期)被指聲線過尖,直至换到华星唱片及1983年《風繼續吹》確立其低沉唱法,方始走紅。1984年,張憑專輯《Leslie》中的主打歌《Monica》榮登一線歌手,與如日中天的譚詠麟力爭一日之長短。譚、張兩人於1984至87年間之爭非常激烈,雙方歌迷關係緊張,更曾有打架,成為張日後宣布不再領獎的導火線。1987年,譚詠麟不再領獎後,1988及89年的「最受歡迎男歌星」獎項亦毫無懸念,由張國榮奪得。隨後,正處事業巔峰的張也宣佈「封咪」,告別歌壇,並舉行了多場賣座的告別演唱會。此外,陳、譚、張三人亦曾應邀出席日本音樂節與日本歌手,同台演出,香港電視台亦有播出。

女歌手方面,梅艷芳繼甄妮後稱霸樂壇,自1984年起可謂一支獨秀,有「百變梅艷芳」及「樂壇大姐大」的稱號。1982年,梅參加無綫電視舉辦的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奪冠而入行成為歌手,首支歌曲《心債》 推出時已廣受注意。及至1985年,專輯《似水流年》和《壞女孩》令其登上「十大勁歌」「最受歡迎女歌星」的寶座;1985至1989年間,她更五度奪得此獎,直至1990年宣布不再領獎為止。1989年梅曾得藝術家年獎,得到流行文化以外的肯定。

從1980年代中後期至1990年代初,新人时期的葉蒨文張學友陳慧嫻林憶蓮及樂隊Beyond達明一派Raidas太極樂隊及組合草蜢等均曾叱吒樂壇,紅極一時。其他同期的流行歌手還有林志美蔡國權蔣麗萍呂方鄺美雲杜德偉劉美君蘇芮王傑關淑怡等等。

改編日本的歌曲编辑

從1980年代初期起,香港樂壇開始改編日本歌曲並填上粵語歌詞,例如譚詠麟及蔡楓華的《忘不了您》、《戀人》(五輪真弓《恋人よ》)、《酒紅色的心》(安全地帶《ワインレッドの心》)、《月蝕》、《愛在深秋》,張國榮的《不羈的風》(大澤譽志辛《La Vie En Rose》)、《Monica》(吉川晃司《モニカ》)及陳百強的《深愛著你》(稲垣潤一《誰がために》)。而梅艷芳的《夕陽之歌》、陳慧嫻的《千千闋歌》、Blue Jeans的《無聊時候》這三首更同時改編自近藤真彥的《夕燒けの歌》 其中譚詠麟梅艷芳張國榮 均有中多首改編自中森明菜的歌曲。到了九十年代初,四大天王時期,日本改編曲仍是大行其道,其中寶麗金取得的日本改編曲最為盛行,而被改編的原曲,在當時日本都均是巨星級叱吒一時的熱門歌曲 如小田和正桑田佳祐恰克與飛鳥中島美雪工藤靜香德永英明荻野目洋子等。

1990年代:綻放異彩编辑

「四大天王」時期编辑

1992年起,實力派張學友和靠影视或广告走红的劉德華黎明郭富城被傳媒封為「四大天王」,「四大天王」支配香港樂壇,並壟斷四大電子傳媒音樂頒獎典禮的獎項。雖然天王張學友憑著出眾的歌藝而雄霸整個樂壇及使香港音乐衝出國際,並成為了1990年代的樂壇巨星,但樂壇已開始出現吹捧偶像而不重實力的現象(如林憶蓮的專輯《野花》,口碑叫好,卻出現“曲高和寡”的現象,銷量一般。而偶像派黎明劉德華郭富城不以唱歌和音乐创作见称,只靠长相和电影或拍广告就能在歌坛获得人气),整個粵語歌壇的一綫男歌手亦被認爲只有天王張學友一人是以實力爲主發展的歌手。天王黎明憑《那有一天不想你》於1994年度包辦tvb《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金曲金獎」、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至尊歌曲」及「我最喜愛歌曲」、rthk《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全球華人至尊金曲」、997《新城勁爆頒獎禮》「年度歌曲」。

女歌手方面則分為幾個階段,九十年代初(1990-92年)毫無疑問是葉蒨文林憶蓮兩大天后爭霸的天下,兩人亦先後成功打開中港台市場,及至1993年實力派王菲的迅速崛起使三人同一時間各領風騷,後來,隨著葉林於1994年後分別淡出及轉移台灣市場發展,天后王菲於1994年至往後數年開始獨步樂壇,她的不少作品被認為是對多種另類音樂的嘗試,是80年代樂隊熱潮過后在粵語音樂上最具探索性、音樂個性最別樹一格的歌手之一;九十年代中期實力派彭羚成功登上天后寶座,天后彭羚以出眾唱功實力及靚聲獲得認同。而偶像派鄭秀文陳慧琳同樣不以唱歌和音乐创作见称,只靠长相和电影或拍广告就能在歌坛获得人气。此外,其他當紅歌手如第五天王李克勤周華健鄭伊健,以及陳奕迅許志安周慧敏關淑怡黎瑞恩李蕙敏楊千嬅梁詠琪等,也曾於九十年代活躍及走紅於樂壇。

