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清高宗继皇后

(重定向自繼皇后

繼皇后(1718年-1766年),辉发那拉氏[1]中國清朝女性皇族,滿州鑲藍旗第三参领第一佐领下人。乾隆帝的第二任皇后,一等承恩公佐領訥爾布之女。

清高宗繼皇后
大清國皇后
前任:孝賢純皇后富察氏
繼任:孝儀純皇后魏佳氏
Step Empress Ulanara.PNG
清高宗繼皇后畫像
輝發那拉氏
位號 側福晉贵妃皇贵妃皇后
徽号
旗籍 满洲鑲藍旗
氏族 那拉氏
出生 康熙五十七年二月初十日
(1718-03-11)1718年3月11日
婚姻名份 侧福晋
逝世 乾隆三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1766年8月19日(1766-08-19)(48歲)
坟墓 裕陵妃園寢純惠皇貴妃地宮
親屬
父親 訥爾布
母親 郎佳氏
清高宗弘曆
夫之父 清世宗胤禛
夫之嫡母 孝敬憲皇后烏拉那拉氏
夫之母 孝聖憲皇后鈕祜祿氏
夫之元配 孝賢純皇后富察氏
夫之側室 孝儀純皇后魏佳氏
兄弟 訥里
多羅貝勒永璂
永璟
皇五女
其他親屬 侄 訥蘇肯

中華民國北京政府所設清史館所著的《清史稿》和唐邦治於清末民初所著的《清皇室四谱》均稱清高宗繼皇后為烏拉那拉氏,故很多史學界的學家都誤以為她的家族姓烏拉那拉,甚至還有人附會她是孝敬憲皇后的族侄女。其實編寫於民國時期的《清史稿》 多有錯謬,其中也包括清高宗繼皇后的姓氏。清朝官方在乾隆初年奉高宗之命編纂的《欽定八旗滿洲通志》和《八旗滿洲氏族通譜》裡都記載她父親訥爾布為首任輝發國主王机砮的後代,實姓輝發那拉(詳見姓氏考證)。

早期生平编辑

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二月初十日出生。

按照清初慣例,外八族選秀是在臘月中下旬舉行的,雍正初年依然遵循此例,雍正十一年臘月原定要舉行外八族選秀,惟雍正帝下旨:「明年挑选女子,八旗内外满、蒙三品以上文武官员之女,如明年至十三岁者,一体入排备选。」自此,在春季舉行外八旗選秀成為了慣例。在新制度下,佐領訥爾布之女輝發那拉氏被指婚為寶親王側福晉

雍正十二年五月,奉旨赏宝亲王侧福晋之父那爾布染貂冬冠一顶等物,賞侧福晋之嫡母镶有两个珍珠的金耳坠三对等物。及後,由欽天監根據八字算日子,即所謂「擇吉」,決定在十一月初八日正式娶進。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雍正帝驾崩,遗诏立宝亲王弘历为储君,是为乾隆帝。九月二十四日,奉旨那拉氏側福晉封為妃。同年十月二十九日,將位於花甲寺胡同的华嘉寺胡同舒库入官之宅邸一所共四十二间,賞给她的父親讷尔布,檔案可知她家原本住在河槽沿东。乾隆十三年七月,在宣布那拉氏为准皇后后,高宗又將油坊胡同的房子賞予那拉氏的家族。

乾隆二年十二月初四日,正式册封為嫻妃;其封号“娴”在满语里翻译为“elehun”,意为“安和的、恬静的”。行册封礼时,侍妾出身的汉女苏氏竟然和潜邸侧福晋那拉氏平起平坐,同时被册封为妃。

