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红楼梦抄本列表

维基媒体列表条目
甲戌本凡例书影

《红楼梦》抄本列表给出了目前发现的可信的《红楼梦抄本的列表,其中不包括只存在于人的记忆中而无实物的抄本(比如存在于日本哲学教授儿玉达童口中的“三六桥本”[1]),也不包括真实性存争议的版本(比如只存有毛国瑶抄录的批语的“靖藏本[2][3],网名“何莉莉”的一名男性网民伪造的“癸酉本”[4][5])。

《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名著之一,它的主要特色是广设伏笔,版本颇多,且全书未完。早期刻印流傳的百二十回的所謂《紅樓夢》“通行本”,是以本為底本的,其中又以“程甲本”為多。自從“新紅學”誕生以來,人們知曉了程高本對原著的改動,以及八十回後並非出自作者之筆[註 1]。現在發現的《紅樓夢》可以分為兩個系統:抄本和刻本,而抄本中又包括脂砚斋的批语本,脂砚斋评本有四:“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戚序本”,现今提起脂本,往往是这四种的统称[10]:702页[註 2]。其实在曹雪芹在世的时候,《红楼梦》的手抄本就开始流行了,它们基本上题为《石头记》。而刻印本始于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程伟元木活字本的出版,即“程甲本”[12]。抄本中最早发现的为戚本,一开始并未引起重视。自从胡适购得甲戌本发表《考证红楼梦的新材料》后,学界开始重视抄本的重要性。甲戌本虽然残缺,但其中大量的异文和脂批暗示了后文情节发展,直接证明了程高本后四十回为伪作[13]。之后又发现了己卯本、庚辰本,比甲戌本完整,亦有不同的批语,此三本为后文的情节和《红楼梦》早期面貌提供了充分的资料。而后发现的梦觉本、杨本等则显示了从脂评本向程高本过渡的现象。至20世纪末,共确定了11种与程高本相异的抄本。2006年,收藏家卞亦文入手一部残抄本,使《红楼梦》抄本家族又添一员[14]

目录

列表编辑

甲戌本编辑

 
甲戌本第一回書影

即《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本》,胡適題為《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又称“甲戌抄阅再评本”;殘存四冊,包括第一回至第八回、第十三回至第十六回、第二十五回至二十八回。使用乾隆竹紙,呈黃褐色[15]:405。本書前主人寫信給胡適,表示願意轉讓給他,後者從美國歸來後出重金買下[13]。胡適對於甲戌本的研究促成了《紅樓夢考證》一書,使“新紅學”誕生。

根據甲戌本上的印章,其先主為劉銓福。甲戌本後被美國康乃爾大學圖書館收藏[16][15],2005年由上海博物館購回[17]

甲戌本很可能是作者的第一個定稿。其中的許多脂批揭露了許多人們不知曉的秘密,比如第十三回末畸笏叟批:“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作者用始筆也……”說明秦可卿的死亡有大量改動;二十六回同一人的批語:“狱[註 3]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揭示了後文寶玉流落到獄神廟這個地方等等。另外,此本保留了《石頭記》初稿的一些特徵,比如多回擁有回前詩。[13]

甲戌本共有脂批1587条[18]:551,其大略情况如下表[11]

回次 批语
第一回 凡例、批注
第二回至五回 批注
第六回 批注、回末总批
第七回至八回 批注
第十三回 批注、回末总批
第十四回至十六回 批注
第二十五回至二十六回 批注、总批
第二十七回至二十八回 总批、批注

己卯本编辑

 
己卯本第一回書影

或稱《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己卯》,上有“脂砚斋凡四阅评过”、“己卯冬月定本”字樣。為乾隆竹纸。残存第一至二十回、第三十一至四十回、第五十五回下半回至五十九回上半回、六十一至七十回(内六十四、六十七两回系武裕庵從他本补抄,時間約在嘉庆年間[註 4])。己卯本原版開頭缺失,從“只以觀花修竹,酌酒吟詩為樂”開始,現今的開頭為前主陶诛從他本補抄。此本每10回有一总目,每回首行写“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卷之”,第2行写回数,第3行写回目。[15]:405-406

