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羅禪征伐朝鲜文나선정벌/라선정벌);(俄文Сражение на Сунгари)發生於1654年和1658年,朝鲜王朝清朝要求,派出鸟铳手讨伐沙俄(朝鲜称“罗禅”)哥萨克军队的战争。中方称之为松花江口之战

第一次羅禪征伐
满洲兵
日期1654年6月16日(儒略曆6月6日)至18日(儒略曆8日)
地点
结果 清帝國胜利
参战方
 大清
Flag of the king of Joseon.svg 朝鲜王朝
Flag of Russia.svg 沙俄
指挥官与领导者
Flag of China (1889–1912).svg 沙尔虎达
Flag of the king of Joseon.svg 边岌
Flag of Russia.svg 奥努弗里·斯捷潘诺夫
兵力
Flag of China (1889–1912).svg 600人
Flag of the king of Joseon.svg 100人
20艘大船
140艘小船
Flag of Russia.svg 400-500名哥萨克騎兵
13筏子
26小船
伤亡与损失
Flag of China (1889–1912).svg 伤亡不明
Flag of the king of Joseon.svg 无伤亡
Flag of Russia.svg 重大伤亡

目录

背景编辑

1640年代,沙俄入侵黑龙江流域,建立雅克萨等殖民点,到处烧杀抢掠。此时清朝刚入关,主力部队在长城以南,中国东北地区防务空虚,1647年宁古塔(今黑龙江宁安)只有130余名驻军。1652年(顺治九年),清朝将军海色率600清兵在1500名赫哲族达斡尔族等民众援助下与俄国206名哥萨克人进行乌扎拉村之战,清军武器落后,战术失当,惨败。1653年(顺治十年),清廷在宁古塔设立昂邦章京,以沙尔虎达为首任章京,增派300兵力驻防,并联络赫哲族、费雅喀族等被俄国骚扰的原住民共同抗击哥萨克。但清军火器不足,清朝要求属国朝鲜援助,特别嘱咐要“善使鸟铳”的朝鲜军士。[1]

朝鲜受华夷之辨影响,对清朝很鄙夷,1627年丁卯之役后更是厌恶清朝,1636年丙子胡乱后被迫成为清朝属国,松锦之战中,清朝就征调朝鲜兵参与。但朝鲜国内反清思想浓厚,“北伐论”甚嚣尘上。朝鲜孝宗暗中策划“北伐”,并支持中国的“反清复明”运动。清朝对朝鲜有所察觉,因而发生了六使诘责事件。在这种情况下,清朝征调朝鲜士兵也有试探朝鲜的意图。

1653年1月底,俄国沙皇阿列克谢一世决定加大侵略黑龙江流域力度,派3000军队东征,后因粮食不够和西部国界纠纷,侵略力度减弱。[2]斯捷潘诺夫接替哈巴罗夫到黑龙江流域掠夺。

过程编辑

出征编辑

朝鲜和俄国并无往来,当时沙俄探险队因饥饿,吃人肉,清朝称他们为“罗刹”,朝鲜将俄罗斯译为“罗禅”、“貉车”、“虏车”、“老叉”、“老羌”、“车汉”等。李瀷记载:“我孝庙九年戊戌,大国征我兵助攻车汉贼。车汉者,罗禅也。”[3]1654年(顺治十一年,朝鲜孝宗五年)二月,清朝派使者韩巨源来到朝鲜,带来清朝礼部的咨文:“朝鲜选鸟枪善手一百人,由会宁府听昂邦章京率领,往征罗禅,以三月初十日到宁古塔。”[4]朝鲜为缓和与清朝的关系,在领议政郑太和的建议下,以咸镜道兵马虞侯边岌为将出征。

战斗编辑

第一次征伐编辑

朝鲜派100名鸟枪手,哨官1名,通词(翻译)2名,旗鼓手、火丁48名,加上将领边岌,共计152人的远征军前往讨伐俄国。[5]朝军在会宁装束整顿后,渡过图们江,1654年(顺治十一年)农历三月二十六日在宁古塔和沙尔虎达部清军会师。当时八旗军300名,赫哲军300名,朝鲜军100名。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沙尔虎达率700军队从宁古塔出发,六天后在厚通江(混同江,今松花江)与斯捷潘诺夫率领的约400名俄国哥萨克兵遭遇。边岌给朝鲜孝宗的报告中称:“臣到曰哈(地名,松花江口附近)始遇贼舡,大舡十三只,可载三百石。小船二十六只,似舡矣。”中朝船舶“小者仅容四、五人,四十只;大者可容十七人,二十只”。边岌建议不打水战,诱敌深入,凭借有利的地形消灭敌人。清军将领同意,“择占江边地势最高处结阵”,朝鲜兵“围以柳棚,列置岸上”,“依屏而放炮”,“连日接战,贼多中丸死”。[6]俄国史料记载:“6月6日(俄历,公历为6月16日)与博格达[7]大军遭遇,博格达军带有各种火器——大炮和火绳枪。我们与该军交了火,博格达军的骑兵骑马、步枪架船与我们交战。他们用大型武器——大炮和火绳枪作战,他们向我船开炮轰击。他们从土筐垒的工事和土墙后面开火。”“许多军役人员受了伤,我们无法与这些博格达人继续作战了,因为库存的火药、铅弹均已用尽”。“他们打起仗来阵法娴熟,井然有序。”[8]俄军伤亡惨重,斯捷潘诺夫决定由松花江逃往黑龙江上游,[9]朝鲜军队无一伤亡。这次战斗朝鲜炮手发挥了很大作用,也是有史记载的俄国和朝鲜第一次接触。

五月十六日,中朝军队建筑土城后回军,六月十三日回到宁古塔,边岌“全师而还”朝鲜,朝鲜孝宗“特命边岌加资”。[10]

邊岌在1655年对孝宗表示,对方是西洋人[11]

第二次征伐编辑

1658年,朝鲜远征军又到宁古塔用鸟枪与俄国交战,朝鲜称为第二次羅禪征伐。

俄国和朝鲜根本没有相互了解。俄国根本就不知道有清军中有朝鲜人的存在,而朝鲜也对“罗禅”非常生疏,将其附会为中国古籍中记载的坚昆室韦靺鞨的遗种。

参考资料编辑

  1. ^ 《通文馆志》卷九,纪年,孝宗五年,第17页:“奉旨朝鲜人善使鸟铳选一百名,由会宁三月初十日至宁古塔,听昂邦章京沙尔虎达率领往征罗禅。”
  2. ^ 沙俄侵华史 第一卷 110页
  3. ^ 李瀷《星湖僿说类选》卷九之下,《车汉日记》。
  4. ^ 《朝鲜王朝实录·孝宗实录》卷12,五年二月初二
  5. ^ 《通文馆志》卷九,纪年,孝宗五年。
  6. ^ 朝鲜孝宗实录 卷14 六年四月二十三
  7. ^ 蒙古语“皇帝”的意思,哥萨克用此称呼清朝皇帝及清帝国)
  8. ^ 刘民声等.《十七世纪沙俄侵略黑龙江流域史资料》: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8年:第135—136页
  9. ^ 齐赫文斯基主编 《十七世纪俄中关系文件集》第一卷 197页
  10. ^ 朝鲜孝宗实录 卷13,五年七月初三
  11. ^ 효종실록 14권, 효종 6년 4월 23일 丁丑 2번째기사