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维特》(Werther)是法国作曲家马斯内歌剧,完成于1892年,脚本由爱杜亚·布劳(Edouard Blau)、保罗·米利耶(Paul Milliet)以及乔治·哈特曼(Georges Hartmann)根据歌德的小说改编而成。全剧于1892年2月16日,在维也纳宫廷剧院首次演出。

作品背景编辑

这部歌剧取材自歌德的小说《少年维特的烦恼》(Johann Wolfgang Goethe`s neovel "Die Leiden des jungen Werthers",1774)。十八世纪下半叶,文人们发起了种种文化运动,歌德便是其中狂飙运动的主要代表。在当时的德国存在着一种十分特殊的社会现象,宫廷贵族阶层与中等市民阶层之间有一堵密不透风的墙,上流社会认为德语粗鲁,真正高雅的只有法语,故对于大多数出自市民阶层的知识分子的德语作品评价很低。就连明智的腓特烈大帝也持这种反对的观点,他的宫廷里只上演法国悲剧,甚至不欢迎莎士比亚,因为莎翁的戏剧总是将王公贵族和小偷掘墓人放在同一舞台上,将之视为野蛮、放肆的滑稽戏,是一个对拉丁文一窍不通的人在不成熟时代的产物。中等阶级知识分子中普遍怀有一个"新德国"的梦想,他们崇尚自然,热爱自由,热衷于孤芳自赏,并不顾冷漠的理智而执著于追求内在的激情,歌德的维特便是这样一个典型。

马斯内的《维特》是一部抒情歌剧,作品着重刻画主人公内心细腻复杂的感受,音乐优美舒缓,富有诗意,情节发展舒缓,对演员的要求很高,要能够把维特复杂的心理历程精准地表达出来,如第三幕中那首著名的咏叹调《不要唤醒我》。

剧情大纲编辑

1780年代,德国法兰克福乡间

法官(Le Bailli,男低音)的農莊。法官的妻子早逝,留下九名子女,夫人死的時候吩咐大女兒夏綠蒂(Charlotte,次女高音)照顧好家人。夏綠蒂今年二十歲,活潑美麗,溫柔善良,她很愛自己的母親,時刻記著母親所交代的事情,關心父親,愛護弟妹,家裡人都很依賴她。 一個夏夜,法官與他的孩子在花園裡玩耍,兩個朋友來訪,他們問起晚上的舞會,夏綠蒂是否跟她的未婚夫阿爾伯特一同出席。法官回答說這次陪夏洛蒂參加舞會的是一個詩人,他剛來這裡不久,叫維特(Werther,男高音)。 黃昏,白天里的暑氣消散,風聲、蟲鳴聲在林中蕭蕭的響,盡頭的夕陽染紅了草木,維特情不自禁的讚美起這一片田園風光(詠嘆調:我還在夢中嗎?)。不遠處就是法官的農莊,他正要去接夏洛蒂參加舞會。僕人把維特帶進房間,正巧穿著禮服的夏綠蒂在分食物給弟妹,她對維特解釋說這些孩子只肯吃他切的麵包。維特驚訝的看著夏綠蒂,首先被她的美貌打動,接著又為她的溫柔感動。他們離開不久後,出門遠行的阿爾伯特(Albert,男中音)突然回來了,他心急的來探望夏綠蒂,卻錯過了,便只好詢問夏綠蒂的妹妹蘇菲(Sophie,女高音)自己未婚妻的情況。深夜的時候舞會結束,維特送夏洛蒂回家,他發現夏綠蒂的愛好與自己十分相同,兩個人過得很愉快,他真希望時間就此停止,因為他已經不可救藥的愛上了夏綠蒂,夏綠蒂的一個細微動作,一個表情,一句話都深深的刻在他的心上。可是夏洛蒂一味迴避他愛慕的表示,並對他講起過世的母親與可愛的弟妹,還說自己要遵守母親遺願,跟阿爾伯特已定下了婚約。無法表達,也不能要求,愛情帶來甜蜜的同時,也令維特受苦。

