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綾波號驅逐艦 (吹雪型)

綾波(日语:綾波あやなみ Ayanami ?)是大日本帝國海軍驅逐艦特型驅逐艦(吹雪型)第11號艦。於日本海軍中曾經有兩艦使用該名稱作為艦名。

綾波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アヤナミ
Ayanami II.jpg
概觀
艦種 一等驅逐艦
艦名出處 天象地象名
擁有國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大日本帝國
艦級 吹雪型驅逐艦(11號艦)
製造廠 藤永田造船所
動工 1928年1月20日
下水 1929年10月5日
服役 1930年4月30日
結局 1942年11月15日戰沒
除籍 1942年12月15日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1,680噸
全長 118米
全寬 10.36米
吃水 3.2米
鍋爐 呂號艦本式重油鍋爐4座
动力 艦本式蒸汽渦輪主機2座2軸
功率 50000匹
最高速度 38節
續航距離 5000浬(14節)
乘員 219人
武器裝備 3座12.7厘米聯裝艦砲
2座13毫米單裝機槍
3座61厘米3聯裝魚雷發射管

雖然是特型驅逐艦第11號艦,但實際上為吹雪型的改良艦,在「特型II型驅逐艦(綾波型)」的分類下為一號艦。與吹雪型(I型)最主要的分別為煙囪的形狀,以及的主砲類型。

目录

艦歷编辑

動工至太平洋戰爭開戰编辑

根據昭和2年度艦艇補充計劃,於1928年(昭和3年)1月20日,在大阪藤永田造船所動工,初時名為「第四十五號驅逐艦」[1]。在正式命名為「綾波」後,於翌年10月5日下水,並於1930年4月30日竣工。當時隸屬於第2艦隊第十九驅逐隊。

在1932年(昭和7年),參與了第一次上海事變中的上海登陸作戰。在1935年,由於吸收了第四艦隊事件等的教訓,所以在後來進行了主砲替換等將重心下移的改裝。於1937年日中戰爭全面爆發後,參加了8月的呉淞登陸、11月的杭州灣登陸等作戰。而在1941年2月至3月,則負責在華南作戰中封鎖沿岸的任務[2]

戰爭初期编辑

於12月8日,太平洋戰爭開戰時,隸屬於南方部隊[3],並參加馬來作戰,當時是為山下奉文中將轄下的第一次上陸部隊作護衛。直至1942年初,也是一直為馬來作戰的增援部隊作護衛。當時與「綾波」同於第十九驅逐隊的3艘僚艦(磯波、浦波、敷波),均是以「波」字為名的特型驅逐艦。期間,於1941年(昭和16年)12月19日,這時「綾波」隸屬於第1艦隊第13水雷戰隊,在哥打巴鲁近海,與輕巡洋艦「川內」、驅逐艦「天霧」、「浦波」及「夕霧」共同將荷蘭海軍潛艇「O-20」以砲擊擊沉。於1942年(昭和17年)在印度洋為登陸作戰進行支援。於2月17日,因在阿南巴斯群島水域觸及暗礁令螺旋槳受損,所以一直留在馬來部隊而沒有參加蘭印作戰。在6月的中途島作戰中,作為主力部隊的警戒隊參戰。8月開始,被編派到所羅門海域,在此之後,主要為瓜達爾卡納爾島進行運輸任務。

第三次所羅門海戰编辑

 
第3次所羅門海戰第2夜戰圖。薩沃島的位置與標示的位置有些微誤差。薩沃島的位置應為BC之間。

第三次所羅門海戰第二夜戰於1942年11月14日至翌日爆發,當時近藤信竹中將麾下的第2艦隊奉命前往瓜達爾卡納爾島(地圖下側的大片陸地)的飛行場進行砲擊。當時,參與作戰的艦艇有作為射擊隊(圖中的E)的戰艦霧島」、2艘重巡洋艦高雄」、「愛宕」,以及由輕巡洋艦「長良」所率領的6艘驅逐艦所組成的直衛隊(圖中的D),而負責為這兩艦隊作前路警戒的掃討隊,則為於薩沃島(圖中左上方小島)附近航行的輕巡洋艦「川内」及下轄的「綾波」、「敷波」、「浦波」。在沒有發現敵軍後,掃討隊在薩沃島開始兵分兩路進行哨戒,「川内」、「綾波」在薩沃島西側,而「敷波」、「浦波」則在薩沃島東側。