此本第五十五回下半回、第五十六、第五十七、第五十八三整回,第五十九上半回原已散失,20世纪50年代初由历史博物馆购得收藏,但未明是何抄本,直至20世纪70年代始明确是己卯本的散失部分。己卯本基本可以確認為弘曉家人抄寫,是《紅樓夢》抄本中唯一可以確認抄手的一個[19]。己卯本此本原由董康、陶诛所藏,现藏在国家图书馆,第五十五回下半到五十九回上半仍藏历史博物馆[15]:405-406

己卯本共有脂批754条[18]:623,其大略情况如下表[11]

回次 批语
第二回 回末有双行批注一条
第六回 有夹批两条
第八回 有批注两条
第十回 有夹批九条
第十二回至十六回 双行批注
第十七、十八合回 起首总批、双行批注、眉批
第十九回 双行批注
第二十回 双行批注、回末总批
第三十一回 总批、回末有批一条
第三十二回 开始总批一条
第三十三回至三十四回 双行夹注一条
第三十五回 双行夹注两条
第三十六回 双行夹注
第三十七回至三十八回 开始总批、双行夹注
第三十九回至四十回 双行夹注
第六十一回至六十二回 双行夹注一条
第六十三回 双行夹注
第六十五回至六十六回 双行夹注
第七十回 双行夹注

庚辰本编辑

 
庚辰本第一卷目录書影

或稱《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庚辰》、“庚辰秋定本”,上有“脂硯齋凡四阅評过”、“庚辰秋月定本”字樣。存第一至六十三回、六十五至六十六回、六十八至八十回。此本每十回有一个总目,题“石头记”“第一回至十回”,“脂硯齋凡四閱评过”。在第四十一回至五十回的总目页上,加題“庚辰秋月定本”一行,在第五十一回至六十四总目页上,加题“庚辰秋定本”一行。以下两个十回总目同以上两例。[15]:406

此本前十回無脂評,从第十一回起,有朱笔批语、回前批、眉批,有正文下双行小字批,有行間批,也有回後批,此书有部分妙手笔迹与己卯本同,有少数缺草草空行,亦与己卯本同,特别是庚辰本上的有些题字與己卯本完全相同。[15]:406

庚辰本原為徐星署所藏,徐星署名禎祥,為徐郙之子。後收藏於燕京大學,現藏於北京大學圖書館。[20]

庚辰本共有脂批2319条[18]:807,其大略情况如下表[11]

回次 批语
第十二回至十四回 眉批、夹批、双行批注、回末总批
第十五回至十六回 眉批、夹批、双行批注
第十七、十八合回 起首总批、眉批、夹批、双行批注
第十九回至二十回 眉批、夹批、双行批注、回末总批
第二十一回 起首总批、眉批、夹批、双行批注
第二十二回 眉批、夹批、双行批注
第二十三回 眉批、夹批、双行批注、回末总批
第二十四回 起首总批、眉批、夹批、双行批注、回末总批
第二十五回 眉批、夹批、双行批注、回末总批
第二十六回 眉批、夹批、双行批注
第二十七回至二十八回 起首总批、眉批、夹批
第二十九回 起首总批、眉批一条
第三十回 起首总批
第三十一回 总批、回末有批一条
第三十二回 开始有总批一条
第三十三回 双行批注、眉批各一条
第三十四回 双行批注一条
第三十五回 双行批注两条
第三十六回 起首总批、眉批、双行批注
第三十七回至三十八回 起首总批、双行批注
第三十九回至四十回 眉批、双行批注
第四十一回至四十二回 总批、双行批注
第四十三回至四十五回 双行批注
第四十六回 总批、双行批注
第四十七回 双行批注
第四十八回 总批、双行批注、眉批
第四十九回 总批、双行批注
第五十回至五十三回 双行批注、眉批
第五十四回 总批、双行批注(一条)
第五十五回至五十七回 双行批注
第五十八回 双行批注、眉批
第六十回 双行批注
第六十一回 双行批注(一条)
第六十二回 眉批、双行批注(一条)
第六十三回 双行批注
第六十五回 双行批注
第七十回至七十三回 双行批注
第七十四回 眉批、双行批注
第七十五回 开始附记,双行批注、眉批
第七十六回 双行批注
第七十七回 双行批注、眉批
第七十八回至八十回 双行批注

