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藏巴利語Sutta Pitaka梵語सूत्र पिटकsūtrapiṭaka),又譯為修多羅藏素怛纜藏,是三藏之一,指释迦牟尼诸弟子所传述的释迦在世时的说教,以及其后佛教徒称为释迦牟尼言行的著作。上座部佛教的經藏相當於漢傳佛教阿含經》不過兩者內容沒有完全相同。大乘佛教的經藏包括更多典籍。

釋名编辑

經(sūtra,सूत्र)舊译修多羅,原義為綖(線),表示佛陀所說的法如同絲線,能貫穿一切義。又譯作契經,上契諸佛之理,下契眾生之機,謂之契;貫穿諸法深義,攝持所化眾生,謂之經。藏(piṭaka),有蘊積、包含義,是指古時一種可盛放物品的篋(或籃子)。因為此 piṭaka 含括一切所應知、應行、應證的法義,所以 sūtrapiṭaka 意译經藏。

上座部佛教编辑

根据巴利聖典,经藏共分五部。

第一次結集時由摩訶迦葉提問,侍奉世尊 25 年的阿難答題誦出經藏,再經五百阿羅漢共同認證正確無誤。

五部之外有《彌蘭王問經》。


上座部佛教經藏註釋記載釋迦牟尼佛入滅後第三個千年的近代是三明(宿命明、天眼明、漏盡明)阿羅漢時代,一般而言在近代這個時代最高可以證得三明阿羅漢難以證得四無礙解智和六神通[1]


第五次結集時兩千四百個精通三藏的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經藏五部和《彌蘭王問經》在內的所有巴利三藏全部內容都正確沒有錯誤,第五次結集後包含經藏五部和《彌蘭王問經》在內的所有巴利三藏內容被刻在七百二十九塊大理石上放進緬甸曼德勒(Mandalay)的固都陶佛塔(Kuthodaw Pagoda)。

第六次結集[2]時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的2500個精通三藏的阿羅漢長老共同認證包含經藏五部和《彌蘭王問經》在內的巴利三藏和註釋全部內容都正確沒有錯誤[3]

与阿含經的對照编辑

巴利五部(南方上座部) 汉译四阿含(北方部派)
长部》(《长尼柯耶》)共三十四经 长阿含经》共二十二卷三十经(法藏部所属)
中部》共一五二经 中阿含经》共六十卷二二二经(说一切有部某派所属)
相应部》共五十六相应 杂阿含经》共五十卷一三六二经(根本说一切有部所属)、《别译杂阿含经》共十六卷三六四经
增支部》共一法乃至十一法 增一阿含经》共五十一卷四八一经(所属部派不明)
小部》共十五部 杂藏—《法句经》、《本事经》、《本生经》等

漢傳佛教编辑

漢傳佛教的經藏按《大正藏》的分法分為:

