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庫戰役

1746年於列日,屬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

坐标50°40′33″N 5°32′46″E / 50.67583°N 5.54611°E / 50.67583; 5.54611

羅庫戰役發生於1746年10月11日列日采邑主教區羅庫英语Rocourt, Liège(位於今日比利時境內),屬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交戰的雙方分別是薩克森元帥率領的法軍,以及洛林的卡爾利戈尼爾伯爵英语John Ligonier, 1st Earl Ligonier瓦爾德克親王等人率領的國事遺詔聯軍

羅庫戰役
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的一部分
Battle of Roucoux painting.jpg
《羅庫戰役》,1746年
日期1746年10月11日
地点
结果 法國勝利
参战方
 哈布斯堡帝國
 大不列顛王國
汉诺威省 漢諾威
 荷蘭共和國
 法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哈布斯堡帝國 洛林的卡爾
哈布斯堡帝國 約瑟夫·巴蒂亞尼英语Károly József Batthyány
大不列顛王國 利戈尼爾伯爵英语John Ligonier, 1st Earl Ligonier
荷蘭共和國 瓦爾德克親王
汉诺威省 路德維希·馮·扎斯特羅德语Ludwig von Zastrow
法蘭西王國 薩克森伯爵
法蘭西王國 克萊蒙-坦納瑞公爵英语Gaspard de Clermont-Tonnerre
法蘭西王國 洛文達爾伯爵英语Ulrich Friedrich Woldemar von Löwendal
法蘭西王國 康塔德侯爵英语Louis Georges Érasme de Contades
兵力
80,000[1]-100,000[2] 100,000[2]-120,000[1]
伤亡与损失
7,000人傷亡 3,000人傷亡[3]

這場戰役結束了1746年的戰事,雙方回到各自的冬季營地。儘管法軍在法蘭德斯地區取得一連串勝利,卻在此時為戰爭財務掙扎,被迫於1746年8月與英國召開布雷達會議英语Congress of Breda,以進行兩造和平協議。另一方面,雖然羅庫戰役確保法國控有奧屬尼德蘭地區,但薩克森元帥還是未能取得終戰的決定性勝利。

背景编辑

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於1740年爆發之時,英國仍深陷對西英语Enlightenment_in_Spain作戰的詹金斯的耳朵戰爭當中,這場戰爭在1739-1742年間的主要戰場在加勒比海。起初,英軍與荷軍是以漢諾威軍的名義作戰,直到法國於1744年3月正式對英宣戰,而荷蘭共和國則維持名義上的中立至1747年。[4]

法軍於1745年4月的豐特努瓦戰役取勝後,接連攻佔奧斯滕德根特尼烏波特等關鍵港口,而1745年詹姆士黨叛亂的爆發也迫使英國將部隊轉移回蘇格蘭地區。1746年的首月,法軍又攻佔魯汶布魯塞爾安特衛普等地;托這連串勝利,法國外長安根森英语René Louis de Voyer de Paulmy d'Argenson向英國遞交了和平提議。[5]

儘管在法蘭德斯不斷取勝,法軍仍未能尋得一場決定性勝利,而英軍依然期望能奪回失地。英軍於4月鎮壓詹姆士黨叛亂後,利戈尼爾伯爵英语John Ligonier, 1st Earl Ligonier自蘇格蘭歸來,並接管了漢諾威軍與英軍。[6]到了此時,英國盟友只能靠她的資助才能繼續參戰;奧地利首重的目標則是從普魯士手中奪回西里西亞,並守住1713年獲得的奧屬尼德蘭,當時乃英荷雙方都不願對方控制當地而轉交奧國。荷蘭也期盼和平,因為計列的戰鬥嚴重影響貿易活動,而這些因素在1746年的戰事中扮演重要腳色。[7]

戰役過程编辑

 
 
布魯塞爾
 
安特衛普
 
魯汶
 
列日
 
沙勒羅瓦
 
那慕爾
 
馬斯垂克
奧屬尼德蘭與荷蘭共和國南部:1746-1748年間的關鍵要地

奧屬尼德蘭又稱法蘭德斯,係160公里寬的地區,其最高點的海拔僅100公尺高,當中有許多運河與河流。直至19世紀,商用與軍用貨物很大程度都依靠水路運輸,因此當地的爭奪重點通常是利斯河桑布爾河默茲河等河流控制權。[8]1746年2月至7月間,法軍接連攻克布魯塞爾安特衛普魯汶蒙斯等地,接著將矛頭指向默茲河沿岸城鎮,首個目標便是沙勒羅瓦(參見地圖所示)。[9]