乾隆十年(1745年)正月二十三日,詔封為嫻貴妃,同年十一月十七日行嫻貴妃冊封禮。

乾隆十三年(1748年)三月十一日,皇后富察氏病逝,中宮皇后的位子出現空缺;四月二十一日,乾隆帝到观德殿大行皇后梓宫前奠酒,皇贵妃等位則先行到东直门外的静安庄殡宫。翌日,乾隆帝才到該地临奠停灵在那里的哲悯皇贵妃等人。 七月十一日,皇貴妃內庭等位再一次前往雍和宮,翊坤宮永壽宮儲秀宮等處各派首領太監或普通太監若干人跟隨。由此可見,最晚在乾隆十三年四月二十二日,那拉氏已经被晋封為皇貴妃,只是尚未公之於眾。在册立那拉氏为摄六宫事皇贵妃的当天还写诗提到“六宫从此添新庆,翻惹无端意惘然”,表达内心的惘然之情。

乾隆十三年六月二十一日,孝贤皇后丧百日满。七月初一,乾隆帝正式宣布那拉氏为继后,但念及與故孝賢皇后之間的夫妻之情,且皇后27月丧期未满。參考明朝太祖年間孝慈高皇后馬氏逝世後由李淑妃郭寧妃相繼攝六宮事,以及本朝順治帝冊封董鄂妃皇貴妃等先例,先冊封嫻貴妃為攝六宮事皇貴妃;待孝賢皇后喪期满,再正式冊立為皇后。七月三十日,皇贵妃娘家由镶蓝旗抬入上三旗中的正黄旗。那拉氏是清朝里第一位出身于下五旗的皇后。那拉氏册立为皇贵妃和皇后却没有单独颁诏,而是和皇太后上徽号合并颁诏。

榮登后位编辑

乾隆十四年(1749年),乾隆帝下令将嫻皇贵妃仪仗內的车舆,由金黄色改用明黄色。清制,明黃色為帝后方可使用的色彩,皇貴妃那拉氏因而成为後宮中唯一能使用明黄仪仗的內庭主位,等同於皇后的規格;增加皇贵妃仪仗27件,仅比之前的皇后仪仗少一件。改皇后仪仗为“仪驾”,增做30件。到第二年那拉氏成为皇后时,她的仪驾已经到了空前的规格。同年三月初六日,首領文旦交御筆黃絹「懋端壼教」匾文一張,安設在翊坤宮後殿明間北牆上,亦賜予御筆紅絹「德茂椒涂綿福履,教敷蘭掖集嘉祥」對聯一副;以上都是用于形容皇后职责的匾额。

乾隆十四年(1749年)四月五日,正式冊封那拉氏為摄六宫事皇貴妃;四月六日,嫔妃、命妇交泰殿內向嫻皇贵妃那拉氏行六肃三跪三叩礼。「六肃三跪三叩禮」是只有帝后才能享有的禮儀。四月九日,以册立皇贵妃并加上皇太后徽号礼成,诏告天下,王公大臣及属国都需进笺庆贺。可見那拉氏作為大清国的准皇后,在後宮中已經享有皇后規格的待遇,乾隆十五年(1750年)正月,部分内廷档案中已經稱皇貴妃为皇后;同年二月初十日,嫻皇贵妃的千秋赏银亦照皇后份例;六月十一,孝贤皇后二十七月丧期满,七月初十,乾隆正式下诏册立皇后,并于八月初二日舉行立后大典,在恩诏中宣布停秋决。不久,乾隆帝以“恭承慈命,继册中宫。庆典既成,礼宜躬率皇后,祗谒先陵。以展孝忱,以资福佑”为由,“于八月十七日自京师启程。恭诣景陵行礼。旋由海子、西至泰陵行礼毕。取道保阳。巡幸豫省。”率皇后奉皇太后西巡祭祖。十一月初三,帝后一行人回京,次年二月,那拉氏又随同皇帝南巡。八月,皇后随驾往木兰秋狝,并于途中怀孕。

