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内斯·勃拉姆斯

德国浪漫主义时期作曲家

約翰内斯·布拉姆斯(德語:Johannes Brahms德语:[joˈhanəs ˈbʁaːms],1833年5月7日-1897年4月3日)是浪漫主義中期德國作曲家

約翰内斯·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
JohannesBrahms.jpg
出生(1833-05-07)1833年5月7日
 普魯士王國漢堡
逝世1897年4月3日(1897歲-04-03)(63歲)
 奥匈帝国维也纳
知名作品四部交響曲、四部協奏曲、《德意志安魂曲》、《匈牙利舞曲
所属时期/乐派浪漫主義
擅长类型交響曲協奏曲室内樂合唱、鋼琴獨奏曲、歌曲
签名
Brahms Signature.svg

布拉姆斯是當代維也納的音樂領袖,其大部分的創作时期也是在維也納度過的(1869年後定居於此)。他筆下的曲類包括鋼琴曲、室內樂交響樂、合唱曲,以及藝術歌曲等,尤其擅長將民謠旋律輔以精緻化的筆法呈現之。此外,布拉姆斯本人的鋼琴演奏技巧亦相當傑出,他並和許多傑出的音樂家合作首演了自己的作品,與他有密切合作的音樂家包括:鋼琴演奏家克拉拉·舒曼,小提琴演奏家約瑟夫·約阿希姆等人。在創作路線上,勃拉姆斯是純粹音樂的擁護者及實踐者,與當時的新音樂一派的李斯特瓦格纳等壁壘分明。

布拉姆斯以其完美主義著稱,研究顯示,未能令其滿意的創作經常遭到他本人銷毀.他未正式發表的作品也所在多有[1]。迄今,布拉姆斯的作品已成為現代音樂會的主要曲目之一。漢斯·馮·彪羅将布拉姆斯與巴赫貝多芬並稱為「三B」[2]

生平编辑

 
汉堡市勃拉姆斯纪念碑

早年编辑

布拉姆斯的父亲——约翰·雅各布·勃拉姆斯(Johann Jakob Brahms,1806-1872)从迪特馬爾申德语Dithmarschen来到汉堡寻求音乐演奏的工作。他擅长多门乐器,但主要工作是演奏小號低音提琴。1830年,他娶长他十七岁的裁缝约翰娜·亨丽卡·克丽斯蒂安·尼森(Johanna Henrika Christiane Nissen,1789-1865)为妻。出生於1833年的二子约翰内斯上有一姊,下有一弟。约翰内斯出生后,全家先是在汉堡通道区德语Gängeviertel (Hamburg)(工人階級的住區)住了六个月,然后搬到内阿尔斯特湖旁的达姆托瓦街(Dammtorwall)。

 
汉堡勃拉姆斯出生处,1891年摄。建筑于1943年毁于战火。

勃拉姆斯先是随父亲学习音乐,七岁起师从奥托·弗雷德里希·威利巴尔德·柯赛尔(Otto Friedrich Willibald Cossel,1813-1865)学习钢琴。勃拉姆斯早年家境貧寒,曾在舞厅和妓院中演奏钢琴藉以維生。早期的传记作家对此曾十分惊诧,甚至对他的这段经历一笔带过。现代作家則指出,此段經歷可能因此導致勃拉姆斯对女性的认识扭曲,以致后来感情坎坷。[3]不過,也有学者不認同這樣的論點,並提出勃拉姆斯年轻时與朋友的往來书信,以及汉堡对这类场所的严格管制為證,主張勃拉姆斯沒有涉足聲色場所的條件[4][5]

勃拉姆斯也短暂地学習过大提琴[6]。在柯赛尔之后,勃拉姆斯又师从爱德华·马克森德语Eduard Marxsen(1806-1887)。马克森在维也纳的老师伊格纳斯·冯·西弗里德德语Ignaz von Seyfried既是莫扎特的学生,又是舒伯特的好友。年轻的勃拉姆斯在汉堡开过几场公开演奏会,但直到十九岁进行巡演之后才名声大噪。成年后的勃拉姆斯也经常参演自己的作品,他从十几岁起开始指挥合唱团,后来成为一名精湛的指挥。