列藏本编辑

蘇聯列寧格勒所藏抄本《石頭記》。又稱“聖彼得堡藏本”。共35冊,使用竹紙,色較己卯、庚辰本新。此書明顯經過重裝,比如有些眉批被裁為半個字。此抄本每面8行,各16字。第一页首行顶格题“石头记第一回”,次低一格并列写两句回目。此本正文应是脂砚斋评本旧文,但似几个本子的合抄本,[15]:406其中多數回目題為“石頭記”,但也有少數題為“紅樓夢”。[21]

列藏本為道光十二年(1832年)由一個在北京的俄罗斯東正教会学习汉文的俄国大学生帕维尔·库连济夫带入俄国的。他回國後即將抄本交於沙俄外交部亞洲圖書館,後移交給列寧格勒分所抄本室。[21]

戚本编辑

 
戚正本封面
 
戚正本內文書影

戚正本戚張本戚寧本王府本合稱“戚蓼生序本”,簡稱“戚序本”或“戚本[註 5][15]:407-408,因為在卷首有一篇署名“戚蓼生曉堂氏”的序言而得名[10]:848

戚本與甲戌、庚辰、己卯本有許多不同,例如:戚本完全未提及脂硯齋,所有相關的署名被刪去,且其中夾雜了許多後人的批語,比如出現署名為“立松軒”的批語;戚本將原合為一回的十七、十八回分断,可見戚本出現比庚辰、己卯相晚;戚本有一些不同的回目標題,比如第十七回為“大观园试才题对额,怡红院迷路探曲折”第十八回為:“庆元宵贾元春归省,助情人林黛玉传诗 ”;戚本有回前詩二十三首,亦有回後詩;脂本中的一些“污言穢語”在戚本中得到了修改等等。[10]:880-884页

戚本基本可以確定出自同一底本,而這一底本似為庚辰本傳抄過程中的一個整理本。[22]

戚序本批語大略情况如下表(基于戚正本)[11]

回次 批语
第一回至五回 双行批注、总批
第六回 总批
第七回 双行批注、总批
第八回 总批
第九回 双行批注、总批
第十回至十一回 总批
第十二回至二十六回 双行批注、总批
第二十七回至三十二回 总批
第三十三回 双行批注、总批
第三十四回 总批
第三十五回至四十回 双行批注、总批
第四十一回至六十三回 总批
第六十四回 双行批注(二条)、总批
第六十五回至六十六回 总批
第六十八回至八十回 总批

戚正本编辑

全稱“有正书局石印戚蓼生序本”,封面題為《國初鈔本原本紅樓夢》,或稱“有正本”。有時提到戚序本即指戚正本。它是有正書局以戚張本為底本石印而成。[15]:407-408石印時間有清末民初、民國元年、民初三種說法。[10]:877-878页

戚正本與戚張本幾乎完全相同,但有正書局在石印時仍做了少許貼改。[15]:407-408

戚張本编辑

即“张开模旧藏戚蓼生序本”。书中印有张开模藏書章六处,可见此书经张开模收藏过。张本为有正书局据以影印的底本。过去曾以为毁于兵火。1975年冬,上海古籍书店清理库藏时发现了上半部,即:卷前的戚蓼生序、目录、第一至四十回。每10回为一卷,每4回装一分册。纸张略旧,乌丝拦印就,版式行款(除目录和无行间侧批外)等都如王府本。原书当为80回。总的来看,戚张本与王府本大同小异。[15]:407-408戚張本如何轉手至有正書局老闆狄葆賢,說法不一:一說是俞明震舊藏,售於狄氏;一說夏曾佑舊藏,售於狄氏。[10]:877-878