王菲与两岸三地大融合编辑

 
大中华地区乐坛天后王菲

1990年代的香港女歌手以王菲為主要代表人物,王菲亦是華語樂壇的女歌手代表之一,被海內外譽為大中華地區的「乐坛天后」「The Diva Of Pop」[17]。王菲是最早將夢幻流行神遊舞曲、人聲實驗、嘻哈音乐等音樂風格引入華語樂壇的歌手之一。王菲的音樂具有強烈的個人意識,專輯具有極高的概念性、音乐性和完整性,普遍保持高质量。王菲也是华语音乐文化大融合的代表之一,中国大陆的背景使她即使在香港发展却与内地音乐圈保持密切联系,留美经历更使她深受西方音乐文化的熏陶。她的团队不仅涵盖两岸三地林夕张亚东窦唯梁翘柏等顶尖音乐人,更有日本、欧美音乐人如中岛美雪极地双子星的参与,高度国际化,很大程度上丰富了华语音乐的多样性。王菲的歌曲《我愿意》被各国歌手翻译成10余种语言,是全球范围内知名度最高的华语歌曲之一。截至2000年3月,王菲在香港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等地区有據可考的权威认证銷量達970萬張,被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認證為華語樂壇銷量最高的粵語女歌手[18],除此之外王菲也在两岸三地各大颁奖典礼获得众多奖项及荣誉。同时王菲也是許多知名歌手如蔡依林[19]孫燕姿[20]王力宏[21]梁靜茹S.H.E许茹芸[22]谢霆锋李健[23]等歌手的偶像,為華語音樂留下了众多文化遗产以及及其深远的影响。

音樂新嘗試编辑

張學友於1996年與香港管弦樂團一連合作四場現場音樂會《愛與交響曲》,將流行音樂與交響樂相結合,當時贏得外界極佳的反響,令香港許多青年一代以最直接的方式接觸到交響樂甚至於古典音樂領域,多位歌手更是主動效仿,推出一系列的流行曲與交響曲合作的演出,均獲得了甚佳的反應。當然,最早期嘗試此舉的是張學友本人的偶像關正傑。他早於1982年就與顧嘉煇指揮的香港管弦樂團在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了一連四場的演唱會,成為一時佳話。

張學友於1997年展開大型音樂劇:《雪狼湖》的製作與表演,將粵語流行音樂與音樂劇容納在一身;當時在香港體育館接連加場,最後連續公演42場,成為當時全城熱議的話題。《雪狼湖》的成功對於流行音樂歌手是一種新的嘗試,但是因為種種因素,其他歌手並未主動效仿,並未帶來一種潮流。

廣告歌曲空前盛放编辑

「四大天王」亦有大量參與廣告演出,使廣告歌曲非常流行,由1993年黎明的和記電訊廣告系列掀起熱潮。接著有張學友的電訊盈科光影歲月系列廣告、劉德華的愛立信廣告及郭富城的百事可樂,影響巨大。其他歌手亦爭相仿效,較深刻的包括王菲、鄭秀文、鄭伊健、陳慧琳的廣告歌。

歌手淡出頒獎禮编辑

1999年,黎明和張學友先後宣佈不領取樂壇獎項。 「四大天王」時期之後,吹捧偶像而不重實力的現象在1990年代末期愈來愈明顯,加上唱片公司和電子傳媒只重視市場和包裝而不重視音樂創作,導致音樂界人才青黃不接。

大中華時期编辑

1995年以及1996年,張學友取得世界音樂頒獎典禮的亞洲最傑出歌手以及最受歡迎華人歌手大獎;而其粵語專輯《情不禁》,《真情流露》亦讓他攀上銷量高峰。其後所發行的數張國語唱片如《吻别》和《祝福》等更為他成功打開中國大陸市場,並紅遍台灣新加坡等國語地區,正式為粵語流行樂揭開大中華流行音樂時代。他在1995年全年時間即舉辦了100場的世界巡迴演唱會,在北美、歐洲和澳洲不僅受到當地華人的歡迎,更令許多西方國家的本地傳媒及專業樂評人開始關注亞洲乃至香港的流行音樂。[24][25]

此時,部分非粵語為母語的歌手亦嘗試發行粵語唱片,如台灣吳奇隆蘇有朋金城武伊能靜吳倩蓮張信哲許茹芸蘇慧倫地區的陳潔儀許美靜巫啟賢;來自香港但在台灣主力發展的周華健邰正宵孫耀威等等。他們為粵語流行音樂添上了更多不同元素,而此風氣一直持續至1999年為止。

動畫主題曲大受歡迎编辑

兒歌天后歐倩怡於1997年主唱日本動畫櫻桃小丸子》的香港版片尾曲《問題天天都多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6],大受歡迎,奪得《1997年度兒歌金曲頒獎典禮》「十大兒歌金曲」兼「至NET兒歌大獎」,以及「最受歡迎兒歌女歌手」。《問題天天都多》流行程度絕不下於當年年度歌曲。

2000年代:唱功逐漸下滑编辑

2000年至2004年:過度偶像包裝编辑

在2000年代初一線活躍的歌手,主要為劉德華陳奕迅許志安李克勤鄭秀文陳慧琳楊千嬅容祖兒。經典金曲包括《K歌之王》、《Shall we talk》、《少女的祈禱》、《感情線上》、《活著VIVA》、《明年今日》、《好心分手》、《傷逝》、《我的驕傲》、《七友》、《小城大事》、《美中不足》、《愛與誠》,而流行金曲包括《花花宇宙》、《大日子》、《爛泥》、《終身美麗》、《痛愛》、《玉蝴蝶》、《高妹》、《可惜我是水瓶座》、《下一站天后》、《好心好報》、《奇洛李維斯回信》、《世上只有》等等。

