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練馬師(英語:Horse trainer、日语:調教師)是一項賽馬相關的職業,職責包括挑選有潛質的競賽馬匹、照顧馬匹的健康醫療和日常生活飲食、訓練馬匹競賽技巧及催谷馬匹至最佳出戰狀態等。一般而言,練馬師會在一個賽馬會旗下的合約僱員,並在對方的授權下「開倉」訓練馬匹。練馬師一般是由騎師、策騎員、訓練員、馬伕或馬房助理等出身的,一般是在馬圈擁有一定人脈才會開倉,與馬主建立良好關係亦是練馬師的職責所在。練馬師的工作非常忙碌,由於馬匹的狀況需要長期觀察,練馬師可能需要日以繼夜、年中無休地照顧馬匹的。[1]而練馬師為自己訓練的馬匹匹配騎師,在贏馬後會與騎師和馬主及其他僱員等對分獎金,因此若其馬房擁有不少實力馬,收入是相當可觀的。

香港编辑

在香港,若要成為練馬師是需要由香港賽馬會審核的,獲得通過後方能開倉練馬。每年贏取頭馬最多的練馬師會獲得「香港冠軍練馬師」獎項。而每年的成績亦有一定標準,香港賽馬會於1999-2000馬季首次實施「練馬師牌照審核指引」,規定練馬師需要在一季內贏得至少12場頭馬, 至2003-04馬季調升至13場, 再在2013-14馬季調至15場(外地賽事取得頭馬及獎金皆計算在內), 截至2016-17馬季,練馬師需要在一季內贏得至少16場頭馬,若僅贏14或15場便需要贏得$1,850萬港元獎金方能符合表現準則[2]

因應從化馬場啟用後有9位練馬師安排旗下馬匹到從化訓練, 而他們的養馬量獲提升至70匹。故馬會修訂對他們的續牌成績最低要求。馬會規定這批練馬師需要在一季內贏得至少18場頭馬(無派馬往從化馬場的練馬師要求為16場), 若達到16場便需要贏得$2,250萬港元獎金方能符合表現準則(無派馬往從化馬場的練馬師的獎金要求為$1,850萬港元), 若達到14場便需要贏得$2,000萬港元獎金方能符合表現準則。[3]

如果練馬師的成績不合最低要求否則將會被馬會發出警告信,累計三次便要被收回牌照,結束其香港練馬事業。2015/16馬季,練馬師胡森孫達志因分別在3季未能達標而不再獲馬會發出的練馬師牌照[4][5]。2018年練馬師李易達[6]告達理已累積3季成績不達標而不再獲發練馬師牌照。

此外,香港練馬師亦有年齡上限,馬會規定練馬師一旦達65歲便須退休,2013年修例指已達退休年齡的練馬師若表現「符合要求」(馬會要求練馬師每年練馬師頭馬榜和獎金榜均列前五),便可放寬續牌三或五年。香港著名練馬師「大摩」約翰摩亞便是首位超過65歲而獲得續牌的練馬師。[7]2019年將達65歲的蔡約翰香港賽馬會的牌照委員會發出2019-20馬季的練馬師牌照,並決定只要他繼續符合馬會所訂準則,即有資格獲考慮發給練馬師牌照,直至及包括2023-24馬季在內。[8]

此外,香港亦與世界各地賽馬界中有「馬房主帥制度」,即騎師不與所屬馬會簽約而是與合約練馬師簽約,騎師的座騎全由該練馬師安排,其薪金亦是由馬主及練馬師支付。2015年,香港練馬師文家良便與著名法籍騎師巫斯義簽約成為馬房主帥[9],惶後來因巫氏的策騎手法經常違規而獲馬會多次停賽,文氏遂決定不再續約,令巫氏在港策騎多年後終離開香港馬壇[10]。2017年,貝湯美獲香港賽馬會牌照委員會批准,准許他在2017-18馬季出任約翰摩亞馬房主帥。 [11]但由於兩人合作時表現未如理想,最終於2018年3月兩人同意結束主帥關係。[12]2018年11月,決定回歸香港的騎師莫雷拉香港賽馬會牌照委員會批准由練馬師蔡約翰所提出的申請,准許他由2018年12月9日至2019年6月9日出任蔡約翰馬房聘約騎師。[13]

著名練馬師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