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紹興師爺明代中葉至清代末造,從督撫縣令,皆聘有師爺,清代的師爺多來自紹興府八縣,所以稱紹興師爺,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地域性「師爺幫」。

師爺,又稱幕賓、幕友,是輔佐官員的重要私人顧問,甚至師爺也因專長不同,各自辦專門之事。辦理財政、賦稅的師爺,稱為“錢榖師爺”。錢穀師爺的重要性,僅次於刑名師爺。起草奏疏的師爺稱為“折奏師爺”。專管書信的師爺稱為“書啟師爺”。

簡介编辑

紹興地狹人稠,耕地貧乏,謀生不易,紹興人不得不大批外出工作,又因紹興人生性精细谨严、善于谋划,非常適合师爷一職[1]。師爺又分數類,熟諳《大清律例》者,稱為“刑名師爺”,這類師爺最為吃香。胡林翼說:“《大清律》易遵,而例難盡悉。”,找尋律例就成為一門學問,時稱「找簽」,刑名師爺都諳熟例案,常可執例以壓制長官。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帝下诏“禁六部经承专用绍兴人”,理由是“山阴会稽萧山之人,专习钱谷刑名之学,盘踞天下大小衙门,相传已久,积弊渐多”。[2]顧炎武感嘆說:“今奪百官之權,而一切歸之吏胥。是所謂百官者虛名,而柄國者吏胥而已。”[3]

清廷镇压太平天国期間,紹興師爺因处事灵活,深谋远虑,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皆大量使用紹興師爺。而左宗棠本人亦曾为骆秉章幕中之宾。绍兴籍幕友龚萼形容當時紹興人從事師爺的盛況:“吾乡之业于斯者,不知凡几,高门大厦,不十稔而墟矣!”[4]

師爺這個職業其實是競爭激烈,自小要拜師學藝[5]周恩来父亲还回到绍兴学作师爷。龔萼在《雪鴻軒尺牘》中說:“吾鄉之業於斯者,不啻萬家。”又说:“千人学幕,成者不过百人,百人就幕,入幕者不过数十人。”“至于就幕,则又有甚难者,一省只此百余十馆,而待聘者倍焉。”

清末,西方東漸,朝廷推行新政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清政府展開整顿官僚,相继裁撤了不少冗员,又有废八股、停科举之事,极大削弱了绍兴师爷在政坛上的地位和作用。辛亥革命後,紹興師爺徹底退出歷史舞台。

注釋编辑

  1. ^ 乾嘉时人昭梿在《啸亭续录》中谈到这种情况的源流:“各部署书吏,尽用绍兴人,事由朱赓执政,莫不由彼滥觞,以至于今,未能已也。”
  2. ^ 永宪录
  3. ^ 日知錄》卷11
  4. ^ 《雪鸿轩尺牍》
  5. ^ 刘体仁《异辞录》

參考書目编辑

  • 龔萼:《雪鴻軒尺牘》

戲劇编辑

作品的變遷编辑

  八大第一台 周一至五 20:00 ~ 22:00
接档 紹興師爺
(2014.05.27 - 2014.06.10)
被接档
大明王朝
(2014.03.10 - 2014.04.09)
情定琉璃坊
(2014.04.10 - 2014.04.29)
大清后宮傳
(2014.04.30 - 2014.05.26)
穆桂英傳奇
(2014.06.11 - 2014.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