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塗塌客

糊塗塌客(英語:Woodstock)是查爾斯·舒茲在《花生漫畫》中创作的一只鸟类卡通形象,是史努比最好的朋友,也是此漫畫中知名度僅次於史努比的非人類角色。

Woodstock
花生漫畫角色
Woodstock.png
首次登場1967年4月4日(但到1970年6月22日才有名字)
最後登場2000年1月16日
配音Bill Melendez (1972-2006)
Jason Victor Serinus (1980)
Viktoria Frenz (2001, 2007)
Andy Beall (2011至今)
虚构设定信息
性別雄性
職業史努比秘書
家人母親,祖父

歷史编辑

史努比在1960年代的漫畫中開始和鳥類作朋友,當時小鳥們因為不同的原因來到史努比的狗屋,小鳥們把狗屋當作遷徙時的休息站、築巢的地方,或是玩牌的地方。當時所有的小鳥都沒有名字,在漫畫中也沒有表示說話的氣球符號。小鳥只要看著史努比,史努比就知道他們的意思。糊塗塌客和其他小鳥不同的地方是它重視它和史努比之間的關係,認為它是史努比的夥伴及助手。

在1967年4月7日的花生漫畫中,史努比正躺在狗屋上休息,有一隻鳥經過長途飛行後,停在史努比的鼻子上,而史努比很不尋常的同意了。在接下來兩天的漫畫中,這隻鳥可以說話(更準確的說,是用重覆的文字來抱怨)。和其他鳥不同的是,這隻鳥不喜歡每年冬天飛到南方過冬,而且它的飛行技術不佳。在四格漫畫的結尾時,史努比假裝是一次大戰的王牌飛行員,得知這隻鳥是他的新技師,這也是糊塗塌客第一個配角的角色。之後,當時還沒有名字的糊塗塌客偶爾會出現,而其他每年出現的鳥也繼續出現。但糊塗塌客是唯一一隻和史努比作朋友的鳥,繼續擔任王牌飛行員技師(1967年7月12日,1968年6月12至14日)。在1968年6月14日時,史努比第一次承認糊塗塌客是他的夥伴,即使讀者之前沒有發現到這一點,那天的漫畫也告訴讀者,這一隻還沒有名字的鳥會變成花生漫畫中的固定角色[1]

查爾斯·舒茲一直到1970年才幫糊塗塌客命名。查爾斯·舒茲在1970年代的許多報紙及電視的專訪中承認糊塗塌客(Woodstock)的名字是來自1969年的胡士托音樂節(英文為Woodstock Festival),而該音樂節的圖案上也有一隻鳥站在吉他上。

角色编辑

很快地,糊塗塌客就成為史努比最好的朋友。史努比也是花生漫畫中唯一不是鳥類,但可以了解糊塗塌客表達內容的角色。當漫畫中糊塗塌客和史努比對話時,糊塗塌客說的話會用許多表示鳥叫的圖案表示,而史努比在回覆時也會翻譯糊塗塌客說的話,或是在回答時同時讓讀者可以知道糊塗塌客說了什麼。糊塗塌客會發出一些非語言的聲音,例如打哈欠(1972年11月23日)、笑、歎息(1972年11月22日)或是打呼。糊塗塌客也會用一些像驚歎號或是問號的標點符號來表達情緒。糊塗塌客常常當史努比的秘書,在史努比玩高爾夫球時充當球僮(不過有些不容易)。糊塗塌客也和史努比玩美式足球,不過因為身材的關係,當試著要接球時,總是會被球打到。糊塗塌客聲稱它有戴隱形眼鏡(1995年6月8日)。

糊塗塌客雖然是隻小鳥,不過卻有旺盛的鬥志。在《Race for Your Life, Charlie Brown》中,糊塗塌客機智的贏得泛舟比賽,而其他的競爭者都被淘汰。糊塗塌客一般會對史努比的言語攻擊或惡作劇泰然處之,不過若史努比太過份了,糊塗塌客也會反擊。有一次糊塗塌客不和史努比說話,因為史努比要以「一天讀一個字」的速度讀戰爭與和平。但是當史努比聽到糊塗塌客被隔壁的貓攻擊時,史努比立刻衝去要救牠(結果被貓打得很慘),後來才發現「被貓攻擊的鳥」其實是一個黃色的手套。糊塗塌客討厭別人弄錯它的品種(不過讀者也從來不知道糊塗塌客的品種)。糊塗塌客不太願意吃灑在地上的面包屑,因為它不想讓別人認為它在接受社會救助。當在人口普查時問到它從史努比處得的淨收入多少,糊塗塌客問答「一天四條小蟲」。