此時在薩沃島東側航行的「浦波」,發現敵方艦隊以單縱陣在薩沃島南水道向西航行。在向「川内」報告後開始尾隨敵軍。而這「敵方艦隊」是包括有戰艦「南達科他」號(USS South Dakota, BB-57)及「華盛頓」號(USS Washington, BB-56)的美軍主力艦隊(圖中的A)。與「綾波」一同航行的「川內」由於需向「浦波」隊提供支援,所以急速與「綾波」分離,並準備與正通過薩沃島北側的「浦波」隊會合。

這樣「綾波」就按照當初預定一樣通過薩沃島西側進行哨戒航行,並以單艦(圖中的B)繞過薩沃島南側與繞圈的掃討隊主隊(圖中的C)會合。而這分離卻決定了「綾波」的命運。

21時16分,進入了薩沃島南水道的「綾波」的瞭望員在靠近艦首右方距離8000發現以單縱陣航行的美軍艦隊。同時間,正與美軍艦隊交戰﹐屬於掃討隊主隊的「川內」向日本艦隊全艦報告『發現敵方艦隊(敵艦隊発見)』,不過「綾波」卻接收不到這個報告(有可能通訊電波被薩沃島阻擋)。此時,「綾波」艦長作間英邇中佐下達了「右砲戰、右魚雷戰」的命令,在向主隊報告「敵方為驅逐艦4隻、重巡1隻」(將戰艦誤認為重巡洋艦)後將航速增至30節並開始突擊。不幸地,此時掃討隊主隊的「川内」及2艘驅逐艦艦因形勢不利暫時往後退卻。就此變成了「綾波」單艦面對美軍2艘戰艦、4艘驅逐艦的局面。

「綾波」這個突擊很快就被美軍艦隊發現,並開始受列美軍砲擊,而「綾波」則在與美軍距離5000的範圍,在艦長下令後開始向美軍進行砲擊。第一擊的砲彈不但捕捉到美軍3號艦「普雷斯頓」號(USS Preston, DD-379),更命中一號艦「瓦爾克」號(USS Walke, DD-416),令其發生火災。

另一方面,「綾波」被美軍艦隊集中火砲攻擊,第1煙囪更被砲彈命中,亦間接令1號3聯裝魚雷發射管在準備發射前發生故障,3枚魚雷堵塞在發射管中並向艦軸線旋轉,導致不能發射﹐同時放置在左舷的艦載內火艇內的汽油箱發生火災,除時波及艦上存放的魚雷。作間艦長因此下令能進行攻擊的2號和3號3聯裝魚雷發射管立刻發射。這次發射的魚雷擊中「瓦爾克」號的艦首。「瓦爾克」號的前部主砲彈藥庫因而被誘爆,艦體斷成兩節沈沒。而美軍2號艦「班漢」號(USS Benham, DD-397)亦被魚雷命中。「班漢」號因艦首損壞不能航行,而令行進落後於艦隊。「班漢」號在翌日15日在成功進行應急維修後,以5節的速度航向埃斯皮里圖桑托,但在下午因破口再度損毀而沈沒。