戚寧本编辑

即“泽存书库旧藏戚寥生序本”,因此本今藏南京图书馆,又稱“南圖本”。南图收藏此本的签条中,有“泽存书库藏书”的记录,但最初属昆山于氏。泽存书库是陳羣的,可知此本一度归陳羣收藏。80回,线装20册。结构、版式、行款及脂批状况等等,都与其他几种戚序本大体相同,文字更接近于戚张本,應是以戚張本為底本抄錄。[15]:407-408

王府本编辑

 
王府本目录书影

即“清王府旧藏本”,或稱“蒙古王府本”或“蒙府本”,以其第七十一回回末总批后,有“柒爷王爷”字样,可推断原为清代某王府舊藏。今藏国家图书馆(原北京圖書館)。据说北京圖書館收藏时购自原某蒙古王府。據考證,“柒爷王爷”即為塔王——愛新覺羅·載濤[23]

王府本今存120回,卷前有程伟元序。从纸张、字体诸情形看,前80 回(除第五十七至六十二回外)用粉纸、朱丝拦,四周文武双边,一版18行,每行约20字。书口为“石头记,卷某,(頁)某”。邊框、界栏及书口“石头记”三字均为刻板印就。抄手约十人,系同一时期抄录完成。后40 回用素纸,字体亦异。程氏序雖也用的是印就的纸张,但系原書在空页拆移而来。可见后40回及程氏序系后来的藏书家据程甲本配补。原书当是80回。其中第五十七至六十二回这6回书,纸张、字体同後40回,文字也同程甲本。

王府本的文字特点是:与现存的己卯本或庚辰本相校有颇多特殊的相同之处,亦有很大的差异。这种差异,為传抄中的整理改動造成。王府本的脂批,也同时经过整理。体例比较统一,文字上作了一些删节,也杂入一些脂硯齋等人之外的批语。[15]:407-408

夢覺本编辑

 
夢覺主人序言

即“梦觉主人序本”;序作于乾隆甲辰(1784年),所以又称“甲辰本”;因於山西發現,又稱“脂晋本”。梦觉本书名题为《红楼梦》,80回。脂批不普遍,也较简略。版面比较整齐,每版18行,每行21字。[15]:409-410使用朱絲闌,工楷寫成。分裝八函,每函五冊,每冊二回。在卷首有夢覺主人序言,署曰:“甲辰歲菊月中涴夢覺主人識”。此本為首個題為《紅樓夢》的版本,也是從脂評本向程甲本之間過渡的版本,同時具有二者的特點。[10]:925-926

梦觉本的文字特点,总的状况是比较简约。主要表现于:一、删节。对某些情节,刪得一字不留,但取舍之间又看不出明显的倾向[10]:930-933[15]:409-410。二、简化。对于铺叙描写往往作简化处理,縮为几个字的简短说明。这种状况在此本中最为常见,可以说是遍及全书。三、某些相当于作者插入语式的文字抄成双行小字,与正文中的双行小字批形式相同。梦觉本的这种文字特点,全都为程甲本所继承。删节、缩写,全反映于程甲本中,以双行小字抄写的作者插入语,在程甲本中被作为批语一并删去。这种现象透露出:程甲本的底本应是梦觉本。此本现藏在国家图书馆。[15]:409-410

夢覺本共有批語232條[10]:933,批語大略情況如下表[11]

回次 批語
第一回至六回 雙行批註、總批
第八回至九回 雙行批註、總批
第十二回至十六回 雙行批註、總批
第十八回 雙行批註、總批
第十九回 起首總批、雙行批註
第二十回至二十四回 雙行批註
第三十回 雙行批註
第三十二回 雙行批註
第三十七回 雙行批註
第六十四回 雙行批註(一條)

