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袄军

红袄军金国后期山东河北民變军。因身穿红袄为标记,故名红袄军。

背景编辑

金朝時,遷往漢族地區女真人,後來因土地兼并及奢靡之风而導致貧窮化。金世宗為了救济女真人,開始了大規模土地置换及括地,大定十七年至大定二十一年的括地運動令大量汉族百姓的私田被括地官强取豪夺,當時猛安谋克进行了频繁的迁徙,從相对贫瘠的土地遷往肥沃的耕地[1]。至金章宗時亦有括地運動,而且規模比之大定年間更大,比如1200年的一次括地就得到了「三十餘萬頃」[2],相較北宋时各类官田总数仅三十二万余顷,入金時稍為增加,金國在此基礎上再增加三十餘萬頃地,增幅驚人[3],比初圈地的总数还多,這次括地令广大汉族百姓对女真人生出刻骨仇怨[3]。 金國多次括地,致使百姓流离失所,另外,女真人的狩猎習慣所需圈占的围场和牧地,也引致女真人与汉人之间的土地争端,比如金國皇帝捺钵围猎要占用大量田地,將都城至捺钵地的沿途道路两侧被辟为猎地[4]。而且女真人的畜牧活动经常恣意侵害民田[5][3]

土地争端令女真與漢這兩個民族的關係惡化,在彼來金廷遭受蒙古入侵時,深受括地之害的山東爆發了红袄军起义,目的是「仇撥地之酷,睚眥種人,期必殺而後已。」[6][7],「種人」是指女真人[3]

簡介编辑

13世纪初,蒙古大軍進攻金國中都陷落。金國的统治崩潰,山東、河北農民紛紛起兵抗金。較大的的起義軍,山東益都有楊安兒,潍州(今山东潍坊)有李全,沂蒙山刘二祖郝定

相關條目编辑

金國的民族歧視

參考資料编辑

  1. ^ 金史卷四十四·兵制》:「當是時,多易置河北、山東所屯之舊,括民地而為之業,戶頒牛而使之耕,畜甲兵而為之備。」
  2. ^ 《金史卷九十三·宗浩》:「命宗浩行省事,詣諸道括籍,凡得地三十餘萬頃。」
  3. ^ 3.0 3.1 3.2 3.3 刘浦江《金代土地问题的一个侧面——女真人与汉人的土地争端》
  4. ^ 《金史卷四十七·食貨二·田制》:「大定二十年五月,諭有司曰:『白石門至野狐嶺,其間淀濼多為民耕植者,而官民雜畜往來無牧放之所,可差官括元荒地及冒佃之數。』」
  5. ^ 《金史卷四十七·食貨二·田制》:「大定十九年二月,上如春水,見民桑多為牧畜囓毀,詔親王公主及勢要家,牧畜有犯民桑者,許所屬縣官立加懲斷。」
  6. ^ 《元好問集卷二十八》:「貞祐二年,受代有期。而中夏被兵,盜賊充斥,互為支黨,眾至數十萬,攻下郡邑,官軍不能制。渠帥岸然以名號自居,仇撥地之酷,睚眥種人,期必殺而後已。若營壘、若散居、若僑寓托宿,群不逞哄起而攻之,尋蹤捕影,不遺餘力,不三二日,屠戮淨盡,無復噍類。至於發掘墳墓,蕩棄骸骨,在所悉然。」
  7. ^ 《遗山集·平章政事寿国张文贞公神道碑》:「系于废兴存亡者有二事焉,一立后,二括田,立后难于从而章宗从之,括田不难从而竟不听,其后武夫悍卒倚国威以为重,山东河朔上腴之田民有耕之数世者亦以冒占夺之,兵日益骄民日益困,养成痈疽计日而溃,贞祐之乱盗贼满野,向之倚国威以为重者,人视之以为血讐骨怨必报而后已,一顾盼之顷皆狼狈于锋镝之下,虽赤子不能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