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

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英語: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简称MSK或MSKCC)是美國纽约市癌症治疗和研究机构,成立于1884年,旧称為纽约市肿瘤医院[2]。其主院址位於約克大道英语York Avenue / Sutton Place1275號,位於曼哈頓第67街和68街之間。

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
MSKCC logo.jpg
基本信息
国家/地區 美国
地址 纽约市
医院性质 非营利性医院
隶属于 威尔康乃尔医学院
医疗服务
醫院種類 专家
專科 癌症
急症室 紧急护理中心
病床 471床
歷史
建立 1884年
連結
網站 官方網站
1918年,紀念醫院用以研究鐳的設備和臨床實驗室。
攝於1930年紀念醫院。
洛克菲勒在約克大道英语York Avenue / Sutton Place捐贈的土地。
1936年至1939年間位於約克大道建成的紀念醫院大樓的位置。
The original New York Cancer Hospital英语New York Cancer Hospital[1]built between 1884 and 1886, now housing, at 455 Central Park West and 106th Street in Manhattan.

历史编辑

1884-1934:纽约市癌症医院编辑

纪念医院于1884年以纽约市肿瘤医院英语New York Cancer Hospital为名,由约翰·雅各·阿斯特三世英语John Jacob Astor III及妻子夏洛特等建立于曼哈顿上西区[1][3]。医院任命威廉·科里为主治外科医生,率先推行免疫疗法以根除癌症[4]。作家纳撒尼尔·霍桑的女儿罗斯·霍桑英语Mother Mary Alphonsa在1896年夏天曾在那里实习,然后创建了自己的修道会「霍桑的多米加修女会」[5]。1899年,医院更名为「癌症与相关疾病治疗综合纪念医院」。[6]

大约在1910年左右,康奈尔大学医学院教授詹姆斯·尤因英语James Ewing (pathologist)与纪念医院合作,在工业家和慈善家詹姆斯·道格拉斯英语James Douglas (businessman)的帮助下,资助了10万美元,为临床研究提供了二十张床位,用以研究的设备和临床实验室[7]。道格拉斯对发展癌症放射疗法的热情和资金激励了尤因成为开发这种疗法先驱之一[7]。尤因很快在纪念医院接管了临床和实验室研究,并成为领导人物[7]。在1916年,医院又重新命名,放弃了 “将军” ,简称为纪念医院[8]。美国的第一个奖学金培训计划于1927年在纪念医院成立,由洛克菲勒(Rockefellers)资助[9]。当时最强大的900千伏X射線管于1931年在纪念医院的放射線療法中投入使用,该射线管由通用电气公司历时几年建成[10]。1931年,尤因被正式任命为医院院长,并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尽心尽责,他后来被《时代杂志》在封面上称以「癌症斗士尤因」,并在同期文章中将他称为他所在时代最重要的癌症研究医生[7][11][12]。他一直在纪念医院工作到1939年退休。在他的领导下,纪念医院成为美国其他癌症中心的典范,将患者护理与临床和实验室研究相结合。据他说「尤因与纪念医院的关系可以通过艾默生的话最好地表达,每个研究所都是某些人延伸的背影,尤因博士就是这纪念医院」。[7]

1934-1980年:纪念医院和斯隆-凯特琳研究所编辑

在1934年,小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在約克大道捐赠了一个地点作为新院址[13]。两年后,他向纪念医院拨款300万美元,医院开始向其它城市发展[14]。纪念医院于1939年正式重新开放。[15][16]

1945年,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艾尔弗雷德·P·斯隆通过斯隆基金会捐赠了400万美元,创建了斯隆-凯特琳癌症研究所,通用汽车副总裁兼研究主管查尔斯·凯特琳英语Charles F. Kettering亲自同意监督一项基于工业技术的癌症研究计划[17],原先独立的研究所就建在纪念医院旁边。[17]