男歌手方面,後起之秀陳奕迅許志安於903受重視,而前輩劉德華李克勤較受TVB重視。

女歌手方面,2001年至2003年分別由鄭秀文楊千嬅容祖兒包辦TVB《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最受歡迎女歌星」、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及「叱咤樂壇我最喜愛女歌手」,至2004年起楊千嬅容祖兒更開始正面交鋒。另關心妍盧巧音亦曾於02-03年間憑歌曲走紅,出現小高峯。

2000年陳慧琳電音舞曲當紅编辑

1999年尾,雷頌德引入電音舞曲,替陳慧琳黎明創作了多首電音舞曲,取得空前成功,其他歌手如鄭秀文郭富城亦相繼加入潮流,掀起電音舞曲風潮,一發不可收拾。四人的電子舞曲風潮均風靡台灣中國大陸東南亞等地。但是,因香港政府認為電音舞曲間接助長吸毒而大力打壓,令電音舞曲熱潮於2000年尾迅速減退,陳慧琳失去電音舞曲優勢而人氣開始下滑。

2002年楊千嬅偶像派當紅编辑

千禧年代初,楊千嬅成功登上天后寶座,楊千嬅以少女情懷及抒情慢歌獲得認同。樂壇由當紅偶像派歌手稱霸,例如楊千嬅Twins等等,她們的特點為歌影雙棲發展,其推出的唱片、電影、廣告不但產量高,而且唱片、電影的銷量及票房俱佳,唱片包裝精美,更附有精美贈品及海報,惟歌手唱功開始不受重視。

2000年起,由於音樂界人才青黃不接,唱片公司陸續出現裁員和結業潮。唱片公司為尋找賺錢途徑而嘗試邀請電影界受歡迎的演員成為歌手,或者物色模特兒成為歌手,令香港樂壇變得只重視市場和形象而不重視歌唱實力,大量只有外表但歌藝低下的新人在樂壇湧現,大量偶像派歌手紛紛出道,例如古天樂張家輝陳冠希方力申陳司翰周永恆余文樂蕭正楠李逸朗周國賢吳卓羲關智斌ShineBoy'ZSky陳慧珊李彩樺鄭雪兒王秀琳谷祖琳陳文媛黃伊汶張燊悅鄭希怡李蘢怡趙頌茹陳見飛林嘉欣薛凱琪董敏莉鄧穎芝林子瑄周麗淇梁洛施戴夢夢吳日言梁靖琪鄧麗欣傅穎蔡卓妍鍾欣桐蔣雅文Twins3TCookies2R3G女生宿舍Cream等等,可是,因大量上一代的歌手高調復出,以及網絡歌曲和非主流音樂因寬頻發達而迅速崛起,加上樂迷對香港歌手的實力要求開始變得嚴謹,「造星」這種推出樂壇新人的手法經已失效,因此,大部分在這個時期出道的新歌手都沒有什麼影響力,出道不久就很快於樂壇銷聲匿跡,不過於2010年代,這批歌手復出舉辦音樂會,卻成為集體回憶。

SARS事件使樂壇市場再現衰退编辑

自1997年起盜版唱片逐漸盛行,充斥市面,互聯網下載歌曲的風氣亦在1999年開始盛行。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席捲全球,使香港經濟衰退。

2003年,SARS事件發生,北京和香港的疫情最為嚴重,使香港經濟再現衰退。以上種種原因以致香港唱片市道相對1980年代高峰期大幅下瀉,市道疲弱,唱片公司收入大減,一些大型唱片公司受不住衝擊,面臨結業或撤出粵語音樂市場,像華星唱片滾石唱片等等。而且大批歌手如楊千嬅陳慧琳鄭秀文容祖兒梁詠琪郭富城Twins不斷推出精選碟維持銷量。自此以後,香港樂壇逐步衰落。

人才流失编辑

不少1990年代的天王天后如張學友黎明王菲彭羚等等已漸漸淡出頒獎典禮,部份轉而發展電影甚或嘗試音樂劇等演出;亦有多位知名、前輩天皇巨星級歌手及音樂人因各種原因逝世,包括張國榮梅艷芳羅文黃霑林振強等等,對香港粵語流行音樂影響極大。即使部份1970年代、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期的歌手以高姿態復出及舉行演唱會,如許冠傑徐小鳳等等,但仍未能幫助打救香港樂壇。

2005年至2009年:唱功實力派抬頭编辑

這段時間在香港當紅的一線歌手主要包括:陳奕迅古巨基李克勤楊千嬅容祖兒衛蘭。他們都在此期間曾奪得樂壇最受歡迎歌手獎項。經典金曲包括《夕陽無限好》、《無賴》、《愛得太遲》、《富士山下》、《酷愛》、《花落誰家》、《囍帖街》、《給自己的信》、《七百年後》,而流行金曲包括《希望》、《烈女》、《大哥》、《天才與白痴》、《勞斯萊斯》、《紅綠燈》、《離家出走》、《命硬》、《感應》、《男人KTV》、《逼得太緊》、《電燈膽》、《鍾無艷》、《講不出聲》、《櫻花樹下》、《就算世界無童話》、《我的回憶不是我的》、《信者得愛》、《搜神記》、《你瞞我瞞》等等。

男歌手方面,由陳奕迅古巨基爭霸。古巨基憑《愛得太遲》於2006年度包辦tvb《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金曲金獎」、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至尊歌曲」及「我最喜愛歌曲」、rthk《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全球華人至尊歌曲」、997《新城勁爆頒獎禮》「年度歌曲」、《「四台聯頒音樂大獎」》「歌曲大獎」;