楊本编辑

 
梦稿本书影

即“杨继振旧藏本”,亦称“红楼梦稿本”,简称“梦稿本”,书名题作《红楼梦》。120回,每10回为1册,全书12册。使用素纸,版心为15.5×24.5厘米。今藏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此抄本最初形成时当为120回,后有残佚,包括第四十一回至第五十四及若干残页,杨氏收藏期间,据程甲本抄补;卷首总目录3页,由文学所收藏时据目前分目抄配齐全。抄本中有大量的改动,论者多以为是高鹗用以增补后40回时的草稿,故长期称之为“红楼梦稿本”。但其实改动后的文字大体上同程乙本而异程甲本。可见这个本子的送行修改是程乙本问世后的事。[15]:408-409

杨本的主要特点是:一、这是一个手抄本,抄手约四人,其中两人文化水准既低且抄得草率。版面、行款都比较随意,错讹衍夺颇多。这当然不排斥传抄中的讹讹相因,但也不无这个本子本身的问题。二、作为过录本,底本的来源相当复杂,可以说是由四个以上的底本拼缀而成的本子[24]。因此它的文字倾向很复杂。前7回近于己卯本;第八回至第八十四也明显留有两个以上底本的拼凑现象。三、这个本子中,还有少量几回版本倾向很特殊。从各本的关系看,处于己卯庚辰本和王府本之间的状态,可能是从己卯、庚辰本到王府本演变中的过渡本。四、杨本的后40回,系与前80回同一个时间过录完成。其中一部分,大体上同程乙本,另一部分,与程甲本、程乙本都有较大的差异,总的倾向是比较简略,可能是个流传于程甲本付印前的后40回早期手抄本。[15]:408-409一些学者认为杨本改文全部抄自程乙本,但它和程乙本存在许多不同,最明显的为:一些改文相对于程本来说在很多地方不完善,而一些改文比程甲、程乙本中文字更合理且更符合上下文语意的表达和连贯性。[25]

舒本编辑

即“舒元炜序本”,以其卷首有杭州舒元炜序,故又称“舒序本”。舒氏序作于乾隆五十四年己酉(1789年,原序上写到“屠维作噩”[註 6]),亦称“己酉本”。吴晓铃于1938年购得此本[26]。有残缺,或亦称“吴藏残本”。吴氏辞世后,此本捐藏北京图书馆。舒本书名题《红楼梦》,存第一至四十回,[15]:408-409回目中第四十回标题缺损,被人用第八十回的标题取代,可见原书是80回本。舒本中存在许多对脂本的妄改。[27]

舒本的过录,完成于乾隆五十四年。在现存的诸《红楼梦》抄本中,这是唯一可以确定过录年代的本子。因为卷首舒氏序的署名后面,印有“元炜”“董园”两方印章。此外还有舒元炳的“元”“炳”印章,可见这就是当时形成的原本。舒本是一个拼合本。舒氏序说明,它的原底本仅存53回,其余27回,则据邻家某个本子配就。实际上这个本子的文字状况要复杂得多。大体说来,其中若干回较近于庚辰本,另若干回较近于杨本。但各自又分别与这两个本子有很大的差异。而且还有包含某些初期稿本成分的现象。此外,这个本子的舒氏序,还提到120回本。这就说明在乾隆五十六年,即程甲本问世前两年多,后40回续书已经在流传。[15]:408-409

鄭本编辑

即“郑振铎藏本”。此本仅残存第二十三回、第二十四回共两回书。这个本子的书名有一种奇怪现象。两回书的回前,都是题“石头记第××回”,而各页的书口,那例作“红楼梦”。在各本中,此为仅见。郑本颇有特殊之处。第二十三回听曲文一段,比各本少270多字,此为传抄中的夺漏。第二十四回小红出场的一段叙述性介绍,独异于各本,与后文略有抵牾。此外,贾蔷,此本独作贾义,贾芹之母周氏,此本独作袁氏。此本现藏国家图书馆。[15]:409-410