乾隆十七年(1752年)四月二十五日寅時,皇后那拉氏生皇十二子永璂。“璂”,是皮弁里缝合处镶嵌的玉饰,按照明清服制,只有天子皮冠才能饰十二璂。乾隆十八年(1753年)六月二十三日寅時,皇后生皇五女。乾隆十九年闰四月二十四日,員外郎西寧來說,太監胡世傑交东珠荷包豆一副,高宗命人將此物送予身處圓明園的皇后;五月,乾隆帝与皇后那拉氏去了一趟皇后祖籍辉发古城(今吉林省通化市辉南县),并在这里留下了几篇诗作。

乾隆二十年(1755年)四月二十二日酉時,皇五女夭折;六月十六日,太監胡世傑給予皇后那拉氏年例西瓜燈一對,事後不需像其他妃嬪般用寶蓋交回西瓜燈。乾隆二十年(1755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卯時,生皇十三子永璟;十二月二十八日,催總管李文照將絹畫兩张持進翊坤宮內張貼。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四月二十七日,高宗特命總管方剛為剛出生的翊坤宫阿哥(即永璟)的床上鋪涼蓆一塊。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三月,那拉氏的生母郎佳氏去世;七月二十四日子時,皇十三子永璟夭折。此後,那拉氏似乎醉心于佛法之中,她曾在崇慶皇太后七旬大庆時,往寿康宫送进御笔贝叶长生汉字金字无量寿佛经一套。期間,那拉氏位下曾有兩位學規距女子,拜爾葛斯氏被封為伊貴人,和卓氏則被封為和貴人。那拉氏與伊貴人關係較為密切,兩人常在《穿戴档》中被乾隆帝要求做些女紅,如荷包、火燫之類的小物品。乾隆帝更在冊文中稱贊曾受皇后教導的拜爾噶斯氏為「六宮雅範」。

据雍和宫档案记载,乾隆二十九年二月,皇后那拉氏千秋誕月,分派喇嘛一百八名,在雍和宫大殿念无量寿佛经九日;正寿一日,派喇嘛五百名在雍和宮唪念,供餑餑桌三張,共用銀四十七兩六錢六分九毫。

突然失寵编辑

乾隆三十年正月,皇后那拉氏陪乾隆帝進行了第四次南巡。這次南巡成了繼皇后命運的轉捩點,南巡前期一切都很正常,途中皇帝還為她慶祝四十八歲千秋;閏二月十八日,他們來到杭州,在風景秀麗的「蕉石鳴琴」(今屬西湖國賓館範圍內)進早膳時,皇帝還賞賜給皇后攒盘肉一品,但到了當天中午進晚膳時,皇后那拉氏沒有露面,陪著乾隆帝進晚膳的只有當時還是令貴妃的魏佳氏、慶妃陆氏、以及容嬪和卓氏。膳底档上“皇后”二字已被用纸糊上,换以“令贵妃”三字。由此可見,最晚在晚膳准备好了的时候,还没有人发现那拉氏斷髪。

綜合現存的史料,在當日皇后的行为突然一反常态,在皇太后前不能恪尽孝道。在晚膳前,皇后先行遣去宫女三人,断发时是孤身一人的,无论是乾隆帝,还是近侍的宫女,均未察觉到有任何先兆。乾隆帝下令养心殿当差总管潘凤将皇后所拥有的物什查明封贮,並諭令王成查看那拉氏在圆明园的住处、净房,查看有沒有「邪道踪迹」,雖怀疑皇后她「平日恨我必深」,但還是認為她是被人下了降头才有此舉動。

當天,乾隆帝派額駙福隆安由水路遣送皇后进宫,並要那拉氏在翊坤宫后殿养病,不许见一人。乾隆帝令福隆安日行两站加紧回京,沿路马匹纤夫都必须准备充足;闰二月二十一日,乾隆帝的态度有所软化,令福隆安“酌情行进,无需过急”,回程途中还让地方官员筹备接驾,並且查看沿途水路河道情况等事宜。