陳奕迅於2007年度包辦tvb《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最受歡迎男歌星」及「亞太區最受歡迎香港男歌星」、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叱咤樂壇男歌手金獎」及「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男歌手」、rthk《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最優秀流行男歌手」及「全年最高銷量男歌手」、《「四台聯頒音樂大獎」》「傳媒大獎」。

女歌手方面整體明顯不及男歌手,繼續由楊千嬅容祖兒爭霸。容祖兒於2005, 2007-2009年度奪得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並在2005-2007年度連續三年蟬聯tvb《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最受歡迎女歌星」及於2008-2009年度連續兩年奪得「亞太區最受歡迎香港女歌星」。

楊千嬅則在2005-2007、2009年四度奪得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叱咤樂壇我最喜愛女歌手」及於2008-2009年度連續兩年蟬聯tvb《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最受歡迎女歌星」並於2010年首奪tvb 「亞太區最受歡迎香港女歌星」。

張敬軒泳兒鄧紫棋亦曾於06-08年間憑歌曲走紅,出現小高峯。

衛蘭、側田、泳兒、鄧紫棋實力新人湧現编辑

自2003年香港廉政公署的“舞影行動”一度拘捕22人,包括英皇娛樂楊受成無綫電視何麗全環球唱片前高層陳少寶等人,事件涉及娛樂圈行賄、買獎等醜聞後,2005年起,唱片公司開始轉捧實力派歌手,例如側田陳柏宇方大同小肥衛蘭王菀之泳兒鄧紫棋等等,被眾多樂評人推崇備至,可惜仍改變不了樂壇轉衰的局面。

其後,不少在1960年代後期到1970年初期曾在香港風行一時的粵語時代曲歌手亦再次回到香港開演唱會,例如鄭錦昌凌霄麗莎[27]。以唱作人身分出道的歌手也不少,他們往往是集作曲、填詞、歌手於一身,當中張敬軒方大同最為突出。

概念專輯出現编辑

同時,歌手涉足另類音樂風格抑或創作完整的概念專輯(甚至是社會民生這類以往甚少出現在香港主流音樂的題材)的現象亦開始頻繁起來,一線歌手的高評價專輯如楊千嬅極富文學概念的《電光幻影》、陳奕迅的引起樂迷極大共鳴的《U87》、古巨基以「人生」概念為主題,細說人生過程及道理引起樂迷極大回響的《Human...我生》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不僅各自獲得了當年四台聯頒大碟獎,而且至今被仍是被許多的樂迷倍受推崇的大碟。

「歌神」張學友亦推出粵語流行音樂歷史的上第一張爵士樂專輯《Private Corner》,整張專輯的曲風為純粹的爵士樂風格,唱片的音樂風格並不貼近於最近的市場需求,並進行了大膽的反潮流音樂嘗試,多位樂評人認為現今華語樂壇只有到他這種高度和地位,沒有迎合市場的壓力,才會專心製作真正屬於音樂的唱片,打破現行模式下粵語流行音樂的單一性。

2008年Twins成員鍾欣桐涉及祼照風波致偶像派市場萎縮编辑

2008年1月,偶像派女子組合Twins成員鍾欣桐涉及陳冠希裸照事件露出真性情而形象受損並令她及Twins被迫暫停演藝工作[28],令不少小朋友及家長對Twins表示失望。從而Twins純情可愛形象嚴重受損而前途盡毀。從而偶像派市場進一步萎縮,大眾不再輕易相信偶像派歌手的商業包裝。

版權風波编辑

於2009年底開始,香港音像聯盟(HKRIA)就旗下成員唱片公司環球華納SonyEMI的音樂作品版權收費問題,和無綫電視(TVB)引發的爭議。2010年12月BMA加入香港音像聯盟而增加為五大唱片公司,因此五大唱片公司旗下歌手無法在TVB演出、露面及接受訪問,在2009及2010年度的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中亦不能獲得任何獎項,而四大唱片歌手則罕見改以亮相亞洲電視有線電視Now等維持電視曝光,為香港電視史上的一大突破。事件持續至2013年3月才解決。而環球唱片旗下歌星李克勤則成為首位於版稅事件「破冰」後亮相無綫電視節目的歌手。但2015年起,無綫電視再次封殺環球旗下歌星。直至2021年2月曾志偉出任無線綜藝、音樂製作及節目副總經理後,與音像協會成功斡旋,版權風波才告一段落。

獨立音樂人逐漸受到重視编辑

而伴隨媒體的推廣,現代網絡的訊息流通以及樂迷的口味變化,有部份風格別致而音樂優質的獨立歌手或組合逐漸走進公眾視野而變得知名。其實不只是香港,近幾年世界各地(尤其以中國等亞洲地區尤其明顯)獨立音樂也越來越受到重視與推崇,甚至有成為一股潮流的趨勢:大批的獨立音樂人擁有,甚至當中不少通過演出,與大品牌合作以及與主流歌手合作來提高知名度。現在這個高科技時代樂迷接觸音樂絕對可以不需要依附在如電臺電視臺雜誌這類的主流媒體了,他們當中有很多可以通過網絡來搜索適合自己口味的音樂,選擇比以往豐富得多。而且大多數獨立音樂人創作音樂時所考慮的市場因素比主流音樂少得多,有的甚至完全不考慮市場而只爲自己的愛好,這對於長期節奏主流K歌而感到厭倦的多數香港樂迷是一個相當新鮮的選擇。這個現象其實也在警醒著主流樂壇:主流音樂一定要有質量甚至是創新求變,再不能流水作業倒模生產,因為在選擇豐富的年代,只要不喜歡,聽眾是可以完全不賣帳而選擇其他音樂。