 
1853年的勃拉姆斯

勃拉姆斯少年时就开始创作,但之后毁掉了大多数早期作品的手稿。同为马克森学生的露易丝·亚法德语Louise Japha称,勃拉姆斯在11岁就演奏过自己即兴创作的一首钢琴奏鸣曲,但后来被作曲家本人丢弃。

1853年四月到五月,勃拉姆斯作为匈牙利小提琴家赖门伊·艾代匈牙利语Reményi Ede (hegedűművész)的钢琴伴奏,一同巡回演出。途中他在汉诺威遇到了同为小提琴家和作曲家的约瑟夫·约阿希姆,在魏玛宫廷又结识了李斯特·费伦茨。二人见面时,李斯特亲自视奏了勃拉姆斯的《谐谑曲》。在此之前,勃拉姆斯的許多作品都默默无闻。后来赖门伊与勃拉姆斯分道扬镳,部分原因是勃拉姆斯在李斯特演奏自己的作品《b小调钢琴奏鸣曲英语Piano Sonata in B minor (Liszt)》时大打瞌睡,勃拉姆斯对此的解释是自己在旅途中过于劳累。

杜塞尔多夫编辑

莱茵兰进行完演出之后,勃拉姆斯坐火车到了杜塞尔多夫,拿着约阿希姆的引介信会见了罗伯特·舒曼。舒曼为当时仅二十岁的勃拉姆斯的才华倾倒,并在当时的《新音乐杂志德语Neue Zeitschrift für Musik》上写了一篇名为《一条新路》的文章,向公众介绍这位年轻人,称其“必然会最完美地表达出这个时代”[7]。在舒曼的朋友圈之外,这篇文章遭到了冷遇和怀疑;这加剧了勃拉姆斯对自己演奏和作曲的严格要求。在杜塞尔多夫期间,勃拉姆斯及舒曼還有作曲家阿尔伯特·迪特里希德语Albert Dietrich (Musiker)共同完成了一首写给约阿希姆的小提琴钢琴奏鸣曲——《F-A-E奏鸣曲德语F.A.E.-Sonate》,運用约阿希姆的座右銘 Frei aber einsam 並取每個字的開頭作曲,意即“自由但孤独”。

勃拉姆斯对罗伯特·舒曼的夫人、长他14岁的作曲家、钢琴家克拉拉·舒曼产生了感情,这段激烈的情感毕其一生未曾消逝。勃拉姆斯一生未婚,1859年曾与哥廷根一名教授的女儿订了婚又取消。罗伯特·舒曼自杀未遂、进入精神病院后,勃拉姆斯作为克拉拉和她丈夫之间主要的中间人,在一段时间内成了实际的一家之长。罗伯特·舒曼死后,勃拉姆斯赶到杜塞尔多夫,在舒曼家附近的公寓裡居住,并为克拉拉而牺牲了他的事业与艺术,但两年后他离开了克拉拉。勃拉姆斯与克拉拉·舒曼的关系与贝多芬“永恒的爱人”并列为音乐史上最扑朔迷离的谜团:他们是否互相爱恋不得而知,但从他们毁掉相互间的书信一事,可以推测其中或有难言之隐[8]

代特莫尔德、汉堡、维也纳编辑

1856年,罗伯特·舒曼去世之后,勃拉姆斯时而在汉堡指挥一个女性合唱团,时而在代特莫尔德指挥乐队、教授学生。1859年,他作为独奏家首演了他的第1號钢琴协奏曲。1862年,他第一次来到维也纳,次年被任命为维也纳歌唱学院德语Wiener Singakademie的指挥。尽管1864年勃拉姆斯就辞去了这个职位,并且考虑在别处继续指挥,他还是主要以维也纳为基地,并最终落户于此。1872至1875年,他担任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的音乐总监。1877年他拒绝了剑桥大学的名誉音乐博士学位,但在1879年接受了弗罗茨瓦夫大学的学位,并创作了《学院节日序曲德语Akademische Festouvertüre》以示感谢。