《宮中檔乾隆朝奏摺》有錄入乾隆三十年三月初五日,山東巡撫崔應階奏報皇后御舟已過八閘及委員扈從緣由摺。該奏摺稱三月初三日皇后御舟才剛抵達山東省臺莊境,大臣李弘鎮和鮮遜率同司道敬謹地扈從皇后御舟經過八閘。山東巡撫崔應階蹔在韓莊將㽞東各棚馬駝,分撥至徐家渡交收後,即赴江蘇省恭迎乾隆帝御舟。由此可見,宮廷檔案中皇后到達北京的日期曾被高宗下旨改為闰二月二十八日。

三月二十三日,乾隆帝下了一道嘉奖皇后侄子讷苏肯的谕旨,惟同一日乾隆帝又谕令福隆安务必于入京前,等候英廉传旨。乾隆帝谕令阿哥、公主、福晉前来听取他对此事的后续处理,又令当着他們及皇后的面前将涉及此事的三位宫女责打六十大板,又将翊坤宫中官女子太监悉数遣散,另挑老实的女子两位及太监十位侍候。

四月二十一日乾隆帝回京,进駐圆明园。五月初二日,侍郎阿永阿因力谏不可废后而被贬往新疆;五月十四日,收缴四份册宝夹纸,並且裁減她位下的部份佣人,但尚未褫奪皇后位號。七月時,那拉氏位下只剩兩名宮女;按清宮制度,只有位分最低微的答應才只有兩名宮女。

乾隆帝對此事的態度突然轉變,有可能是總管太監王成涿州接駕時所呈上的一道折子。高宗將那拉氏斷髮之故歸究於被人施以邪術,但他不是很確定,便諭令王成看著阿哥们念懲罰那拉氏的旨意時,那拉氏是「怎么听、做何光景」,要王成一一记下並奏上。

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正月初八日的内务府满文奏折顯示,已懷孕的皇贵妃魏氏接替被幽禁翊坤宮後殿的皇后那拉氏,办理上元令节内庭主位的饽饽桌张以及诣居圆明园事宜;六月初七日,皇后娘家拨回原旗,並且被削去两个世管佐领。不久,讷苏肯著为三等侍卫,交乌什大臣差遣;七月十四日,皇后那拉氏默默離開人世,終年四十九歲。乾隆帝命那拉氏的喪葬儀式下降一級,即等同依照皇貴妃之例舉行;九月二十八日葬入裕陵妃園寢。

千古疑團编辑

據說那拉氏忽然自行剪髮,在滿族的習俗裡頭這是最忌諱的。只在皇太后、皇帝駕崩時,皇后才可以剪髮。當時的皇太后、皇帝都還健在,皇后卻突然剪髮,無疑是在詛咒他們一樣。在當時引出一些傳聞,說皇后隨駕南巡,觸犯龍顏,只得削髮為尼,出家到杭州寺庵之中。

在《東華續錄》乾隆朝卷二十二中的一道諭旨中說「皇后自冊立以來尚無失德,去年春,朕恭奉皇太后巡幸江浙,正承歡洽慶之時,皇后性忽改常,於皇太后前不能恪守孝道。比至杭州,則舉動尤乖正理,跡類瘋迷。因令先其回京,在宮調攝。經今一載有餘,病勢日劇,遂爾庵逝。此實皇后福分淺薄,不能仰承聖母慈眷,長受朕恩禮所致。若論其行事乖違,即予以廢黜,亦理所當然,朕仍存其位號,已為格外優容。但飾終典禮不便復循孝賢皇后大事辦理。所有喪儀止可照皇貴妃例行。」