2010年代:正式步入低潮编辑

2010年至2014年:頒獎典禮公信力名存實亡编辑

2010年至2014年仍活躍於樂壇頒獎禮的一線歌手主要為陳奕迅楊千嬅容祖兒C AllStar,後起之秀鄧紫棋。經典金曲大幅減少,包括《天梯》、《陀飛輪》、《越難越愛》、《一》,而流行金曲只包括《男人信甚麼》、《不要驚動愛情》、《那誰》、《苦瓜》、《我本人》、《到此為止》、《年少無知》、《重口味》、《任我行》、《非凡人生》、《青春常駐》、《獨家村》、《流淚行勝利道》等等。這段時間的樂壇由於生產力下降、樂壇萎縮情況越加嚴重、樂壇頒獎典禮公信力下降、獎項被壟斷、青黃不接、其他地方的流行音樂崛起、最終導致年輕聽眾嚴重流失、多年被大眾聲稱樂壇已死。

2010年代初,多位歌手開始走出香港,如陳奕迅成為首位在高雄巨蛋開演唱會的香港歌手以及首位在O2 Arena開演唱會的華人歌手。2015年,陳奕迅更第二次成為台灣金曲獎國語金曲歌王。古巨基李克勤楊千嬅容祖兒等人亦開始將發展重心轉移至中國內地,但四人仍不時推出廣東歌。

陳奕迅、容祖兒壟斷樂壇獎項编辑

2005年至2017年,陳奕迅容祖兒於樂壇一人稱霸。陳奕迅已一直連奪多屆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男歌手」及「叱咤樂壇男歌手金獎」大獎。而容祖兒於2003年一曲《我的驕傲》開始,已一直連奪多屆TVB《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最受歡迎女歌星」及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大獎,除了2004年、2008年、2009年、2014年敗於競爭對手楊千嬅外,2003年、2005年、2007年、2010年至2013年、2015年、2016年共9年均由容祖兒奪得所有女歌手大獎,故此由2014年開始,已不斷有民間聲音要求容祖兒不要再繼續奪此獎項,及效法前輩退出領獎給予後輩機會上位,容祖兒亦曾在報章透露歌神張學友曾勸她退出領獎,她亦在考慮當中。於2016年至2017年,即使容祖兒缺席頒獎禮仍獲得女歌手大獎。最終在2017年度,出道十多年的衛蘭首奪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及2018年度,年資只有3年的菊梓喬首奪《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最受歡迎女歌星」,正式結束容氏十多年壟斷樂壇頒獎禮的局面。

歌唱選秀節目開播编辑

在2009年,亞洲電視引入台灣歌唱選秀節目《星光大道》,改編製作成《亞洲星光大道》。無綫電視亦跟隨亞洲電視,製作歌唱選秀節目,為《超級巨聲》及《星夢傳奇》。節目成功發掘及培訓了一些樂壇新力軍,於2011年起出道,其中較為出名的有許廷鏗林欣彤胡鴻鈞馮允謙羅力威鄭俊弘吳業坤譚嘉儀鄧小巧等,某些本已轉型或淡出樂壇的實力派歌手亦因這個節目再次受到關注,如官恩娜羅敏莊劉美君等。

在2013年起,內地歌唱節目《我是歌手》在兩岸走紅,節目組每季都會邀請多名來自香港、內地和台灣的歌手參加,香港歌手鄧紫棋黃貫中古巨基李克勤林憶蓮杜麗莎容祖兒許靖韻側田都曾參加,其中女歌手鄧紫棋的平均排名最好(2.31),於2014年因參與中國內地節目《我是歌手》成功獲得第二季亞軍,後來更在大陸爆紅,成為香港新生代在內地最出名的歌手,鄧紫棋在內地的知名度更遠勝長期壟斷香港樂壇獎項的容祖兒,惟鄧紫棋在香港則受負評較多,因此基本上已淡出香港樂壇。因此其他香港女歌手眼見在香港樂壇頒獎禮難以突圍而出而效法鄧紫棋在內地發展另覓出路,包括何韻詩薛凱琪鄧麗欣泳兒許靖韻等,

兒歌市場壽終正寢编辑

以往不少天王天后如劉德華陳慧琳楊千嬅等爭相主唱卡通片主題曲及插曲,但2010年起,《兒歌金曲頒獎典禮》永久停辦。無綫電視於2010年代已甚少為日本動畫增設香港版粵語歌曲,最近一首為2015年日本動畫《妖怪手錶》粵語片尾曲:妖怪體操第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洪卓立鍾舒漫合唱)。2018年歐倩怡於TVB節目提及其女兒就讀幼稚園仍播放其於1997年主唱的櫻桃小丸子插曲《問題天天都多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反映現今難誕生全新兒歌。

2011年金曲金獎名存實亡编辑

而曾經叱咤一時的《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則因2011年林峯憑零民意的《Chok》獲得無綫電視(TVB)《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的「金曲金獎」最高殊榮歌曲大獎,令很多人評論為「香港樂壇已死」,《Chok》奪得金曲金獎掀起廣泛社會反應,更不停有坊間聲音甚至表示「未聽過此歌」,以至歌神張學友被傳媒問及看法時也表示「知道有這首歌但未有聽過」,《Chok》於其他三台並未獲得任何歌曲獎項。另外,當時正式出道樂壇只有3年的林峯亦因被TVB頒發2009年至2011年「亞太區最受歡迎男歌星」而備受批評及被嘲笑為「亞皆老街至太子道西區最受歡迎男歌星」。而王菀之奪得2011年「亞太區最受歡迎女歌星」也為人詬病。