勃拉姆斯在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持续作曲,但是受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第1號钢琴协奏曲在最初的几场演出后差评连连,被当时引领潮流的新德意志乐派德语Neudeutsche Schule评为“过时老套”。新德意志乐派的领军人物包括李斯特和瓦格纳,虽然勃拉姆斯赞赏瓦格纳的部分音乐,也钦佩李斯特的钢琴才能,但他与二人的作曲理念上依然有着鸿沟,这也引发了被称作“浪漫主义大战”的论战,影响了整个欧洲音乐界。勃拉姆斯的阵营包括他的朋友克拉拉·舒曼和著名乐评家爱德华·汉斯力克。1860年,勃拉姆斯与约阿希姆合作了一份宣言,公开抗议瓦格纳音乐中的过度泛滥之处[9]:55

以下簽名的人,曾經十分令人遺憾地遵循布倫德爾編輯的「新音樂雜誌」所支持某一樂派的目標。

上述這份雜誌持續宣稱,嚴肅的音樂家們基本上贊同刊物所採信的目標,在他們的眼中,許多藝術作品源於這一樂派領導者的創作。總而言之,尤其是在北德,贊成和反對所謂「未來音樂」的辯論,都在他們的偏好中有了定論。

以下簽名的人士咸認為,抗議這種歪曲事實的行為,是他們的職責所在,並且願意指陳就他們的了解,並不認同布倫德爾的主張,且認為新德國樂派的領袖人物和追隨者,有些人擁護這個主張,有些人則強迫大家接受新而未知的理論,此與音樂的精神內涵背道而馳,應該予以強烈的譴責批評。

不過,这份宣言匆匆写就,除上述二人外,只有另二人签名(伊流士·奧圖·格林英语Julius Otto Grimm伯納德·蕭而茲英语Bernhard Scholz),最终是一场失败。勃拉姆斯之后再没有介入公开的论战[10]

名声鼎盛编辑

1868年勃拉姆斯大型合唱作品《德意志安魂曲》的首演巩固了作曲家在欧洲音乐界的地位。许多人认为他超越了贝多芬。这也让勃拉姆斯有信心完成一些自己长年缺少进展的作品,比如清唱剧《里纳尔多》、《第一弦乐四重奏》、《第三钢琴四重奏》,以及最有名的《第一交响曲》。尽管勃拉姆斯从1860年代初就构思过交响曲的第一乐章,这部大作1876年才面世。但在1877到1885年短短的八年间,又有三部交响曲相继诞生。

1881年开始,勃拉姆斯的作品可以由迈宁根公爵的宫廷乐团试奏,该乐团的指挥是汉斯·冯·彪罗。1881年,勃拉姆斯著名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在匈牙利布达佩斯首演,由作曲家本人演奏。

勃拉姆斯经常旅行,无论是为了公事、演出还是休闲。1878年起,他经常在春季到意大利的乡村,并在夏天作曲。他喜爱散步,尤其喜欢在户外思考音乐,因为他觉得新鲜空气让他头脑清晰。

1889年,美国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的代表西奥·旺格曼英语Adelbert Theodor Wangemann来到维也纳,与勃拉姆斯合作录制了一张试验性的LP录音。勃拉姆斯在钢琴上演奏了一小段他的第一首匈牙利舞曲。尽管录音开头的语音简介清晰可辨,音乐本身却被噪音淹没。斯坦福大学曾试图改进过录音质量[11]。这是最早的一张知名作曲家本人的录音。然而对于开头简介的声音是旺格曼还是勃拉姆斯的,还有争议[12]

1889年,勃拉姆斯获得“汉堡荣誉市民”的称号[13]

晚年编辑

 
勃拉姆斯之墓

1890年,57岁的勃拉姆斯打算停止作曲,但并没做到。他的许多杰作都诞生于此时直到他死去的这段时间。在赞赏迈宁根乐团的单簧管演奏家之余,勃拉姆斯创作了一系列包含单簧管的室内乐,包括《单簧管三重奏》、《单簧管五重奏》和两首《单簧管奏鸣曲》。他也写了一些钢琴作品、艺术歌曲和管风琴作品。