乾隆帝在木蘭圍場打獵時,聽到皇后病故的消息,只命其子永璂回宮。當時,正擔任御史李玉鳴上疏請示依皇后禮舉喪,結果竟被謫伊犁

十二年後,又有一個名叫金從善的書生,上書乾隆皇帝,談到立后之事。乾隆還為此發怒道,那拉氏本是朕即位前的側福晉。朕即位後,因孝賢皇后病逝,她才循序由皇貴妃又立為皇后。後來她自犯過失,朕對她一直優容。國俗最忌剪髮,她卻悍然不顧,朕仍然忍隱,不行廢斥。她病死後,也只是減其儀等,並未削去皇后名號。朕處理此事已經仁至義盡,況且從此未再立皇后。金從善竟想讓朕下詔罪己,朕有何罪應當自責?他又提出讓朕立皇后。朕如今已經六十八歲,豈有再冊立中宮皇后的道理!因此將金從善處斬,從此之後無人再敢提及繼皇后的事[2]

喪葬禮仪编辑

實際上,皇后那拉氏的喪葬禮儀也沒有按照皇貴妃的標準執行。按照皇貴妃的喪儀規定,每日應有大臣公主命婦齊集舉哀、行禮一項,惟在皇后那拉氏的喪事中均被取消。

根據大清會典的記載,皇貴妃棺木應用梓木,漆飾35道,抬棺夫96人。從內務府記載的檔案中看,皇后那拉氏所用的棺為杉木製,抬棺夫64人,僅為嬪等級而已。

皇后那拉氏沒有附葬裕陵或單建陵寢,反而葬在妃園寢內。按照清宮慣例,凡葬在妃園寢內的,無論地位有多低,都各自為券,而皇后那拉氏卻被葬入純惠皇貴妃地宮的一側,堂堂的大清皇后反倒成皇貴妃的下屬。

另外,清制:凡妃、貴妃、皇貴妃死後都設神牌,供放在園寢享殿內,祭禮時在殿內舉行,而貴人常在答應則不設神牌。祭祀時,把供品桌抬到寶頂前的月台上,皇后那拉氏既不設神牌,死後也無祭享,入葬以後也隻字不提。根據內務府檔案記載,整個喪事僅用銀二百两七钱九分四厘,還不如一個低級朝廷官員。甚至,皇后那拉氏沒有被賜諡號,以至於現在的人只能用繼后二字稱呼她。

公元1929年12月,純惠皇貴妃園寢發現被盜,遜帝溥儀派載澤、載瀛等人赴清東陵處理純惠皇貴妃地宮被盜事宜。學者徐廣源所著的《清皇陵地宫亲探记》記載,在公元1981年11月,諸位學者在開啟和探視純惠皇貴妃地宮時,發現純惠皇貴妃內棺里有二個頭顱骨和一堆遺骨,已無法分辨是屬於何人。

乾隆按照“宗室公”的丧仪等级为十二阿哥办理丧事。乾隆四十一年正月二十八日,皇十二子薨。奉旨。照公品级之例办理。○又奏准。照入八分公例办理。彩棺用杉木。漆饰红色。内衬三层。

姓氏考證编辑

  • 《清實錄》記載“皇后之父訥爾布,追封為一等公,遣官致祭、造墳立碑如例。妻封為公妻一品夫人。以其孫納蘇肯襲一等侯”。
  • 《欽定八旗通志 ·卷十六》記載:“鑲藍旗滿洲第三參領第一佐領系國初以輝發地方來歸人丁編立,始以莽庫管理。莽庫故,以纛章京德爾德赫管理。德爾德赫故,以其子護軍參領博伯尼管理,後復以莽庫之子羅和管理。羅和故,以其子羅多管理。羅多升任右衛護軍參領,以其弟訥爾布管理。訥爾布因病辭退,以其子訥禮管理。訥禮故,以其子訥蘇肯管理。現改為公中佐領,以扎蘭泰管理,續以達衝阿管理。達衝阿故,以達忠阿管理。
  • 《八旗滿洲氏族通譜》記載:“莽科,鑲藍旗人,王機砮之孫也。世居輝發地方。國初率兄弟及同里人等來歸,編佐領使統之。其孫羅和,原任副都統。曾孫羅多,原任護軍參領。訥爾布,原任佐領。元孫薩賚、四格、訥理,俱原任佐領。武德,現任佐領。四世孫札拉芬,原任佐領。六十八,現任佐領。