2013年度新城獎項被棄橋底编辑

大眾對樂壇頒獎禮的公信力,在這段時期的討論變得更為激烈,如新城舉辦的新城勁爆頒獎禮由於每年頒發的獎項數量太多,並設有各式各樣奇怪獎項,加上主辦方表明未能到場的歌手不會獲獎,其授獎標準及公信力多年來皆備受外界質疑,一直被批評為「分豬肉」。2019年2月,《新城勁爆頒獎禮2013》其中一個「新城勁爆躍進歌手」獎座被發現棄置於北角渣華道橋底[29]

2015年至2019年:實體唱片業名存實亡编辑

2015年至2019年仍活躍於樂壇頒獎禮的一線歌手主要為周柏豪張敬軒衛蘭C AllStar,後起之秀江海迦。流行金曲大幅減少,只包括《羅生門》、《高山低谷》、《無條件》、《原來他不夠愛我》、《矛盾一生》、《女神》、《長相廝守》、《3am》、《百年樹木》、《讓愛高飛》、《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等等。

  •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是此低迷年代少有的大熱金曲,同時獲頒2019年度「叱咤樂壇至尊歌曲大獎」、「十大中文金曲」、「全球華人至尊金曲」、「新城勁爆播放指數歌曲」大獎及CASH金帆音樂獎4項大獎。
歌手難以每年出實體唱片编辑

2000年代活躍香港樂壇頒獎典禮的歌手大多每年至少推出2張唱片,否則容易被淘汰及被遺忘。但2017年起,即使活躍香港樂壇頒獎典禮的歌手也難以每年推出實體唱片,當中推出過無數實體唱片的容祖兒自2017年起即使每年推出全新單曲也未有推出全新實體廣東專輯。IFPI香港唱片銷量大獎更於2017年度起永久停辦,可見實體唱片業正式步入滅亡。

論資排輩令樂壇斷層编辑

2016年,新世代歌手王灝兒的《矛盾一生》及鄭欣宜的《女神》在坊間有較高傳唱度,但三大電子傳媒仍選擇把金曲金獎頒予全年只有一首派台歌、地位崇高的天王級歌手陳奕迅《四季》及李克勤《一個都不能少》,令樂壇斷層情況更嚴重,普羅大眾再次對四大電子傳媒的公信力失去信心。

2018年最受歡迎女歌星名存實亡编辑

2018年,HANA菊梓喬首奪TVB「最受歡迎女歌星」亦備受坊間強烈爭議,原因為菊梓喬於2016年出道,年資僅三年,知名度不足,於該年度並未獲得任何香港電台及商業電台頒獎禮獎項;而且TVB「最受歡迎女歌星」的候選名單只有8位歌手,當中5位為TVB藝員,大部分唱片公司的歌手未有候選,因此認為「最受歡迎女歌星」獎項的公信力大跌。

加上在四大唱片與TVB的HKRIA版權風波的打擊下,大批歌手缺席頒獎禮多年,最終則漸漸由無線旗下的星夢娛樂一眾歌手以及與無線友好的英皇娛樂一眾歌手獨領風騷,公信力極速下降,其小圈子選舉模式長年被詬病,甚至曾一度被大眾嘲笑為星夢Annual Dinner。

男團崛起编辑

自從2002年9人女子組合Cookies成軍後,香港在2003年後一直未有出現過成員超過4人的組合出道。2018年,ViuTV選秀節目《全民造星》於2018年衍生出12人男子組合MIRRORMIRROR在出道一個月後於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九展)舉行首場演唱會,當中幾位成員先後推出個人單曲單飛發展,比女子組合Cookies更成功。

2020年代: 數碼年代编辑

2020年至2024年:版權風波平息编辑

踏入20年代,香港樂壇逐漸出現大量新型歌手,正式踏進全新數碼時代。 在這期間的流行樂壇歌星,分別為林家謙姜濤張敬軒江海迦鄭欣宜衛蘭泳兒陳奕迅SerriniC AllStarMIRRORDear Jane等。流行金曲包括《呼吸有害》、《溝渠暢泳》、《一人之境》、《See You Next Time》、《是但求其愛》、《E先生 連環不幸事件》等。

唱作歌手開始成為頒獎典禮大嬴家,江海迦於903受重視,而林家謙較受ViuTV重視。

2020年無綫劇集歌曲首奪叱咤樂壇至尊歌曲编辑

無綫劇集歌曲即使有派台也難以於《903專業推介》上榜,即使全城熱播的劇集歌曲如2005年《大長今》主題曲《希望》、2007年《溏心風暴》主題曲《講不出聲》也未能於《903專業推介》得到理想成績,因此商業電台一直被批評打壓劇集歌曲。由星夢娛樂推出的無綫劇集歌曲亦完全無法登上《903專業推介》,但ViuTV劇集歌曲則可破例於《903專業推介》上榜。不過,2020年,莫文蔚主唱的無綫劇集《飛虎之雷霆極戰》主題曲《呼吸有害》不但成為《903專業推介》冠軍歌(該周播放率最高歌曲) ,更奪得903《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至尊歌曲」大獎(該年播放率最高歌曲),為無綫劇集歌曲創下紀錄,惟有關歌曲並非由星夢娛樂推出,而是由Sony Music推出。