完成作品121后,勃拉姆斯罹患癌症。不同来源对疾病部位或说是肝脏,或说是胰腺。他的病情渐渐恶化,在1897年4月3日逝世,享壽63岁。勃拉姆斯葬在维也纳中央公墓。英国作曲家休伯特·帕里为他写了一首交响音乐《为勃拉姆斯所作的挽歌》。然而这部作品直到1918年帕里本人逝世后的纪念音乐会上才公之于众。

創作特色编辑

探討勃拉姆斯的創作特色,一般皆會由其第一號交響曲做為切入,例如其與貝多芬第五同為c小調(c小調之於貝多芬的別具意義),以及同樣戲劇化的手法(小調開始→奮鬥→以C大調終結、得勝)等,此外第四樂章也有總括前三樂章樂念的傾向(此同貝多芬第九)。在此之外,勃拉姆斯第二號英语Symphony No. 2 (Brahms)第三號交響曲的樂念,也經常在後人的討論中與貝多芬第六號第三號交響曲並陳比較。

精研作曲,並且嚴於自我批評的勃拉姆斯,在管弦樂的寫作上分外謹慎,一般認為他被「不准落在貝多芬的交響曲造詣之下」的責任感所束縛,導致他在管弦樂作品的產出上非常有限。在四首交響曲之外,僅有兩首序曲、兩首小夜曲,以及《海頓主題變奏曲》等創作傳世。再以d小調鋼琴協奏曲(作品15)為例,此曲起初以交響曲的規模進行構思,但彼時的勃拉姆斯深感無從勝任巨大的交響樂織體,遂將作品縮寫為兩架鋼琴用的奏鳴曲。又過了幾年,這個作品有了一個鋼琴曲的局面,可是還帶有原來的管弦樂的特點,經過抉擇,勃拉姆斯將其改寫成為現今所知的鋼琴協奏曲體裁。這首協奏曲是一次獨特的融合,做為一部「帶鋼琴助奏的交響曲」,體現了早年勃拉姆斯在管弦樂寫作上的步步為營。

勃拉姆斯性格中有著浪漫主義的傾向(他也的確身處於此一時代),但他同時更意識到,浪漫主義和交響樂邏輯是根本對立的。因此,他不滿足於細小的主題相結構的邏輯,他要從當代音樂中尋求可以為交響樂所利用的因素,來支持他的交響樂建築。其第一交響曲應用了胚芽般(germinal)的動機主題(或可以柏辽兹的「固定樂思」比擬),它超越於主題發展的邏輯,起著聯結整個交響曲的作用。在勃拉姆斯筆下,此一動機主題又透過變奏(古典主義的代表性手法)的開展,在其交響曲創作當中扮演著核心的、收聚的功能;此一動機主題不僅在單個樂章出現,而是整部作品的關鍵。在每一首交響曲中,勃拉姆斯都堅持著二元的古典原則。以第四號交響曲的終曲樂章為例,其固定主題以及後續的變奏曲,正是勃拉姆斯一生堅持的展現,而這些原則在當時的浪漫主義大型創作中顯然是缺少的。

在管弦樂作品之外,勃拉姆斯更有大量的人聲、器樂的小型創作,他的器樂室內樂作品囊括了二重奏至六重奏領域,其合唱背景更讓他在人聲創作上得心應手。此外,將人聲與器樂結合寫作,尤其是勃拉姆斯作品的重點特色,以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第一樂章為例,當中便有分別取自於其歌曲創作「將臨」(德語:Komm bald,作品97之五),以及「就像音樂飄過」(德語:Wie Melodien zieht es mir leise durch den Sinn,作品105之一)的片段,透過小提琴的演奏語彙,實際達到德語藝術歌曲的高度,此點是勃拉姆斯所特有的。

交響曲的特徵编辑

  1. 複雜縝密關係的風格,織體渾厚,在主旋律的中間總是充滿著對位音形。
  2. 動機、結合樂曲的連貫性。
  3. 旋律有時帶有民謠風、三和弦、動機似的旋律也多見,而其基調為抒情,尤其是慢板樂章。
  4. 勃拉姆斯又對於節奏獨特的使用,也是其特色之一以切分音,不同的節奏型的共置(hemiola:2對3的節奏)是主要特性,將重拍的位置移動都有趣的現象。