第二幕:编辑

星期天下午,乡间教堂的广场。人们聚在广场上,准备为牧师夫妇庆祝他们结婚五十周年。阿尔伯特伴着夏绿蒂出席,他们刚刚结婚,人人都称赞他们的幸福令人羡慕。维特也来了,他站在远处,默默的望着夏绿蒂。阿尔伯特跟维特作了朋友,并暗示苏菲对他怀有好感,而维特不以为然。在维特的心里,他只看到了夏绿蒂,时而激动万分,时而又莫名的忧郁。夏绿蒂深知维特对她的爱慕之意,但她是个有夫之妇,便建议维特去旅行,等圣诞节的时候再回来,这样既得到了锻炼又可令他冷静。维特在心里想,如果真的爱夏绿蒂就应该为她的处境考虑,于是下决心要永远离开,来成全夏绿蒂的婚姻幸福。或者,还有死亡,想到这里,苏菲突然进来,维特对她很凶。看到妻子安慰哭泣的苏菲,阿尔伯特心里明白了维特对夏绿蒂的感情。

第三幕:编辑

圣诞夜,夏绿蒂独自坐在客厅里,手上拿着维特寄来的信,她已经读了无数遍,想借此来驱散对于维特的思念(咏叹调:信之歌)。苏菲进来唤夏绿蒂去参加圣诞活动,却见姐姐一脸的忧郁,她明白夏绿蒂的心思,便劝她不要老是闷在家里,否则越想越是痛苦。苏菲走后,夏绿蒂跪在地上祈祷,希望上帝能够帮助她脱离这不被允许的爱情所带来的痛苦,这时夏绿蒂吃惊的发现维特就站在门外。这长期的旅途如同一次放逐,维特脸色苍白,他精疲力竭,却仍无法忘记夏绿蒂。他回忆起过去两个人相处时的快乐情景,夏绿蒂感到很不安,便拿出以前维特送给她的自己译的诗稿,那是爱尔兰传说中的诗人莪相(Ossian)的诗,她请维特给她念念。维特一笑,接过诗稿,看到上面的字句令他浑身哆嗦,心里凄凉,声音颤抖着念起来:春风啊!你为何将我唤醒?我感到你轻轻的爱抚,可是啊,我已到了尽头,暴风雨即将来临,明天,我的族人到来,他见过我美好的青春,他在旷野四处寻觅,却没有我的踪影(咏叹调:春风,为何将我唤醒)。眼泪流下来,夏绿蒂求他停止,维特怀疑他所看见的那对眼睛里的感情,便再无法克制得扑倒在夏洛蒂的脚边诉说着自己对她的爱情,夏绿蒂抬起手又放下,她还是拒绝了维特,她推开维特,跟他告别,并说以后不会再见他。

维特离开,心里绝望,他对于生已不再留恋,他感到唯有死才能够化解那充满了他全部的巨大的痛苦,他作了打算后便差仆人前去向阿尔伯特借猎枪,说是备着在远行中仿身。

阿尔伯特回来的时候发觉夏绿蒂的行为异常,见维特的仆人来借枪就吩咐夏绿蒂拿给他。一旁的夏绿蒂却觉得不妙,莫名的恐惧抓住了她的心,她立刻赶去维特的家中,希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第四幕:编辑

维特家的书房,他询问仆人得枪的情况,知道夏绿蒂的手指曾经抚过这把枪感到欣喜,他一直渴望从夏绿蒂的手中接受死亡,现在自杀仿佛与爱人联系到了一起,他一遍遍得吻着手槍。夏绿蒂的预感没有错,她跑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维特躺在血泊中,已经奄奄一息,身边放着阿尔伯特的枪。夏绿蒂将他抱在怀里,悲痛的发疯,她坦白了自己对维特的爱。维特请求夏绿蒂的原谅,为他过去的行为,并表示自己很幸福,死前能够得到她的爱。这时窗外传来孩子们圣诞节的歌声,维特闭上了眼睛,嘴角还留着一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