2021年容祖兒五台兩周冠軍歌有買榜造馬之嫌编辑

2021年1月,容祖兒主唱的《東京人壽》在坊間的流行程度及口碑只屬一般,但容祖兒憑《東京人壽》奪得五台兩周冠軍歌為人詬病,其派台歌曲成績遠勝歷年所有年度歌曲,網民在ViuTV Facebook留言指結果有造馬嫌疑[30],五台公信力於2020年代仍然偏低。

無綫版權風波告一段落编辑

2019年10月27日起,ViuTV推出流行音樂節目《Chill Club》,類似無綫的《勁歌金曲》與無綫抗衡。

2021年1月24日ViuTV播出的音樂節目《Chill Club》中正式宣布將於2021年4月18日舉辦首屆頒獎典禮《Chill Club 推介榜年度推介》與無綫抗衡,並於2021年3月2日舉行記者會公布賽制和入圍名單。

2021年2月20日,剛重返無綫並加入管理層的曾志偉有見樂壇仍然無法健康發展,於是邀請前無綫非戲劇製作總監何麗全及前無綫音樂總監鄧智偉回巢重整綜藝節目及星夢娛樂,終止何哲圖時期星夢娛樂歌手壟斷勁歌金曲頒獎典禮

2021年2月24日,無綫於電視城舉行「音樂永續樂壇共享」記者招待會,國際唱片業協會(香港會) 有限公司主席陳志光先生、司庫張國林先生、委員許佩斯女士、委員鄺敏慧女士、委員朱浩棠先生、委員陳桂堂先生、總裁馮添枝先生、香港音像聯盟有限公司行政總裁鄭文超先生、Sony Music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陳國威先生、環球唱片大中華區(香港) 董事總經理黃劍濤先生、華納唱片董事總經理Mr. Gordon Lee、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綜藝、音樂製作及節目)曾志偉先生、何麗全先生、各大唱片公司、音樂品牌代表及歌手出席,正式重修無綫與三大唱片公司的關係,長達12年的HKRIA版權風波終告一段落,多間唱片公司歌手可重新亮相無綫節目[31],以及HKRIA歌手可以隨時亮相無綫節目。

2021年3月13日,HKRIA會員唱片公司如環球的江海迦陳奕迅、寰亞的鄭欣宜、華納的薛凱琪成為首位於破冰後在無綫《勁歌金榜》上榜的歌手,並全數登上冠軍寶座,正式打破過往星夢及英皇壟斷《勁歌金榜》的局面。

無綫電視於2021年3月起允許星夢歌手亮相ViuTV節目甚至角逐ViuTV主辦的Chill Club 推介榜年度推介之獎項,而ViuTV亦指歡迎無綫派歌上榜,被媒體认为是「破格」之舉,对乐坛发展亦有帮助[32][33]

雖然無綫及ViuTV均表示歡迎對家的歌手派台及爭奪獎項,但至今無綫旗下「星夢娛樂」及ViuTV旗下「大國文化」的合約歌手仍未有亮相另一電視台,亦沒有互相派台。

2021年4月11日至7月18日,逢星期日晚上21:30-22:30,全新改革的無綫《勁歌金曲》與ViuTV《Chill Club》同時段對撼,由於兩節目均非現場直播,因此有機會出現同一時段於兩間電視台出現同一位歌手演唱同一首歌曲的情況。然而,《勁歌金曲》卻輕易取得平均收視約10至12點,《Chill Club》平均收視僅約2至3點,僅及《勁》的兩成。至該年9月5日起,《勁》的播放時段改為22:30-23:00(只播出半小時),再沒有與《C》正面對撼。

2021年7月,星夢娛樂環球唱片相隔11年後再度合作,星夢旗下女歌手戴祖儀與環球旗下涂毓麟合唱歌曲《我們再不講再見》,而星夢娛樂行政總裁何麗全在《聲夢傳奇》宣傳活動接受傳媒訪問時指星夢及環球均已將上述歌曲派台至ViuTV,並有待《Chill Club》製作組邀請及商討細節,因此戴祖儀可望成為首位於ViuTV演出的無綫合約歌手[34][35]。最終《Chill Club》製作組並未有邀請涂毓麟戴祖儀亮相,因此戴祖儀未能成為首位亮相ViuTV的無綫藝人,歌曲《我們再不講再見》的音樂錄影帶只於凌晨時段的《Chill Club 推介》節目中播放過數次,亦沒有於該台流行榜中上榜。

