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红旗 (杂志)

1974年的红旗杂志

红旗》是中国共产党主办的杂志,半月刊,1958年6月1日于北京创刊,1988年6月停刊,易名为《求是》杂志。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红旗》是官方的重要宣传阵地,被称为两报一刊之一。

文化大革命時期,由於其他新聞媒體主管都被打倒,《人民日報》和《紅旗》由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為首工作組領導。[1]

目录

社论及文章编辑

1966年,《红旗》第12期发表评论员文章《红卫兵赞》。在文章结束的时候,用口号:“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

1967年3月31日,《红旗》发表社论《论革命的“三结合”》,引述了毛泽东指示:“在需要夺权的那些地方和单位,必须实行革命的‘三结合’的方针,建立一个革命的、有代表性的、有无产阶级权威的临时权力机构;这个机构的名称,叫革命委员会好。”“革命委员会好”成為中共党史上的80句口号之一。

1988年,《红旗》易名为《求是》。

历任领导编辑

[2]

编辑委员会编辑

总编辑编辑

  • 陈伯达(1958年6月—1970年9月)
  • 姚文元(1968年8月—1976年10月)(负责人)
  • 王殊(1977年1月—1978年5月)
  • 熊复(1978年5月—1987年8月17日)
  • 苏星(1987年8月17日—1988年)(副总编辑主持工作)

副总编辑编辑

学术批判小组编辑

1966年3月, 成立学术批判小组,成员为关锋、王力、穆欣、戚本禹、范若愚、杜敬(范若愚、杜敬不久即停职),编辑委员会事实上解体。

《红旗》杂志社文化革命小组编辑

1966年6月18日,陈伯达来《红旗》杂志社“揭盖子”,将范若愚许立群停职。1966年6月20日,以关锋为组长的红旗杂志社文化革命小组成立,具体领导《红旗》杂志的编辑工作和文化大革命。

  • 组长:关锋(1966年6月20日—1967年8月)
  • 成员:
    • 张凛(1966年6月20日—1967年8月)
    • 周英(1966年6月20日—1967年8月)
    • 林杰(1966年6月20日—1967年8月)
    • 肖祝兰(1966年6月20日—1967年8月)
    • 李惠让(1966年6月20日—1967年8月)

《红旗》杂志社临时领导小组编辑

1967年8月,关锋王力被撤职,陈伯达宣布姚文元戚本禹参加《红旗》杂志社编辑工作,《红旗》杂志社文化革命小组改组为《红旗》杂志社临时领导小组。1968年上半年,《红旗》杂志未出刊。1968年7月恢复出刊。

  • 组长:张凛(1967年9月—1968年8月)
  • 副组长:杜青(1967年9月—1968年8月)
  • 成员:

《红旗》杂志社勤务组编辑

1968年8月,姚文元陈伯达共同负责《红旗》杂志社工作,姚文元主管实际编辑工作。1968年8月,《红旗》杂志社临时领导小组解散,成立《红旗》杂志社勤务组。

工宣队、军宣队编辑

1968年10月,工宣队军宣队先后进驻《红旗》杂志社。

  • 军宣队队长:张学刚(1968年12月—1969年6月)
  • 工宣队队长:牛来福(1968年10月—1969年6月)
    • 工宣队负责人:孟兵山(1968年8月?—1976年10月)

编辑领导小组召集人编辑

1969年6月,《红旗》杂志社大部分工作人员下放五七干校,只留12人组成的临时编辑小组负责编辑工作。1970年9月,陈伯达被撤职,姚文元负责《红旗》杂志社工作,组织了临时编辑小组(后改为编辑小组)负责编辑工作。

  • 有林(1968年8月?—1971年3月?)
  • 杨纪元(1968年8月?—1971年3月?)
  • 陈展超(1968年8月?—1971年3月?)
  • 邢雁(1971年3月?—1971年4月?)
  • 许健生(1971年3月?—1976年10月?)
  • 林兆木(1971年3月?—1976年10月?)
  • 余征(1971年4月?—1976年10月?)

外部連結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兩報一刊社論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9-27.
  2. ^ 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文化大革命时期,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0年,页77
  3. ^ 杨永兴,毛泽东为何倡议创办红旗?,环球视野,于2011-8-12查阅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4-13.
  4. ^ 苗作斌,邓小平与《红旗》杂志,前线,2011-08-11
  5. ^ 苗作斌,红旗风云,北京:红旗出版社,2009年
  6. ^ 原红旗杂志社副总编辑方克同志逝世,国际在线,2009-02-06
  7. ^ 马仲扬同志逝世,求是理论网,2010年02月16日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