卞藏本编辑

即“卞亦文藏本”残存前10回正文,正文前存第三十三至八十回的回目,2006年6月,由上海敬华拍卖公司拍卖出,归深圳卞亦文收藏,故名。卷首有原藏主题记一则,称此书于“于民国廿五年(1936年)得自沪市地摊”,后经重装订成4册,落款“民国卅七年(1948年)初夏眉盦识于沪寓”,再加盖“文介私印”章,题记右下角盖“上元刘氏图书之印”白文章。眉盦是见于《上元刘氏家谱》的刘文介,文介约生于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卒年不详。从该抄本的残存状貌、纸质墨色、抄写款式、特殊用字、回前诗的格式和避讳字的写法等方面考查,应是一部早期抄本的残本[15]:409-410,可能早于甲戌本[28],将此残抄本与现存的11种早期抄本及程甲本对勘,其文字绝大多数同于抄本而异于程本;又从脂评本和程高刻本的版本异同比较,残抄本文字为脂评本系统,许多方面与其他脂评本有可互相参证处;由此本避清康熙“玄”字讳,即或缺末笔、或改为元字,而不避道光皇帝讳,可大致确定抄成年代在清嘉庆朝或之前。[15]:409-410

吳藏抄本编辑

为吴晓铃藏抄本,24册,120回。正文每页12行,行20字。此本为容庚旧藏,与程乙本相同。[15]:412

吳藏殘抄本编辑

为吴晓铃藏残抄本,存第五十一至七十、八十一至一百共40回,4册。有“铭九珍藏”、“烈士肝肠名士酒,美人颜色雅人诗”印记。正文每页10行,每行22字。第五十八回回目作“杏子阴假凤泣虚凰,茜纱窗真情癸痴理”;第六十五回作“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尤三姐思嫁柳三郎”,余同程甲本。[29][15]:412

戬穀抄本编辑

为吴晓铃藏戬穀抄本,30册,120回。正文每页8行,每行20字。封面有光绪九年(1883年)宗韶题记:“此予戚戬宜之将军手钞《红楼梦》说部若干卷也。宜之落拓半生,工诗博学,于国朝掌故颇习闻之,此则其暇时手录,盖以贵胄而沦落不偶,故于红楼之梦有慨焉。宜之既殁,其家人装池成帙,适借观之,赘数言于首。缅想平生,怆恻曷已。至其字画之工拙,固不记也。癸未末孟夏子美宗韶谨题。”[29][15]:412

爱新觉罗·戬穀,字穀臣,号宜之,一号润生,舒尔哈朗裔,瑞玉子,襲奉恩將軍,生於道光十年(1830年),卒於光緒四年(1878年)。哲爾德·宗韶,字子美,號石君,別號夢石道人,又號漱霞盦主,滿洲鑲藍旗人,官至兵部員外郎。生於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卒於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29]

紅樓夢全傳编辑

與程甲本相同的抄本,一百二十回,二十四冊。又圖贊一冊,二十四頁。正文每面十二行,每行二十六字至三十二字。[29]

文访兰抄本编辑

封面题《文访兰手写红楼梦》,22册,120回。正文每面6行,行25字。[29]

注釋编辑

  1. ^ 也有許多人認為是從七十八回開始[6],亦有人認為第六十四、六十七回非作者手笔[7][8],还有人认为百二十回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9]
  2. ^ 有时也包括“梦觉本”[11]
  3. ^ 庚辰本有作“嶽”,也有作“獄”。
  4. ^ 此二回真實性存爭議。[7][8]
  5. ^ 王府本雖然沒有戚蓼生的序言,但和另外三本在批語的內容、位置、體例有巨大相似性,所以也歸為戚本。
  6. ^ 干支的另一种表示方法,“屠维”即己,“作噩”即酉。