7月中,國事遺詔聯軍為保衛那慕爾而備戰,留下孔蒂親王英语Louis_François,_Prince_of_Conti駐防沙勒羅瓦,但他們遭薩克森元帥切斷補給線,被迫撤退。那慕爾於9月底淪陷,聯軍將防衛目標轉為下一個默茲河沿岸城鎮列日[10]

聯軍以列日左方的郊區為依託,其防線從羅庫延伸至耶凱爾河英语Jeker;其中左翼為瓦爾德克親王率領的荷軍,英德[a]聯軍位於中路,而奧軍則在右翼。10月10日傍晚六點左右,法軍與奧軍前哨部隊發生交火,隨後停下過夜,並在列日城外紮營。洛林的卡爾得知敵軍遠遠超過自身,於是下令補給火車英语Train (military)橫過默茲河以利有序撤退,而利戈尼爾伯爵則加強羅庫、瓦魯(Varoux)、利爾(Liers)等村莊的防禦工事。薩克森元帥決定攻擊聯軍聯軍左翼與中路,只留下少量監視部隊掩護面對奧軍的那側,該側有一連串溝渠溝壑作保護。[11]

整夜暴雨後是蔓延的濃霧,法軍因而推遲攻勢,直至早晨十點天氣晴朗後,他們的炮兵才開始向英軍與荷軍陣地開火。與此同時,兩個縱隊在克萊蒙-坦納瑞公爵英语Gaspard de Clermont-Tonnerre與洛文達爾伯爵的率領下準備發起正面進攻。列日當局開門出降後,第三縱隊在康塔德侯爵英语Louis Georges Érasme de Contades的指揮下進入城內,並側翼迂迴瓦爾德克親王的荷軍,迫使後者必須重整部隊以面對此一威脅。[12]法軍為了完成這些部署行動,將主要攻勢延至下午三點,隨後遭受荷軍激烈抵抗,特別是在安斯村(Ance),荷軍更是鏖戰兩個多小時後才敗陣下來。[b] [13]荷軍騎兵發起反攻,最終讓他們步兵得以有序撤回。[14]

 
羅庫戰役

法軍第二波攻勢是針對中路的英德聯軍,後者在重新集結前就被逐出先前在羅庫與維庫(Vercoux)所構築的陣地。[c][15]雖然路德維希·馮·扎斯特羅德语Ludwig von Zastrow守住了利爾,但荷、英、德軍的步兵已在未直接參戰的奧軍掩護下,沿著默茲河撤走。英王喬治二世隨後批評洛林的卡爾,因為據稱他未能支援英軍與荷軍,但利戈尼爾伯爵說洛林的卡爾是按聯軍領導層前晚商定的計劃行事。[1]薩克森元帥認為應繼續進攻時為時已晚,聯軍在幾乎沒有騷擾下撤走。英、德、荷軍透過默茲河上三座浮橋橫渡,而奧軍則橫渡耶凱爾河,向馬斯垂克的方向退去。[1]

後續發展编辑

儘管羅庫一役讓法軍奪取列日,並打開進攻荷蘭共和國之門,但法軍又再次未能取得決定性勝利。1746年8月,法國派出皮雪侯爵英语Louis Philogène Brûlart, vicomte de Puisieulx為首的外交使節團與英國在布雷達展開兩造和平協商會議英语Congress of Breda。和會進展緩慢,因為英方使節三明治勛爵接到的指示是盡量拖延,期望能拖到他們在法蘭德斯的情況有所改善。[16]1747年1月的海牙會議中,英國同意援助義大利的奧軍與薩軍,而原先在法蘭德斯的14萬名聯軍,則增加到1748年的19.2萬人。[17]

然而,到了1746年底,奧軍已將西班牙波旁軍逐出北義,而法西兩國都無力繼續作戰。除去北義的威脅後,奧王瑪麗亞·特蕾莎希望和平重組行政體系,而且據稱她將英國的援助用在維也納的基礎建設專案上。[18]由於期望重奪法蘭德斯的領土,新堡公爵說服盟友再進行另一次嘗試,但1747年7月於勞菲爾德的敗北終結了這次嘗試。[19]

