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约翰·缪尔(英文John Muir,1838年4月21日-1914年12月24日)是美國早期环保运动的领袖。他写的大自然探险,包括随笔、专著,特别是关于加利福尼亚内华达山脉的描述,被广为流传。缪尔帮助保护了约塞米蒂山谷荒原,并创建了美国最重要的环保组织塞拉俱乐部。他的著作以及思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现代环保运动的形成。

約翰·繆爾
John Muir Cane.JPG
约翰·缪尔 (1838年 - 1914年)
出生 1838年4月21日
 英國蘇格蘭東洛錫安鄧巴爾
逝世 1914年12月24日
美国 美国洛杉磯
职业 環保運動領袖

目录

缪尔的西北之旅编辑

1888年,在管理Strentzel家族产业7年之后,缪尔感觉有些心力交悴。在妻子的支持下,缪尔又攀登了Rainiter山,并写下了《"Ascent of Mount Rainier》。

此后缪尔前往USS Corwin的Wrangell岛,并声称这个小岛1881年就属于美国。这段经历他记录在了《The Cruise of the Corwin》的书中。

从研究到保护编辑

致力于保护编辑

缪尔作为保护主义者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他将约塞米蒂区域以及內華達山脉预想作为保留地。[1] 他看到这些地区受到放牧的威胁,特别是羊群(被称为“带蹄蝗虫”)。1889年6月,缪尔与颇具影响力的《Century》杂志副主编Robert Underwood Johnson,在Tuolumne Meadows露营,目睹了大批羊群对草地的破坏。Johnson此后将缪尔的文章发表,主张禁止在內華達山脉的高山地区进行放牧。同时他还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向国会提交议案,将约塞米蒂设为国家公园,也就是后来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

1890年9月30日,国会根据缪尔在《Centruy》杂志发表的两篇文章[2] 通过了该议案,但令缪尔失望的是,议案将约塞米蒂山谷交由州政府控制。在取得这项工作的部分胜利后,1892年5月28日,缪尔组建了环保组织塞拉俱乐部,并被选为首任主席(后连任22年直至其去世)。1894年,他的第一部著作《The Mountains of California》(加利福尼亚的山脉)出版。

保留vs维护编辑

1896年7月,缪尔与另一位环保倡导者Gifford Pinchot结为好友,但第二年夏天,Pinchot在西雅图报纸上发表声明,表示支持在森林保留区放牧。缪尔与Pinchot会面,并要求其解释。Pinchot坚持他的观点,缪尔告诉他,“我不想再跟你有什么瓜葛”。理念上的差异,迅速导致环保运动分成了两个阵营,缪尔领导的保留派,以及Pinchot的维护派[3]。缪尔极力反对将自然商业化。两人在不少杂志上展开辩论,如Outlook、Harper's Weekly、Atlantic Monthly、World's Work以及Century。缪尔强调保留地在精神、气质上的价值,Pinchot则从自然资源的角度,认为有限度的商业开发是一种奖励。双方都反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比如将森林砍伐殆尽。

1899年,缪尔和铁路主管E. H. Harriman以及其他一些科学家,乘坐长达76米的豪华轮船George W. Elder,沿着阿拉斯加海岸线,进行了一次著名的探险旅行。Harriman后来通过其政治影响力,帮助缪尔在国会通过了环保法令。

 
罗斯福与缪尔

1903年,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与缪尔在公园作了一次旅行。缪尔和罗斯福从加利福尼亚的奥克兰坐火车出发,前往Raymond。后总统随行人员一起从驿站马车前往公园旅行,途中缪尔告诉总统,目前山谷处理不当,其中资源被滥砍滥挖,甚至还没进公园,罗斯福总统就已经被打动,他也意识到只有通过联邦力量进行规划,山谷才能得以保存。

来到公园后,总统欣赏到了山谷的壮美景色,并要求缪尔带他去观赏真正的约塞米蒂。他们自行出发前往,并在野外露营。围着火堆,他俩一直谈论到深夜,并伴着Glacier Point的新鲜空气入眠,第二天清晨雪花飘落其间。一个令罗斯福难以忘怀的夜晚。

缪尔通过塞拉俱乐部继续努力争取,终于在1905年,国会决定将Mariposa Grove和约塞米蒂山谷,纳入国家公园。缪尔的妻子Louisa于1905年8月6日去世。

Hetch Hetchy和缪尔的遗产编辑

有计划将在Tuolumne河建立水坝,以蓄水作为旧金山的水库,舆论开始对此施加压力。Hetch Hetchy 山谷将被拦起,此计划遭到缪尔的强烈反对,他极为推崇Hetch Hetchy,甚至都超过了约塞米蒂山谷。塞拉俱乐部的缪尔和Robert Underwood Johnson一起反对山谷被淹,缪尔甚至写信给罗斯福总统,请他阻止该工程。经过多年争论,大众对该工程的观点两极分化,罗斯福的继任者伍德罗·威尔逊总统于1913年12月19日签署了大坝修建法案。这场论战的结果是山谷被毁,缪尔对此感到极为失落。

1914年12月24日,约翰·缪尔因肺炎,在洛杉矶的一家医院去世,[4] 之前他去看望了他女儿Helen。加利福尼亚的攀岩爱好者Steve Roper认为,缪尔去世是因为他的心碎了。[5]