1948年,科尼利斯·罗达英语Cornelius P. Rhoads成为纪念医院院长。罗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美国军队开展了化学武器计划,并参与了这项工作,并发现氮芥类可能被用作癌症药物[18]:91–92,他促成了纪念医院临床医生约瑟夫·博切诺英语Joseph H. Burchenal和韦尔康公司格特魯德·B·埃利恩喬治·H·希欽斯的合作,后者协作发现了6-巯基嘌呤(6 MP),这项合作带来了癌症药物的巨大发展和最终广泛应用。[19][18]:91–92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切斯特·南安司英语Chester M. Southam在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开展了病毒治疗和癌症免疫治疗的开创性臨床研究,不过,他在参与者未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进行了研究[20][21],他对自己或别人照管的病人和囚犯进行了研究。1963年,部分医生反对在缺乏知情同意的情况下实验,并将他报告给纽约大学的院士,他被认定有欺诈,欺骗和不专业的行为,最终被停职观察一年。《纽约时报》刊登了南安司的研究实验和被举报的案例。

1960年,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成立为一个新的公司,以协调两个机构的合作,前国家癌症研究所所长约翰·海勒英语John R. Heller Jr. 被任命为总裁[22]。20世纪60年代末,随着儿科肿瘤学英语Childhood cancer领域的成功,纪念馆开设了儿科门诊日间医院英语day hospital,部分原因是为了服务于越来越多的癌症幸存者[23]。在20世纪70年代初,博切诺和MSK的专业投资人与信托人被任命为美国政府班南·施密特英语Benno C. Schmidt, Sr.被任命为总统小组,该组织于20世纪70年代早期启动了美国联邦政府的癌症战争英语War on Cancer计划[18],作为这项计划的一部分,国会通过了1971年《国家癌症法案》,斯隆凯-特琳纪念馆被指定为全国三大综合癌症中心之一[24]。1977年,杰米·霍兰德英语Jimmie C. Holland在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创立了全职精神科服务,致力于帮助癌症患者应对疾病及其治疗,它也是首个心理肿瘤学英语psycho-oncology领域的项目。[25][26]

1980年以前: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编辑

1980年,纪念医院和斯隆-凱特琳研究所正式合并成一个独特的实体,归为纪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名下。[16]

2000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前任主管哈羅德·瓦慕斯成为MSK的总监[27],在任职期间,他帮助建立新的设施,加强了MSK的临床和研究机构之间的联系,并促成了与威尔康奈尔医学院和洛克菲勒大学等其他机构的合作。[27]

肿瘤学家兼研究员克雷格·汤普森英语Craig B. Thompson于2010年被任命为MSK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28]。次年,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和加利福尼亚大学评级,MSK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许可的药物和疫苗研发第三大成功非营利组织[29]。2012年,汤普森任命何塞·巴斯尔卡英语Jose Baselga为主任医师,负责指导MSK临床方面的工作[30]。同年,与IBM沃森(Watson)合作开启,旨在开发新工具和资源,为患者提供更好的个体诊断和治疗建议[31]。MSK的研究部门——SKI的主任由乔安·马萨格于2013年担任主任一职。[32]

培訓编辑

2004年,小路易斯·郭士纳英语Louis V. Gerstner, Jr.生物医学科学研究生院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开幕,目的是通过引导学生进入互动和创新的环境进一步发展研究。[33]

三机构协办的硕博课程英语Tri-Institutional MD–PhD Program是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与洛克菲勒大學康奈尔医学科学研究生院英语Weill Cornell Graduate School of Medical Sciences康奈尔大学合作的项目,这项生物医学课程利用了这三家机构在生物医疗研究上紧密合作和康奈尔大学的医学博士课程。Tri-I CBM的培训项目也是一个类似的伙伴关系。