作品節錄编辑

獨奏
  • C大調第1號鋼琴奏鳴曲,作品1
  • F小調第2號鋼琴奏鳴曲,作品2
  • F小調第3號鋼琴奏鳴曲,作品5
  • 韓德爾主題變奏曲(及賦格),作品24
  • F小調雙鋼琴奏鳴曲,作品34b
  • 帕格尼尼主題變奏曲,作品35
  • 狂想曲,作品79
  • 幻想曲,作品116
  • 間奏曲,作品117
  • 匈牙利舞曲(鋼琴獨奏版)
室内乐
  • B大調第1號鋼琴三重奏,作品8
  • B大調第1號弦樂六重奏,作品18
  • G小調第1號鋼琴四重奏,作品25
  • A大調第2號鋼琴四重奏,作品26
  • F小調鋼琴五重奏,作品34
  • G大調第2號弦樂六重奏,作品36
  • E小調第1號大提琴奏鳴曲,作品38
  • E大調法國號三重奏,作品40
  • C小調第1號弦樂四重奏,作品51之1
  • A小調第2號弦樂四重奏,作品51之2
  • C小調第3號鋼琴四重奏,作品60“维特”
  • B大調第3號弦樂四重奏,作品67
  • G大調第1號小提琴奏鳴曲,作品78
  • C大調第2號鋼琴三重奏,作品87
  • F大調第1號弦樂五重奏,作品88
  • F大調第2號大提琴奏鳴曲,作品99
  • A大調第2號小提琴奏鳴曲,作品100
  • C小調第3號鋼琴三重奏,作品101
  • D小調第3號小提琴奏鳴曲,作品108
  • G大調第2號弦樂五重奏,作品111“普拉特”
  • E大調單簧管三重奏,作品114
  • B小調單簧管五重奏,作品115(按:亦有弦樂五重奏版本)
  • F小調單簧管奏鳴曲,作品120之1
  • E大調單簧管奏鳴曲,作品120之2
  • B大調鋼琴三重奏(1891年,改編自作品8)
  • B小調單簧管奏鳴曲(改編自作品115)
交響曲
協奏曲
其它
宗教音樂

乐器编辑

约翰内斯·勃拉姆斯 主要使用德国和维也纳式钢琴。他早年曾使用一家汉堡公司(Baumgarten&Heins)生产的钢琴进行弹奏。[14] 1856年,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给了他一架葛雷夫钢琴。勃拉姆斯在1873年之前一直使用这架钢琴进行创作。[15] 之后,他将这架钢琴捐赠给了音乐博物馆(Gesellschaft der Musikfreunde);如今这架钢琴在维也纳的艺术史博物馆(Kunsthistorisches Museum)展出。[16]在1864年,他在给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的信中讲述了斯特雷彻(Streicher)对他的吸引力。[17] 1873年,他收到了斯特雷彻钢琴op.6713,并在去世前一直将其存放在家中。[18] 正如他写给克拉拉的信中所说:“在那[我的斯特雷彻钢琴]上,我总是很清楚自己写的东西,以及我为什么这样或那样地写”。[19]

在19世纪80年代的公开演出中,勃拉姆斯主要使用贝森朵夫(Bösendorfer)钢琴来进行演奏。在他的波恩演奏会上,他使用了一架1880年款的Steinweg Nachfolgern和1883年款的Blüthner钢琴进行演奏。勃拉姆斯还在他的几场演奏会中使用了贝希斯坦钢琴:1872年在维尔茨堡、1872年在科隆和1881年在阿姆斯特丹。[20]

专辑编辑

  • 博伊德·麦克唐纳。Boyd McDonald. Johannes Brahms. The piano Miniatures. 约翰·巴普蒂斯特·斯特雷彻 1851
  • 亚历山大·奥盖,尼尔·佩雷斯·达科斯塔。Alexandre Oguey, Neal Peres da Costa. Pastoral Fables. 约翰·巴普蒂斯特·斯特雷彻 1868 (保罗·麦克诺提)
  • 哈迪·里特纳。Hardy Rittner. Johannes Brahms. Complete Piano Music. 博森朵夫 1846, 约翰·巴普蒂斯特·斯特雷彻 1856, 1868