约翰·缪尔的遗产在他曾孙麦克·缪尔手上得到了发扬,他创建了一个叫Access Adventure的组织,专门帮助有身体障碍的人士,可以坐着轮椅进行户外活动。[6]

荣誉编辑

为纪念缪尔的命名,包括两条缪尔小径(分别在加利福尼亚州田纳西州)、约翰·缪尔荒野(保护地)、缪尔小径附近的缪尔山、缪尔杉树林约翰·缪尔中学聖地牙哥加利福尼亞大學约翰·缪尔学院苏格兰Dunbar约翰·缪尔国家公园东洛锡安约翰·缪尔路,还有128523号Johnmuir小行星。2005年发行的加州25美分纪年币,刻着约翰·缪尔的形象,还有加州神鹫,以及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Half Dome大岩壁。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奖项的Lilly勋章的背面,刻有缪尔的一段名言[7]。还有加州Shasta山的缪尔峰,旧金山附近的缪尔树林。

2006年12月6日,加州州长施瓦辛格及其夫人玛丽亚·施莱佛将约翰·缪尔请入位于加州历史、妇女、艺术博物馆加州名人堂

非议编辑

缪尔推崇纯原始的荒野,这个观点受到一些人的批评,Carolyn Merchant称,“约翰·缪尔将国家公园预想为原始的荒野,没有驯养的动物、印第安人。在My First Summer in the Sierra(1911年)一书中,他描述了1868年在内华达山脉旅行的经历,用轻蔑的口吻提到遇见的印第安人,并将其视作不洁的动物,并不属于这片荒野。[8]”但后来缪尔跟他们在野外共同生活过后,他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转。加利福尼亚、阿拉斯加的土著居民改变了缪尔的成见,原来的恐惧感化作了敬意,他此后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及传统,并很同情其处境。

历史学家Roderick Nash认为,林肯总统那时正在进行50万人的征兵,而缪尔则前往加拿大旅行,他认为这可能不是单纯的旅行,而是可能为了避免应征入伍,“缪尔当时26岁,单身,他可能感到自己可能被征兵,而显然他对打仗没有兴趣,无论是为了统一还是为了解放奴隶。”[8] 从缪尔的角度而言,他是苏格兰人,并不是北美当地人,更重要的是亨利·戴维·梭罗对他有很大的影响,可能是梭罗公民的不服从观点影响了缪尔。

引用编辑

  1. 约翰·缪尔(1890年9月)。Features of the Proposed Yosemite National Park,The Century Magazine (No. 5)
  2. "The Treasure of the Yosemite"、"Features of the Proposed National Park"
  3. Preservation指不允许任何认为开发的环保理念,Conservation则允许部分开发,前者译作了保留,后者译作了维护。
  4. On this Day,Obituary: John Muir
  5. Steve Roper,John Muir's Yosemite
  6. Muir Heritage Land Trust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5-12-23.
  7. When we try to pick out anything by it self, we find it hitched to everything else in the universe. - John Muir [1][永久失效連結]
  8. 8.0 8.1 Carolyn MerchantShades of Darkness: Race and Environmental History

一手资料编辑

二手资料编辑

  • Austin, Richard C. Baptized into wilderness: A Christian perspective on John Muir. Creekside Press. 1991. 
  • Ehrlich, Gretel. John Muir: Nature's Visionary. 国家地理学会. 2000. ISBN 978-0-7922-7954-9. 
  • Fox, Stephen. John Muir and His Legacy: The American Conservation Movement.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81. ISBN 978-0-316-29110-1. 
  • Meyer, John M. Gifford Pinchot, John Muir, and the Boundaries of Politics in American Thought. Polity. 1997, 30 (2): 267–284. ISSN 0032-3497. 
  • Miller, Char. Gifford Pinchot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Environmentalism. Island Press. 2001. ISBN 978-1-55963-822-7. 
  • O'Casey, Terrence. John Muir: God's Preacher of Creation. Christian Standard. 24 Sept. 2006.  [永久失效連結]
  • Smith, Michael B. The Value of a Tree: Public Debates of John Muir and Gifford Pinchot. The Historian. June 1998, 60 (4): 757–778. ISSN 0018-2370. 
  • Turner, Fredrick. Rediscovering America, John Muir in His Time and Ours. Viking Press. 1985. ISBN 978-0-87156-704-8. 
  • Williams, Dennis. God's Wilds: John Muir's Vision of Nature. Texas A&M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978-1-58544-143-3. 
  • Wolfe, Linnie Marsh. Son of the Wilderness: The Life of John Muir.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1945. ISBN 978-0-299-18634-0.  (获得1946年的普利策传记奖)
  • Worster, Donald. John Muir and the Modern Passion for Nature. Environmental History. January 2005, 10(1): 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3-13). 
  • Wuerthner, George. Yosemite: A Visitor's Companion. Stackpole Books. 1994: 25–37. ISBN 978-0-8117-2598-9. 
  • Yancey, Philip. Rumours of Another World: What on Earth Are We Missing? (PDF). Zondervan Publishing Company. 2004: 24-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7-11-12). 

参见编辑

其他书籍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