声望编辑

2015年,慈善觀察英语American Institute of Philanthropy给予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优」评级(A.)[34],该慈善组织的负责人从慈善机构获得了$2,107,939至2,639,669美元的薪金/补偿。首席执行官克雷格·汤普森(Craig B. Thompson)从慈善机构获得了2,554,085美元的薪酬/补偿。[34]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将MSK评为2015至2017年度美国第二大癌症设施。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Barbanel, Josh. "Would an Aardvark Live Here?" The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17, 2006. Accessed December 31, 2009.
  2. ^ The New York Cancer Hospital: laying the corner-stone of a much-needed institution. New York Times. 1884-05-18 [2016-02-04]. 
  3. ^ Abel, Emily K. The inevitable hour: a history of caring for dying patients in America. Baltimore, Md.: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13: 66–67. ISBN 978-1421409191. 
  4. ^ Coley to Cure:The Story of the 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 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 2014: 12–13 [2016-02-04]. 
  5. ^ Smith, Fran; Himmel, Shiela. Changing the Way We Die: Compassionate End of Life Care and The Hospice Movement. Cleis Press. 2013: 23. ISBN 9781936740604. 
  6. ^ SESSION OF THE SENATE.; Bills Passed and Introduced and Routine Business Transacted.. New York Times. 1899-02-15 [2016-02-27]. 
  7. ^ 7.0 7.1 7.2 7.3 7.4 James B. Murphy James Ewing Biographical Memoir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Washington D.C., 1951.
  8. ^ Memorial Hospital for the Treatment of Cancer and Allied Diseases Thirty First Annual Report for the Year 1915: 19. 
  9. ^ Wilkins, Sam A. Jr. James Ewing Society, 1940-1969: Presidential Address (PDF): 321–323. 1970-02-25. PMID 4905156. [永久失效連結]
  10. ^ 900,000-VOLT TUBE TO COMBAT CANCER: Largest X-Ray Device of Kind Being Built by General Electric for Hospital Here. New York Times. 1931-03-01 [2016-02-04]. 
  11. ^ Time Magazine Cover, January 12, 1931
  12. ^ Brand RA. Biographical sketch: James Stephen Ewing, MD (1844-1943). Clin Orthop Relat Res. 2012 Mar;470(3):639-41. PubMed PMC 3270161
  13. ^ Rockefeller Gives Block to Institute. New York Times. 1934-12-28 [2016-02-04]. 
  14. ^ Rockefeller Provides $3,000,000 to Build Cancer Hospital Here. New York Times. 1936-04-28 [2016-02-04]. 
  15. ^ THE MEMORIAL HOSPITAL. New York Times. 1939-06-16 [2016-02-27]. 
  16. ^ 16.0 16.1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History & Milestones.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website.. 
  17. ^ 17.0 17.1 Sloan, Kettering to Combat Cancer; Studying Sketch of Proposed 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 The New York Times. 1945-08-08: 1 (cont'd p. 40). 
  18. ^ 18.0 18.1 18.2 Mukherjee, Siddhartha. 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A Biography of Cancer. New York. 2010. ISBN 978-1439170915. 
  19. ^ Katherine Bou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January 29, 1989 The Nobel Pair
  20. ^ Skloot, Rebecca. The Immortal Life of Henrietta Lacks. New York: Crown/Archetype. 2010: 127–135. ISBN 9780307589385. 
  21. ^ Mulford, R.D. Experimentation on Human Beings.. Stanford Law Review. 1967, 20 (1): 99–117. doi:10.2307/1227417. 
  22. ^ U.S. Aide to Head Cancer Center: Dr. John R. Heller, Cured of Disease, to Assume New Sloan-Kettering Post. The New York Times. 1960-04-19 [2016-02-04]. 
  23. ^ Johnson, Rudy. Parents Are on Team at Memorial's Day Hospital for Children With Cancer. The New York Times. 1972-12-03. 
  24. ^ Marks, Paul; Sterngold, James. On the Cancer Frontier: One Man, One Disease, and a Medical Revolution. PublicAffairs. 2014: 91. ISBN 1610392523. 
  25. ^ 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 Annual Report, 1977: 22. 
  26. ^ Rosenthal, Elizabeth. Scientist at Work: Jimmie Holland; Listening to the Emotional Needs of Cancer Patients. The New York Times. 1997-07-20 [2016-03-22]. 
  27. ^ 27.0 27.1 The Harold Varmus Papers: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2000-2010, and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2010-2015. profiles.nlm.nih.gov. [2016-04-22]. 
  28. ^ Craig Thompson Named President of 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2010-08-10 [2013-01-10]. 
  29. ^ Stevens, AJ; Jensen, JJ; Wyller, K; Kilgore, PC; Chatterjee, S; Rohrbaugh, ML. The role of public-sector research in the discovery of drugs and vaccine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1-02-10, 364 (6): 535–41. PMID 21306239. doi:10.1056/NEJMsa1008268. 
  30. ^ Center names physician-in-chief. HemOnc Today. 2012-11-10. 
  31. ^ 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 Annual Report, 2013. : 5. 
  32. ^ Barajas, Carlos. El español Joan Massagué, al frente del Sloan-Kettering de Nueva York. El Mundo. 2013-11-26. 
  33. ^ 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 Annual Report, 2005. : 3. 
  34. ^ 34.0 34.1 Charity Ratings. www.charitywatch.org. [2016-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