糊塗塌客的口哨非常專業。在電視特集《She's a Good Skate, Charlie Brown]》中,在派伯敏特·佩蒂比賽時,播放音樂的機器損壞,無法及時修好。糊塗塌客走到麥克風前,哼了一段完全沒有錯誤的《親愛的爸爸》,因此派伯敏特·佩蒂可以繼續表演。在影集《Snoopy Come Home》中,糊塗塌客也哼了《Me And You》中的一部份。

相對於糊塗塌客在心智上的敏銳,它的飛行技術很不好,自從它登場後這就是它的一大特徵。糊塗塌客常以頭朝下的姿勢飛行,而且常常撞到東西。只要它不用飛的太高,糊塗塌客一般會決定自己要去哪裡。只要它在空中超過三公尺的高度,它的嘴巴就可能會流血。雖然它無法像一般小鳥一様的飛,但糊塗塌客可以將史努比當作直升機一様的控制,糊塗塌客聲稱它的飛行是在越戰中學來的。

在冬天時糊塗塌客會在鳥浴盆上溜冰或是玩冰上曲棍球來作為娛樂,另外用磨冰機使冰面平坦(有一年例外,那一年糊塗塌客問史努比是否可以和他一起移居,於是它們二個以步行的方式旅行)。糊塗塌客的願望是找到它的媽媽,然後送一張母親節卡給媽媽。

在電視特集《It's the Easter Beagle, Charlie Brown》中,在一場早春的雨後,史努比送糊塗塌客一個鳥屋,一開始糊塗塌客不接受,但史努比堅持要送。後來史努比擠進鳥屋,發現糊塗塌客把鳥屋變成七零年代的休閒室,其中還有四聲道的音響,看起來內部的空間很大,比鳥屋外看起來的空間還大(類似史努比自己的狗屋)。不幸的是史努比的鼻子卡在鳥屋的門上,最後把鳥屋給毀了,因此在糊塗塌客的同意下,史努比送了第二個鳥屋。

糊塗塌客和它的小黃鳥同伴(名字為比爾、哈洛、奧利佛、羅南、弗雷德、羅伊及康拉德)常加入史努比的團體活動中,史努比是實質上的帶領者。最常進行的是小獵犬童軍遠征童子軍,以史努比為團長。或者是以史努比軍士的法国外籍兵团。它們也常組成足球隊及冰上曲棍球隊(有一次史努比和小鳥組成的曲棍球隊打敗了由佩蒂領軍的人類球隊)。小鳥中只有羅南顏色較暗,其他看起來都差不多,不過史努比可以認得它們中的每一隻。[2]

從1965年到2006年,史努比和糊塗塌客都是由Bill Melendez配音。

性別编辑

查爾斯·舒茲本來認為這隻鳥是母的,但在1970年6月22日命名後,糊塗塌客卻變成公的。以下是他在1987年專訪中的說明:

"我在看《生活》雜誌中有關胡士托音樂節的文章,而我的漫畫中有一隻鳥,鳥是母的,是史努比的秘書,我常講有關秘書的笑話,我想糊塗塌客會是一個鳥的好名字,會引起有興趣的人的注意。忽然,糊塗塌客就從母的變成公的了,事情就這様發生了,不過這就是漫畫最好的一點:作就是了"

挪威语的花生漫畫譯本中,糊塗塌客翻成Fredrikke,是一個女性的名字,在芬兰语的譯本中則翻成Kaustinen,和芬兰每年舉辦的考斯蒂宁国际民间音乐节英语Kaustinen_Folk_Music_Festival同名,沒有特別的性別。

品種编辑

史努比一直很好奇糊塗塌客是哪一品種的鳥,有一次史努比想要配合圖鑑,試著識別糊塗塌客的品種,因此要糊塗塌客模仿包括乌鸦加拿大雁在內的許多種鳥類。最後史努比放棄了,對糊塗塌客說:「以我所知道的來看,你是一隻鴨子」,讓糊塗塌客很傷心,最後史努比擁抱糊塗塌客。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出糊塗塌客的品種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糊塗塌客是史努比的好朋友。

有關糊塗塌客品種的問題,查爾斯·舒茲從來沒有肯定的回答過。

參考資料编辑

  1. ^ Charles M. Schulz, The Complete Peanuts, 1967-1968, New York, Fantagraphic Books, pp. 41-42, 83, 207, 227-228.
  2. ^ to distinguish Woodstock and his bird friends?". [2019-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