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木·阿旺罗布藏土布丹济克美嘉措

(重定向自罗桑土登晋美嘉措

德木·阿旺罗布藏土布丹济克美嘉措藏语བློ་བཟང་ཐུབ་བསྟན་འཇིགས་མེད་རྒྱ་མཚོ威利blo bzang thub bstan 'jigs med rgya mtsho,1778年-1819年)藏族昌都人,第七世德木活佛[1]

生平编辑

他出生于昌都属加林村附近的萨岗,后来成为德木活佛。藏历土龙年5月7日(1808年),他和温·嘉赛活佛被任命为九世达赖的经师。嘉庆十六年(1811年),清朝嘉庆帝颁旨,任命他接替去世的达察诺门罕管理藏务,并赐封“诺门罕”之衔名与印章。他在自撰的《九世逹賴喇嘛传》中称:“铁羊年三月十六日星曜相会的吉日,嘉庆皇帝授权我代理逹賴喇嘛的职权,敕封赐印,在举行油炸面点增补宴会上,宣读了圣旨。逹賴喇嘛和经师嘉赛金刚持、各位噶伦基巧堪布等人献哈达祝贺。”《西藏地方政府印鉴记》中称,“就达擦活佛去世后的摄政职位空缺问题,按照全藏人民的愿望,即上奏皇帝,委任经师第穆活佛掌管前辈使用过的汉印、图记、印章等。”嘉庆十六年(1811年),藏历铁羊年三月十七日,他正式出任摄政,并在原汉印上新刻了梵文。同年,经奏请嘉庆帝,获册封为“额尔德尼诺门罕”。[1]

1811年10月,英属印度总督明多曼宁装扮为僧人到拉萨,拜见了7岁的九世达赖,此后在拉萨僧俗官员中从事间谍活动,试图挑拨西藏噶厦同清朝中央的关系,结果被摄政阿旺罗布藏土布丹济克美嘉措和驻藏大臣驱逐出境。他摄政后,积极处理噶厦事务,调整了私邸和噶厦间的经济关系。他在《九世逹賴喇嘛传》中称:[1]

这时,委以我摄政的重任,我禀报逹賴喇嘛说:在众徒的心中,尊师尚未修完佛法,请求继续为佛法事业服务。完成佛事后,心情稍为平静,虽有不愿处理政务的意向,却因宿业已过,并由文殊大皇帝的严令所持,只得继续效力,甘丹颇章的政教事务是佛教的根基,日臻发展兴旺,诚心服务于福田施主。我想:我们致力于新定寺庙庄园工作,绝对不能将政府的大小宗谿寺院分给私人仲科作衣食田,退还前辈逹賴喇嘛赐给我札萨克喇嘛的分地“达旺聂巴”,和逹賴喇嘛协商交给政府,不作私有,使政教事业兴旺,属民安乐。这样能成就福田施主的心愿,有何不好?这样考虑后,归还封地的决心更坚定,恭请慈悲知见。

嘉庆二十年(1815年),九世达赖圆寂,他出任代理摄政。《印鉴清册》中说:“嘉庆二十年,第十四饶迥木猪年二月十四日,九世逹賴喇嘛隆隆朵嘉措11岁,于卧榻上示寂,即奏皇帝。第穆诺门罕奉旨,于十月初二日代理逹賴喇嘛的职权。”《九世逹賴喇嘛传》中说:“……这时,大皇帝敕谕我:‘第穆呼图克图你须得负起逹賴喇嘛的一切仪式,无论如何宏扬黄教,使属民幸福,顺应朕慈爱天下一切众生的心愿,在逹賴喇嘛的呼毕勒罕降世前,奉旨承事,不可懈怠,依逹賴喇嘛在世时,以法理解’。”按照西藏僧俗意愿,他被嘉庆帝任命为代理摄政,负责管理藏务,并且为九世逹賴喇嘛举办丧事,还新建了萨松欧噶金质灵塔。[1]

他前后任摄政共九年,在其领导下,西藏和丹吉林均欣欣向荣,丹吉林有“聚宝盆”之称。当时,只要有人提出合理的要求,他都有求必应。丹吉林当时是哲蚌寺洛色林札仓的施主,为其熬茶布施,获喇嘛们頌扬。他对贵族或普通百姓均论功行赏,赏罚分明。穷苦百姓遇到困难时,都将丹吉林视为可以求救之所。每年八月,丹吉林第穆拉章举行跳神活动时,对高僧、贵族、平民百姓都热情接待,获得各方面共同赞扬。[1]

1819年,德木·阿旺罗布藏土布丹济克美嘉措圆寂。[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谢廷杰、洛桑群觉,西藏昌都史地纲要,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73-175页
佛教頭銜
前任:
德木·阿旺绛白德勒嘉措
德木活佛
(坐床年份不详)-1819年
繼任:
德木·阿旺罗布藏吉克美嘉木参
官衔
前任:
益西罗桑丹贝贡布
西藏摄政
1811年-1819年
繼任:
阿旺札木巴勒楚勒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