參考書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张爱玲. 红楼梦魇.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2年: 276页. ISBN 9787530211199. 
  2. ^ 梅节. 也谈靖本. 红楼梦学刊. 2002年, (01): 177–198页. 
  3. ^ 石昕生. 对“靖本”批语的再认识. 红楼. 2002年, (01): 27–29页. 
  4. ^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真本?续作?. 搜狐网. [2018-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2). 
  5. ^ 沈彬. 苏州动物园挖出了旧版《红楼梦》?老谣言为何成精?. 澎湃新闻. [2018-11-23]. 
  6. ^ 《红楼梦》总回数仍存争论 周汝昌刘心武认同108回. 中国新闻网.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9). 
  7. ^ 7.0 7.1 曹清富. 《红楼梦》六十四回、六十七回真伪辨. 岳阳大学学报. 1989年, (01): 35–41页. 
  8. ^ 8.0 8.1 郭征南. 《红楼梦》六十七回考辩. 曲阜师范大学. 2010-04-01. 
  9. ^ 白先勇:《红楼梦》后四十回是曹雪芹原稿整理而成. 腾讯文化. [2018-10-01].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周汝昌. 红楼梦新证. 北京: 中华书局. 2016年. ISBN 9787101112979.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俞平伯. 脂硯齋紅樓夢輯評. 上海: 古典文学出版社. 1957年: 19–21页. 
  12. ^ 邓云乡. 红楼梦导读. 成都: 巴蜀书社. 1991年: 63–69页. ISBN 9787805233758. 
  13. ^ 13.0 13.1 13.2 胡適. 紅樓夢考證. 北京出版社. 2015年. ISBN 9787200110364. 
  14. ^ 卞藏本确为《红楼梦》古抄本. 光明网. [2018-0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31). 
  15. ^ 15.00 15.01 15.02 15.03 15.04 15.05 15.06 15.07 15.08 15.09 15.10 15.11 15.12 15.13 15.14 15.15 15.16 15.17 15.18 15.19 15.20 15.21 15.22 15.23 15.24 15.25 馮其庸,李希凡. 紅樓夢大辭典(增訂本). 北京: 文化藝術出版社. 2010年. ISBN 9787503941016. 
  16. ^ 宋广波. 胡适与甲戌本《石头记》. 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6年, (04期). 
  17. ^ 上博购回甲戌本《红楼梦》. 人民網. [2018-08-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29). 
  18. ^ 18.0 18.1 18.2 欧阳健. 还原脂砚斋. 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ISBN 9787531641247. 
  19. ^ 吳恩裕. 曹雪芹叢考.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年: 217頁–225頁. 
  20. ^ 馮其庸. 論庚辰本. 上海文藝出版社. 1978年: 1頁. 
  21. ^ 21.0 21.1 列藏本《石头记》概论. 胡文彬. 思想战线. 1984-04-30, 1984 (02): 69-70頁. 
  22. ^ 林冠夫. 論《石頭記》王府本與戚序本. 文藝研究. 1979, (02). 
  23. ^ 杨莹莹. 《蒙古王府本石头记》中的“脂批”考辨. 曹雪芹研究. 2018, (02). 
  24. ^ 杜春耕. 杨继振旧藏《红楼梦稿》告诉了人们什么?. 红楼梦学刊. 2003, (01): 41-46页. 
  25. ^ 耿晓辉,曹立波. 杨本后四十回与程乙本的关系考辨. 红楼梦学刊. 2010, (04): 119-121y页. 
  26. ^ 杨乃济. 吴晓铃先生记购得“舒序本”之经过. 红楼梦学刊. 1999年, (02): 343–345页. 
  27. ^ 俞平伯. 红楼心解. 西安: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08: 146–148页. ISBN 9787561334461. 
  28. ^ 戴英马. 从异文看卞藏本《红楼梦》早于甲戌本. 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2014年, (04): 1-11页.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一粟. 红楼梦书录. 中华书局. 1963年: 34–35页.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