儘管取得這個戰果,但「綾波」亦被美軍的反擊命中,當中2號砲塔受損,引擊室更被2發砲彈擊中,導致不能航行及操舵。這時作為別働隊的直衛隊,其輕巡洋艦「長良」及以下的5艘驅逐艦「五月雨」、「」「白雪」「初雪」(「朝雲」、「照月」是從射擊隊的直衛中分離)剛好趕到戰場。在這戰鬥開始後,由於美軍艦隊3號艦「雷斯」號之前被「綾波」的砲擊擊中發生火災,而成為日本艦隊醒目的目標,最後在不能航行的情況下沈沒。而美軍直衛隊的4號艦「葛文」號(USS Gwin, DD-433)亦受到中度損毀,行進落後於美軍艦隊。

其後,由於「霧島」與「南達科他」號及「華盛頓」號進行戰艦之間的砲擊戰,所以沒有參加該次戰鬥。

蒙受重大損傷的「綾波」開始漂流,在吃水線下因中彈而完全浸水。而上甲板亦因發生大火並且不能撲滅,更因魚雷隨時會發生誘爆,所以作間艦長下達全員退艦的命令。生還者全部跳進海中,並由趕到的「浦波」救起。在「浦波」收容了全部生還者後,「綾波」發生魚雷誘爆。在兩次爆炸後「綾波」沈入大海。「綾波」上的戰死者共30人。如再加上由「浦波」救起後死亡的,總共有42人戰死。一部分生還者被送到瓜達爾卡納爾島

在「綾波」沈沒後漂流的兵士,因巨大的戰果(當時與「綾波」交戰後被擊沈的敵艦有3艘,當中有1艘被誤認為重巡洋艦)而令士氣十分高昂,在「綾波」沈沒之前,所有的深水炸彈已加上安全裝置才沈入海中,而艦上的零散的物件,是在兵士們準備跳進海前全丟往海裡,所以免除了溺死、壓死的危險。亦有兵士儘管自己所屬的艦隻沈沒,也在漂流期間合唱軍歌。

戰果编辑

  • 「綾波」在日本艦隊中,其表現是算為突出,在第三次所羅門海戰期間,當時整支第2艦隊總共擊沈擊傷了4艘敵艦[4],當中一半戰果就是是出自「綾波」。其中以「綾波」單艦攻擊包含戰艦的美軍艦隊,最後更擊沈2艘、重傷1艘驅逐艦,也令「南達科他」號的供電切斷[來源請求](當時日本方面誤認「南達科他」號為重巡洋艦,並因「從重巡實施的砲擊停止」就判斷該「重巡」被擊沉(實際上進行射擊的是「南達科他」號的兩用砲。)。但是這為沒有明確根據的異説。)並使其不能發砲,作為一艘驅逐艦取得這個戰果是算是一個特例。
  • 雖然自身沉沒,但參與奮戰的乘員生還人數極多,當中有8成人員生還,特別包括了艦長,這亦為公開的証明。
  • 近藤中將於這次戰鬥中拙劣的指揮非常顯眼,美軍的威利斯·李中將反而一戰成名,而日本軍方面失去戰艦「霧島」,更證明雷達引導射擊為有效的(這於聖貝納迪諾海峽海戰等夜戰中日本軍敗北的原因),除戰沒艦的數目上均是美軍佔優(一般都以日本軍是戰術勝利,美軍為戰略勝利,綜合而言為的美軍的勝利)。

歷代艦長编辑

艤裝員長编辑

  1. 後藤鐵五郎 中佐:1929年11月30日-

艦長编辑

  1. 後藤鐵五郎 中佐:1930年4月30日-
  2. 河原金之輔 中佐:1931年12月1日-
  3. 藤田俊造 中佐:1933年11月15日-
  4. 崎山釋夫 中佐:1935年11月15日-
  5. 杉野修一 中佐:1936年12月1日-
  6. 白石長義 少佐:1937年11月15日-
  7. 原為一 中佐:1938年12月1日-
  8. 有馬時吉 少佐:1939年11月15日-
  9. 作間英邇 中佐:1941年9月12日-

註腳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