特色编辑

樂器和設置编辑

早期的粵語流行曲是從與西方流行音樂交雜粵劇音樂的發展。但音樂家很快就放棄使用像古箏二胡傳統中國樂器配合西式樂器。粵語流行曲通常由一個歌手主唱,有時帶有整個樂隊,伴隨著鋼琴合成器爵士鼓吉他低音吉他。幾乎所有早期的粵語流行曲的歌曲配有降貝斯,而這正是菲籍樂手的普遍風格。1980年代流行歌曲仍以弦樂為主,但黎小田周啟生袁卓繁等樂手比較著重合成器,已故亞洲鼓王Donald Ashley比較著重爵士鼓等敲擊樂的編排。1985年開始Blue Jeans三子加入戰團,其中蘇德華自1985年於徐小鳳演唱會任結他手後,至80年代末期眾多歌手指定蘇德華為其御用結他手。差不多同一時間,和音於歌曲的重要性已逐漸增加,太極雷有曜雷有輝鄧建明、「和音界天王」張偉文、譚錫禧(結他手出身)成為許冠傑張國榮譚詠麟張學友林子祥等的指定和音。80年代末期,鮑比達盧東尼杜自持倫永亮開始轉為採取西方Adult contemporary、R&B風格編曲,樂器亦以合成器為主,以便其作品於卡拉OK市場流行。九十年代末期電音唱跳歌曲年代,雷頌德採取一式一樣的風格,只以合成器作為唯一樂器,但被指編曲方式過於單調,因此只是曇花一現。同期吳國敬伍樂城陳輝陽Johnny Yim將傳統樂隊編排重新融入歌曲,自此樂器及裝置的常規亦開始固定。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Ulrich Beck, Natan Sznaider, Rainer Winter (编). Global America?: The Cultural Consequences of Globalization. Liverpool University Press. 2003: 227. ISBN 978-0853239185. 
  2. ^ 2.0 2.1 黃志華. 顧嘉煇老三與老大之誤. 信報. 2014-03-24. 
  3. ^ China Briefing Media. [2004] (2004) Business Guide to the Greater Pearl River Delta. China Briefing Media Ltd. ISBN 988-98673-1-1
  4. ^ 《香港音樂發展概論》,朱瑞冰著,香港三聯書店,1999年
  5. ^ 5.0 5.1 《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香港流行音樂研究(1949 -1997)》 ,黃湛森,港大博士論文,2003年
  6. ^ 《粵曲歌壇話滄桑》,魯金 著,香港三聯書店,1994年,ISBN 962-04-1173-0
  7. ^ 黃霑. 電台流聲-粵語流行:三及底進行曲-延伸閱讀 – 黃湛森:粵語流行曲 (無障礙瀏覽版本). www.hkmemory.org. [2020-05-15]. 
  8. ^ 車淑梅主持,(2008年),《舊日的足跡》麗莎訪問,2008-05-18。
  9. ^ 無綫短訊:雙星報喜. 華僑日報. 1972-04-14: 15. 
  10. ^ 黃志華. 《鐵塔凌雲》再證主流說法該殺. 信報. 2012-12-03. 
  11. ^ Minghui LIAO. 香港流行文化與流行歌詞縱橫談. 考功集 (畢業論文選粹). 1996 [2017-04-25]. 
  12. ^ 黃志華. 《原創先鋒:粵曲人的流行曲調創作》. 三聯書店(香港). 2014年9月1日. ISBN 9789620436598. 
  13. ^ 朱耀偉. 歲月如歌——詞話香港粵語流行曲. 三聯書店(香港). 2009-09-01. ISBN 9789620428807. 
  14. ^ 我們都是這樣唱大的:第一集:許冠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MN1Se-B7wI
  15. ^ 黃志華:《粵語流行曲四十年》(香港:三聯書店,1990),頁8-11、30-34。
  16. ^ 改編自日本演歌《北國之春》,薰妮主唱
  17. ^ TIME Magazine Cover: The Divas of Pop - Oct. 14, 1996. TIME.com. [2020-08-14] (美国英语). 
  18. ^ Arts and Media/Pop Stars/Canto-Pop Female. [2019-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3-23). 
  19. ^ 王菲台北个唱华丽落幕 蔡依林阮经天力挺偶像_影音娱乐_新浪网. ent.sina.com.cn. [2020-08-14]. 
  20. ^ 孙燕姿表白王菲 孙燕姿还一度被形容为王菲的接班人_音乐_央视网(cctv.com). music.cctv.com. [2020-08-14]. 
  21. ^ 王力宏视频表白偶像王菲. 
  22. ^ 许茹芸微博表白王菲. 
  23. ^ 李健翻唱《矜持》并称王菲为“偶像”. 
  24. ^ Garden of Dreams: Madison Square Garden 125 Years (Hardcover) Stewart, Tabori and Chang; Not Indicated edition (November 1, 2004)
  25. ^ 紐約時報《充滿甜美而柔情的粵語流行音樂之王》 發表于1995年10月10日《紐約時報》撰文:NEIL STRAUSS
  26. ^ 樱桃小丸子-问题天天都多(粤语版)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轻视频
  27. ^ 麗莎與鄭錦昌演唱會(加開兩場). 香港政府一站通. [2008-05-18]. [永久失效連結]
  28. ^ 新裸照驚見二線女藝人. 星島日報. 2008年2月27日 [2008-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01). 
  29. ^ 【邊個斷捨離?】新城獎座被棄橋底 當年得獎者爭住否認. 明報. [2019-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9). 
  30. ^ 樂壇核數師|容祖兒《東京人壽》五台奪雙周冠軍 反遭網民鬧爆?. 香港01. [2021-02-23]. 
  31. ^ 曾志偉入主無綫即與四大唱片公司破冰 全部高層雲集開記者會
  32. ^ 無綫王君馨入圍爭ViuTV女歌手獎 Viu金廣誠「開綠燈」 歡迎星夢派歌上榜
  33. ^ 無綫「破格」御准旗下歌手上ViuTV
  34. ^ 傳戴祖儀上《Chill Club》宣傳新歌 或成首位無綫藝人現身ViuTV
  35. ^ 【Chill ClubX刑偵日記】戴祖儀或現身ViuTV 宅男女神助兩台建立友誼

相關書目编辑

  • 《粵語歌曲解讀:蛻變中的香港聲音》余少華著
  • 《香港音樂史論:粵語流行曲.嚴肅音樂.粵劇》劉靖之著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