軼事编辑

  • 其對於音樂歷史的研究與學養,幾可媲美音樂學者。
  • 其小提琴協奏曲被列為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一(与貝多芬、孟德爾頌、柴可夫斯基齐名),约阿希姆曾對此曲作過修改建議。
  • 勃拉姆斯與柴可夫斯基曾經見過一面,德意志遇到纖細的斯拉夫人,兩人相見兩厭。勃拉姆斯甚至討厭他甚於華格納。[21]
  • 勃拉姆斯與圓舞曲之王小約翰·斯特劳斯,以及捷克音樂家德弗札克均相當友好,他曾半開玩笑說:「我真忌妒德弗札克,可以有這麼多靈感。」
  • 在作曲之外,勃拉姆斯也從事樂譜編輯工作。他的財務狀況頗為良好,不似前輩如莫札特、貝多芬或舒伯特等人拮据。
  • 其匈牙利舞曲作品曾經被訴侵權,但最後由作曲家方勝訴。
  • 據說音樂也透過冯·彪罗,間接影響了走華格納風格的理察·史特勞斯

參考資料编辑

參照
  1. ^ Alex Needham (2012), Brahms piano piece to get its premiere 159 years after its creation The Guardian
  2. ^ 許文廷. 瑞士‧奧地利‧德國. 台北: 橘子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006. ISBN 9867545575. 
  3. ^ Richard A. Leonard, abridged from The Stream of Music; Doubleday & Co., 1943
  4. ^ Avins, Styra. The Young Brahms: Biographical Data Reexamined. 19th-century Music. 2001, 24 (3): 276–289. JSTOR 746931. doi:10.1525/ncm.2001.24.3.276. 
  5. ^ Kurt Hoffman, Johannes Brahms und Hamburg (Reinbek, 1986)
  6. ^ Hoffmann (1999) Kurt. "Brahms the Hamburg musician 1833–1863" Cambridge. Musgrave (editor) Michael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Brahm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 9
  7. ^ Schumann, Robert. Neue Bahnen. Neue Zeitschrift für Musik (Leipzig: Bruno Hinze). 28 October 1853, 39 (18): 185–186 (德语). 
    見外部連結。
  8. ^ Leonard, 1943
  9. ^ 王子怡. 布拉姆斯《第一號鋼琴協奏曲》作品15之指揮研究 (碩士论文).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2000年6月. 
  10. ^ Swafford, Johannes Brahms, pp. 206–211
  11. ^ "Brahms at the Piano" by Jonathan Berger (CCRMA, Stanford University)
  12. ^ YouTube上的J. Brahms plays excerpt of Hungarian Dance No. 1 (2:10)
  13. ^ Stadt Hamburg Ehrenbürger (德文)
  14. ^ Max Kalbeck, Johannes Brahms, 2nd-4th ed., 4 vols. (Berlin, 1912-21; Tutzing, 1976), vol. 1, 35,196,255.
  15. ^ Walter Frisch, Kevin C. Karnes. Brahms and his World.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9. ISBN 1400833620 p.53-54
  16. ^ Kottick, Edward L. and George Lucktenberg p.15
  17. ^ "Ich habe einen schönen Flügel von Streicher. Er hat mir eben neue Erningenschaften dadurch inittheilen wollen(...)" August, 1887. Litzmann, Clara Schumann, ein Kunstlerleben, vol. 3, 493-94
  18. ^ Kalbeck, Brahms, vol. 2, 409. Otto Biba, Johannes Brahms in Wien (Vienna, 1983)
  19. ^ August, 1887. Litzmann, Berthold, 1906. Clara Schumann, ein Künstlerleben. Leipzig: Breitkopf & Härtel, vol 3, pp.493–94.
  20. ^ Camilla Cai, Brahms’s Pianos and the performance of his Late Works. Performance Practice Review: Vol. 2: No. 1, Article 3. p.59
  21. ^ #TCH15 - When Tchaikovsky Met Brahms.... tch15.medici.tv. [2021-04-12] (英语).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