因《清史稿》稱乾隆繼皇后為烏拉那拉氏,但根據其他文獻考證,繼皇后的姓氏實為輝發那拉氏,而非烏拉那拉氏。

乾隆繼皇后從妃至后的四次冊文均稱其為“那拉氏”,清代文獻《清實錄》、《乾隆帝起居注》和《皇朝文典》都記載了冊文內容,均從未有“烏拉那拉氏”一說。訥爾布之烈祖父(高祖父之父親)為輝發貝勒王機褚,所以訥爾布實為輝發那拉氏

對照以上記載可知,乾隆繼皇后那拉氏家族的脈絡為:

莽庫(或作莽科,繼后祖父的父親)→羅和(繼后的爺爺)→羅多(繼后的伯父)、訥爾布(繼后之父)—訥裡(繼后的兄弟)—納蘇肯(繼后的侄子)。其祖上世居輝發地方,歸降清室後編入鑲藍旗,世襲四品佐領一職。輝發部為滿族扈倫四部之一,因居輝發河得名。始祖星古禮,姓益克得哩,尼瑪察部人,原居薩哈連烏拉(指今第一松花江下游)。而孝敬憲皇后所屬的烏拉那拉氏一族世居烏拉地方,慈禧太后納蘭明珠所屬的葉赫那拉氏一族世居葉赫地方,和乾隆繼皇后不是一家子。

家族编辑


繼皇后至少有一个长姐在康熙年间嫁给了已革奉恩輔國公宗室富增;[3]哥哥訥礼的女儿则嫁给了告退奉恩将军宗室色克。[4]

影视作品编辑

年份 影視作品 飾演繼皇后的演員
1998年 还珠格格》——皇后 戴春榮
1999年 还珠格格2》——皇后 戴春榮
2002年 还珠格格3之天上人間》——皇后 姜黎黎
2004年 铁齿铜牙纪晓岚3》——皇后 许晓丹
2011年 新还珠格格》——皇后 鄧萃雯
2013年 畫框女人》——皇后烏拉那拉氏 范冰冰
2014年 宮鎖連城》——皇后 楊明娜
2012年 後宮甄嬛傳》——烏拉那拉‧青樱 張妍
2018年 延禧攻略》——輝發那拉‧淑慎 佘诗曼
2018年 如懿傳》——烏拉那拉‧如懿(青櫻) 周迅

資料来源编辑

引证编辑

  1. ^ 弘昼等 2002,第313页:“莽科,镶蓝旗人,王机砮之孙也。世居辉发地方。国初率兄弟及同里人等来归,编佐领使统之。曾孙……那尔布,原任佐领。元孙……讷理,俱原任佐领……”;
    鄂尔泰等 1985,第177页:“镶蓝旗满洲第三参领第一佐领系国初以辉发地方来归人丁编立,始以莽库管理……那尔布管理。那尔布因病辞退,以其子讷礼管理。讷礼故,以其子讷苏肯管理。现改为公中佐领……;
    《清实录》乾隆十五年庚午八月丙戌条:“皇后之父那尔布、追封为一等公。遣官致祭。造坟立碑如例。妻封为公妻一品夫人。以其孙纳苏肯袭一等侯。”
  2. ^ 《古稀天子乾隆》劉潞
  3. ^ 《愛新覺羅宗譜》6冊乙二第3012頁. 
  4. ^ 《愛新覺羅宗譜》14册丁二第7348頁. 

参考资料编辑

前任:
孝贤纯皇后富察氏
清朝繼皇后生卒年份
1718年-1766年
(冊封期間:1750年-1766年)
繼任:
孝儀純皇后魏佳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