註解编辑

  1. ^ 主要是漢諾威與黑森的部隊
  2. ^ 以下內容來自一名荷軍軍官信件的摘要,與列日附近的軍事行動有關:「我們昨日和法軍的交火始於傍晚。敵軍用他們的蒙面炮台向我們開火,除此之外,那也是我見過中最糟糕的,看起來好像地獄張開嘴要把我們給吞沒了。由於我是後衛部隊在整個軍隊的最後方,因此我奇蹟地從戰場上撤走了。隨著脫隊者的歸來,我們希望能減少據傳失蹤者的人數。」
  3. ^ 格拉罕(後來的第11)步兵團英语Devonshire_Regiment一名循道教士兵寫道:「我們行軍了一英里進入小公園與果園,並與主力軍間隔一個村莊。我們在此停留約三小時,而敵軍右翼與荷軍交戰,加農砲此時正到處開火。但是我們都被上帝賦予了力量和勇氣,因此我們對死亡的恐懼從身上消失了。而當法軍向我們襲來並壓制我們時,我們對團放棄的態度感冒,於是我們繼續堅守並召集其餘部隊停下來面對敵軍,然而卻沒有意義。撤退時我們支離破碎,儘管我們撤了一英里遠,我們還是集結了兩次並向敵軍再次開火。我們行軍了大半夜,直至隔天凌晨四點來到了這個營地。」

註腳编辑

  1. ^ 1.0 1.1 1.2 1.3 Battle of Rocoux.
  2. ^ 2.0 2.1 Castex 2012,第215頁.
  3. ^ Lambotte 2000,第49頁.
  4. ^ Scott 2015,第48–50頁.
  5. ^ Lindsay 1957,第210頁.
  6. ^ Wood 2004.
  7. ^ Scott 2015,第58–60頁.
  8. ^ Childs 1991,第32–33頁.
  9. ^ Hochedlinger 2003,第259頁.
  10. ^ Smollett 1796,第193頁.
  11. ^ De Périni 1896,第322頁.
  12. ^ De Périni 1896,第322–323頁.
  13. ^ Gentleman's Magazine Vol. XVI, 1746, page 542
  14. ^ De Périni 1896,第327頁.
  15. ^ British Journals: Letters on the Battle of Rocoux, 1746.
  16. ^ Rodger 1993,第42頁.
  17. ^ Hochedlinger 2003,第260頁.
  18. ^ Scott 2015,第61頁.
  19. ^ Scott 2015,第62頁.

參考來源编辑

  • Childs, John. The Nine Years' War and the British Army, 1688–1697: The Operations in the Low Countries 2013.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1991. ISBN 978-0719089961. 
  • De Périni, Hardÿ. Batailles françaises; Volume VI. Ernest Flammarion, Paris. 1896. 
  • Lambotte, Miguel. La bataille de Rocourt: 1746. éditions du Céfal. 2000 (法语). 
  • Lindsay, JO.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n The New Cambridge Modern History: Volume 7, The Old Regime, 1713–1763.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57. ISBN 978-0521045452. 
  • Hochedlinger, Michael. Austria's Wars of Emergence, 1683-1797. Routledge. 2003. ISBN 978-0582290846. 
  • Rodger, NAM. The Insatiable Earl: A Life of John Montagu, Fourth Earl of Sandwich, 1718-1792. Harper Collins. 1993. ISBN 978-0099526391. 
  • Scott, Hamish. The Birth of a Great Power System, 1740-1815. Routledge. 2015. ISBN 978-1138134232. 
  • Smollett, Tobias. History of England, from the Revolution to the Death of George II: Volume III. T Capel. 1796. 
  • Wood, Stephen. Ligonier, John [formerly Jean-Louis de Ligonier], Earl Ligonier. 牛津國家人物傳記大辭典 線上版. 牛津大學出版社. 2004. doi:10.1093/ref:odnb/16693.  需要订阅或英国公共图书馆会员资格
  • Battle of Rocoux. Britishbattles.com. [2019-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4). 
  • British Journals: Letters on the Battle of Rocoux, 1746. Kabinettskriege. [2019-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