注释与參考文獻编辑

  1. ^ 《上座部佛教概况》: 雖然佛陀的教法可以依其流變而分爲正法、像法與末法三個時期,但這主要還是指在印度本土的歷史發展情形。上座部佛教認為現在並非末法時期,現在仍然屬於正法時期!根據上座部佛教,正法將住世5000年。
    在《長部註》中提及正法住世五千年時說: 「以證得無礙解而住立了一千年,以六通為一千年,以三明為一千年,以乾觀者為一千年,以別解脫而住立一千年。」
    在《相應部註》、《增支部註》以及律疏《心義燈》中也有類似的說法。
    第三個千年是可以證得三明阿拉漢的時期。現在是佛滅2500多年,也即是處於第三個千年,如果禪修者很有系統地依照佛陀的教法修行的話,還有機會證得阿拉漢果,甚至還能夠證悟「三明阿拉漢」(tevijjà arahata) 。是哪三明呢?宿住智證明、死生智證明和漏盡明,相當於一般所說的宿命通、天眼通和漏盡通。如果認爲現在已經是不能再證悟道果的時期之觀點,被認爲是造成「法障」 (Dhamma antaràyika)的邪見。
    緬甸近現代有些大長老被普遍認為已經證悟阿拉漢果。據說他們也能顯現很多神通變化,有人看到他們在天上飛行,或從水中出來等。不過,因為經典記載現在已經不是六通的時代了,所以即使他們擁有六通,也被認為是「三明阿拉漢」。
    在我們苟答馬佛陀的教法可以住世五千年,是從這個角度上來說。現在大家知道佛陀的正法仍然住世,就應當生起信心,精進修行,乃至斷煩惱、證道果。只要巴利三藏仍然存在於世間,只要佛弟子們仍然能夠真正地實踐佛陀的教導,正法時期就會繼續存在!
    所以,在《大般涅槃經》中世尊很明確地說過:
    「蘇跋達,於此,只要比庫們正確地安住,則世間將不空缺阿拉漢!」
  2. ^ 《佛教歷史上的六次經典結集》: 西元1954年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的上座部佛教僧團推舉具足戒定慧精通三藏之2500個僧團長老舉行第六次結集,在2500個僧團長老中選出馬哈希長老負責提問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大迦葉,明昆長老負責回答問題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優婆離阿難
  3. ^ 《馬哈希尊者傳》
    【第二會期】:

    第六次結集的第二會期,始於 1954 年 11 月 15 日,於 1955 年 1 月 29 日結束。除了布薩日和重要的國定假日外,持續 65 天的合誦,誦唸了三冊共 779 頁的《長部》(Dīgha Nikāya)、 三冊共 1,206 頁的《中部》(Majjhima Nikāya)、三冊共 1,454 頁 的《相應部》(Saṃyutta Nikāya)。 在這一會期,尊者勝炬大國師梟將尊者長老,在大眾推舉 下再次主持會議,來自上座部國家的合誦比丘共 500 位。

    【第三會期】:

    第六次結集的第三會期,始於1955年4月28日,於1955年5月28日結束。除了布薩日等,合誦了《增支部》 (Aṅguttara Nikāya),含 1,651 經,共 9,557 頁。

    在第一次結集時,《增支部》只誦了 120 回。但因為現在是誦讀(pathaka)的時代,持誦僧團(bhāranatthāraka saṅgha)決定增加合誦的次數至210回。於是,從5月30日至7月2日,大會也合誦了六冊共 2,302 頁的阿毘達摩藏。因此,在這會期, 他們共誦了11,859頁。

    在這會期,合誦比丘大家一致推舉柬埔寨僧王(Samdach Preah Mahā Sumedhādhipati C.N. Jotaññāno, Agga Mahā Paṇḍita) 和寮國僧王(Samdach Phrabuddhajinoros, saklamahāsaṅgha Pāmokkha)作為第六次結集的主席。

    【第四會期】:

    第四會期始於 1955 年 12 月 16 日。合誦比丘誦念阿毘達摩的《發趣論》(Patthāna),除了布薩日和獨立日外,為期 54 天,於 1956 年 2 月 16 日結束。

    超過 600 位合誦比丘出席,並推舉泰國僧伽領導(Samdej Phra Vanarat Kittisobhana)為主席。

    在這會期,合誦了阿毘達摩的 5 冊《發趣論》共 2,686 頁,以及 6 冊共 2,299 頁的十五部佛典:《小誦》、《法句經》、《如是語》、《天宮事》、《餽鬼事》、《長老偈》、《長老尼偈》、 《長老譬喻》、《長老尼譬喻》、《佛種姓》、《佛所行藏》《大義釋》、《小義釋》。總共誦了 11 冊 4,985 頁。

    【第五會期】:

    第六次結集的第五也是最後一個會期,被稱為第六次結集 的錫蘭會期,始於 1956 年 4 月 23 日,於 5 月 24 日衛塞節結 束。合誦比丘合誦了以下的佛典:《發趣論》、《彌蘭陀王問經》、《導論》、《藏論》和《無礙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